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十四节 燕赵歌悲肝胆壮(中)

反手一刀 收藏 5 30
导读: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十四节 燕赵歌悲肝胆壮(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晴空万里无云,八月的天,太阳热辣辣的照在吴德身上,却不能带给吴德一丝暖意.

吴德缠着绷带,光着膀子坐在院子里的磨盘石上,呆呆的望着蓝蓝的天空.

历史的车轮,果真是人力不可阻拦,二十九军最终还是败了,而且败的是那么的干脆,硬生生的打消了吴德心中那一丝幻想.吴德自嘲的咧了咧嘴,老天看来对我还不错,最起码还活着,并且还给了自己变态的恢复力,伤口在这五六天的功夫里眼看着就好了起来,除了不能做剧烈的运动外,行走已经自如.让赵大牛一家四口惊叹不起,称之为打不死的老猫子.

想到这里,吴德心里暧暧的,还是中国的老百姓最善良最朴实.如果不是赵大哥救命,吴德早就应该去见马克思了,本来吴德是想叫他赵大叔,被赵大牛制止,说吴德是保家卫国打鬼子的爷们,说什么也不能小他一辈,所以吴德也只好赵大哥,赵大嫂的叫了,而两个孩子也吴叔,吴叔的叫唤着.

这两个孩子,大点的姐姐赵妞14岁,小点的弟弟赵二黑13岁,是一对农家质朴的纯洁的像一张白纸一样的孩子,这几天来,吴德跟他们讲了好多稀罕的故事,两个孩子呈现出的是狂热的求知欲与学习性,吴德就一笔一划的在地上教他们识字,两个人进步很快,短短的几天已经认识百来个字,这也让赵大牛夫妇欣喜不已,没有想到捡回来的军爷还是个先生.

正想着,妞子两个人就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吴叔,吴叔,今天教我们认啥字啊!?”

看着两个天真活泼孩子,吴德笑了,年轻真好。

“那么,今天我就教你们保家卫国这四个字吧!”

“这四个字是这么写的。。。。。。。”

。。。。。。。。。。。。

“不好了,鬼子来了!”在地里寻视庄稼的赵大哥风风火火的冲进了院子,打断了吴德育人的工作,吴德也是大吃一惊,下意思的就要去摸枪,摸了个空,刚想开口问赵大哥把他的枪藏在哪里。没等他开口,赵大哥就把吴德跟两个孩子一起拉到了柴房,搬开上面的玉米杆,扫去地上的稻草,拉起地上一个厚厚的木板,只见一个深深的地窖出现在吴德眼前。

“快,躲进去”,赵大哥先把两个孩子抱了下去,然后再要求吴德进去。吴德迟疑了一下,问道:“那你跟大嫂怎么办!?”

“没事,这个屋子里总得要有人来应付小鬼子,再说了,小鬼子能把我们老百姓怎么样啊?!”没等吴德回话,赵大哥就把吴德给塞进了地窖,重重的木板盖下,连赵大哥拔拉稻草,掩盖柴火的声音都听不清楚,隔声的确不错。

吴德根本就没来的急把小鬼子不是东西这话说出来,人就已经进了地窖,有点担心赵大哥赵大嫂的他突然想到以前不知在哪个论坛看到,有一群所谓的和平卫道士说过,小鬼子前期刚入关时还没有那么的灭绝人性对老百姓还相当不错,想到这里,吴德心里才舒服了点,只能说是希望真的能够这样吧。

回过神来的吴德开始打量这个地窖,妞子把墙台上的油灯给点燃,在昏暗的灯光下,大致能把地窖看个明白,地窖右手边是一堆玉米、土豆、苞谷,还有一个大缸,里面装了一缸水,左边是一个地铺,一个大席子上铺了几层棉被,看来,赵大哥早就做好了防敌的工作,地窖不大,但是一点都不气闷,通性能良好,让吴德真得不能不佩服老百姓的智慧,这简直就是地道战的前身吗。

很意外的,在铺盖的旁边吴德看到了自己的东西,背包、枪支、破军之刀。吴德坐在铺盖上好好整理了一番,东西一点都没少,也没有动过,质朴的赵大哥啊。吴德不由的暗骂自己冤枉了好人,以为赵大哥把这些东西给拿去卖了呢。一件件东西拿了出来。美国军靴两双,脚上一双巡洋舰,内衣三套,二十九军军装一套,现代作训服一套,毛衣一套,风衣一件,地图一本,黑星一把,子弹109发,三八大盖一支,子弹165发,西瓜刀一把,三八军刺一把,还有其它零碎的小玩意。赵妞两姐弟一直趴在铺盖上瞅着吴德的动作,对两把枪表示出极大的兴趣。吴德也就趁着有时间,把三八大盖给拆卸保养了一翻,顺便把一些简单的原理讲解给两姐弟听,黑星上了子弹后,放在顺手的地方没有动,以防万一。

听不到外面的情况,也不知到底怎么样了,妞子和黑子两个拿着枪趴在那里瞄来瞄去,好不开心,如果不是因为躲藏的原因,吴德猜想这两个孩子会因为这把枪而大打出手。吴德把所有的东西重新用油布包好,脱掉赵大哥的衣服,换上现代的作训服,笨拙拿出针线包缝起救命的帆布包来,虽说针线包对于吴德并不陌生,但这物资装备在老部队时吴德压根儿就没有用过,缝的无比难看,好好的一个包眼看着就要破相,这让旁边的赵妞看不下去了,抢了过去,拆线重新缝了起来,这让吴德相当的不好意思,摸着头就只有傻笑而已。

良久,没见上面的动静,算算看就要到晚上了,赵大哥还没有下来通知,吴德就有点坐不住,握着手枪在地窖里转来转去,害怕出点什么事,但是又没有听见动静,地窖里隔音是不错,但绝对隔不了枪声,上面也没有听见枪声,难道是小鬼子要在这里住一个晚上?!吴德想出去看看,但又怕撞见鬼子,出口板盖上都是柴火,挪动下动静肯定很大,吴德没有把握不让人发现。

吴德像个没头的苍蝇转了半天后,还是赵妞打消了出去的念头,“吴叔,我爹娘都是很历害的,你就不用担心了,以前那个张大帅冯大帅什么的在上面打来打去,我跟我弟弟在这里躲了三天天夜,我爹娘才放我们出去的,你不要担心好了。”吴德想了半天,才想起好象有这么回事,七八年前,直系,皖第,奉系不是在这里打的个天翻地覆吗,赵大哥在军阀混战的情况下都能小日子越来越好,看来也是个有能耐的人,于是吴德也就没有再想出去的事,安安心心的呆在地窖里给两姐妹讲一些稀奇可怪的故事。

两天后,吴德身上的纱布已经去掉,三天后已经完全康复,只留下几道浅浅的伤疤,让吴德大叹自己成为了不死小强,对自己的未来又有多了好几分希望。顽强的生命力,这可不是一般的生存技能,可算的上是必杀技了,想当年那么多的电影电视漫画动画武侠小说里最历害的不是大侠也不是前辈高手,而是那些怎么也打不死的小强,就是这群人把多少英雄好汉前辈高人给拖死了,那可就是一个强字了得,吴德心里面那个乐,七八天的功夫,这么重的伤都好了,那以后以命搏命,我还谁怕谁来。

第四天后,吴德再也呆不住,算算已经是深夜,安顿好两个孩子。吴德慢慢挪开了地窖的出口,柴火发出了较大的声响,吴德缩回脑袋等了半天,见没有被人发现移开柴火的声音,就左手拿着黑星,右手拿着西瓜刀爬了出来。

吴德小心亦亦的跑到了柴房门口,探出脑袋四处张望,大门没关,院门口有个黑影在来回走动,吴德眯眼仔细看了看,锅盔,不是二十九军的英式碟盔,屁帘,个子不高,刺刀很长,看来应该是个鬼子兵,小鬼子还没有走!吴德仔细的打量着整个院子,正屋门紧关着,没见有人在外面,偏房门口也没有人,院中的磨盘没有人。不知道小鬼子有多少人,看来鬼子还没有走,那赵大哥两口子应该是没有什么事儿,吴德正想退回地窖,眼角的余光扫过院角的槐树,有人!吊着个人,是赵大哥!!吴德震住了,赵大哥怎么会吊在树上,吴德慢慢的爬了过去,轻轻的将赵大哥放了下来,用手探了探,还有气。看着赵大哥浑身的伤痕,有用皮带打的,有用刺刀割的,还有用火烧的,吴德内心的愤怒了,干!不把你们全宰了我就不姓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