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相爱太难3

kevinjary 收藏 0 0
导读: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相爱太难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事隔数日,郝卫国终于等到了一个和刘滔正面交流的机会。那天刘滔特意前往医院要请两位美女吃饭,郝为敏提出,那天说好是替魏鹃请客那一定要叫上那两个人,刘滔强颜欢笑的表示欢迎。

郝卫国一听是那小子要请客自然不能放过他,立刻骑车赶到胖磊单位告诉他转天中午停止一切进食,就等晚上刘滔那顿了。

转天晚上,郝卫国骑车托着妹妹,胖磊骑车紧跟其后,三人直奔那家在当地小有名气的饭馆“北京大食堂”。

一路上郝为敏还不忘叮嘱二位:“人家昨天可是特意让我喊上你们俩的,一会你们和人家说话时别怪腔怪调的,都是在一起的朋友。不看别人也要看魏鹃的面子?”

“放心,既然他都诚心诚意的请我们吃饭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那天的事我们就不计较了,我们也是很有风度的。”胖磊装模作样的说。

“就你还风度呢?就因为人家没怎么看你,你就和人家过不去?人大心眼小!”郝为敏挖苦道。

“不要总是替外人说话吗?咱们可是一条战线上的,不要内乱。”郝卫国说道。

“你问没问他和魏鹃到底是什么关系?”郝卫国扭着头问妹妹。

“问了,魏鹃说就是普通同学关系,后来他们家搬去了外地,最近又回来才刚刚联系上的。我觉得他们俩也没什么,魏鹃好象对他也不是很了解,问他现在做什么工作,魏鹃也没说清楚。”

“那是人家不想告你,怕你是黄雀呀?哈哈。”胖磊一阵坏笑。

“你还黄鼠狼呢?”郝为敏撇了胖磊一眼,将头转了回来。

“就他那副德行说他是蝉都是高看他?蚕还差不多。”郝卫国这话说的似乎很解气。

“你们俩嘴上都留点德吧?人家可是请你们去吃饭的,不是请你们去拿人家开玩笑的,一会魏鹃要是听到你们俩这么说刘滔,肯定该不高兴了。”

“放心吧!这不就是开个玩笑吗?还能真当着他面说?”郝卫国解释道。

郝卫国又朝着胖磊喊道:“今天人家刘滔可是特意给咱道歉的,咱要给人家面子呀?”

“当然,当然,一定给足他。”胖磊似乎话里有话。

二人的对话在郝为敏眼里显得如此天真幼稚。

就在三人还在为用餐时将要发生的情景一一假设时,刘滔和魏鹃早已经在饭馆的一个角落里回忆起往事。

“我还记得你上高中时留的那两条长辫子,跑起步来前后乱蹦可爱极了。”刘淘深情的望着魏鹃似乎眼神里还藏着些什么。

魏鹃有些不好意思,有意躲避那双锐利的眼睛。“刘滔,你别总这么盯着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觉得你变化特别大,比以前更漂亮,而且还有种成熟女人的魅力?”

魏鹃听完这话害羞的面红耳赤,一手捂着脸说:“你说话太肉麻了?我可听不下去了?”

“好!好!那我们说些别的好了?那说些什么呢?”刘滔依然深情的望着魏鹃。

“就说说,你前几年怎么突然就消失了?现在怎么突然又出现了?”魏鹃对刘滔的这次突然出现很是好奇。

“我的消失和出现,那都是我父亲的安排,我们一家子都要跟着他走。”

“我记得你说过你父亲是名军人?”

“对!他是名优秀的军人。那年他被安排去了成都工作,我没来的急和你们打声招呼就和他一起去了成都。到了成都的第二年,我入伍当了兵。本以为自己有个当官的父亲,考个军校提个干不是什么难事?没想到他说我不是当兵的料,一句话就让我复员回家了。我发誓,我从今以后不会在靠这个当官的爹。我现在回沈阳就是要干出个名堂来给他看看。”

“万事都要靠自己,如果你父亲知道你这么想,他也会高兴的。”魏鹃安慰道。

“我现在和一个朋友搞了家贸易公司,专门和外国人做生意。”

魏鹃感到很惊讶小声问道:“会不会违法呀?前几年这可是要被抄家的?”

刘滔一阵狂笑不已未然的说:“魏鹃同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文化大革命已经过去了!我看你是在医院呆傻了,我们公司具有国家颁发的正当手续,我们和外国人的生意来往都是合法的。”

“你们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只要不违法就好!”魏鹃这话说的让刘滔感觉眼前这位老同学依然可爱。

“那我先谢谢您的关心。对了!前几天我们从俄罗斯进口了一批裙子,那样式,那颜色没得挑,我送你一条。那裙子要是不让你穿上那可真是浪费了?”

“难道那裙子是为我做的呀?我不要。再说,刚见面就收你的礼物不好吧?”魏鹃试探性的回绝。

“老同学,送你件礼物你还和我客气?拿我当外人是吧?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等以后我挣大钱了,我送你块瑞士手表,那可是好东西,中国买不到的?”

“听你这口气,公司以后很有发展?”

“近了我不敢说,不出三年我能买辆汽车你相信吗?”刘滔的口气很大。

魏鹃吓了一大跳,怀疑的问:“汽车?”

“魏鹃,我看你也别考什么大学了?把现在的工作一辞,我给你在我们公司安排个职位。你这么聪明,用不了多长时间,你肯定是生意场上的女强人。”

这话说的让魏鹃心里确实有些痒痒,魏鹃想考大学的目的之一也是想以后能有个好发展。如果能在这家贸易公司工作,每准还能赶上个出国的机会。不过现在要是让她辞职离开医院恐怕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毕竟在那个年代辞职不是件什么光彩的事情。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们公司的大门可要随时向我敞开呀?”魏鹃开玩笑说道。

“那我就等待你早日的加入了?”

俩人此时已经是欢声笑语乐以忘忧,直到那三位“不素之客”的出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