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相爱太难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事出大家所料,郝卫国回到工厂宿舍彻夜未眠,将自己从小到大的成长历程用一夜的时间作了一个简单的回顾,除了当年做为红卫兵时受到毛主席的检阅让自己被感荣耀之外,期于没有一件是值得自己炫耀的事情。如此惭愧不堪回首的生活让郝卫国毅然决然的决定“弃文投伍”加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支伟大的队伍里来。

早晨上班铃刚响,郝卫国就进了车间出任的办公室和那位面容并不和蔼的中年妇女请了一天事假,听完那几句自己早已经习惯的官腔之后,骑车就直奔“军区征兵办”。

“征兵办”里的小文书年龄比起郝卫国还要小上两岁,看到他也来填写入伍报名表,文书一脸吃惊的问:“郝哥!你这是要当兵?”

这位小文书是在篮球比赛当中和郝卫国相识的。李琳所在的军区医院里男大夫会打篮球的不多,能够坚持打满全场的就更少,所以郝卫国经常会以“外援”的身份加入到军医方阵替医院冲锋陷阵。 所以无论是老兵还是刚入伍的新兵,都和郝卫国在球场上交过手,关系自然熟了起来。

郝卫国忙着在报名表里填写信息,头也没抬仓促的“嗯”了一声。

文书继续好奇的发问:“你前些日子不是还想考大学了吗?怎么突然又想当兵了?”

“写写算算的那是女孩子们干的事,真正的男子汉就要手握刚枪保卫祖国。”

郝卫国停下笔,侧过脸重新打量了一番这位白面书生不屑的说:“你看你?天天抱着纸笔满院跑这兵也算是白当了?你要是留在你们村也能干这工作?”郝卫国摇了摇头继续低头填写信息。

“不是呀?我新兵连的时候也要打靶,我们天天练枪,全排比武时我排前二十名?我现在当文书也是服从部队安排?”文书极力想证明自己也是名称职的军人只是身处岗位不同。

“那你还是真厉害?不过说不定我要是留在咱军区我就要喊你老兵了?”郝卫国歪着头笑着说。

文书拿着手里的钢笔敲打着另一支手的手掌兴奋不已:“没准打篮球还能在一个队里?”

郝卫国人还未到家,报名参军的消息早已经传到了父母耳朵里。可郝卫国并没有立刻回家向父母通报这个消息,而是回到了自行车继续工作,直到几天后妹妹来厂里喊他回家吃饭父母提起此事时,他也才开了口。

“前几天我听“征兵办”刘政委说你报名了?”李琳质问郝卫国。

“是呀!”郝卫国不以为然的回答丝毫没有减慢咀嚼食物的速度。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不是你们说我要是想当兵就直接去报名吗?”

“你这孩子?当兵这事情很麻烦?你在单位提交入伍申请了吗?”李琳很焦急的问。

“我想等体检通过了在和厂里做申请?”郝卫国含含糊糊的说。

“这事哪能不和你们厂里打招呼?今天要是不把你叫回来?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们说呀?”

“就是想有了结果再通知你们?”

“你从小在军区里面长大,你父母虽然都不是什么大官,不过让你当兵还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这事你瞒我们有什么用?人家刘政委昨天特地来家里问我们同不同意你入伍的事,还给我们个措手不及?这自己家孩子当兵父母还不知道呢?”

郝卫国一脸尴尬的用筷子插着碗里的米饭一言不发。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找李厂长把这件事处理好。”郝志勇叹了口气接着说:“你不要什么事情都不相信父母,我们只会帮你!不会害你?”

郝卫国听完父亲的话很惭愧,仍然一言不发,用筷子搅拌着碗里那已经被压成面泥的米饭。饭后郝卫国主动承担了洗碗的任务,这也是他工作以后第一次给家里洗碗。

一大早,郝卫国兴高采烈的就来到了车间,心情无比的舒畅就像一位快要刑满释放的犯人,一直心驰神往的期待父亲出现。直到下午郝卫国期盼的场景才出现在自己眼前。

郝志勇穿着那身雷打不变缺少领章的军装和李副厂长出现在了车间,二人有说有笑的朝郝卫国走来。

“小郝同志!当兵是好事怎么不早说呢?还让你父亲亲自跑一趟?”李厂长面带笑容,埋怨的说。

郝卫国尴尬的看着父亲,一阵傻笑。

李副厂长接着说:“到了部队好好干,可不能给你父亲丢人?你父亲在部队里可是好样的,你也要干出个样来?”

李副厂长不厌其烦的叮嘱郝卫国在部队里的一举一动都不能丢这位英雄父亲的脸:“当初给你起的这个名字也是想让你在部队里有所作为,如今你主动要求当兵入伍就更要做出点成绩来?”

李副厂长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来鼓励郝卫国,直到下班的电铃响起李副厂长才终于停了嘴,和父子俩依依告别。郝志勇叫儿子今天回家吃饭,一家人坐在一起多聊聊。

郝卫国刚骑上车带着父亲出了厂大院就被一声清脆熟悉的喊声叫住了。郝卫国刹住车回头一看,是魏鹃,孤零零的站在大门口眼神很期盼的望着郝卫国。

“那是你朋友?”郝志勇从后坐上跳下来问道。

“恩~~~~ 是呀?”郝卫国看着大门口的魏鹃很吃惊。

“那去和人家打个招呼?我自己走回家,晚上记得回家吃饭?”郝志勇看了一眼魏鹃转身走了。

郝卫国推着车神情紧张的走到魏鹃身边,俩人楞了一会儿魏鹃才开口问道:“那人是你父亲?”

“是呀。”郝卫国东张西望不敢直视魏鹃的眼睛。

“那个~~~今天听你妹妹说你要去当兵了?”魏鹃也是一脸羞涩吞吞吐吐的说。

“是呀!已经报完名了。”

“那你不打算考大学了?”魏鹃的神情明显带着些许失落。

郝卫国在嘴里嗯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我其实不是太喜欢学习?就评我现在的水平?再复习两年恐怕也考不上大学?”

郝卫国沉没了一会又说:“其实我考大学完全是为了能得到你的欣赏。”

魏鹃没有质疑郝卫国的解释,她强挤笑容说道:“人各有志?你选择当兵也很好呀?至少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选择,不用去迎合某个人?”

郝卫国听完这话一脸惭愧,沉没了一会儿突然从嘴里冒出来了一句:“我们俩还是朋友吗?”

“当然!难道你不想把我当朋友了?”魏鹃那淡淡的微笑依然让郝卫国如痴如醉神魂颠倒。俩人边走边聊一不小心就走到了魏鹃的家,这是郝卫国第一次“送”一位女同志回家。

“这都到家门口了,吃完再走吧?”魏鹃诚恳的邀请。

“不了,今天答应我父亲要回去吃饭,家里都等着呢?改天我和为敏一起请你吃饭?”

魏鹃也只好期待郝卫国那个“改天”能早日到来。

两个星期之后,郝卫国接到了入伍通知,他被分配到了成都军区。这让郝卫国出乎预料,自己竟然离开了沈阳?之所以他能够分配成都,也是全靠了父亲那一片爱子之心。

为了能让儿子如愿以尝,郝志勇不知道和军区“征兵办”磨了多少口舌?和远在成都的老战友通了多少次电话?虽然当初自己的态度很明确,一切听从部队安排。但他看到孩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报名入伍,郝志勇从心里也希望能在为孩子做点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