[原创]>领略人类自相残杀的惨壮与豪烈

踏雪逍遥 收藏 3 90
导读:[原创]>领略人类自相残杀的惨壮与豪烈

《灵狼骑士》


一个颠倒黑白的世道搅起了一股腥风血雨,黑道帮派与恐怖集团相互勾结,到处屠杀人民与野兽。有压迫就有反抗,一名高中学生因杀人罪而要被枪杀,却奇迹般的与一群野狼交识,得到了蜀汉赵云的无上真传并的到了超人的奇异能力和一群凶勇善战的狼骑兵,随即开始了人与人、正与邪的较量,他能否但的起这神圣的指责、能否使地球重归和平呢?这一切都还不地而知、、、、、、


第一章 辞别人间



第一节


挛俊慧大步流行地叫喊着在乱窜,一班又一班的冲进去乱嚷着招呼人手。铁鸣心里一惊,忽地站了起来急切的望了望窗外,弟弟铁印正在和几个高一新生与几个黑衣人混杀,先的有写招架不住,一连吃了几拳,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铁鸣一咬牙,将手中的半截烟狠狠的捻在了墙上飞也似的向外跑去,“吗的,俊慧,你快多叫点人,老子今天非开开杀戒了,你快啊。”栾俊慧应了一声,将受中的铁棍仍给了铁鸣边转身飞想了别的班级、、、、、、


“都住手,”铁鸣咆哮着冲了出来“你们他妈的是什么人,草你妈的为什么打我弟弟,这可是道山高中部,你们吃了豹子胆了吗?”铁印和几个高一学生一瘸一拐地走想铁鸣,身上遍是血痕,痛苦的一笑,从嘴里挤出了几句话:“哥,他们说要我们归顺览金,不然———”没等他说完,对面一光头走了出来,他一身邪气,人高马大的,嘴角一张,那满脸的横肉便挤成了一堆看了让人厌恶:“我说娃娃,你大叔我是览金社团的,出来找点新人,扩大扩大势力,我看你一脸福相到像是这里的主,说句痛快话,是把底盘交出来跟着大叔去闯,还是———”说着,光头从地上拽起一满身血污的学生,那器砖头“砰”地一声匝了下去,随后嘴角露出奸邪的笑意,乐呵呵的端详着铁鸣。铁鸣一听览金社团顿时一阵心惊,但毕竟是个江湖老手,即刻便乐呵呵的搭腔到:“谢大叔抬举,可咱这狗眼看高了,我只不过是个二把手,说了不算,不过到可以帮主事的给你个答复。”“砰”——一记重拳狠狠地将那光头打了个啷呛。铁鸣将铁辊一倒手便朝那帮人挥舞起来,一阵哀叫中只听他恶狠狠的吼着:“我让你吗的览金,王八蛋,我的人你他妈的也动,一帮龟孙子,去你妈的———”一时间校门口的空地上像炸了一般,两伙人便拼成了一团,怒骂声连绵不绝,砖块横飞,雪花四溅。但高一的始终是嫩,不一会便只有铁鸣孤身奋战了。顷刻间,十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汗一步步的把他逼向了墙角,一个高出他半头的黑脸冲将上去,铁鸣把步子一退闪过一击,但那人的拳风还是让他一阵心寒。一击不中,那人又凶神恶煞地飞起一脚踢了过来,铁鸣往旁边一躲顺势抓住男人下腰重重的摔在了底墒,双手举起铁棍硬生生的匝了下去,只听一声哀号,那人便打挺似地抽动起来。就在此时,又有四五个汉子出现在铁鸣背后,长时间的活拼早已累的他气喘不已,更何况双拳难敌四手,再闪过两击之后,不知谁飞来一脚踹在铁鸣前胸上,铁鸣犹如石沉大海般横飞了出去,一时间,乱拳乱脚夹杂着几记棍击向他袭来,如狂风暴雨般激烈。铁鸣双手紧紧的抱者脑袋,心里黯然神伤:“这回可真的要歇菜了。”这时,那光头擦着眼角的血流走了过来,他大口大口的喘着,弯腰捡起了一块石头,顺手拉起铁鸣,朝他吐了口血恶狠狠地举起了石头像要拍死他一般,铁印和几个弟兄急切挣扎起来冲将上去,可一个个又被打倒在地。“啊————”随着一声尖叫,铁鸣的身子顺着墙角滑了下来,几见那光头摇波浪鼓般满地滚了起来,那十几个人一阵惊慌,拉起光头像逃兵一样抱头鼠窜,飞奔着离开了战场。身后,百十号人各自柃着家伙齐刷刷的站在那里,怒气冲冲的紧盯着他们,其中几个将手中的砖头仍了过去。待那十几号人物走远后,挛俊慧急切地扶起铁鸣,一个身高不足一米七的小个子走出阵列,轻轻拍了拍铁鸣的肩膀:“兄弟,好样的!哎~~~~我说你门楞着干吗呢,快他妈的把这儿收拾了,受伤的弟兄快送医务室。”话音一落,那百十号人物便忙乱起来。这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道山中学的领军任务——冷三,在这儿他可是个呼风唤雨的人,只不过他的身高与权力极大的不协调。儿十几个死党跟冷三晃晃地向校内走去,其中铁鸣不时发出几句咒骂。突然,五六十号人物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一个个怒气冲冲的围了上来,真是一波刚平又起一遭。




第二节


“老大,没事把?刚才挛俊慧来叫人我没当回事,可一听动静这么大我赶紧又叫了几个弟兄来帮忙,没想到你们这么速度啊,没怎么伤到人把?”着五六十个人带头的人物乐呵呵的走了出来询问着冷三。冷三轻轻一笑:“我能有什么事,不过要指望你,不出事也得让人揍个半死,你他妈学学人家铁鸣,弟兄门要都这样,我他妈的能称霸全市。”“去你的把,就我门这丁点破人,我看你还是省省把。”“哎,我相信咱们老大有那实力。”“————”一群人就这样喧闹着追打着渐渐散去了。

三天后,铁鸣正和俊慧打篮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俊慧换了过去。

“喂,谁啊?”

“恩~~~~~~~是挛俊慧吗?”

“是我请问你有什么事。”

“哦,我是三兀市的,我叫———”

俊慧迫不及待的打断了她:“不过,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

“我,我是在地上捡的,对,是在马路上捡到的。”

“呵呵,你在哄孩子吗,怎么,三兀市到处都在飞我的电话号码吗?我就奇怪了了,怎么道山市不飞你的电话号码呢?老实说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此时,电话里传来一阵叫喊,“我他妈的早说了这样不行,骗不了那小子,把电话给我。”接着,电话中传来了一男人粗暴的声音:“挛俊慧,你他妈的给我听着,叫铁鸣那小子半小时内到‘眩亮发吧’旁的胡同里来,不然我废了这里的老娘们。”“我草你妈,你要敢动我妈一跟指头你就试试,你个王八蛋,快把我妈放了。”铁鸣一把夺过电话便恶狠狠的咒骂起来,可没骂几句,对方便挂掉了电话。铁鸣将电话甩给俊慧,颤抖着穿上外套向远处飞奔而去。不料“砰”的一声与对面跑的满头大汗的一学生撞了个满怀。那学生一见铁鸣,脸一下子白了。眼泪刷刷的六了出来:“大哥,刚,刚才,你妈妈被,被,铁印叫我,叫你,不——---”铁鸣见这傻小子呆的连个屁都放不顺,便骂了一句飞也似地窜出了校园。


铁鸣一边跑一边给各方的弟兄打电话召集人马。他脸上早已急的煞白,眉头紧紧地锁成一团,泪珠儿在眼中不住地打着转。到达发吧后,铁鸣熟练的从后门抄起一条铁链从后门跃出,一个翻身跳出了围墙。刚刚来到胡同口,只听一声惨叫,一学生喷着鲜血从阴暗的胡同中横飞出来,铁鸣迅速上前扶住了那人,这挨打的正是他的弟弟铁印,铁印路过母亲的理发店,见母亲被几个黑衣人推进伙同便冲了上去与之搏斗,可未曾想不是对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一人飞起一脚踹在面门上飞了出来。铁印感到落入了什么人的怀中,他努力的睁了睁眼,但热辣的血流立刻是眼睛痛苦不堪,不过某中感觉让他人出这是他的哥哥,他微微一笑想说些什么,也许他并不了解自己小的是多么痛苦,多么令人憔悴。“噗”铁印喷出一道血柱晕倒在铁鸣怀中。此时此刻,铁鸣热血沸腾,他放下怀中的铁印,几个健步飞进了阴暗的胡同。五个粗大的男人慢慢抬头看了看铁鸣,嘴角露出奸邪之意。墙角上一个落魄的女人披头散发的缩在那里瑟瑟发抖,并不时发出几声令人憔悴的抽涕。“砰”一声响,铁鸣便先吃了一拳,斜靠在墙上又缓缓地向前迈了几步,其中一个汉子飞起一脚正揣在他胸口上,但他却毫丝未动,此时的他早已被激怒了,过多的悲痛像炸药一样点燃了他的狂怒,热血在体内沸腾着、翻滚着,双目散射着沉闷的杀气,那杀气将整个胡同浸在一片死亡的阴影中。随着一声巨大的吼声,不,那已经不再是人的吼声,那是一头野兽在咆哮,铁鸣疯狂了,他狠狠地踢打着身前的这个人,他的拳头好似两把沉闷的铁锤,雨点般匝在那人头上,顿时,那人满脸鲜血,牙齿从口中滑落,眼角也如开了一道峡谷,不住的流淌着恶心的液体。铁鸣太过夸张的张开大口叫喊着,他似乎失去了理智,一种来自野兽的魔性使他变成了无坚不摧的恶魔,他向周围的一切施加以狂风暴雨般死亡性打击,顷刻间血花四溅,红染天地。铁鸣抓起一人的头不住的向墙上狠狠地撞击着,虽然那人已毫无还手之力。他用尽全身的每一丝力量疯狂地屠杀起来。他的喊声叫的人心儿也冷涩血也凝聚,他的拳击急过狂风劲吹吹裂战旗令人毛骨粟立。剩下的三人不免有些胆战心惊,但他们还是动手了,他们一快冲向了铁鸣------


杀一片腥风血雨,留一股雄风在路,预得嗜劈妖魔首,引剑吹雪血俞流。


铁鸣灵活的躲闪着,并借机给予反击,在三人同时出拳的一刻,他将身体压到了最低状态,闪过这三拳之后,他猛然一跃而起,一脚踢在中间那人的面门上踹反在地。但令铁鸣万万没有想到,旁边一人不只何时抽出一条铁辊狠狠地劈在了他的后脑上,眼前忽的黑了一下,听了片刻后铁鸣又冲上前来,但就在这短短一刹那间,那三个人又冲将上来,其中一人包着他的脚将他掀反在地,随后棍子夹杂着拳脚不断的报复着这小子的无理。他们恶狠狠地咒骂着,踢打着血泊中的铁鸣。毕竟年纪还轻,铁鸣渐渐晕了过去,可突然之间对他的攻击嘎然而止,只听见一片嘈杂的宣泄,一阵令人毛骨肃然的参叫渐渐消失,几声凄厉的嚎叫声后,周围便死一般的沉寂下来,静的令人不寒而栗。铁鸣不禁疑惑至及,他竭尽全力扶着满染鲜红的墙站起来,全身的剧痛令他难以忍受,他呲着牙擦去面庞的血迹,想看看周围到底是怎么了,但青肿的眼帘已无法展开,只能通过右眼的一丝缝隙审视着这一片窄小黑暗的天地。眼前的景象令这个久经沙场的杀手也惊恐不已,也完全呆住了。胡同里一片血腥的场景,活像战后的城堡,墙上、地面、以及乱做一团的杂物,到处被涂满了惨烈与豪壮,最让他惊恐的是,那三个人不知何时也倒在血泊之中,那场景简直惨不忍睹。地上一片残肢断体,三个人不知被什么东西撕扯的面目全非,慎白的骨头从一堆烂肉里插了出来令人打怵,一肢胳膊飞出去了好远,其中一人的肚皮已被撕开,内脏挤了出来乱做一团------这时铁鸣想起了那个落魄的女人,他的母亲,一个本不该卷入这场战斗的受害者。他歪歪斜斜的走向墙角,扶起抱头哭泣的母亲。显然,过度的惊吓使她一时间无法清醒过来,她全身都在抽搐颤抖。


“草,铁鸣,你都赶了什么,你,你他妈的杀人了,难道,这惨不忍睹的屠城是你一个人干的?哦,天啊,你快走把。我草你妈的你还楞个屁啊,快滚啊。”刚赶到这里的挛俊慧一恋的愕然,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惊恐万分的叫喊道。此时,一群学生也都一伙一伙的呆住了,几个女士发出令人恐惧的尖叫。铁鸣伸出双手想解释什么,但不知为何,肢体已经不受自己支配了。“你他妈的还犯什么傻啊,快滚啊,有多远滚多远,来之前我们报过警了,再不走------”未等冷三咆哮完,几声警笛从远放呼啸而起,由远处迅速飞来。“吱——”几辆警车鬼魅一般齐刷刷的排在了眼前,警察蜂拥而至,迫不及待地托着枪卡好了位置,他们看着被撕裂下来的残肢断体,再看看满身血污伤痕累累的铁鸣,一个个完全呆住了




几个武装警察将铁鸣仍进了押囚车,因过失杀人罪判处了死刑。铁鸣不住的回头,毕竟他还年幼,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经历过,还有太多的东西直的他回味,但他看到的却只是一群落泪的可人儿,一个个潸然泪下。


随着一阵急促的警笛,囚车呼啸着来到市郊的黑龙山上,只听“吱——”的一声长啸,囚车一个强劲的甩尾牢牢的钉在拉那里,顷刻冲出了四名武装警察齐刷刷的持枪而立,那威猛的气势直惊得山林中的一群惊雀叫嚷着腾飞在空中乱做一团。随后,一名武装警察打开后车门,一把将铁鸣拖了出来,重重地仍到了地上,并恶狠狠的叫嚷道:“快走臭小子,早晚是死就几分钟的功夫,别他妈的跟个娘们似的。”说着便狠狠的踢了他几脚。铁鸣满脸愤怒,用力扭了扭身子,猛地站了起来,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头匝向了那名警察。但毕竟他身上已被五花大绑,速度明显慢了许多,警察迅速一撤过了这一击,抬起腿重重地踹到了他的肚子上。“妈的,王八蛋。你他妈等着,老子会回来报仇的,龟孙子,爷爷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们。”铁鸣吐了口唾沫骂道,。这显然已是最后的挣扎,但这种威胁对一名警察来说毫无用武之地。他们端起枪,子弹上堂瞄准了铁鸣,嘴角露出了笑意,仿佛是在玩一场趣味十足的游戏。铁鸣紧紧地闭上了那双泪眼,等待着即将来临的死亡。但他脸上却又出现了让人疑惑的笑,这笑里藏的不知是对人间的留恋还是对摆脱人世的一种解放的轻松。突然一阵急促惨烈的哀号打断了他的沉思,寻声望去,一警察已倒在血泊之中,其余三人拿枪向周围扫射着,手臂不停的随着枪声抖动着。周围,野狼的咆哮声连成了一片,四五十只高大的野狼嚎叫着向他们紧逼过来,它们呲着牙,黏糊糊的液体顺着牙齿滑落到地面上。它们不停的呜呜地叫着,并乍起了背部的长毛,更显得威猛无比。突然,两只足有两米多长的棕色野狼飞一般的奔向一名警察,那人连忙开枪射击,但惊恐与慌乱使他一枪也没打准。两只浪用力一跃腾空而起,凶猛地扑了过来。随着一声令人单寒的哀号,那人便被压倒在地,一只狼死死地咬住了他的喉咙,顿时,狼嘴里喷满了鲜血顺着齿尖涌了下来,另一只狼凶神恶煞般地张着血盆大口,两只前爪不停地厮打着那人的胸膛。它长啸一声,高高举起的前爪狠狠的刺了下去,只听“噗”的一声闷响,便将前爪刺进了警察的胸膛。刹时间血涌如柱,散洒的鲜血顷刻间染红了浪的长毛,显得异常可怕。另一名警察早已吓的魂飞魄散,枪不知道丢在了那里,他挣扎着叫嚷着乱窜起来,裤子低下一溜水来直湿到裤脚。此时,狼群中飞出一道白光,闪动着射向那人,只听“咚”的一声,那人便被一掌拍中横飞出去,一群棕狼立刻冲了上去,它们撕咬着、拍打着蹂躏那人,一时间血肉横飞,哀号四起------就这么短短一会儿功夫,这座荒凉的山崖上就只剩下铁鸣一个人了。那可恨的囚车也不知何时东倒西创地消失在了山路的尽头。

狼群并没有就此停歇,它们飞快的奔跑着,将铁鸣绕在了核心,一阵阵惊人的狼毫中,狼蹄的践踏使大地摇晃起来,顿时烟尘弥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