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1

kevinjary 收藏 4 23
导读: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一九五零年六月中国各地掀起了一股声势浩大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各个阶层也都加入到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示威大游行中,强烈谴责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侵犯。同时毛泽东发表讲话,号召“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 当天,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国侵略朝鲜、台湾及干涉亚洲事务的罪行。号召“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正义和自由的人类,尤其是东方个别被压迫民族和人民,一致奋起,制止美国帝国主义在东方的新侵略。” 中共中央根据朝鲜党和政府的请求,做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十月十九日,以彭德怀司令员为首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全国各地的热血青年也纷纷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投入到了这场保家卫国战斗当中。

十月,整装待发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大部队,集结鸭绿江边开始分批渡江,每次黄昏开始动身,拂晓停止。在渡江前各级领导特别强调:这将是场非常艰苦的持久战,每一位士兵都要做好最艰苦的准备,更要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发扬人民解放军的光荣传统。郝志勇所在的第三十九军由安东、长甸河口过江,一路上郝志勇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他看着慢慢消失在背后的祖国,决心一定要痛宰美帝国主义这只野心狼。在进入朝鲜之后,每当志愿军夜行向南激进前行时,总是会遇上向北退撤的北朝鲜军队,双方拥堵在炮坑密布的公路上。道路两旁的房屋已经被烧的只剩下一个漆黑的框架和哀鸿遍野的灾民。

郝志勇是名刚入伍的新兵,枪杆子还没有拿稳就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来到了朝鲜。经管自己之前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第一次来到真正的战场难免还是有点心慌,此前的踌躇满志现在已经变得有些踌躇不前了。

三十九军进入朝鲜后一直处于休整部署状态,作战任务也曾几经变化迟迟没有投入到战斗当中。此时,几支兄弟部队却早已经是捷报频传,这更让在此坐以待毙的战士们浮躁难耐。郝志勇也整天闲来无事到处打听部队作战部署。而得来的却总是班长一次又一次的嘲讽。

班长,王常喜二十四岁是名入伍四年的老兵和郝志勇同属东北人。那天,郝志勇正向一名老兵打听投入战斗的具体时间,恰好让从此经过的班长听到。

“小同志!没看出来对战斗还是非常渴望的吗?要不要派你去前方侦察一下对方的实力?我们也有个准备呀?”王常喜嘲讽道。

“你呀,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调整好自己,别的什么也不要想。你们这些新兵蛋子都这毛病,呵!别到时开打了你们吓的尿裤子?” 班长说完转身走了。郝志勇则低着头心存芥蒂的在嘴里嘟囔了几句,发泄心中的不满。

进入朝鲜之后,每一个晚上都是极为难熬的。潮湿阴冷的空气使得每名战士都感到了这场战斗的艰苦性。郝志勇躺在壕沟里想着白天班长说的话。难道真的会发生在我身上吗?他有什么资格说我?这不也是他第一次参加战斗吗?,不就是比我早当了几年兵,和我充什么大个的?到战场上还不是和我一样。想到这里郝志勇心里显然觉得平衡了许多,重新把自己的信心又拾了回来。

在朝鲜的夜色里战士们早已经习惯了零星的炮火声,这以成为朝鲜夜晚的一部分。三十九军也在此又度过了平静的一天。

在数日焦急的等待后三十九军终于接到了入朝以来的第一项任务。志愿军司令部将攻克云山的重任放在了他们身上。三十九军军长吴信泉对此战的重要性十分清楚。同时,对打好出国第一仗也是充满信心。

郝志勇在得到消息之后出人预料的镇静,不知道这种镇静是道貌岸然还是处之泰然。

连长中午将战士们召集起来做起了战前动员:“简单的和大家说几句,刚才我们已经接到上级领导的命令。我们的主要任务是阻击敌人和打击敌人的后援部队,具体的行动部署大家听从指挥。你们只要记住一点,叫你们怎么做就要无条件的服从,不要有任何疑问。大家都机灵点,这次可是来真的了,你们可给我干出点样来,咱们连要在战场上做出个榜样来,大家明白吗?………”连长说完转身黯然而去。

郝志勇并不清楚自己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他只是学着其周围战友的模样检查起自己的补给和枪支,但手却不自觉的颤抖起来。难道我真的害怕了吗?郝志勇自问道。他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握住枪身,故做镇静的掩饰自己的紧张,时不时还偷望四周,生怕被身旁的战友发现。

十月二十九日下午 三十九军从东北、西北、西南三个方向,对云山外围高地发起攻击。郝志勇随一一五师从西南方,向云山发起进攻。

云山是朝鲜云山郡的首府,群山环抱,河流纵横,地势易守难攻。在行军的路上,天上总能看到纵横驰骋的美国飞机。连长告诉战士这是是美国的侦察机,咱们的一举一动都再他们的监视之中。郝志勇觉得不可思议,既然是侦察机为什么不一枪把它打下来?但郝志勇又盯着手里的这把“水连珠”(毛瑟1898K式步枪),庆幸自己没有快嘴吐露心声,否则班长的一顿嘲讽再所难免。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部队听令就地休整,不得生火、吸烟、大声喧哗。

身处森林之中感觉极其阴冷,骨头好像都要被冷风穿透。郝志勇在周围捡了一些树枝杂草铺在了地上,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身体与地面保持一定的距离。躺在一旁的刘健看着他说:“你费这么大的力气怎么样?暖和吗?”。

刘健是山东人和郝志勇是同期入伍的新兵,和大多数战士一样也是个目不识丁的粗人.不过他的身材地狱魁梧,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威慑力。

“比起火炕那是差远了,不过还是比你躺在地上舒服些。”郝志勇看着躺在地上的刘健说道。

“来,抽一根,这可比你身子下面的破树枝作用大?” 刘健从口袋里套出香烟劝让郝志勇。

“这东西我还没学会呢?你自己留着抽吧。”郝志勇摇着手说。

“哎呀!什么会抽不会抽的?我是为了让你暖暖身子,不抽就算了。”刘建把烟又放回了兜里。

不一会儿,刘健就像一只虫子似的爬到了郝志勇身边。

“志勇,虽然这堆杂草看上去到是能起点作用,不过你一个人睡是不是还会感觉到冷?”刘健假慈悲的关心起郝志勇。

“反正就这么大地,你要是想挤挤就别这么多的话,你最好把你嘴里那支烟灭了再过来,我可不想被烧死在这堆树枝里。”郝志勇背对着刘健说道。

刘健二话没说一头就倒在了郝志勇身边,连个屁都没来得及放就打起了呼噜。

清晨,郝志勇被零星的炮声惊醒,他拉起帽檐环视四周,又看了看身旁正在忙着擦枪的刘健。郝志勇坐起身来问道:“你擦枪干吗?咱们准备出发了吗?”

“我可不知道,我只是想爱护一下它,以后就靠它照顾我了。别这么急,会轮到咱的。”刘健低下头继续擦着他那支可以照出人影来的步枪。郝志勇则一直坐在原地看着四周的战友,他也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要干些什么。三十九军伴着熙熙攘攘的炮火声又过了一天。

十一月一日清晨, 云山地区浓雾弥漫能见度极差。吴信泉接到志愿军总部的通知。美军第一骑兵师已经进至龙山洞地区。吴信泉对这一情报高度重视,为防止美军北上增援,他马上派出一个团南下,前往龙山洞至云山的公路上构筑阵地。经过一番苦战,志愿军第三四三团控制住了龙山洞地区。十五时,观察员发现,云山城内的公路上频繁出现伪军的车辆和人员向南移动,并及向军部进行了通报。

师长吴信泉接到报告后,走到地图前,指着云山的位置说:“想跑?没那么容易!总攻提前进行,命令炮兵开始炮火准备,部队十六时出击!”但他并未料到美军已经接防了这个地区。

十五时三十分,三十九军炮兵开始向云山发起猛烈炮击,炮弹如雨点般落在敌人的阵地上。郝志勇则被这剧烈的爆炸声吓了一个踉跄,他不知道这炮火声是敌方的攻击,还是我放的进攻。这时连长一溜小跑高声喊道:“马上检查自己的装备,五分中后集合,进入战斗状态。”这时郝志勇才意识到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刘健也急忙的跑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说:“怎么样兄弟,轮到咱们了吧?”他看着刘健,很坚毅的点了点头。

随着连长的一声集合,全连战士迅速排成三行。

“现在我们已经向敌人发起了进攻,我们的任务是在云山西南方向打击敌人并阻断敌人的退路。真正的战斗从这一刻打响,要把我们志愿军的士气打出来!大家明白吗?”连长说完,插进了队伍,带领全连向西南方向跑步前进。

在一一五师向西南方向前行不到六公里时,突然遭到前方二百米处一座无名高地上伪军的伏击,一一五师就地发起反击。在不足一个小时的交火,一一五师轻松的攻下这座山头。经过战后核实,阻击一一五师的是一股不足二百人的南朝鲜部队。在这次交火中郝志勇也是平生第一次对移动目标真枪实弹的开了火。不过,郝志勇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射中敌人,只能回想起自己一个劲的向敌人阵地射击,直到身上的弹药全空。事后班长告诉他,一定要节省弹药,争取每发子弹都要有它的效果,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过郝志勇仍然觉得自己在这次战斗中表现不俗。

随着夜幕的降临,一一五师也到达了云山以南诸仁桥附近。诸仁桥附近空旷人稀一片寂静,但没人知道这份寂静会持续多久?也只有远处零星的炮火声还提醒着他们战斗仍在继续。

郝志勇跑到了刘健身旁急切的问道:“刚才干掉几个?”

“好像是三、四个吧?”刘健犹豫着说。

“你怎么知道的是三、四个?看的这么清楚?” 郝志勇好奇的问。

“当然!我那是枪响人倒绝对错不了,一个个和木头桩子似的动都不动,那肯定是死了,你呢?”刘健反问了一句。

“要是按你的说法那我应该干掉了十几个。手榴弹我就扔了两个,那人群里倒下了一大片呀?不死估计也是个残废了。”为了对的起自己那几十发子弹和两颗手榴弹,郝志勇只好说起了大话。

“他娘的,我是没来得及,要不手榴弹一个不留全送给他们。这帮兔崽子,这么突然就出来了,就应该全给他们灭了。还俘虏个屁呀!一个也别剩下,想起他们刚才那副德行我就来气。”刘健愤愤不平的说。

两个人仍非常激动地回味着刚才那场突如其来的交火,他们俩谁也不会想到一场硬仗即将打响。

就在郝志勇畅游梦河之时,突然被连长的一声“集合”所唤醒,郝志勇连嘴角上的口水还没来得及抹掉就本能的站起了身跑到了队伍当中。

连长的表情很严肃,看着战士们说:“同志们!在刚刚的战斗中我们俘虏了几十名南朝鲜士兵,在突击审讯当中,我们掌握了一些非常重要情报。经过上级领导的反复磋商和周密的安排,现在已经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警卫连去执行。下面我向大家说明一下这次任务的主要目的。我们要装扮成一支被打散的南朝鲜部队,借机通过诸仁桥的美军哨卡,给予美军突然的打击,端掉美军住诸仁桥的三营营部。三四五团的大部队会配合我们,里应外合将美军三营彻底歼灭。大家一定要记住,在通过美军哨卡时,你们什么话也不要说,通过哨卡后听到小喇叭声,我们开始向他们射击,尽可能多的消灭敌人。大家开始换装!”

话音刚落,战士们井然有须的从地上捡起刚刚从伪军身上扒下来的军服,每个人都顾不上衣服是否合身,只要是褂子就往身上穿,只要是裤子就往腿上套,场面极为壮观。

刘健边穿衣服边琢磨。这不会是从刚才那帮死鬼身上扒下来的吧,这他娘也太晦气了吧?

其实这些军装都是从俘虏身上扒下来的,看上去还比较完整,像是个活人穿的衣服。转眼间,一支南朝鲜部队就呈现眼前,从整体看似乎没有留下什么破绽。一样的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除了那一身不太合身的军装以外。不过对于美国人来说,亚洲人的面孔都是一个样。但美军做梦也不会想到,这支南朝鲜部队是来取他们的性命。

郝志勇坐在一块被美军汽油弹烧黑的石头上,双手在不停的互相碰撞,双眼显得有些呆滞。可能是在想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换回志愿军的服装,也可能是战前的一种紧张。

刘健则倍显轻松,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模样。现在他身上的那套服装成了他最大的疑问,他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想知道它的来历,时不时还看看旁边战友身上的衣服,是否与他有所不同。

在接近二日凌晨一时,连长宣布行动开始,一席南朝鲜军装的志愿军踏着迷雾从驻地出发。

此刻的美军营部却是人声鼎沸,算是云山地区唯一的一方乐土。这里的美军士兵感觉不到战争带给他们的压迫感,他们享受着这里的轻松。有人早早的就进入了梦乡,也有人正在屋里为了一美元的赌注而争执不休。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的自然,这种自然对于美军来说是顺理成章,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怀疑和顾虑。他们唯一怀疑的就是志愿军的能力。他们到底有没有资格和一支作战经验丰富,武器装备精良的美军部队所抗衡呢?美军的答案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本钱和能力与我们交手。在美国人眼里志愿军就是一群散兵游勇的乌合之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