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自卫反击5

kevinjary 收藏 0 15
导读: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自卫反击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部队没有继续向前打下去而是调头返回,清剿残兵。那把“马卡洛夫”里的八发子弹也被郝卫国留在了三名越南军人的身体里。没想到郝卫国真是实在,说八发就八发,一颗也没留给李贇。李贇心疼的恨不得把子弹从敌人身体里挖出来,再放回弹匣里。虽然心疼,但李贇还是庆幸自己拥有了一把苏式手枪。

清剿工作比想象中的要困难的多。出入诡秘的越南游击队无时无刻不向中国部队进行偷袭射击,中国部队也接二连三遭到敌人的暗算,每天都会有战士被来去无踪的子弹击中,不明不白的命丧枪口。

部队在进入村寨之后,并没有对村民采取任何强制或暴力手段来获取零散越军的藏身之处。但让中国部队更加防不胜防的是,那些被打散的越南军人将自己的军装全部换成了便装,很难进行辨别。甚至一些越南军人身穿便装就混杂在当地老百姓当中,找准时机就会朝中国部队开枪射击。

中国军人的一贯作风就是舍己救人,乐善好施他人的困难就是自己的困难,也就是因为中国军人这种布恩施德的作风才吃了不少亏。一名叫做吴胜的老兵就是一时心善却将自己的性命也赔了进去。

这次战斗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打击越南政府的嚣张气焰,目标主要是针对越南部队,和当地老百姓并无关系。中国部队也算是做到仁至义尽,每到一个村寨,能给粮食的绝对不吝啬,能够帮助修缮房屋的绝对不会视而不见。

部队辗转朔江,途径当地村寨。村民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部队吓得四处躲藏,而是呆呆的望着这支曾经并肩作战的队伍。战士们习惯性的将身上的食品拿出一部分发给一旁的村民。吴胜也从包里掏出一罐午餐肉,朝着一名蹲在树根下的村民走去。那村民双手插着口袋一脸惊慌的望着吴胜。吴胜拿着午餐肉在村民眼前晃了晃示意他收下,但村民仍然一动不动的望着他看上去有些不安。吴胜将午餐肉放在了村民的身前转身跑回队伍,就当他快要赶上队伍时,一声枪响,吴胜应声倒地。刚刚还蹲在地上一声不吭的伪村民,现在已经一手拿着罐头一手拿着枪朝村口跑去。终归在快的奔跑也赛不过子弹,战士们如同暴风雨般的枪弹全部射向那名伪村民,以此泄愤。由此以后,战士们对村民的提防也有所加强,不在毫无顾忌。

刘伟经过一番侦察后从树林里跑了回来趴在王猛身前,拨开眼前的杂草说:“顺着树林走八百米左右,西北侧一处无名高地上有个山洞,发现上面有人进出活动。身上有武器,衣服都是便装。人数应该在四到五名,肯定不会超过这个数。”

刘伟在当兵的第一年就被分配到了侦察连。刘伟认为自己能够调入侦察连,就证明了在观察和判断方面自己比其他新兵有着天生的优势。日后刘伟对业务钻研也是全连最下工夫的一个。但半年以后刘伟被查出轻度色弱,只好调离了侦察连。刘伟的色弱程度只限于对蓝色和黑色之间,刘伟庆幸自己还能分清绿色。如果连军装都分不清是什么颜色,那他恐怕就要从侦察连直接调回湖南老家了。

王猛低着头自己心里盘算着什么,而身旁的战友目不暇接的盯着他等待指令。而李贇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在一旁旁敲侧击的鼓动起王猛。

“班长!这机会不能放过,你还犹豫什么?一会儿天黑了咱连洞口都找不到了。”

“保险起见,还是回去通知部队比较妥当。”王猛相当谨慎。

“就这么几个人,咱们还收拾不了?等大部队来了黄花菜也该凉了?”李贇又吹起了胡子瞪起了眼。

“这不是冲动的时候。敌人的情况还没有摸查清楚,我们擅自行动如果打草惊蛇?那就得不偿失了。”王猛仍然不肯冒险一试。

“进去俘虏了他们不就全清楚了吗?没准还能有以外收获?”李贇对强攻山洞的形式很乐观。

这时郝卫国插嘴说道:“班长,这次我支持李贇。如果回去再找部队支援,至少要两个小时。中间敌人会有什么变化咱们摸不准,如果等大部队到了,洞里可能早已经空了?”

“我同意卫国的分析,我也相信刘伟的情报。不过我还是尊重班长的意见。”李援朝绕了一个大圈还是做了和事老。

“你一辈子有不了主见。”李贇指着李援朝说道。

李贇接着说:“咱们班讲民主,举手表决,不能搞独裁。”

当然,表决的结果是没有任何悬念,四比一。王猛以较大的略式败北,但他仍然有话要讲。

“咱们的目的是活捉,手上要带着人回去,你们别图一时的痛快一个不留?那这次的任务就算失败了?”

七班五名战士小心翼翼的从树林穿过,虽然敌人兵力有限但战士们仍然不敢掉以轻心。穿过树林之后,战士们改为匍匐前进,半人多高的杂草成了他们的天然屏障。七班分为两组向洞口进行夹击。王猛特意将自己和李贇、刘伟分为一组尽可能提醒李贇控制情绪。王猛给李贇的最后嘱咐是:“不要乱开枪,我们要留活口。”

两组人马纷纷抵达洞口,互相观望等待王猛的指令,可这时的王猛却犹豫起来。这洞到底有多深?里面的敌人会不会比预计的多?冲到洞里我们控制不了局面怎么办?王猛脑子里瞬间冒出一堆事前没有想到的困难。此时他觉得作战方案用民主投票的方式来决定简直就是荒唐的做法,自己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妥协?现在该怎么办?不顾生死的冲进去,任凭敌人的子弹穿透我们的胸膛?未免死的太没有价值了。原道撤回?这不是我们中国军人的作风,其他战友也不会同意回撤。就在洞口两组人马眼瞪眼处于静止状态时,一名男子从洞里漫漫悠悠划着火柴走了出来,站在洞口点燃了嘴里那支香烟,随手将手里的火柴甩灭扔在了地上。随着火柴的落地,那名男子的眼神和蹲在洞口李贇的眼神进行了维持一秒钟的交汇。结果是,那名男子呆傻的站在原地,由于过度惊讶导致颌骨张开过大,嘴里那支刚刚点燃的香烟也因为失去了夹力而掉到了地上。就在整个过程持续了三秒钟之后,蹲在洞口的李贇一把抓住那名男子的上衣,顺势一个兔子蹬鹰,将男子甩到了三人身后。对面的刘伟和李援朝被李贇矫健的身手下了一跳。形式如此严峻,李贇的举措依然夸张的让人呼预料,不得不让二人佩服。就在那人还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会“飞”了出去时,郝卫国一个猛虎扑食,将那名男子压在身下,用枪顶在他的额头上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眼睛。李贇这时早已经端着枪冲进了山洞,在几声清脆的枪声之后,除了郝卫国还骑在那名男子身上,其他战友都已经冲进了洞里。

一个躺着,一个趴着,两个抱头蹲着,还有五个端着枪站着,这是当时洞里的情景。看来刘伟的侦察的确够精准,人数确实没有抄过五名。而这五名越军所穿的服装正是刘伟色弱中的其中一种颜色,蓝色。要不然刘伟怎敢如此肯定这几个人是身穿便装。

躺在地上的那位是正准备举枪射击,被李贇一枪潦倒在地。趴在地上的那位是突然看到有人冲进来一时惊慌,吓的四处乱蹿,李贇误以为他是在寻找武器准备进行抵抗,就也给了他一枪,让他瞬间变的安静了许多。两名蹲在原地安分守己的家伙是因为看到两个同伴相继倒地,为了保全性命做出了理智的选择,原地不动,并且其中一位还开口喊了两声蹩脚的中文,坦白!我们坦白!。

郝卫国将骑在身下的越南人也押进了山洞,三名越南人蹲在岩洞边抱着头唧唧喳喳的向他们解释着什么。李贇走到三个人面前将刚才那名用中文求饶的越南人从三人里拽了出来,用枪指着他说:“叫他们俩个闭嘴。”

他扭过头向两个同伴简单的说了几句,那两个人才安静下来,但惊恐的神情依然留在他们的脸上。

这时王猛走上前说:“你会讲中文?”

那名越南人很积极的点了点头。

王猛接着问道:“你还会说什么?”

“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寿无疆!”那名越南人举起一支手向上挥舞,有点当年“红卫兵”的架势。

还未等越南人喊完,李贇上前一脚上将他揣回了原地,用手指着他说:“毛主席就是让你们气死的,你们这帮王八蛋。”

李贇曾经也是身为“造反派”在天安门接受过毛主席的检阅,他和当初所有的中国人一样,对毛主席的崇拜是无止境的。甚至主席对李贇来说就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只要主席在,自己对于未来就是充满着希望。毛主席去世的时候,李贇是骑着自行车从天津赶到北京为毛主席送行,就是希望自己能再见上主席一面。在李贇眼里越南人是主席病逝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为了越南操劳费心,主席的病情不会恶化加重。

王猛上前拉住了李贇,提醒道:“不要夹杂个人感情,他们现在是俘虏,我们对俘虏是有政策的。”

李贇瞪着眼睛指着蹲在那里的越南人朝王猛喊道:“我就应该一枪打死他们,说不定这里就有打死胡丰的凶手。”

郝卫国走上前拉开了李贇,王猛又将被揣倒在地的那个人叫起来问道:“你们是哪个个部队的?你们到底有几个人?”

“十二团,只有我们五个。”那越南士兵比画着说道。。

“十二团,呵,听说你们要去南宁过春节?口气不小呀?”刘伟点燃了一支香烟深吸了一口说道。

“和我们没有关系,这些话都是那些军官说的。我们和你们中国军人是友好的,我们是永远的朋友。”那名越南人向刘伟解释道。

“你怎么会说中文?是不是当过特务。”刘伟又问道。

“没有!没有!是一位中国长官教给我的,我几年前接受过你们中国军人的培训,所以会说一点。”

“妈的!接受我们的援助,接受我们的培训,现在反过来把我们当成敌人,你们还有良心吗?”李贇试图挣脱郝卫国的拉扯,但还是被郝卫国按在了原地。

那名越南人也在用乞求般的眼神看着郝卫国,希望他能控制住这个狂人不要放他过来。

“你们几个人在山洞里干吗?有什么任务?”王猛问道。

“你们的进攻把我们部队打散了,我们几个人就换上了便装躲在这里,希望等你们撤了,我们就回村子。我们不想和你中国军人打仗,这不是我们自愿的,我们是朋友!”

“那周围还有没有像你们这样穿着便装躲起来的越军?”王猛追问道。

“这个我说不好,我对外面的情况不了解。”

“我告诉你,你们最好老实点,我们中国的政策我想你肯定知道,你要是现在还抱着侥幸的心理,在着躺下的就不止这两个人了?”刘伟威胁道。

“同志,外面的情况我真的不清楚。我们在这里都待了三天了,连方便都不敢出去。”那名越南人边说边指着洞里的大便,证明自己的交代是真实的。

“如果你们知情不报,后果将是严重的,你把这话翻译给他们俩。”王猛指着蹲在地上一脸茫然的两名越南人说。

三名越军的手被自己的裤腰带反绑着,走起路来左摇又晃的。郝卫国走在越南人旁边不知不觉得哼唱起那首他最喜欢的歌曲。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我们是工农的子弟, 我们是人民的武装, 从无畏惧,绝不屈服,英勇战斗, 直到把反动派消灭干净, 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

这时旁边那名会讲中文的越南人也跟着节奏哼唱起来,郝卫国很好奇,走上前问道:“你也会唱?”

“这首歌是我最喜欢的中文歌,很有气魄。当年那位中国长官就是教的我们这首歌曲,我现在还能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知道那位长官这次有没有来到越南。”越南人的感慨反而使得郝卫国心里一阵酸楚,曾经是并肩作战抗击外敌的好兄弟,现在却变成了自己押解的俘虏,真是万物变化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