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疯狂年代3

kevinjary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一天下午胖磊拖着身上那堆肥肉气喘徐徐的跑到郝卫国家,郝卫国从砸门的声音就判断出是那个胖子来了。

郝卫国打开门看着眼前这位满头大汗的胖子开玩笑的说:“今天真不巧,我妈没回来,我现在还没吃饭呢?让你白跑一躺了,不过我还是可以给你倒点水喝。”

“我今天来不是吃饭的,我在家早就吃过了!”胖磊一边擦着汗一边理直气壮的说。

话说完胖磊推开郝卫国进了屋,自己从壶里开始一杯接一杯的倒水喝,郝卫国早已经习惯了胖磊将自己当成这个家庭一员的举动。他又走到胖磊身边问道:“原来是在家吃饭吃咸了呀?没关系,水我们家也管够别着急,你就随便喝吧?”

“你别以为我喜欢喝你们家的水,这比你妈妈做的番茄汤差远了。你先别打岔,我今天来真的有正经事找你。”胖磊又为自己倒了一杯水拿在手里。

“正经事?你来我们家除了吃饭还能有什么正经事?”郝卫国不以为然。

“今天例外,我真有正事和你说,大庆告诉我今天下午有任务,特意让咱俩参加。”

大庆是当地一名颇有声望的红卫兵。他全名叫孙大庆是一所高学里的红卫兵骨干,父亲在部队里是名师职干部,所以他腰杆子一直很硬总是一副傲骨粼粼的模样。

“肯定是叫咱给那帮反党老娘们剪头发去,上次我拿去的剪子就让他给弄丢了,我妈好几天没让我出家门,这次该你拿了?”

“我拿就我拿,不过他今天和我说这事的口气不像是要去批斗谁,我想可能会有些大动作?”胖磊一脸的神秘,将手里的那杯水喝进了肚子。

“真有大动作是吗?几点?”郝卫国突然认真起来。

“下午三点,“团结湖”。”

胖磊说的“团结湖”其实就是家门口四周垃圾成堆的一座臭水坑。因为这里是他们这些“造反派”聚集和商讨“工作”的地方,所以就给它起了一个比较体面的名字。不过那些“保皇派”却对这块鲍鱼之肆,提不起半点兴趣。

下午三点,“团结湖”四周是人生鼎沸,“湖面”上也被随手投下来的小石子溅起一朵朵黑色的水花。

俩人下午赶到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八十几名带有红袖标的红卫兵,这阵势让二人有些兴奋,连忙将放在口袋里的袖标拿了出来套在了胳膊上,一股脑钻进了人群里开始寻找大庆的身影。

但大多数都是生面孔在以前的活动中不曾谋面。郝卫国一打听才知道这些人原来都是大庆从外校喊来的学生,没想到这人还真是有些能力?

大庆以前和郝卫国说他曾经召集了一百多人去砸一家黑店,老板吓的跪在地上一直求饶,最后店铺里的东西被搬光了连钥匙都给了他,那家店才暂时保了下来。郝卫国总是怀疑他在吹牛,有意提升自己在他们面前的地位,但眼前这一幕不得不让郝卫国将大庆吹牛的吹字从自己脑子里抹掉。

这时从身后传来一句熟悉的口头禅让他们两个人收住了脚步。

“我他妈起了他脑袋扔“团结湖”里。”

俩人转身一看果然是大庆正手舞足蹈给身边的人讲着什么。两个人在人群中左挪又蹭地挤到大庆身边,郝卫国喊道:“大庆!”

大庆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撇了一眼将目光留在了郝卫国身上说:“来了,我这还一直等你们呢,怎么这么晚?”

郝卫国还没等胖磊开口就抢着说:“胖磊非要在我们家吃饭,所以来晚了。”

胖磊诧异的看了郝卫国一眼,歪了歪头神情很无辜。

大庆开玩笑的说:“胖磊你怎么天天都是吃呢?就没有点别的事做了吗?”

胖磊站在一旁傻笑了两声心想,难道你就不吃饭了吗?

“今天到底什么任务?这么多人?”郝卫国看着四周的人群说道。

“纺织大院里有些残余的“保皇派”在那办公,今天咱就把他们挑了?”

纺织大院曾经是家纺织工厂,自从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厂子里就停了工,现在连机器都已经不知去向。院子里的厂房也就自然成了一些帮派的“司令部”或是秘密集会的场所。

“他们有多少人?”郝卫国询问道。

“管他有多少人,全给他们脑袋起下来扔湖里,这是实现革命大联合的必要手段。”大庆的口气十分嚣张。

“对!全给他们扔湖里,一个也别想跑。”胖磊吠形吠声的说。

大庆又看看他们俩说:“带家伙了吗?”

“什么家伙?”郝卫国一脸的茫然。

“我操!我早上不是和胖磊说了吗?”大庆不耐烦的看着胖磊。

“我忘了?”胖磊一脸的哭相。

大庆无奈的点了点头,示意身旁的人给二人去取家伙。身旁那个小胖子心领神会的一跑一颠儿地挤出人群,没过一会儿又神出鬼没的从人群中出现手里还多了两根棍子,从棍子的外型可以判断出来它是由拖把或扫把改造而成。

郝卫国一边打量着手里的棍子一边说:“大庆,不会只有我们两个人有家伙吧?”

大庆不以为然的将手伸向进了一侧的挎包掏出了一把刀背带有些许锈迹的菜刀,放在了郝卫国眼前。

郝卫国环视了一周背有绿色挎包的红卫兵胆怯的说:“大庆,不会闹出人命来吧?”

“那要看他们的态度了,如果顽抗到底那他们只有死路一条,一切都是他们自己说了算,咱们只是执行者。”大庆神情自若。

“对!咱不是不给他们机会是他们自己不把握。尤其是那个叫付国的小子,咱学校窗户就是他砸的,绝对不能饶了他。”胖磊拿着棍子比画着说。

“你认识他?见过本人吗?”郝卫国问道。

“操,纺织大院里那帮人我就记住他了,那次他和一帮人还要打我呢?幸亏我跑地快他们没追上。”胖磊大言不惭的说道。

“他们连你都没追上?这帮傻X。一会儿到了,你告我哪个叫付国,咱好好教育教育他。”大庆到想见见这位连胖磊都追不上的人,是副什么嘴脸。

说起胖磊被追打这到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自从胖磊认识大庆以后自己的士气也提升了不少,走到哪里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所以当胖磊一个人出没在其他“门派”的底盘时,难免会遭到暗算。轻的是被人家连扇几个耳光,抢走身上的一些物品。重的则被是被连扇几个耳光过后,拿不出对方想要的物品,又被结结实实的臭揍一顿。所以大庆才极为好奇能够让胖磊脱身的究竟是哪路“高人”?

人马到齐后,八十几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堵塞着每一条途径的街道。一路上是鼓声喊声震天响,红旗标语飘漫天,风风火火的朝着纺织大院进发。

这阵势也吸引了不少路人住足观望,街道两旁观望的群众也情不自禁的随着游行队伍喊起了口号:“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打倒反革命分子,毛主席万寿无疆!”

到了纺织大院门口一路尾随的群众似乎看出了这次“造反派”的攻击对象,没有继续跟随队伍向前走,而是理智的选择有利地形来关注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纺织大院木门紧闭,这一点“造反派”也早有预料,一名手持自制阔音喇叭骨瘦如柴人送外号“马猴”的小子从队伍里走了出来,气定神闲的朝着大木门开始喊话。

“里面的人听着,经查实,你们“保皇派”组织应予立即取缔。现在勒令你们交出身上的所有武器和队旗,走出大院。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顽抗对你们是没有好处的,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们应该清楚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如不交出武器立即投降,我们将强行缴械,你们后果自负。”话说完,“马猴”后退了几步站回了队伍里。

胖磊从人群的缝隙中挤到大庆身旁,望着那依然紧闭的木门问大庆:“看起来他们是不想主动投降了,咱还等什么呀?”

“要给他们考虑的时间,在过五分钟没动静咱就砸。”大庆气定神闲的说。

院门口的喧闹声开始嘈杂起来,有些人等的不耐烦便开始向木门投掷石块。就在木门被无数小石子敲击作响时,一张夹带着煤球的黄纸从院子里飞了出来,落在了“马猴”的身前。“马猴”捡起来纸团打开一看里面写了几行字“我们要文斗,不要武斗。如果你们决定和我们坐下来谈,我可以打开门,但是你们不能携带武器。”

“马猴”把纸条递给了大庆,站在一旁的胖磊歪着头刚撇了一眼便随口骂道:“我操!现在说要文斗了?当初追着我打的时候怎么不说文斗?大庆别听他们的,不给这帮小子点厉害他们绝对不服。”

大庆笑了笑把“马猴”手里的扩音喇叭拿了过来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五分钟现在已经到了,什么文斗武斗?今天来就是让你们缴械投降的,再不出来我们就不客气了。”

虽然这句话要比“芝麻开门”的字数多,但效果显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木门纹丝不动。这下大庆的耐心已经被这扇挡在自己面前的木门完全磨没了。

大庆向“马猴”做出一个投掷的手势。说是迟那是快,“马猴”从书包里拿出来一瓶“汽油弹”,点燃瓶口缠绑的碎布条顺着高墙扔进了大院。

“马猴”扔进去的“汽油弹”并不是什么科技含量很高的杀伤性武器,只是一瓶装满汽油的玻璃瓶。它和当年朝鲜战场上美军投掷下来的汽油弹原理相似,但威力要小的多。

飞进院子里的玻璃瓶在和地面正面对话之后已是粉身碎骨,里面的汽油夹带着火花飞溅到院子四处。这时站在远出观望的群众也兴奋起来:“着了 着了,一会儿肯定都冲出来?”

但院子里的人并没有如群众所愿打开木门与“造反派”进行武斗。大庆再次将扩音喇叭举了起来,喊道:“你们在他妈的不出来,全给你们烧死!”

话音未落,墙头上猛的窜上一个人,拿起弹弓子就朝大庆射了过来。煤球借助惯性重重打在大庆的左脸。在煤球与大庆的左脸直接对话后煤球已是粉身碎骨。满脸煤灰的大庆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搞的有些尴尬,他用手抹了抹脸,看着变黑的手掌气急败坏的说:“妈的!冲进去!”

人群如潮水般向木门涌去,那两扇破旧不堪的木门根本承受不住几十人的撞击,没有任何抵抗就应声倒地。几十人踏着两扇大木门冲进了院子,手持弹弓子那小子站在梯子中间愕然的看着左脸被煤球击中的大庆有些不知所措。可大庆却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他一把就将那小子从梯子上拉了下来拳拳之忠的揍了他一顿,最后把他的头塞进煤堆里听候处理。

“造反派”冲进院子以后并没有像预期想象的一样会发生一场混战,主要是对方战斗力太弱,算上脑袋扎进煤堆里的小子总共才有二十几个人,实力悬殊过大是这场战斗草草收场的重要原因。二十几名“保皇派”成员人挨人背靠在院墙上等待着审问。大庆把胖磊叫到了身边。

“你不是说有个叫付国的吗?他由你来处置。”大庆指着墙根下的“保皇派”说道。

胖磊一副揎拳捋袖的架势走到那帮低眉顺眼的家伙面前一个一个仔细的打量着。

经过胖磊的一翻辨认似乎没有发现那个追着自己满大街跑的家伙,如果不借今天这个机会给自己出出气恐怕以后没机会了。他终于将目标锁定在一个人的身上。他走到那名刚刚从煤堆里爬出来,被煤灰遮住面容的小子身前说:“还认得我吗?”

那小子连忙摇头,胖磊接着就是一己重拳打在他的肚子上。那小子双手捂着肚子委屈的说:“同学,我真的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胖磊用手点着他的头。紧接着又是一拳,那小子满眼泪花的看着胖磊:“大哥,我和你无怨无愁放我一马吧?”

“放你?你他妈追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放我一马?”

那小子的表情更加无辜:“同学,我真的没追过你,我今天是头一次看见你。”

“你他妈的就嘴硬吧,我今天非把你腿敲折了。”胖磊上去就开始猛揣那小子的大腿。

这时大庆走了过来指着满脸煤灰分不清是人是鬼的小子说:“是他吗?”

胖磊很沉稳的点了点头,回答:“应该是他。”

那小子连忙摇头:“同学,我今天是头一次来大院里,我向毛主席保证!是他们喊我来的,你真的认错人了,你不相信你可以问问他们?”

“你叫什么?”大庆问道。

那小子连忙回答:“我叫李树强,红光中学的,我真是头一次来这。”

“胖磊你看清了吗?是他吗?”

“听声音到不是很像,不过这小子成心把脸抹得这么黑,心里一定有鬼?”胖磊一副侦探的口吻。

“同学,我现在就去洗脸行吗?”那小子现在迫不及待的想将自己的面容恢复成原样,证明自己真的不是这个胖子的仇人。

“你这副德行挺好的,别洗了。”大庆走到了这二十几个人的正当中,用手点着靠在墙上的二十几个人大声说道:

“你们这些“保皇派”反革命,你们现在不但站错了队伍,而且对自己所犯下的错误至今都没有充分的认识到。你们的思想和行动已经说明了你们对党和毛主席的不忠。你们这些与革命事业背道而驰的作法将会得到严厉的批判。不过我们党的政策也是会给你们出路的,如果你们能够交代出其他“保皇派”的藏身之所,我们将给你们宽大处理,如果仍然顽抗到底拒不交代,那你们的后果将极为严重………“

大庆在那翻来覆去的围绕着一个主题讲了足足一个小时,可见思想政治工作非同一般。在大庆例行公事般的训话之后,“保皇派”交出了武器和队旗今天的任务宣告圆满结束。但这也让周围一直苦守“阵地”几个小时的群众感到了一丝失落。在那个已经是要“武斗不要文斗”的时期身无大碍的被某一派制服也算是件幸运的事情,毕竟自己还留有继续革命的本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