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相爱太难8

kevinjary 收藏 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郝卫国临出发的前五天,趁着家里没人约胖磊痛痛快快吃了顿午饭。胖磊自从工作以后脸皮变得薄了许多,同郝卫国的家人吃饭总是放不开手脚,曾经吃饭时那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饭菜差”的嘴脸早已荡然无存。

在饭桌上,郝卫国才将自己参军入伍的消息告诉了胖磊,胖磊听后傻了,一动不动的楞在那里,嘴里咀嚼了一半的食物也一直留在了嘴里。胖磊捶胸顿足的质问郝卫国为什么今天才通知他?为什么你们父母不把你留在沈阳?胖磊嘴上虽然是气话连篇,但归根结底还是舍不得这位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抛下”自己。

郝卫国从厨房拿出一桶散酒。这是父亲前不久从酒厂打来的。俩人便互不相让的开始“对练”起来,一杯接一杯一碗接一碗最后换成了茶缸子。胖磊酒过三巡以后便借着酒精的作用指着郝卫国的鼻子大骂了起来。

“你小子为什么要当兵?你小子为什么不考大学了?我知道!我他妈比谁都清楚,你小子没种了!你王八蛋是个犊子!”

郝卫国则虚着眼睛,一支胳膊架在桌上托着头左右摇晃着听着胖磊的训话。

“不就是因为那个刘滔吗?你看人家魏鹃和他好了,你受不了了,你才要去当兵,对吗?”胖磊晃晃悠悠从凳子上站起来,用那支不听使唤的手寻找着郝卫国的头。

“我替你去整他,我一定整死他,我让他这一辈子都分不清男女。”

郝卫国举起左手晃晃悠悠竖起了大拇指:“你是我最好的哥们,你够义气!”

胖磊则突然变得有些委屈一抽一抽地说:“你犊子不是哥们,你不够义气!你跑这么远去当兵,我们都见不着了还怎么当哥们?就算我给刘滔那小子整死又有什么用?我看着魏鹃做寡妇我寒心呀?”

“那你就替我照顾她,等我退了伍你小子就滚蛋。” 郝卫国皱着眉头想了想又纠正道:“不行?你还要照顾我妹妹呢?” 郝卫国一阵大笑。

“对!我还要照顾你妹妹呢!呵呵!”胖磊傻笑着坐回了凳子上,顺手抄起那杯见了底的白酒一口送进了肚子,喘了口大气一头栽倒在桌上,打着呼噜睡着了。

郝卫国则依然托着下巴自言自语:“我不会同意你和我妹妹的亲事,我头一眼看见你小子就觉得你不是个东西,你犊子以为做贸易生意有点钱就万能了?放屁!放你的狗屁!花裙子还是你狗日的自己留着穿吧?我妹不稀罕!我一枪毙了你个冯·迪特利施。” 郝卫国手上那支“枪”还没等比画出来也一头栽倒在桌上,睡着了。

下午郝志勇回到家,刚刚推开房门一阵浓烈的酒气就袭面而来,两个孩子正七扭八歪倒在饭桌上呼呼大睡。自己那桶还一滴未碰的散酒醒目的立在桌面上,只是在重量上比早前轻了许多。郝志勇拿起扫把将掉落在地上的残羹剩饭全都收拾了起来。

李琳不久也进了屋闻到满屋子酒味,瞪着眼质问起正在门口扫地的郝志勇:“怎么这么大的酒味?你喝酒了?”

郝志勇拿着手里的扫把指着桌上那两个昏睡不醒的孩子说:““凶手”在那呢!”

郝志勇又指着桌上那多半桶白酒说:“我半个月的酒全让这俩小子给糟蹋了,你看洒这一地?”

二人非了好大把子力气才将儿子拖到了妹妹的床上。但仅靠这三支手想将胖磊拖动这将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俩人只好看着胖磊继续七扭八歪的趴在饭桌上直到从酒醉中醒来。

晚上八点,胖磊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一张口就是要水喝。李琳给他倒了几杯茶水,胖磊才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家,一脸尴尬的和他们告别骑车回了家。郝卫国则把妹妹挤回了医院宿舍自己躺在床上一觉睡到了天亮。

时间如白驹过隙,短短的五天转眼即逝。在郝卫国起程的前一个晚上,李琳特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为儿子送行。当然也少不了“死党”的祝福,除了胖磊如时赴约之外郝为敏还特意邀请魏鹃参见哥哥的送行会。

郝卫国的父母说了很多感谢和鼓励的话,这让郝卫国自己受宠若惊,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好久,随着大家一口同声“为你骄傲”眼泪也随即夺框而出。郝卫国举起手中那杯度数极高的白酒一饮而尽来表示对大家的感谢。

晚饭结束后,郝卫国送魏鹃到家后,魏鹃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了郝卫国。

“这里写着我这些日子的感受,不过今天晚上你不能看,到了部队你才能看,你要答应我?” 魏鹃把信放在胸口似乎不得到肯定的答复释不放手。

郝卫国感到很莫名:“为什么要到了部队才能看?”

“总而言之你要答应我到了部队再看?” 魏鹃依然执着的坚持自己的条件。

郝卫国也是百般无奈的答应了这个可以自我掌控的条件。

郝卫国躺在客厅的行军床上,拿着那封内容未知的信翻来覆去的猜想其中大意。那张比自己年龄还要大的行军床,在郝卫国“千锤百炼”之下开始吱吱作响。

“其实今天打开和到部队打开也没有什么分别?万一在途中不小心丢了,那就得不偿失了?对!还是看完之后心里比较塌实。” 郝卫国为自己寻找打开这封信最为合适的理由,以此证明打开这封信是如此的理所当然。当他试图撕开信封时,魏鹃那张让他无法抗拒的面容突然又浮现在了脑海里,顿时打乱了他的计划。

郝卫国有些无从下手,信封在手里转来转去,刚刚还自认为提前阅读这封信是合乎情理,但一下子感觉自己变得如此龌龊。

“我已经是一名人民解放军了?我要对我所说过的话负责任?我要表里如一?” 郝卫国最终将手里那封已经被揉皱的信封塞到了枕头下信守了自己的诺言。

送行的这一天,郝卫国为了避免伤感场面再次出现没有告诉胖磊和魏鹃发车时间和车号。车站被前来送行的家属挤得水泄不通,李琳一直在给郝卫国整理身上已经很平整的衣服还不忘了叮嘱:“到部队一定要服从命令?不要耍小聪明,你离家这么远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记得常给家写信?”

郝卫国则突然变成了大人似的一支手搭在了妹妹的肩上说:“我不在了你要替我照顾父母?有什么体力活的就去找胖磊,别心疼那小子,他需要锻炼。”妹妹则眼眶湿润的连连点头。

郝卫国又抱住了父亲哽咽的说:“爸!您要保重身体,我在部队里不会给您丢人的,我得的奖章一定会比您多。”

郝志勇则拍打着他的后背说:“好好干!家里的事情不要担心,做名优秀的军人。”

郝卫国依依不舍的随队伍登上了火车,坐在车位上他依然目不转睛的望着站台上的家人。随着一声响亮的汽笛声火车在铁轨上缓缓移动。此时,胖磊和魏娟却突然从人群里冲了出来,俩人一边跑一边向坐在窗口前的郝卫国挥手告别。

俩人的突然出现让郝卫国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他站起来透过玻璃窗的空隙喊道:“胖磊!要和我妹搞好团结。魏鹃!你一定能考上大学的。”

“到了部队要看我给你写的信!”魏鹃吃力的追赶着火车。

郝卫国贴在玻璃上看着人群一点点从眼前消失,万千愁绪涌上心头,甚至有些后悔当初自己选择离开沈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