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疯狂年代11

kevinjary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一年后

“妈!妈!”郝卫国急匆匆跑进家大声喊道。

“屋子不大,用不着你这么大声!”李琳正坐在床上织着毛活。

“妈,和您说件事?”

“又想买什么?”

“哎呀!不是买东西,我要去北京。”

“呵!好!不买东西又想旅游了,你花样还挺多呀?你这脑子里还放的下正经事吗?”

“妈!我可要郑重的告诉您,这次去北京可不是什么旅游我是带着政治任务去的。”郝卫国一般正经的说。

“政治任务?是学校给你安排的还是老师给你安排的?”

“是我们红卫兵大队安排的,就有两个名额,其中就有我。”

李琳无奈的摇了摇头

“两个名额?那不用说另外一个名额肯定给了胖磊吧?”

“你怎么知道?”郝卫国一脸惊讶。

“就你们俩这点心眼?要是你自己去我还有可能相信是有什么政治活动,你们俩人去那肯定就是旅游。”李琳斩钉截铁的说。

“妈!这次您说的绝对是大错特错,这次北京还真的是有活动。”

“毛主席又要接见你们了?”李琳讥讽道。

“那到不是,不过是去审判我们的敌人!”

“你呀?还是把精力多放在学习上吧,以后这些活动你最好少参加。”

“那怎么行!我也算是学校里红卫兵骨干,像这类活动我必须参加。”

“我现在也管不了你了,你也不听我的,你就往大庆那条路走吧?”

“哎呀!妈!这和大庆有什么关系?这次去北京是有个万人批斗大会,主要是针对彭德怀的。他曾经在信里写过很多反对和质疑毛主席的话,这次就是要把这些事情弄清楚。”郝卫国振振有词。

李琳听完这话有些惊愕,放下手上的毛活问儿子:“彭老总信里都说了些什么?还要万人批斗?”

“信里的具体内容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一些反对毛主席的话。和毛主席作对就是和我们作对,我们绝对不能放过这些人。”

李琳看着自己儿子那副自以为是的表情立刻来了脾气:“你连信里写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说彭老总和毛主席作对?”

“反正现在都知道他是在和毛主席作对,谁敢反对毛主席,我们就砸烂谁的狗头!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郝卫国借用了一句当时极为流行的句子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 妈!您以后也别总一口一个彭老总的叫,他现在就是一个反革命,你总这样称呼他对咱家影响也不好?”

“你放屁!”李琳一下将手里的毛线拽在了地上。

“我告诉你!就是你们学校谁去,你也不能去,听见了吗?胖磊要去,我管不了人家,我自己家儿子我必须管。”

这是郝卫国自打记事以来母亲第一次这么严肃认真的和自己发这么大脾气。

“妈!您先别发脾气,您根本就不了解彭德怀这个人,他狡猾的很,很多人都像您这样被他蒙蔽了,他是立过不少战功,但是犯的错误也不少呀?百团大战就是他犯的致命错误,没有他的失职指挥新四军当年不会有这么多人损失…………”

还没等郝卫国说完,李琳上去就是一己耳光。

“你个混蛋,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听来的?我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变得这么无知,你有什么资格对彭老总品头论足?你要是说彭老总是反革命,那现在我也再替他说话,那我也是反革命了?你现在就批斗吧。”李琳无法忍受自己儿子的无知。

这己耳光打的郝卫国有些不知索然。郝卫国捂着脸眼神呆涩的望着地上那件半成品毛衣。这时,郝为敏推门进了屋一脸不乐的正想质问哥哥为什么不等她一起回家。但发现妈妈正怒发而视的盯着哥哥,屋里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郝为敏也有些不知所措,是该走过去安抚双方,还是应该回到屋里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正在她忧郁不决时,妈妈开口了。

“为敏!站在那干吗?不写作业了?回屋去!”李琳一番呵斥,郝卫敏灰溜溜的钻回了屋。

李琳又指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郝卫国,气愤的说:“我告诉你,北京说什么也不能去,你要是真想去你就永远别回来,我也没有你这个儿子?”

郝卫国实在不能理解母亲为何会如此袒护这位“背叛”毛主席的反革命。

“妈!我不明白彭德怀到底和您有什么关系你这么替他说话?他是反革命!外人知道你这样说咱家会有麻烦的?您为了一个和咱家毫无关系的人何必呢?”郝卫国依然将无知进行到底。

“毫无关系?咱们大院里你挨家挨户的问问,谁不把彭老总当亲人看?他绝对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更不可能和毛主席作对。百团大战?世界上没有长胜将军,在朝鲜战场上彭老总立下的赫赫战功你们为什么不提了?当年如果没有老总我和你爸不会有现在,更不会看见你这个混蛋站在这说这种话,你爸如果听见你今天的话也饶不了你。从今天开始我不允许你出家门,学你也别去上了,我给你请病假,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家待着,进屋去!”李琳做梦也不会想到曾经朝鲜战场上威风八面的总司令,现在竟然被这帮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整天指明道姓的呼来唤去,心里的确有些不是滋味。就算是说破大天李琳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出现在彭德怀的批斗会上。

郝卫国已经三天没有迈出家门半步,这也到应了他的心思,晚睡晚起不上学是他一直不变的追求,如今实现了。郝卫国也让妹妹给胖磊带了话,告诉他两个星期之内不要出现在军区大院方圆五百米之内,否则被我妈妈看见一定会给你上很长时间的课。虽然郝卫国很想胖磊白天能来家里陪他说话,但为了让自己在妈妈眼里更有骨气一些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决定和妈妈打一场持久战,妈妈不开口自己绝对不主动出门。

一个星期过去了,郝卫国第一次有了对学校的渴望,他向往学校里的一切,哪怕是教室里一阵阵催人入睡的读书声,不过在郝卫国闭门思过的第八天僵局打破了。

李琳正如平日一样在厨房里为了一顿简单的晚饭忙得不亦乐乎。由于孩子越来越大了,李琳也不太好意思带着他们去食堂吃饭,索性自己在家搭灶生火解决三口人的每日之需。但李琳最讨厌的也是做饭,尤其是炒菜后自己浑身的油腻味更加让她讨厌。这时几声不合适宜的砸门声让李琳有些焦躁。

“为敏!去开门!”郝为敏这时已经不知道了去向,郝卫国则躲在屋里装做什么也没听到。李琳只好将一锅半成品从炉子上拿了下来。门一开李琳楞住了,打量了好一阵才认出眼前这位体形片瘦皮肤黝黑的男子居然是自己的丈夫郝志勇。

郝志勇从越南前线回国这让李琳大感意外。在最近一次通信中郝志勇语气还非常肯定的说还要在待上一年,谁成想这还不到四个月人都站在自己面前了,确实给家里带来一个不小的“惊喜”。

“干吗眼睛瞪的这么大?不认识我了?”郝志勇笑着说。

这时李琳才反映过来一头扎进郝志勇怀里喜即而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你总算回来了,你害苦我了你知道吗?要是知道这两个孩子这么难带,我死活也不让你走!”

“不要哭了,以后家里的事就都交给我,你就天天享福吧。是不是应该让我进屋坐坐?”

李琳撒娇的捶了他一拳说:“坐什么坐呀?难道你还想走?”

李琳抹了抹脸夹上的泪水,顺手拽起郝志勇的衣袖就往屋里走。衣袖没有任何约束的在李琳拉拽下随手摆动,李琳停住脚步回头一看,脸上刚刚洋溢出来的笑容在这一刻又瞬间消失了。李琳望着那支没有胳膊的衣袖眼泪有如泉涌,紧紧地抱住郝志勇痛哭不止,郝志勇的右臂没了。

这一夜,四口人彻夜未眠,李琳搂着郝志勇几乎哭了整整一夜。两个孩子则一直一言不发眼神呆滞的望着天花板,回想起几年前爸爸陪同他们一起嬉戏的日子,不约而同的泪水横流浸湿了枕头。

郝志勇是在一次物资运输中负的伤。由于山路过于狭窄货车没办法躲避迎面飞机的扫射,驾驶室一侧被飞机的扫射击中,郝志勇的右臂也被子弹穿透。由于被击中的手臂弹孔过大过多,已经没有治愈的可能,为了保命医生在郝志勇昏迷中截掉了他的右臂。这距离他和家里最近一次通信仅仅不到一个星期。

郝志勇伤愈之后虽然一心想留在越南为祖国再进一份微薄之力,但领导考虑到他身残不便还是安排了他提前回国。

其实他想留下来的真正原因并不是想再为祖国立什么丰功伟绩而是想证明自己并不是个废人。但在回往沈阳的火车上,一名列车员对他一路上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他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废人了。

在郝志勇回到沈阳一个月之后,他脱下了那身陪他经历了无数次枪林弹雨血雨腥风的军装,卸甲归田。

在退伍表彰大会上,他得到了一份迟来的荣誉,为了表彰他在越南战场上顽强不屑英勇奋战的大无畏精神,郝志勇被记个人三等功一次,授予“团结战斗奖章”一枚。郝志勇带着这份最后的安慰离开了为之付出血与肉的军营。那天他和李琳带着两个孩子赶到了鸭绿江边,回到了那个曾经行礼宣誓的地方向留在对岸的战友问好致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