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11.那时,我特嚣张.

7821144 收藏 1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跟在皇上身边往外走时,懿贵妃想着两件事:‘这小鬼眼神儿怎么那么邪气?他刚才跟皇上说了句什么?弄地皇上一直神不守舍地.一定要想法从皇上嘴里套出来.‘

而在慈禧几步之前的咸丰,心中则第八百零一次的念起我跟他说那句话:神明已开始保佑我大清了.


说这句话对我肯定有利也有弊,至于是利多还是弊多就不知道了.但我习惯于有什么先做出来,只要能看到利就行.但这样终究是让我将来吃了点小亏,问题不大就是了.谁让斗争经验越来越丰富呢!那时的我,总把皇宫大内与原来那小黑帮相提并论,实在嚣张了点.后来想着,好笑又有意思.


咸丰与慈禧走后,慧妃问我和皇上说了什么,我竟然直不楞登的回答说:我要当皇帝.


慧妃一把悟住我的嘴.哪个皇子都想当皇帝,但这事儿只能做不能说.好在我没有大喊大叫,周围又没别人,总算没嚣张的没边儿.


午膳刚过,咸丰指派来接我的侍卫带一帮人来了.这侍卫跟我前世年龄差不多,二十五六岁,长地挺骠悍,双眼精光闪闪,武功肯定比我高,要不怎么做皇上的贴身侍卫.可能是听说了我身上发生地神迹,对我十分恭敬.


‘奴才张富贵拜见小阿哥.‘


‘免礼,张侍卫这么快就来接我了么?‘


‘是,皇上吩咐奴才这就接小阿哥上书房见驾.‘哎,刚半天儿时间就听到了几十次自称奴才了.嘴里习惯了,心理也慢慢习惯了,难怪打不过人家就缩头.


‘那就麻烦张侍卫了,走吧!‘这习惯当奴才的德性,只能等咱当皇上再改了.


‘小阿哥太抬举奴才了,请上轿.‘


吱呀呀一路到皇上办公地上书房,侍卫们把我这小主子交接了,开始面对太监了.


‘小阿哥来啦.皇上正等着您呢,奴才给您带路.‘


忍着男不男女不女声调激起地恶心,还要客气点儿:‘那就麻烦公公了.‘太监,慢慢儿也要习惯哪!


‘皇上,小阿哥到了.‘


‘让他进来,你们所有人等都退下.‘


‘是,奴才告退.‘那太监等上书房里的宫女太监都出去了,拉上了门,就想着跟谁传扬去了.从此开始,小阿哥神迹临身,幼年老成的名声传遍宫内.


又是一番拜见后,咸丰让我坐在他身边.皇宫里混世真麻烦,其实我不在乎给谁磕头.这世上,就是在娘肚子里的胎儿,事实上也比我大一百多岁,抛却皇子身份,拜谁我都不会心理不平衡.烦就烦在见一回拜一回.


与咸丰说了些闲话,他还在试探着神迹出现的真伪.而我,已经装傻装地够可怜得了,打打杀杀中嚣张惯了的资深流氓,冒充三岁智力,咱干不了.怎么装也有十来岁少年的思想深度,还常冒出成年人思维出来.宫廷斗争的残酷,我刚来头一天就看出点儿苗头来了,这装傻就是必修课之一.可惜,怎么装也比三岁小孩儿老道百十倍.


‘载镔,皇阿玛没法当你还是三岁小儿,还是给朕说说你昨夜所梦吧!‘


‘是,皇阿玛,孩儿记住地也不多,好像是说日后自知什么的.要是说地有些连不上趟儿,请皇阿玛恕罪.‘还是上个保险先.


‘何罪之有,你毕竟只有三岁.‘咸丰挺上路.


于是,我胡编乱造一番,反正早想好了.不能说地太神,平平常常更不可能.这么说吧,就是露出点俺是上天派来拯救大清朝于水火之中的那人......的意思.


咸丰定定得望着我,脑袋里怎么想俺不知道.想来不外是信或不信的矛盾心理,面前的载镔是不是原来那孩子的怀疑,大清朝的气运是不是一个孩子所能承担地忧心.就这么一想啊,没根没据的,指不定咸丰还想是不是该镇了我呢!


‘皇阿玛,儿臣说错什么了吗?您这样看着儿臣,儿臣......怕.‘俺改装小猫儿.


‘嗯,哦,朕失态了,皇儿所言太过神奇,皇阿玛听入神了.‘


‘皇阿玛,那儿臣等日后记起梦中的事情,再说给皇阿玛听好不好.‘俺拉着咸丰的胳膊,强忍着肉麻撒娇,连心尖儿都酸透了.仗着三岁的身体,就这活儿装地像点儿.


‘好好好,皇阿玛一定要听.‘这话倒不是逗孩子,咸丰的确想知道更多.他不至于就这么相信我,但可以一边观察我,再从我的话里判断.


‘那儿臣能不能常到这儿来拜见皇阿玛.‘我想直达天听,踹开慈禧妖婆子.


‘此乃朝政重地,朕没宣你,你不能来.‘


‘那好吧!‘我拼命装委屈,这咸丰据说是个软耳朵,不利用利用,白不用不是.


‘皇儿该有个师傅传授治国处世之道了.‘咸丰跟我说起另一件事,是不是腹稿早打好了?


如果是太平盛世,能做我老师的遍地都是,我也不见得样样不愿学.但在这个乱世之中,还保守自欺的清朝,我不觉得有谁能教我,我倒是能教人.


‘皇阿玛,师傅能教我什么?‘坏了,没怎么想利弊,嚣张气就那么冒出点儿来.


‘你之才智已是少年,不觉得该学学治国经伦和帝王之术么?‘哈哈.老咸有些跟我交心地意思,可我竟然接头儿嚣张下去了.流氓就是流氓,对高等级斗争经验太欠缺啊!


‘皇阿玛,请恕儿臣无礼.儿臣觉得,四书五经不该现在来学.我大清朝此时更应该铸就长缨在手,鼓舞大清朝人之血性,待得四海清宁,再讲仁义道德.否则,这帝王之术学地再好,只怕这皇帝当地也并不开心吧!皇阿玛,儿臣宁愿长刀在手,纵马杀贼,也好过日日在书房中念那毫无用处的子曰诗云.......‘嘴里吹嘘着,心里还在得意,写了一年小说,连说话都有点儿文化味儿了.


哪知还没得意完,就给咸丰赶走了.老咸站起身来,一声大喊:


‘来人,先送小阿哥回去.‘


哎,你个不学无术得流氓,还嚣张不?

------------------------------------

深更半夜,大大辛苦,您要看着还行,给个收藏,让俺打破零的记录,让兄弟高兴高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