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疯狂年代4

kevinjary 收藏 0 8
导读: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疯狂年代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革命仍旧无罪,造反依然有理。革命小将在毛主席的指引下正在如火如荼的同“走资派”、“反修主义”作着史无前例的斗争。北京某校红卫兵更以“向旧世界宣战”为题,阐述了对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看法,一举成为了全国红卫兵小将学习的楷模。此后全国又掀起了一股“革命大串联”的热潮,加强各地红卫兵之间的交流学习成为了这次串联的主题。其更为核心的目的是要向北京红卫兵学习造反的先进经验,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在这种思想的驱使下郝卫国也有了去北京“学习”的念头。

那天放学,郝卫国和妹妹在回家的路上恰好碰上了正准备去延安搞串联的大庆,两个人侃侃而谈起来。

“你这是去哪?”郝卫国好奇的问道。

“去延安搞串联呀?”

“延安有什么好去的,怎么不去北京呢?”

“现在是个人就往北京扎,他们有什么好学的?比咱强不到哪去,延安才是真正要去学习的地方。你什么时候走?”

“我?”这句话显然问的有些突然,郝卫国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是否也要参加到这次串联中去。

“怎么?你不打算参加?呵!我就说吗?你们对自己的工作认识还是不够,这是一次向各地红卫兵学习交流的机会,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我当然要去了,只是现在还没想好去哪个地方,再说我也不想去上课。”郝卫国含糊其词的说道。

大庆嗓门提高了一度说:“那还用想?跟我去延安,那是最理想的地方。我们在那里可以体会到当年毛主席工作的情景。”

郝卫国故意装出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说道:“体会当年?那还不如体会现在呢?我决定去北京。”

这时站在一旁的郝为敏插嘴说道:“我也要和你一起去北京,我也要见毛主席。”

“你以为毛主席是这么好见?你想见就能见道?”郝卫国呵斥道。

两兄妹开始为了是否能够见到毛主席而争论不休,被晾在一边的大庆立即中断了这两个孩子无休无止的争吵。

“为敏!你哥不带你去,你就和我去延安。”

“我才不去延安呢?我就去北京。”

“不愧是兄妹俩,那你们就替我向北京的同志问好吧,不和你说了,今天晚上的火车,等我回来的时候咱们好好聊。”

大庆向兄妹俩摆了摆手便扬长而去,只有那几句让郝卫国蠢蠢欲动的话还一直留在他的脑子里转来转去让郝卫国有些挥之不去。

晚饭过后郝卫国把妹妹拽进了小屋,希望自己的计划能够得到妹妹的配合。

郝为敏坐在床上不耐烦的看着他说:“什么事呀?快说,倪倪还等我跳皮筋呢?”

“等我说完你在去跳。我过几天要和胖磊去北京,学校要是问我你就说我病了,我和咱妈说去胖磊家住几天,你别告咱妈呀?”郝卫国的眼神里隐隐约约夹带着一丝威胁。

“去北京?我也要去,你要带我一块去。”郝为敏撒娇般的磨起了哥哥。

“你去?你去那干吗?你个小女孩,到那谁照顾你。再说咱俩要是一块儿走了咱妈肯定不同意,你不能去。”郝卫国命令般的口气。

“那我不管,反正你不带我去我就告诉咱妈,叫你也去不了。”郝为敏反客为住威胁起了哥哥。

“你还是我亲妹妹吗?哥哥就求你这么点事,你都不帮忙?现在还威胁起我来?”

郝为敏低着头嘴里嘀嘀咕咕的嘟囔了半天。

“你就说你同不同意吧?你要是同意,我给你带毛主席纪念章回来,你要是不同意,以后谁在欺负你我也不管了。”

这近乎威胁的口吻让郝为敏没有了选择,她唯一想提醒哥哥的就是,我要一个大的毛主席像章 。

胖磊对自己父母撒的谎则简单明了,通俗易懂,只有一句话,我去郝卫国家住几天。向这类谎言在那个通讯设施不发达的年代是很难被拆穿。在上路之前两个孩子就抛开了家长反对的思想包袱,轻装上阵,满载着自己要见到毛主席的梦想坐上了那列开往首都的火车。

火车在这条理想之路上行使的无比缓慢,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这群年轻人急切盼望见到毛主席的心情。

车厢里人声鼎沸歌声、诗歌朗诵此起彼伏,自发表演的节目应接不断可谓是人文荟萃各显其能。这也让郝卫国和胖磊开阔了眼界,钦佩和羡慕的目光一次又一次的投向周围的“才子”。

就在他被这此声此景搞的如痴如醉时,一段节奏轻快的手风琴前奏,如同放学的铃声让他兴奋起来,这段熟悉的曲调也将车厢里其他人的性质提了起来。

“红卫兵,红卫兵,革命的烈火燃在胸,阶级斗争风浪考验了我,路线斗争锻炼得心更红。立场稳,方向明,朝气蓬勃干革命,赤胆忠心跟着党,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士气昂扬的大合唱循环往复不厌其烦的唱了足足八遍。事后才知道那位拉手风琴的同志只会这一个曲子,为了不影响当时大家的积极性所以就一直没停。郝卫国无不感慨自己作出了一个多么明智的选择。透过车窗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座连绵起伏的群山和稻田里那金灿灿的谷稻,如此壮观秀美的景色让郝卫国更加感到此列车厢的与众不同。

一路上,火车走走停停让郝卫国始终看不到首都的身影。不断拥挤上车的红卫兵将每节车厢塞的水泄不通无处挪身。胖磊插着手靠在厕所的门上呆涩的看着那几个人翻来覆去的表演着同一个节目的人,说:“卫国,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到北京?”

坐在胖磊身下的郝卫国一只手托着下巴无精打采的说:“别着急,一会就到了。”

“那咱换个车厢吧?这里的节目太没意思了,我都能背下来了。”胖磊对这节车厢的节目显然失去了兴趣。

“我可没力气动了,除非咱换个能吃东西的车厢。”这是郝卫国唯一的条件。

两个人沉没了,继续看着那几个人没有新意的表演。

这时,三号车厢里突然传来几句气宇轩昂的毛主席语录顿时吸引了郝卫国的注意。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的。”这语气,这声调让郝卫国四成相识,他站在座位上发现车厢中间朗诵毛主席语录的竟然是大庆。

我不是眼花了吧?大庆不是说他要去延安吗?怎么在这列火车上?方向好象不对吧?郝卫国自己琢磨了半天,试探性的喊了两声大庆的名字,果然那个激情肆意的小伙子将头转向了郝卫国。大庆?真的是他。

“大庆!大庆!在这呢!”郝卫国连忙向大庆挥手喊道。

大庆看到是郝卫国也十分的意外,俩人挤在厕所门外便聊了起来。

“你不是去延安了吗?怎么会在这?”郝卫国又好奇又兴奋。

“我那天听你说完自己有些犹豫,所以那天晚上没走。就你一个人去北京?”

“不是,胖磊!胖磊!”郝卫国四处寻觅了一番竟然没发现那个庞大的身影,刚才还站在自己身边的胖子,突然人间蒸发了?

“刚才还在我身边呢,现在不知道他跑哪去了?”

“其实我这次就是为了和你打个招呼?”大庆说道。

“打招呼?什么意思?”郝卫国听的有些糊涂。

“下一站我就下车,我还是要去延安,一路上我自己琢磨半天还是觉得延安才是我真正学习的地方。”大庆忘着厕所对面的窗户感叹道。

“这马上就要到北京了,干吗还要下去?真是不明白你?延安就这么吸引你吗?你就不想见毛主席?”郝卫国追问道。

“延安是毛主席生活过的地方,我要在那里体验他老人家曾经的点点滴滴。卫国,和胖磊一定要搞好团结,我会记住你们的。”

这话让郝卫国听的就更摸不着头脑了。

“大庆,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呀?难道你不想回来了?”

“延安才是我真正的家!”大庆突然转身又钻进了人群里。

郝卫国想叫住大庆,但声音被车厢里的嘈杂声淹没了。想跑过去追赶但自己脚下像踩着棉花一样使不出力气。大庆在人群中消失了,车厢里的人也瞬间一起消失了,只留下郝卫国自己。他大声喊着大庆和胖磊的名字,除了火车轧过铁轨的声音没有其它的回应。

郝卫国被这空无一人的车厢吓醒了,刚才所发生的只是一场梦,胖磊还在自己的身边,车厢里的表演仍在继续。至于大庆?那只是他在郝卫国短暂梦境中的“友情客串”。

不知道是哪位同志高喊了一声“北京到了!”,将车厢里刚刚熄灭的那团热情之火又被重新点燃。靠近窗户的人都将自己的头和手伸出窗外漫无目的的四处张望、摆手。渐渐浮现在他们眼前的是站台上高举横幅标语和锣鼓喧天的欢迎队伍。郝卫国和胖磊也被这逐渐清晰的声响吸引到了窗前,窗外的热烈场面让俩人顿时热血沸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