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百年风云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被迫撤退

月笼明 收藏 2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9/


次日,程维绪将手下的吴军兵分八路,从不同的地点抢渡沐河。黄立人的这一招正击中复兴军的要害。虽然复兴军在南线几乎都是民兵,但这些民兵经常参加军事训练,单兵素质不次于吴军士兵,虽然缺乏火炮等重武器,不过吴军的重武器也是有限,况且民兵的轻武器与复兴军大致相当,因此在综合火力方面也不次于吴军。但由于主力都在枣庄地区与日军作战,还有大批的民兵支援前线去了,因此复兴军在南线的兵力处于绝对的劣势。吴军的多点出击,立刻令南线的复兴军陷入了被动。

林成宣的指挥部设在沐阳县城,此刻各地请求增援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参谋人员不停的在军事地图上标注的敌我态势,林成宣不停的在指挥部中踱着步,急得满头大汉。说实话,让林成宣冲锋陷阵是把好手,让他指挥作战,他还是欠一些火候,我也是实在无人可用,才不得不派他指挥南线的作战。

这时,沐阳县大队的大队长李永年急匆匆的闯进指挥部,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总指挥,再给我一些人吧!敌人太多了,好几个中队向我告急呢!”

林成宣没好气的说道:“你向我要人,我还想向你要人呢!”不怪林成宣发脾气,他带来的骑兵营都化整为零的派了出去,他手中一点机动兵力也没有了!”

李永年也气呼呼的说道:“你是总指挥,我找你要人难道有错?”

林成宣知道自己的态度不好,用解释的口气说道:“向我要人没错,不过要是我手中有人,我能不派给你?我手中实在没有人!”

这时,复兴军的德国军事总顾问海德里希说道:“林,我认为你的战术有很大的问题。”我知道林成宣在军事指挥上还有些嫩,特地将海德里希派来协助他指挥。

海德里希曾是海城军校的教育长,在复兴军中有很多将领都是海德里希的学生,林成宣也是海城军校的毕业生,对于老师的意见不能不听,更何况海德里希还是我派来的,在某种程度上还代表着我。

海德里希说道:“敌人的兵力是我军的十倍,又是多点出击,我军兵力处于劣势,又要四处阻击,无形中分散了兵力。敌人只要突破一点,我军防线就会全线崩溃,因此我建议立刻收缩防御,建立以沐阳县城为核心的新的防御圈。”

林成宣听完海德里希的分析,不住的点头,他虽然是个粗人,但不是混人,他知道海德里希说中要害。

李永年也说道:“总指挥,我认为总顾问先生说得对,咱们的兵力太分散了,攥不成拳头。不如早下决心,都撤到沐阳来吧!晚了,咱们要吃大亏!”

林成宣想了想,然后向传令兵说道:“传我的命令,各部立即撤出战斗,向沐阳县城集结。”

接到命令后,复兴军各部纷纷与吴军脱离接触,交替掩护着向沐阳撤退。吴军见复兴军突然撤退了,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再加上天快要黑了,因此未敢追击。这样在傍晚的时候,大部分复兴军顺利的撤到了沐阳城。

林成宣接到伤亡报告,数字远远高于战前的估计。在白天的战斗中,复兴军共伤亡了一千多人,其中阵亡三百多人,受伤的有七百多人。战损兵力已经接近目前林成宣手中兵力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骑兵营和民兵都包括在内,目前林成宣只有大约两千人的兵力,而他面前的吴军有将近三万的兵力,兵力对比十分悬殊。

程维绪虽然见复兴军撤退,但以前在复兴军的手里吃了不少亏,他害怕中了复兴军的埋伏,因此并没有下令立即追击。但当他确认没有埋伏之后,立刻命令吴军将沐阳城团团包围。

次日清晨,程维绪指挥吴军向沐阳县城发动了猛攻。密集的炮火将沐阳县城笼罩在硝烟中。

看着对方的阵地被炮弹爆炸的火光和烟尘所笼罩,程维绪接过副官递来大烟枪,美美的吸了一口,看到己方占了上风,心中十分得意。此刻,他手下的吴军士兵们已经进入出发阵地,准备在炮击停止之后发起进攻。

此时在复兴军的阵地上,所有人都躲在深达2米的战壕里面,忍受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以及不断从头顶落下的尘土。泗阳区的民兵中队长牛刚坐在战壕最底下悠然地抽着烟,落下的土块已经不止一次磕熄他的烟,但他丝毫没有不满的样子,依旧一次次划燃火柴。

他的旁边坐着的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民兵,正捂着耳朵茫然地看着前方。牛刚递过一根香烟,那个年轻的民兵摇了摇头,用苏北方言说着什么,牛刚听不清楚也听不懂,不过还是告诉他不用担心,战壕里面很安全,那人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拍着自己的胸口大声喊道,“王海,王海!”

牛刚指了指他,“王海?”那人点了点头,原来他叫做王海。

“牛刚!”牛刚也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两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就在这样的环境中相识了,用手势一边比划一边交流着。

半个小时之后,炮击停止。王海想站起来,但是牛刚按住他,看着不远处的观察哨,过了一会儿观察哨那边发出信号,示意对方开始进攻了,他才拉着王海爬到战壕里半米多高的台阶上,伸出小半个脑袋看着外面的情况,对面无数的吴军步兵正以散兵队形向这边地行进着。

牛刚将子弹带里面的子弹放到战壕边缘,王海也照着他的样子准备起来。

“标尺1000米!”

战壕里面军官们开始来回奔走,让士兵们调整步枪上面的标尺。

气氛开始紧张起来,机枪手们拉好枪栓,将手指放到射击扳机上。

这时防守方阵地后方的大炮响了起来,炮弹从阵地上方呼啸着飞过,在对方的队列周围开出一朵朵灿烂的烟花。对方的步兵们开始散开,猫着腰快速前进着,很快便跑过距离阵地1000米的位置。

“标尺800米!”

啪!啪……

这时阵地右边的新安区的民兵突然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开火了。

“该死!”牛刚低低地骂了一句,他的泗阳区民兵中队也有这种事情发生,有个别士兵由于紧张而提前扣动扳机,接着周围的士兵也都跟着射击起来,想必这次也不例外。

王海也想扣动扳机,不过被牛刚阻止了。

上千米的阵地,只有右边的新安区的民兵打得正欢,中间和左边的阵地上已经非常平静。过了好一会儿,右边的枪声才渐渐停息下来,但那边的军官已经跑得满头大汗了。

在阵地前面不到七八百米得距离上,吴军士兵全部趴在地上,看上去黑压压的一片。新安区民兵射出的子弹几乎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伤害,只有不时落下的炮弹将一些残缺不全的四肢抛向空中。

随着尖锐的哨子声响起,趴在地上的士兵纷纷在军官的叫喊声中爬起来,他们加快脚步开始向着这边的阵地冲锋。

“骑兵!”观察哨的士兵们突然大声地喊叫着,一大群骑兵挥舞着马刀从冲锋的步兵侧后方冲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