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相爱太难2

kevinjary 收藏 0 0
导读: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相爱太难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胖磊刚刚提到的那位魏鹃同志,是郝为敏在医院里的同事,也是一名护士,人很漂亮,属于那种人见人爱型,所以郝卫国也成为了众多追求者里的其中一位。虽然自己的妹妹和魏鹃是同事关系,但郝卫国并没有近水楼台,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停留在朋友的普通关系上。反而胖磊现在和魏鹃的熟悉程度要比郝卫国近了很多。由于时不时会以无数种理由去医院找郝为敏,所以和魏鹃碰面的机会也就多了起来,长而久之关系自然近了很多。

郝卫国现在废寝忘食的复习,也是听了魏鹃一句话才萌生了考大学的想法。高考刚刚恢复,魏鹃在一次聊天中无意说道今年自己要去参加高考,要将曾经失去的东西都补回来了,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充实所以要抓住这次机会。随口便询问郝卫国有没有兴趣和她一起考大学,此话一出郝卫国便一发不可收拾,在一段时间里用焚膏继晷来形容他的学习状态一点也不过分。无论是上班还是下班书包里总是放着几本和高考有着直接或间接关系的书籍,嘴里时不时还会冒出几句匪夷所思的句子,让旁人被感迷惑。

每当影片放映当天,无论是新片还是台词背的比男主角还要熟的老片,影院门口总是会有着一大群青年男女兴奋的排着长队等待入场。之所以胖磊可以不排长队就能轻而一举的拿到免费票,那还是沾了他父亲的光。他父亲是这家小影院的放映员,虽然职务不大但“权利”可不小。当然这里所说的“权利”也是有划分的。比如影院职工的工资调整和票价涨浮他父亲很显然是无能为力,不过你说要是让胖磊的父亲拿来几张免费的电影票那可不在话下。自从他父亲进了这家小影院之后,不但是胖磊饱了眼福,就连身边这些朋友也都是集体受益。

郝卫国早早的就骑车带着妹妹来到了影院门口,等待魏鹃的出现。

“你告诉魏鹃是七点半了吗?”郝卫国站在影院门口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哎呀!那票上都写着呢?她能看不见吗?再说现在连七点都不到,你着什么急呀?你就放心吧,今天是她主动找胖磊要的票,肯定能来。”郝为敏信心十足。

“对了!最近她有没有提到我?”郝卫国吞吞吐吐的说。

“到是问过我几次。”

郝卫国立刻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问妹妹:“都问了些什么?”

“就是问问你最近复习的怎么样?有没有间断?还说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去问她。”

郝卫国点了点头自我陶醉的说:“看起来还是非常关心我,我就说她看我的眼神不一样吗?”

“哥,发现你越来越傻了,你这副表情比胖磊还讨厌?”郝为敏撇着眼说。

“胖磊!胖磊能和我比?我~~~ 对了!说到胖磊我想起来了,发现最近他总去医院找你,你们俩现在干吗?”郝卫国好奇的问。

“哥,什么叫我们俩干吗?明明是他总去找我,还给我送电影票,你应该去问他。”郝为敏一脸的无辜。

“不过我觉得胖磊这人还行。”郝卫国突然话锋一转。

郝为敏扭过身笑了笑满不在乎的说:“他人好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咱们是从小一起玩到大,如果你们俩真是在一起我也放心呀?”

“哥,你别瞎说!我和胖磊可没什么?有也是他自己单相思,我才不喜欢这么胖的人呢?”

“哎!刘兄,要怪只能怪你这身肥肉不争气!哥哥我也不能把妹妹往火坑里推呀?”郝卫国仰天长叹后挨了妹妹一记重锤。

胖磊这时骑着那辆和自己身型极不匹配的自行车忽忽悠悠闯进了兄妹俩的视线。

“说曹操曹操就到,你的追求者来了?”郝卫国还是不忘挖苦妹妹两句。郝为敏死死的瞪了他一眼,扭身走到影院海报跟前似乎有意避开胖磊。

胖磊坐在车上双脚撑地在郝卫国面前环视了一下四周,问道:“魏娟还没到?你妹这工作可不够细致,怎么能把主角落下呢?我去问问她。”胖磊支上车梯正要朝郝为敏的方向走让郝卫国一把拉了回来。

“我先问问你吧?听我妹说你最近总缠着我妹呀?”

“你别听她的,你和我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我是那种喜欢和小女孩在一起腻乎的人吗?”

“那是因为根本就没有女孩愿意和你腻乎!我告诉你,我妹现在可有点烦你了。”

胖磊神情紧张的问:“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没看她一直没过来和你打招呼吗?”

胖磊看了看影院门口的郝为敏,似乎有些不解:“不应该呀?中午给她送票时还和我有说有笑的,电影票到手了就不理我了,太忘恩负义了吧?”

“你以后少和我妹妹油腔滑调的,她就讨厌你这副德行。”

“我和你你妹妹从来不贫,都挺正经的?”胖磊解释道。

“不过说真的,我妹和你在一块确实也挺丢人的?”

“丢人?我觉得你妹妹和我在一起比和你在一起自信多了?”

郝卫国笑着说:“真是人在丑中不知丑呀?咱不说别的就说你这条裤子。本来这条裤子穿在你身上就又瘦又短的,你还偏要把手插在口袋里,你看你这副德行,我和你站在一块都嫌丢人。你能不能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作践自己?”

胖磊低头打量了一眼自己的裤子,立刻将手从窄小的口袋里拔了出来,双手叉腰歪着脖子说:“有这么寒蝉吗?再说了,这条裤子可是你妈给我做的?”

“那你小子要是少吃点,能是现在这副德行吗?”

正在俩人为了这条裤子争执不下时,郝卫敏从后面跑了过来:“哥,魏鹃来了。”

郝卫国顺着妹妹手指的方向一瞧,魏鹃正和一陌生男子有说有笑的朝自己走来。

“旁边那人是谁?”胖磊问道。

“那人我见过,他最近经常去医院找魏鹃,俩人看样子挺熟的。”郝卫敏回答道。

胖磊一脸尴尬的盯着郝卫国。

郝卫国则胸有成竹满不在乎的说:“哼!无非就是个胸无大志的失足青年,还带了副眼镜,真是丢文化人的脸。看他那副德行,瘦得比胖磊裤子还寒蝉?”话说完,郝卫国满面春风的迎了过去。

胖磊歪了下头,无奈的从嘴里蹦出一个“操”字。站在一旁的郝卫敏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可又迟到了?我们可就等你入场了?”郝卫国有意装出一副和魏鹃很熟的模样作给那位比胖磊裤子还寒蝉的人看。

魏鹃一脸愧疚的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郝卫国还有些不一不饶:“咱以前可是有规矩?迟到三次可是要请吃饭的。”

其实这规矩只是郝卫国和胖磊之间的“君子”之约根本和魏鹃没什么关系,郝卫国只想证明给那个人看,我和魏鹃的关系也不陌生。

魏鹃和郝卫国见面的次数掰着手指都能数出来有几次,根本不记得还有什么规矩。只好一头雾水的连忙点头说:“好!好!请客没问题。对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他是我高中同学。”

还没等魏鹃说出那人的名字,这位看起来并不寒蝉反而有些帅气的小伙一翻妙语解颐的自我介绍,让站在旁边的两位女同志笑逐颜开。

“我叫刘滔,刘备刘黄叔的刘,滔是滔滔不绝的滔。我们高中同学都叫我黄叔,魏鹃有时也这么叫。”

魏鹃不好意思的笑了说来。

刘滔又盯着郝为敏说:“这位我好象在医院见过,你是魏鹃的同事吧?我上次还和魏鹃说呢?去你们医院好几次了,就碰上过两个美女,一个是魏鹃另一个就是你,同志怎么称呼?”

刘滔说的并不夸张,郝为敏人长的确实可爱漂亮。只是第一次听到一位男同志这么直接的夸赞自己多少有那么一点点害羞。

郝为敏羞答答的回答道:“郝为敏。”

“对!对!郝为敏,我记得魏鹃和我说过,那你是魏鹃的同事也就是我的朋友了,以后大家见面的机会就更多了。”

“那我是叫你黄叔呢?还是刘滔?”郝为敏也顺势幽上了一默。

“刘滔,刘滔,黄叔让男同志喊可以,女同志可不行,那也太没风度了。”郝为敏和刘滔的距离似乎一下子拉得很近。站在一旁的胖磊可是看在眼里气在心里。本来开始对这小子并无敌意,只是替郝卫国捏了一把汗。但现在看着郝为敏那双崇拜的眼神一直盯着这位比自己裤子还寒蝉的人,胖磊也不得不将这小子列为自己的敌人,恨不得把自己的脚放在他嘴里让他窒息而死。

“呦!不好意思!耽误你们看电影了吧?你们快去看吧,哪天我替魏鹃请你们吃饭,咱们在好好聊?”刘滔看着这两位女同志说道。

“要不一起看吧?胖磊你还有票吗?”魏鹃问道。

胖磊吸了口气,表情拧重的说:“哎呦!票现在还真没了,就这四张了,改天有露天电影时,我提前告你?”

“没关系,以后在说吧。《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也看了不下五遍没什么意思,那我先走,回头咱们吃饭?”刘滔向他们摆了摆手转身走了。魏鹃则一直目送刘滔远去。

《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郝卫国看了也不下五遍,每次都会深深的容入到剧情当中,幻想自己能够成为一名英勇多谋的游击队队员,和那些法西斯强盗抗争到底。但今天他更想以游击队队员的身份亲手杀死那位冯·迪特利施上校,因为他的外形让郝卫国总是联想起刘滔。

影院随着悠扬顿挫的乐曲人去楼空,郝卫国没有随口编造一个送魏鹃回家理由,而是和胖磊坐在售票口的台阶上望着两人放在远处酷似情侣车的车子互通有无。

“你觉得他贫吗?”胖磊问道。

“贫!这小子太贫了。”郝卫国狠狠的说。

“你不是说你妹妹讨厌油腔滑调的人吗?我也没看出来你妹对他有什么反感?”胖磊很纳闷。

郝卫国站起身来,撵着脚下那颗小石子说:“这证明人家贫的比你有水平?你看把那俩个孩子给乐的,都忘了自己是谁了?”

胖磊也跟着站了起来,走到郝卫国对面说:“他说话哪点可笑?哪点值得笑了?还黄叔呢?我看他就是本“黄书”。早几年怎么没碰上他呢?早碰上他连他们家都给抄了?“

“不过听这小子的口气,家庭肯定不一般?我妹要是和他在一块可能也不会太委屈?”郝卫国一般正经的说。

胖磊诧异的看着郝卫国说:“卫国!那小子你也敢让为敏和他交往,那小子刚才得瑟半天,他除了说再见时看了咱俩一眼,剩下的时候连正眼都没给咱俩?这人可交吗?哼!不过危险的还是你,我觉得他和魏鹃不只是同学关系,刚才你也看见了?魏鹃还主动让我给他拿票呢?”

郝卫国一脚将撵碎的石子踢飞,说:“这个狗娘养冯·迪特利,看看他到底什么来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