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9/

程维绪从望远镜中清楚的看到,转眼之间他的骑兵绕到复兴军阵地的两侧,复兴军在阵地的正面埋有地雷和设置了铁丝网,在这里却没有埋地雷和设铁丝网。

“开火!朝骑兵开火!”两翼阵地的复兴军的军官们非常焦急的下达着命令,机枪开始怒吼,士兵们的手指也开始剧烈地扣动扳机……瞄准……再次扣动扳机,直到弹仓中没有了子弹。然后又重新装填子弹,再次重复上面的动作。

冲在最前面的吴军骑兵迎上了密集的弹雨,与坐下的战马一起,翻滚着摔倒在地上,随即被后面骑兵马蹄践踏着。尽管不断的人仰马翻,但吴军骑兵依然向复兴军的阵地冲来。

复兴军阵地上的机枪疯狂地朝外抛出一颗颗冒出轻烟的子弹壳,给蜂拥而至的吴军骑兵造成巨大的杀伤,但是吴军骑兵冲锋的速度太快了,几分钟后他们就从几百之外冲到了复兴军守军的面前,以至于防守的复兴军士兵们甚至来不及使用手榴弹。

“趴下!”牛刚将王海的脑袋按到战壕下面,一匹棕色的战马正从他们头顶跨过。

最前面的吴军骑兵们纷纷从阵地两翼冲过战壕,战壕中的机枪兵不得不撤离战位,如果他们仍旧带在机枪旁边,很快就会被呼啸而过的骑兵们用马刀像切瓜一样干掉。

“手榴弹,快扔手榴弹!”牛刚一边朝四周的士兵大喊一边将一颗手榴弹朝骑兵扔去,他周围的复兴军士兵们见状也开始抛掷手榴弹。

“王海!快!”牛刚看着他的新朋友,他正傻傻地坐在战壕里面的地上,端着他的步枪不知所措。

这时,冲过战壕的吴军骑兵们在战法上出现了混乱,有的骑兵准备继续向前冲,有的骑兵却停下来拔出枪射击战壕里面的敌人,这样一来,吴军骑兵的阵形也乱了。不少停下来的骑兵挡住了准备继续冲锋骑兵的道路,甚至有的吴军骑兵竟然撞到自己人的身上。吴军骑兵的混乱让复兴军有了喘息的机会。第一道防线后面大约两百米的地方有一个不足百米的小山包,这个山包是这个区域的制高点,复兴军的机枪阵地就设在这里,阵地上有3挺12.7毫米口径高射机枪和6挺7.92毫米口径通用机枪。骑兵的优势在于冲击速度,此时吴军骑兵丧失了速度,人高马大目标大,反倒成了机枪的靶子,不断有吴军骑兵连同战马倒在复兴军机枪的枪口下。

战壕中复兴军士兵们用手榴弹和步枪与吴军骑兵激烈战斗着。吴军骑兵坐在马上,而复兴军的士兵大多在战壕中,马背上吴军骑兵的马刀可以砍杀地面上的复兴军士兵,但砍不到躲在战壕中的复兴军士兵,因此他们对付战壕中复兴军士兵还要依靠他们手中的马枪,在双方步枪的对射中,显然是复兴军的半自动步枪在火力上占据了优势,落马的吴军骑兵越来越多。就在复兴军与吴军骑兵缠斗的时候,吴军的步兵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之后,闯过了雷区,来到铁丝网的前面。如果吴军步兵再通过铁丝网,那就可以与战壕的复兴军守军拼刺刀了。

恰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吴军骑兵顶不住了,吴军骑兵向回逃跑了。敌人骑兵被打退了,复兴军的机枪手纷纷跃出战壕,机枪重新怒吼起来,密集的子弹向冲到铁丝网前的吴军步兵砸了下去。很快,铁丝网前面摆满了尸体。

吴军步兵也顶不住了,士兵纷纷退回了出发阵地。程维绪在望远镜中看到自己的人都退了回来,气得破口大骂。骂够了。又命令两个小时后,吴军炮兵火力开始集中轰击对方阵地及其前沿的铁丝网地带。

复兴军的炮兵都在北线与日本人交手,在沐阳县城仅有骑兵营所辖的一个炮兵排,几门迫击炮的射程有限,根本无法压制吴军的炮火。

牛刚坐在战壕底下,嘴里叼着一根烟,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显然他还没有从刚刚的那场战斗中恢复过来。手臂已经麻木不堪,这都是刚才近乎疯狂投掷手榴弹直接后遗症。王海则默默地捣弄着他的步枪,血腥而激烈的战斗场面给了他巨大的刺激,他现在还在那里回味着。

看着王海一遍又一边地擦着他发亮的步枪,牛刚又一次将烟递了给他,这次他接过来学着牛刚的样子点着抽了起来,却被呛得咳嗽起来。

牛刚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刚才的战斗中这家伙几次愣在那里,他子弹盒都还是鼓鼓的。牛刚将自己空瘪的子弹盒丢在地上,拉着他一起到不远的弹药点搬了半箱子弹和一整箱手榴弹回来。

“妈的!这帮狗娘养的!”看到卫生队抬着大批伤员正在向后方走,牛刚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将刺刀深深地插在战壕壁上。很多士兵是由于吴军骑兵突破防线之后慌乱之中负伤的,尤其是新安区的民兵,他们正好位于阵地的侧翼,是吴军骑兵首先突破的地方,伤亡高达200多人。也就是说新安区中队的伤亡超过了三分之二,基本上丧失了战斗力。

阵地前后躺着许多吴军士兵的尸体,大约有三百多名骑兵和七八百名步兵。

尽管损失小于对方,但是被对方骑兵突破了防线,对于复兴军士气的打击是非常大的,更何况他们的兵力本来就处于绝对劣势,初次战斗就损失了不少兵力,对于后面的防守是非常不利的。

显然,照这样打下去,复兴军的人早晚会被拼光的。林成宣、海德里希、李永年等人急忙商量对策,但是除了加强阵地两侧的防御外,也没有商量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另一个民兵中队奉命接替新安区中队的阵地,新安区民兵中队则与牛刚的泗阳中队、贾镇中队等几个前期也受到很大损失的中队临时合编在一起,共同担任阵地中间区域的防御。

牛刚靠在防炮洞的洞壁上,一口接一口的吸着烟,紧靠牛刚坐着的是王海,王海原是贾镇中队的民兵,贾镇中队被吴军打散后,一部分人被编入了泗阳中队。此时,王海显然也学会了抽烟,正喷着烟圈。在牛刚的斜对面,坐着一个头上缠着绷带的年轻人,他是新安区中队的民兵。

头上缠着绷带的年轻人将子弹压入弹仓后,忽然抬起头,望着牛刚问道:“长官,你说我们能守的住吗?我们会有援兵吗?”这个民兵的这句话出口之后,牛刚附近的几十名士兵一起将目光投向牛刚,等着他的回答。

牛刚沉吟了片刻,并没有直接这个年轻人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小老弟,你家里都有什么人?”

那个年轻人略有些紧张的说道:“有我爹我娘,妹妹,还有一个哥哥是五团的,正在北面和日本人打仗。”

牛刚点了点头,仰望着天,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我家里也有父母,而且有老婆,还有一个两岁的儿子。”然后他直视着那个年轻人,说道:“小老弟,你问我能不能守住,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守住。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们不能守住,我们分到的土地就会被夺走,我们的父母妻儿就没有好日子过。至于援兵,我想只要咱们坚持住,等咱们的主力部队打败了日本人,一定会来增援咱们的。”

听了牛刚的话,年轻人和他周围的民兵们都是一振,目光更加坚定。

这时,吴军的大炮又响了起来,大地又颤抖了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