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吞日集团为什么要出口大批的军火呢。军火购买方是印尼的一位华侨,当然这只是一个幌子,真正买军火的是印尼国际雇佣军。在1998年黑色5月中,占印尼总人口只有百分之五,却拥有印尼百分之七十财富的华人,遭到了血腥迫害。事后,痛定思痛,一些华人商会团结起来,组成了印尼华人联合商会,以图恢复生产,增加抗风险的能力。动乱之中的印尼,少数民族起义不断,政府又搞军人统治,致使整个印尼都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下。没有任何自卫能力的华商,成为各方势力,眼中的肥肉,为了自保,商会不得不出钱出力,雇佣了一支武装保安队,即:印尼国际雇佣军。这支雇佣军从何而来?他们的领导人是谁?这支雇佣军真的像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简单吗?

日历回溯到三月二十九日。

深夜,印尼苏门答腊岛,印尼第三大城市棉兰近海。一艘银白色的快艇,闪电似的驶过,划开黑黝黝的海面,背后留下一条长长的白色水线。

轰隆隆,平静的海面上,忽然响起老式柴油机粗重的马达声,三道雪白的光柱,猛的亮起,扫向这艘快艇。

“我们是印尼海军,立即停船接受捡查!”

轰——一发小口径炮弹,随着被海风吹得有些变样的喊话声,一起打来,落在快艇身侧,激起一小片水花。借着探照灯的光柱和炮弹爆炸时的强光,可见快艇的舷上涂着血红的三个字“海胆号。”

快艇上一位衣发皆白的年轻人,对身旁的一位精瘦老头问道:“你不是说,这一带没有印尼海军吗?”

即然这快艇是海胆号,那么船上人的身份也清楚了,正是从日本海逃来的王辉、子明、狼牙、黄志明等人。这位身着白衣、头发也是白的人,正是子明,而旁边的那位精瘦老头,正是狼牙。

“嘿嘿,既然印尼猴子,想找死,就免费送他们一程吧。”狼牙避开了子明的问话。

子明暗道,狼牙打的是什么主意?船上装着二百多个兄弟用命换来的工业母机,何等宝贵?万一出事,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兄弟?现在,船上能作战的人没几个,铁血战士仅剩六位,如果他们手中拿着灭日枪的话,还好办,可偏偏一挺都没有。被印尼海军盯上,只怕危险了。

狼牙见子明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劝道:“子明兄弟,印尼海军,不过是开着军舰的渔民。以我们的实力,对付几只海上烂鱼,就跟捡死鱼一样容易!”

子明知道狼牙长期生活在印尼,应该对印尼海军的实力,有很深的了解,便不再追问。转头看,王辉他们如何布置战斗。

在探照灯下,海胆号缓缓的停了下来,最终不动了。等在这,守株待兔的,是印尼海军的一支巡逻艇小队。他们看到这么一艘大船,在自己的炮口下,老实了。不禁大喜,饿虎扑食似的冲了上去,根本没有任何的战术队型可言。这可是一条大鱼啊,光看那外表,就知道,里面一定有好东西,如果再有几个华人美女,就更好了,不枉兄弟们在此喝了一夜的海风。

三艘巡逻艇,几乎是同时,抵达海胆号的船舷。这时,印尼海军傻了眼,怎么上去呢?巡逻艇,吨位不到百吨,船舷低矮,而海胆号由于是全封闭的,船顶距水线,有八米的距离,巨大的高度差,让印尼海军无法攀登。

“船上的人听着,放绳梯下来……”

乖乖的,三道绳梯放了下来,印尼海军士兵,一个接一个,猴子似攀了上去。

船顶上,一群人早已在等着他们了。爬在最前面的印尼士兵,越爬,心里就越是高兴,“好大,好豪华的一条船啊,有的抢了……”谁知,他刚露头,就被人掐住咽喉,单手提了上去。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响过,这个士兵的喉结便碎了,他想喊,如何喊得出?又被一只大手捂住嘴巴,连垂死时的呜呜声都发不出来。等到放到板上时,已然断气。

黄志明完成这个动作,前后不到三秒钟的时间。随后,将大手伸了过去,迎接下一位。与黄志明作同样动作的还有小钢炮、飞毛腿、胖子他们,六位铁血战士,分作三组,各守了一条绳梯。毫无警惕感的印尼海军,被六人一个接着一个就地解决,干净利落得就像是生产线上,拣零件的工人。不大一会儿,船顶甲板上,就堆了几十具印尼海军士兵的尸体。

这个时候,由于印尼巡逻艇靠海胆号太紧,视线完全被海胆号高大的船舷所阻挡,不论是在绳梯上的还是在巡逻艇上的印尼海军士兵,都看不到海胆号顶层甲板上所发生的事。他们只知道,一个接着一个的士兵被船上的人给“迎接”了上去。消失在视线之中。

负责登船的士兵,都上完了,海面霎时安静了下来。

“怎么这么安静!?往常这个时候,被劫下的船,该是哭喊声响成一片,非得要开枪打死几个人,才会安静下来。今天怎么会这样呢?”这支巡逻艇少校队长,哈牙利猛的丢下手中的烟,“喊到,快开船,快开船!”

可是,晚了,从海胆号上,跳下二道黑影,直接落到巡逻艇的前甲板上,落地时,发出嗵嗵的二声闷响,压得巡逻艇沉了沉。紧接着,快如闪电的冲向驾驶室。哈牙利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的脖子,就被一只大手给牢牢的扼住了。掐住他的正是龙将军黄志明,本想和其他人一样,给他一个痛快,直接掐死了事,驾驶室内微弱的灯光救了他的命。黄志明发现他穿的是军官制服,便想留个活口。于是,左手一个掌刀,轻轻挥出,砍中哈牙利的后颈,击晕了他。

驾驶室内,除了哈牙利之外,还有四个人,都是军官,当黄志明解决哈牙利时,他们已经掏出了手枪。呯呯,有二人各开了一枪。一枪打偏,另一枪打在黄志明身上,没有任何效果。然后,是沉闷的碎裂的几声惨叫,四人全都倒在地上。两个胸膛被击穿,另两个天灵盖被击碎。胸膛被击穿的,是黄志明的杰作,天灵盖被击碎的来自另外一个铁血战士。

汩汩的血冒了出来,架驶舱内充满了血腥味。

黄志明一手提着那位少校,又吩咐道,炸船。

“慢着!”狼牙不知何时,走了进来,“这船还有用,我们海鲨帮愿出重金购买!”

“想要,尽管拿去,哪还用得着谈钱呢?”

回到海胆号上,稍等片刻,另外四个铁血战士也回来了。黄志明扫视了众人一眼,发现五位铁血战士全都被血染红了。知道全都是敌人的血,也就不担心。又见所有人手上都没有拿任何的东西,既没有武器,也没有俘虏。暗道,幸亏自己抓了一个活的。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不到十分钟。一方是印尼海军三艘巡逻船,一百多人。一方是,一艘走私船,六位赤手空拳的铁血战士。

狼牙叫人将那些尸体的头颅都割了下来,尸体扔到海里。子明见了感到很奇怪,问,为什么?狼牙道:“我要用他们来祭祀,死在他们枪下的遇难者!”

子明道:“他们又不是海盗,哪有什么遇难者?”

狼牙冷笑几声,却不答话,叫人提来一桶海水,泼醒那位少校。哈牙利醒时是侧躺着的,一睁开眼,就看一个头颅,舌头吐得老长,暴睁着眼,望着他。啊——,吓得魂不附体。身体倦缩着,满地乱滚,想要爬起来。直到被一只硬梆梆的皮鞋,踩住脑袋,这才停下不动。

“说,你是谁?”狼牙用印尼语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们会来?”说着,脚下加力,哈牙利感觉自己的头像是被山压住一样,差点裂开,痛得死去活来。惨叫声中,几个印尼语艰难的挤出:“……饶命……饶命……”

哈牙利不是硬骨头,狼牙一逼问,便什么都说了。他每说一句,狼牙就翻译一句,到了最后,海胆号上,只剩了一片牙齿咯咯作响的声音。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日本人更丧尽天良的人,那么就只有印尼人了。如果说,这个世界有比日本皇军更残忍的军队的话,也只有印尼军队。

印尼的海岸线总长三万多公里,是中国的两倍。当然也会有海关。但是海关的缉私船从来不出动的。特别是晚上,纠私船全都泊在港口,从来没有一只敢于下海。因为他们怕,怕遇到印尼海军。印尼海军只有四万多人,军舰也是老掉牙的军舰,用来打仗,肯定不行,用来抢劫却足够了。不论白天还是晚上,印尼海军三五成群的出动,每次都满载而归。有时,海关缉私船也是他们抢劫的对象。他们最喜欢抢的是华人的商船,因为华人富有,华人女子长得漂亮。抢完之后,便说自己是海盗,然后扬长而去。特别是在苏门答腊岛北岸一带,这里是马六甲海峡,是繁忙的国际交通线,油水丰厚。印尼海军活动更加的频繁。国际社会一直很头痛,为什么别的地方,海盗一禁就止,而马六甲一带,海盗总是屡禁不止呢?不管是美国出动军舰,还是东盟搞联合行动,都禁不了。原来,这些海盗都有一个天然的保护伞啊,印尼海军!

从去年五月开始,印尼海军出动更频繁了,每次出动,绝不落空,所得到的利益,比以往十倍还多。而且他们每次抢劫都是打着印尼海军的名义,明抢的,没有任何的风险。他们也不害怕国内外舆论的谴责。为什么呢,原来自印尼排华风暴之后,富有的华人纷纷出逃,其中大多数逃往新加坡。空运毕竟有限,仅雅加达一个国际机场开放。大多数人乘船去的。时间紧迫,印尼政府又在风雨飘摇中,谁还来得及办护照?于是,印尼海军打着“反偷渡”的名义,公然抢劫难民。喊出的口号“剥光了再走!”船上的难民,只要剥光了,便可离开。稍有不服,就地枪决。一些华人女子不甘受辱,跳海而亡……

华人再富有,抢了一年多,也没剩什么了,这些日子,油水越来越少,于是哈牙利将自己的巡逻艇小队,泊在棉兰近海。棉兰是印尼第三大城市,华人众多,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有七十多万,在这里守株待兔,总能逮到几个。只是没想到,今晚撞到了凶神。

“二哥,你看,这是从巡逻艇上搜来的。”一位战士将一个旅行袋,放到子明面前,打开拉链,一大堆金银首饰露了出来。子明顺手抓了一把,凑近了细看,见首饰上有的带着血迹,有的带着头发,更有一枚钻戒,竟套在半截手指上。

“这枚戒指怎么回事?”子明怒问,狼牙翻译。

“那个肥婆手指太粗了,戒指取不下来,只好用刀……”哈牙利见这群人脸色越来越难看,赶紧解释道:“不是我砍的。是……啊——”这枚带着半截手指的戒指已被狼牙抢过,插入了哈牙利的眼窝。哈牙利吃痛,但头被狼牙踩着动不了,只有躯体急剧的翻动着,像一条被钉住了脑袋的黄膳。

哈牙利痛苦的哀号声,越叫越惨。兄弟们的心越缩越紧。

这样的印尼海军,还算是人吗?

十多分钟之后,哈牙利终于不叫了,他昏死过去。

狼牙亲自割下了他的脑袋,和另外一百多个人头放到一起。尸体被扔到海里。

一百多颗人头啊,好大一堆,有的头颅破裂,有的眼珠暴出,有五官易位,无不狰狞可怖。任何人呆在这里,都会觉得毛骨悚然。但兄弟们,只有恨和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

子明将所有的兄弟都集中在这里,沉痛的说道:“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令人发指的事,没有看到。从前,我们生活在繁荣安定的祖国,不知我们的华人同胞,竟在异国他乡饱受此等屈辱,即使偶尔听说,也以为是谣传。今天终于看到了,这是何等的悲惨啊!子明在此发誓,不惩尽凶手,誓不回国!”

“不惩尽凶手,誓不回国!”兄弟们也跟着怒吼起来,一连吼了数十遍。

狼牙悄悄的拉了一下子明的衣服,小声道:“兄弟,你还怪我将海胆号带进印尼海军的埋伏地吗?”

子明怒视了狼牙一眼,没说话。

原来,在这撞到印尼海军是狼牙故意的啊。目的就是想借铁血战士之手,消灭掉这支经常在海上设伏的印尼巡逻艇小队。此后,印尼海军将不再那么猖獗,这将给海鲨邦的走私,带来方便。

狼牙见子明仍在气头上,掴了自己二个耳光,拍得叭叭山响。陪着笑道:“我老人家,自掌耳光,给兄弟们陪罪行不?只要兄弟以后还信得过海鲨帮,愿意继续合作下去,你要怎样都行啊。是不是二个还不够?”言罢,又要挥掌自扇耳光。

在一旁的王辉拉住了他,道:“不必了,你老人家,也是几十岁的人了,自己掌嘴多难看啊。”

狼牙喜道:“这么说,你们原谅我了?”

“如果,我们早知道印尼的真实情况,即使没有你,我们也会来找他们算账!”

“哈哈,好兄弟!”狼牙大笑起来。

子明面无表情的道:“无论如何,不要有下次!”

“是,我绝对没有下次。”

机器的轰鸣声再度响起,一大三小,四只快艇,向着同一个方向驶去。在背后拖出一长三短,四条白色尾浪。

一小时后,四艇在一处海岸泊住。这儿早有海鲨帮的人接应。上了岸,狼牙说自己有私事要办,便辞了众人,消失在黑夜之中。

王辉、子明、黄志明等人,由海鲨帮的人引着,七拐八拐,又是坐车,又是乘船的进了一幢黑黝黝的别墅。刚进院墙门,黑暗中有人问道:“来人可是大闹东京的好汉?”

王辉愣住,铁血战士上前,将王辉等人护在中间。

一道手电筒的亮光射来,往众人脸上照了照。海鲨帮的人有人答道,是我们。

“哈哈,真的是你们!”手电筒光柱朝下,照出一人影,人影飞快的奔向王辉。虽然是逆光,但黄志明还是看出,来人身上没有带武器,便让开了,将王辉给露了出来。人影一把抱住王辉,大声笑道:“想死兄弟了。”王辉不尴不尬的抱住来人,在他背上轻拍了三下,便推开了。

“你是?”王辉问道。

“我叫戴杨威,兄弟们叫我海鲨,哈哈……”

“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海鲨!海鲨帮的帮主!”王辉吃了一惊,没想到神秘的海鲨,会在此地突然见到。

海鲨身材不高,却有着一身虬实的肌肉,嘴很大,尖牙都外露了出来。让人一见,就知道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哈哈,相比龙兄弟的大名来,我这又算什么!”海鲨摇着头说道,又往王辉身边的人看看,问道:“在东京名扬天下的铁血战士来了没有?”

黄志明道:“兄弟几个都在!”

“哈哈,了不起啊,真羡慕龙兄弟,有这么多了不起的好兄弟!当初在深圳时,我就看出,你们不同导常,哈哈,果然没错!不但将日本人打得哭爹喊娘,还抢来了机器,回去之后,龙兄弟一定会好好的镐劳你们。……啊?怎么只有六位,还有二个呢?”

黄志明含着泪道:“徐池和赵黄伟牺牲了。”

胖子心中暗暗觉得奇怪,当时我怎么没见到过他?

“啊!”海鲨惊道:“难道日本还有人可以对付你们?”

“不是日本人,是美国空军。”

“那天什么情况,兄弟,你快给我说说。”

子明心想,这是机密,还是不说的好,便打岔道:“海鲨大哥,我们进去再说吧。”

“哈哈,你看我……”海鲨咧嘴大笑,嘴里的臼牙都露了出来,“里面坐,里面坐,嗯,这位兄弟,莫非就是有小诸葛之称的子明?”

“正是在下。”

海鲨见子明,白衣白发,智者之风,含而不露,赞道:“好个小诸葛!”

子明道:“不敢当,兄弟们都叫我政委的。”

“政委?呵呵,政委,有请,里边请!”

众人走进会客大厅,点上蜡烛,子明突然喝道:“客人都来了,为何主人还不现身?”

众人变色,黄志明、小钢炮、飞毛腿等人迅速散开。

海鲨脸上血色全无,惊问:“子明兄弟,你是什么意思?”

子明盯着海鲨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你不是真正的海鲨!”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