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自卫反击2

kevinjary 收藏 0 0
导读: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自卫反击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进入黑夜部队结束了一天的战斗原地休整。李贇在这一天里一共打死三十九人战斗作风异常勇猛,这也让班里的其他战士都为他捏了把汗,担心他这种过于勇猛的作战方式会将自己的命送掉。李贇坐在矮小的猫耳洞里一直愣着神,似乎还在回忆上午所发生的一切。郝卫国此时出现在洞口,但李贇的视线并没有因为郝卫国的出现而有所转移。

“这烟是班长和刘伟的,手榴弹明天发弹药时给你。”郝卫国将手里的两盒烟扔到了李贇身上。

李贇拿起那两盒香烟看都没看就扔到了一旁:“人都没了,要烟还有什么用?”

郝卫国无奈的低下头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语言来来安慰李贇,因为他自己的心情不比李贇好多少。

“胡丰是个意外,大家谁也不想看到这种事情,这和你没关系,你不要太自责了。”郝卫国安慰道。

“和我没关系?胡丰是和我搭档一组执行任务,他死了怎么可能和我没关系?你还在这说风凉话?你们嘴上不说,我也知道你们打心眼里都觉得是我害了胡丰。现在还拿这两盒烟来寒蝉我,我现在是咱们班的罪人,我他妈的罪该万死!”李贇大声喊着,捡起那两盒烟狠狠的扔在了郝卫国身上,发泄着心里的悲愤。

郝卫国拿起那两盒香烟瞪着李贇喊道:“你他妈的说什么了?我说风凉话?胡丰牺牲了难道我们不伤心?班长刚才自己蹲在外面一直偷着哭,就是怕让你看见。你他妈的现在还说这些话,你还有良心吗?到现在谁也没有怪过你,都是你自己在胡乱猜测。班长看到你今天表现一直替你担心才让我过来安慰你的,你他妈的真混蛋。”

郝卫国的几句臭骂让坐在猫耳洞里的李贇一声不吭。

郝卫国缓和了一下口气又说道:“我们大家都理解你的心情,到了战场上这命就不是自己的了,谁也保证不了自己能活着回去。说不定哪天我也留在这了?到时你可要替我报酬,别坐在着只知道说废话?”

“别他妈的胡说了?你是逗我开心还是咒自己呢?”

“呸!呸!我是逗你开心呢。”郝卫国啐了两口唾沫在地上来抵消自己刚才的玩笑。

“刚才我的话说的有点过份,别在意。咱们班应该化悲痛为力量替胡丰报酬!”李贇攥紧拳头狠狠导砸向地面。

“我们的力量早就准备好了,就差你的了。”郝卫国探身钻进了洞里。

“白天看你拼的这么凶,我们都替你担心。心情可以理解,但自身的安全也要注意呀?不能只是一个勇字当头呀?”郝卫国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到了李贇手里。

李贇接过烟,捏在手里碾转着说:“我要把胡丰那份打出来。”

“这可不是你自己的事呀?要打也是咱们七班一起打?这烟不能让你小子一个人都抽了?”郝卫国笑着说。

李贇笑着将香烟放在嘴里点燃,深深吸了一口说:“这烟一定是班长的,一股子怪味,嘴都臭了。”

李贇又狠狠吸了一口,将香烟拈灭在地上说道:“你有女朋友吗?”

郝卫国一楞,被着突如其来的问题搞的有些紧张,不自信的回答道:“女朋友?普通朋友吗?”

“女朋友,就是那种可以把终生托付给你的女人?”

“托付终生的女人那应该是老婆,不是女朋友。”郝卫国纠正李贇的用词。

“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有还是没有?”

郝卫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倚靠在洞口,感慨万千的说:“很难说,似乎有,又似乎没有,我心里有她,她也在想着我,隐隐约约的,我也说不清她算不算我女朋友。”

“感觉好象很复杂,是那位叫魏鹃的女孩吗?”李贇问道。

郝卫国诧异的望着李贇说:“你小子是不是真的有偷看人家信件的癖好?我一直以为班长是唯一的受害者,今天才知道你小子是谁都不放过?给我老实交代都看见什么了?”

“我李贇,堂堂人民解放军能做那些投机倒把的事情吗?那只是随眼看到了落款上的名字,这怎么能叫偷看呢?”李贇振振有辞。

“反正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让你看了也无妨。不过说正经的,我到想问你件事情?”

“经管问,我有一说一。”李贇答应的很爽快。

“看你天不怕地不怕的,如果你被越军俘了你会怎么做?”

“俘虏?你可是太小看我了?老子从小打架就没吃过亏,想俘虏我?越南人还没那道行。”

李贇的回答有些夸张,从小打架不吃亏谁也做不到,只能说李贇从小打架没吃过大亏。

小学四年级李贇在学校已经是出了名的“好战者”。无论是高年级还是低年级的学生对这位打架方式酷似“疯狗”的家伙敬而远之。直到文革时期李贇才将自己的“疯狗”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当时李贇抱着对革命事业的一片忠心,义无返顾投身加入到了“造反派”的革命队伍当中,为铲除反革命分子尽自己一份微薄之力。这也是李贇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入对了行,每天血雨腥风,勇斗“牛鬼蛇神”打着“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大旗“除暴安良”绝对是李贇一直想要追求的生活。经管当时对于谁是“暴”谁是“良”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但小将门依然有理。可想而知,当时如鱼得水的李贇为自己能够加入到造反队伍里而感到无比荣耀。在一次清剿“保皇派”顽固份子的活动中,李贇不声不响的从腰里掏出一支火枪,随即朝“保皇派”人群当中连开两枪,顿时将局势稳住。躺在地上的“保皇派”份子连连作揖求李贇留他一条小命。就此也树立了李贇在当地“造反派”当中的威信。

没过多久,李贇在当地就成了有名的“毒手”无人不晓,无人不知。只要是反革命分子落到他手里还能不致残的那就算是万幸了。不过事后身体好利落的可都将李贇列为自己的头号大敌。文革结束后,李贇不止一次挨过“黑砖头”、“黑铁棍”、“黑麻袋”“黑群打”一系列“黑袭”事件。虽说自己单兵作战能力超强,但毕竟暗箭难防。家里也是担心他哪天要是真的挨了“黑枪”,那可就不是头上缠几层纱布能够解决问题的。于是李贇才连婚都顾不上结就跑到部队里避难来了。

郝卫国依然对这位作风硬朗做事不顾及后果的战友被俘后的举措好奇万分。

“就是个假设,我就是想听听你会有什么措施?”

“我要是真让越南人俘了,一定和他们同归于尽,临死也要拉上个垫背的。”

“真的假的?你有这胆量?”

“宁可轰轰烈烈的死,也不要苟且偷生的活,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此话让郝卫国不由自主的联想到某为民族英雄在牺牲前的豪言壮语。不过这话从李贇的嘴里放出来,可信度在百分之七十以上。要是给这小子逼急了什么事情他都做的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