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第三十二章 外围二

红色海盗 收藏 7 60
导读:幸存者 第三十二章 外围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3/


做为一个核心工事,这里的装备和火力可以说是极为强大的,当鬼子的战车开火时,布置在楼下花园中的一门37MM双连装高射炮已经放平了炮口,瞄准了百米外低矮的车影以每分钟600发的射速开火,穿甲弹和杀伤弹把敌人的战车周围炸成了燃烧的火炉,被高速弹头引爆的反应装甲炸成一片,让敌人的战车看上去仿佛是披上火焰的外衣。

被密集的弹雨攻击的敌人战车立即后退,想躲出37MM炮的杀伤范围:虽然高效能的反应装甲使中国人的炮弹没能击穿战车,但装甲的连续爆炸就好象是一个巨人在用一柄大锤不停敲击着,让战车里的人头晕眼花。再有,反应装甲爆炸完了,单凭轻型战车的薄弱装甲是挡不住近距离37MM高炮的射击的。

驾驶员的反应还是慢了点,当他将车驶过路口时,一枚穿甲弹击中了发动机,在刺耳的破甲声中,20来吨的战车猛的一抖,停了下来,在紧跟着射到的几枚炮弹穿透装甲的声音里炸成了一团火球。

随着高炮平射的炮声,架设在楼顶的两挺4连装14.5MM高射机枪和楼层里的几挺12.7MM高射机枪也放低枪口,对准伴随冲锋的敌步兵猛烈的开火;与其他的小口径武器一起将敌人的进攻路线封的死死的。落进了火力网的敌人步兵虽然装备着“陆地勇士”系统,但也不能使他们在大口径火器的集火射击下活下来,普通的枪弹也许没法击穿他们身上的重型防弹衣,但14.5和12.7MM弹轻易的将他们打穿,把他们身上的仪器打的火花四溅,爆炸开来。

但敌人的数字化系统的直接火力召唤功能立即通过高速数字链将已经暴露的我军重火力点的坐标发送到了在几个街区外严阵以待的自行120迫击炮上的火控系统里。

呼啸着自空落下的大口径迫击炮弹准确的击中了花园中的高炮阵地,数枚高爆弹的覆盖射击引起的弹药殉爆让数吨重的高炮腾空而起,扭曲着摔落在道路的中间。

而从ICOW中发射的预设引信的枪榴弹则准确的命中了高射机枪火力点,但25MM的碎片杀伤弹对步兵也许杀伤力足够,但对利用沙包和钢板、铁皮构造的掩体却显得威力小了点,虽然将射手杀伤了,但立即就被救护下去,火力在稍做停顿后,继续咆哮着喷吐着钢铁的弹丸。

又一群迫击炮弹呼啸着落下,把楼顶炸的烟火滚滚,一挺14.5机枪被爆炸的气浪从楼顶掀到了楼下。

纷飞的弹片打的作为枪堡加固的工字钢和钢板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偶尔有穿透薄钢板的弹片发出刺耳的声音,然后失去了动能的弹片被装满沙土的沙袋最后阻挡住。刺鼻的炸药的气味充塞着楼顶的空间,无风的空气没法驱除浓重的黑烟;伤员的惨叫和指挥员的叫喊仿佛是在遥远的地方,耳边响着的只有手中步枪的欢叫。黑夜好象已经不能阻碍他对敌人的观察和发现,每点闪光都仿佛在告诉他敌人在什么地方。

洪海岛自从开战以来,除了在山上的时候几乎和鬼子面对面的交过火外,几乎没有再正经的开过几次枪;现在他又和在山上那样进入了一种奇怪的宁静的状态,他不再感到恐惧,耳边听不到战场上震耳的爆炸和嘈杂的枪声;全身的感官进入了亢奋的状态,注意力所到之处黑暗不在能够妨碍他的感觉。他几乎是以一种狂热和专注的表情开着枪,直至枪机发出“卡拉”的挂机声才从这种莫名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当再次耳中充满了叫喊和爆炸声的时候,洪海岛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在刚刚短短的几分钟里,已经被汗水沁透,有要小便的感觉。

他从沙包上滑下来,“喀嚓”一声换上新的弹夹,下意思的看看周围:迫击炮高爆弹的爆炸让半个楼顶的工事化为废墟,14.5机枪阵位上几个战士正忙乱的将伤员抬下去,几个新的射手检查着枪支,装上新的弹鼓,几挺刚刚从楼下上来的班用机枪忙乱的架设着自己的阵位,对着下面的街道开着火。

他翻身爬起,瞄着下面,却没了刚刚的感觉和状态,四处爆炸的闪光和燃烧的火焰干扰了他的观察和射击。倒是旁边的康世富趴在他专意搞的小射击孔那里,眼睛紧贴着95式的瞄准镜,嘴里嘟囔着打着点射。

身后有脚步声,一件沉重的东西被放在他的身边:“你,让一下。”

洪海岛翻个身,他听出了是一直带领着他们的董航的声音。

董航和两个战士把他们抬着的一挺35MM自动榴弹发射器架设在洪海岛刚刚趴的沙袋上,一个战士把一个方方的匣子样的东西用夹具固定在发射器上,一头和一个放在地上的电瓶连在一起。

那个战士半蹲在发射器的后面,将眼睛凑在那个方匣子的后面的一个显示器上:“穿甲弹。”另一战士立即将一个弹鼓挂上了弹膛。

短促而沉闷的“嗵嗵”的发射声连续的响着,远处黑暗中一辆正喷吐着火舌的装甲车腾起了火焰,在爆炸声中化成了废铁。

打空了的弹鼓被摘下,一条插满的榴弹的弹带压进了弹膛。

射击手抬起身体,瞄着下面的街道,但就在一瞬间,他被一发从黑暗中飞出的子弹击中,被子弹强大的冲击带飞的他落在地上以前,胸口上的巨大的弹洞就已经带走了他的生命。

“狙击手!!”董航和洪海岛他们立即伏下身体,但其他几个没来得及隐蔽的机枪手在短短的时间里被黑暗中飞出的12.7大口径钢芯弹击中。楼顶上火力立即沉默了。

“敌人在什么地方?”董航问趴在射击孔上的康世富。

“在前面300多米远的大楼上,我看到了他射击时的火光。”

“那你怎么不打他?”洪海岛恼怒的问。

“老大,我的是步枪,他离我太远了。”康世富退了回来:“我打打下面暴露的步兵还可以,那个可是专业的,那么远的距离我可没把握打中……”

“嗵”一声刺耳的利啸和沙袋爆开的沙土打断了他的话,一枚12.7的弹头击穿了外面加固的钢板和沙袋,又在工事后面的沙袋上开了个大洞。

康世富一下歪倒了,他看着沙袋上的弹洞,再看看正吃惊的看着他的洪海岛他们,伸手摸摸钢盔上的凹痕,鲜血从钢盔下流了出来,他软软的趴下不动了。

“萝卜!!”洪海岛吓的滚到了他的边上。

摘下他的钢盔,洪海岛借着爆炸的光亮看到一缕鲜血从康世富的额头流下,但却没有弹孔。一支拿着急救包的手伸了过来,把还在流血的额头包了起来:“他没事,小子命大,弹头是擦过去了,他的伤是被子弹的冲击震裂的。”董航已经检查了康世富的钢盔。

“那他?”

“连吓带冲击,晕了。等会就过来了。”

火箭弹发射的呼啸吸引了他们。几枚火箭弹从大楼里飞出,把远处隐蔽着敌人狙击手的大楼炸的火光四起。一个身影在爆炸声中从楼梯间冲出,匍匐着爬到一个被炸毁的掩体里,用发黑凌乱的垃圾把自己掩盖起来。

没有人发现他的到来。

火箭弹并没有对敌人的狙击手起什么作用,烟尘还未散去,发射火箭弹的窗口就被狙击手击中,两名正在换装火箭弹的战士牺牲。

邢辰趴在毁坏了的工事中,手中缴获的无托式M82A2大口径狙击枪上的夜视仪里,远处大楼上的16倍放大影像把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但对方的高度高于他的位置,爆炸的烟尘也干扰了他的观察。

从敌人的射击速度上,他判断那是一个狙击小组,起码有两支大口径的狙击枪。

背后还在闷燃的沙袋,透过身上专意穿着的石棉防火服烘烤着他;他知道自己没有专门的防红外服装,只好用这种方式来掩蔽自己的红外特征。

楼下大街上,米修维的阻击阵地已经成了铁和火的世界,从他的角度看去,每层楼上都在爆炸和燃烧,杂乱的枪声一直没有停息,表明战士们还在自己的阵地上奋战。他不由怀念起和米修维一起作战的时光,如果现在米修维也带着一支狙击步枪做他的支援,他有信心干掉所有敌人的狙击手。

对面大楼上的烟尘已经散开,他小心的扫描着每个可能的地点,绿色的视野里,爆炸带来的红外干涉让图象不时出现跳动和光斑。

找着了!一个模糊的影子出现在瞄准镜中,有着怪异的外型。敌人的防红外效果非常好,但同样是美国出品的红外夜视仪的效果也不差。奇妙的矛和盾!!

从模糊的影象里,邢辰发现对方狙击手的装备非常奇怪,半封闭的头盔和身上背着的相当沉重背包完全和狙击手灵活隐秘的作战方式相违背。他想起了交火前一个哨兵的报告:难道数字化狙击手就是这个样子??

但紧跟着的敌人的动作让他吃了一惊:对方手中的狙击枪快速的射击着,几乎没有瞄准的时间。随着他的射击,大楼里的机枪火力点沉默了几个。也许是弹夹空了。对方蹲下去,躲到了水泥枪的后面。

邢辰记下敌人的位置和他可能还会使用的几个射击点,继续寻找着另外的狙击手。

大街上激烈的战斗所发散的强烈的红外辐射干扰的红外瞄准镜一阵阵泛白,使得邢辰的观察格外的困难;在敌人在技术兵器上站优势的情况下,邢辰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惟恐被敌人观察到一丁点的不妥:对于狙击手来说,阵地上的任何改变都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对面大楼上一扇窗户上出现的强烈的红外反应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明显的是枪口焰的辐射。但在窗口却没有发现有敌人。

邢辰调大了图象敏感,在爆炸和火焰的强烈干扰下,模模糊糊的在窗内的房间深处看到了一个正在瞄准的敌人;突然,一阵莫名的恐惧在他心中浮起,邢辰几乎是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

在枪口焰爆发的强光迷茫瞄准镜的一刹那,邢辰看到对方的枪口前也迸发出明亮的绿光。

12.7口径的重弹撕裂装满沙土的麻袋,击穿薄薄的钢板,在已经被炮弹的爆炸炸歪了的加固用的工字钢上擦出一溜火花,钻进人类软弱的肉体,再带着血肉的焦臭味在水泥地板上炸开一个浅浅的凹坑。

邢辰感到左手臂一震,麻木的感觉电击样的传遍了全身,强大的冲击将他从掩盖着他的半毁的工事中抛了出来。

闷重的枪声让正在小心的寻找着敌人狙击手的董航和洪海岛从97式的瞄准镜上转开了视线,他们刚好看到邢辰以一个古怪的姿势翻滚出来,手里的那支长大的狙击枪使他们明白那是我们自己的狙击手。

他们没有考虑这个突然出现狙击手是怎么来的,董航大喝:“海盗,救人!”一边扑到榴弹发射器上,随着急促的“咚咚”的射击声,35MM的杀伤榴弹在300米外的大楼上炸开,一边的那个战士也对着对面疯狂的扫射着。

被他们的动作惊动的几个躲避狙击手的机枪射手,也看到了正扑向地面上还在翻滚着的邢辰的洪海岛,明白过来,也一起对着对面的大楼开了火。

洪海岛扑上去抱着了正在挣扎的邢辰,滚回了工事的后面;看到已经把人救了回来,董航立即喊到:“隐蔽,小心狙击手!”从榴弹发射器的位置上滑进了工事。随着口令,楼顶上的枪声立即停止了,所有的人全躲进了工事。

董航从工事中爬出来,打亮一支强光手电筒。

在手电筒的光柱下,脸色苍白的邢辰迷起了眼睛,右手紧紧握着狙击步枪:“快,还有一个在对面四楼左6窗口,小心,他们是数字化步兵!”

董航没有说话,将电筒放在地上,从急救包里取出一个麻醉注射器扎进在他的左肩:邢辰的左臂从上臂的下端已经不见了,狙击枪的重弹把他的胳臂从手肘处撕裂、炸断,只余下血肉模糊的残臂。

“干掉他,不然天台上的火力点就恢复不了。”邢辰想将狙击步枪交给董航,但重伤的他没能举起沉重的步枪就昏了过去。

董航伸手取过狙击步枪:“海岛,给他包扎好伤口,送他下去!”翻身钻进了工事。

洪海岛撕开几块急救包,才勉强将邢辰的流血制住,他从邢辰的腰间取下两个满满的狙击步枪的弹夹,丢给了工事里的董航:“掩护我,我要下去了!”

他将邢辰抱在怀里,看准楼梯口奋力滚了过去;一颗12.7MM的子弹在他刚刚滚过的水泥地上炸开。飞溅的碎片在他的脸上和胳臂上划开了浅浅的血口。

几声沉闷的枪声,紧接着就是爆豆样的枪声在天台响起。

当对面的狙击手对着洪海岛开枪的时候,强烈的枪口焰让正在寻找目标的董航发现了躲在水泥墙后面的敌人,在16倍的瞄准镜中,敌人那模糊的身影被十字线压个正着,手指的力量扣动了枪机,一发,两发,三发,强烈的后坐让他的肩膀发涨发痛,但瞄准镜里的敌人身上爆发出点点明亮的绿光,重重向后撞在墙上,然后就扑倒在地上不动了。

随着董航的枪声,天台上的所有武器一起开火,对面的大楼腾起了火焰。

洪海岛肩着邢辰,在暗淡的火光下走下楼梯,从纷乱奔跑着的人群里穿出大楼,走向设在地下室的救护中心。

成群的战士扛着武器或者弹药箱,在阵地之间奔跑着,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前线和后方,墙外就是敌人。

一群战士在厂区大楼前的草坪上摆弄着几门迫击炮,还有几门轻型的火箭炮也在调整着射角。

几个医护兵看到了背着伤员的洪海岛,立即奔上前来接下了昏迷着的邢辰,抬进了救护中心。

洪海岛在旁边一个水龙头上接了壶水,大口大口的灌进干渴的喉咙:紧张的战斗让他感到极度的需要水份。

一群人从一间地区厂房里排着队走出来,在几个战士的带领下走进了黑暗中:那是又一队后撤的平民和伤员,但因为兵力的紧张和不引敌人的注意,只能分批在护送分队的带领下撤走。

“海岛!”干涩的声音。

“颖?!”洪海岛转过身。

身着不和身的作训服,胳臂上带着红十字袖套的甘颖站在他的身后,在暗淡的灯光下,疲惫的面容更加憔悴。

“你怎么还没走?”洪海岛轻拥着她,走到一个阴影处。

“医护人员不够,我们要在最后一批中走,你什么时候走?”甘颖伏在洪海岛的怀里,身体微微发抖: “我好怕~”

“别担心,你看,这么久了,我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放心好了。”洪海岛拍拍她:“你自己倒是小心点,昨天要不是邢老大他们,你多危险?”他想起什么,从腰间摘下一柄M9军刀:“这是我从家里带出来的,你带上,小心点。”

甘颖将刀放进口袋:“你不是在天台吗?怎么下来了?”

“我是送邢辰邢老大才下来的,他被鬼子的狙击手打伤了。”

“真的?那~我去看看他。”甘颖揉揉鼻子:“你千万小心点啊!”

洪海岛和十多个个扛着弹药箱和火箭筒的战士冲上天台的时候,十多枚ICQW发射的25MM杀伤榴弹和高爆弹在天台上爆炸,纷飞的弹片在钢板和水泥地上爆出点点火花,刺鼻的气味和爆炸的烟雾笼罩了天台。

惨叫和呼喊救护的声音乱糟糟的,只有不多的几只枪还在射击。

洪海岛跑到他所在的枪堡里那,已经半倒塌的枪堡还在冒着烟,一个战士扑倒在已经歪倒在一边的榴弹发射器上,倒塌的沙袋让工事里插不下脚。而董航和康世富全找不到在哪。

洪海岛上前将倒在发射器上的战士抱下来,血肉模糊的他已经牺牲。

扶好发射器,从没有打过这个的洪海岛试着拉开枪机,一颗榴弹从弹膛里跳了出来,弹带还好好的压在弹膛上。

他正要对下面疯狂进攻的敌人开火,却听到沙袋下面响起几声沉闷的枪声:是狙击枪特有的声音,还有人活着!

他放下武器,拼命的把乱堆在一起的沙袋搬开,在爆炸的闪光下,董航和已经清醒了的康世富正爬在那个不大的射击口那开着枪。

火箭弹发射时的强烈的光芒照亮了天台,刚刚上来的十多个扛着火箭筒的战士同时对下面的敌人发射了杀伤弹,80MM的超口径弹把敌人的进攻路线炸成了一道火墙。

远远的,从南方传来隐约的呼啸,数百枚122MM的火箭炮弹在敌人的占领区爆炸;半个城区成了火焰的乐园。

敌人退回去了,留下的是燃烧着的房屋和装备。

敌人的撤退是出乎战士们的预料,敌人出其不意的攻击让预设的防线岌岌可危,敌人强大火力和攻击力让民兵们感到了恐慌。就在防线就要被敌人突破的时候,我军的炮火支援使敌人误以为我军发动了全面反击而匆匆后退。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