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FOUR 融合 [4] 真正的猎狗

百合浪子 收藏 3 37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FOUR 融合 [4] 真正的猎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你确定我们该这么走?”纳帕伊满脸汗水地回头问。

“只要你能确定你在走直线就成。”马丁趴在纳帕伊的背上,看着用手电照着地图回答。

“废话,我可是一直按照你说的,朝E37度走的。要是错了,只能怪这该死的头盔显示有错误。妈的,这屏幕的光照得我眼睛疼。”纳帕伊骂道。为了不偏离方向,他一直开着电子头盔上的显示屏。

“得了,乡巴佬,快走路吧。”马丁用手电敲着纳帕伊的头盔道。

马丁的伤到底感染了。起初他还能坚持拄着拐杖走,后来他开始发烧,伤口也疼得厉害,严重到走不了路的程度。最后的三天,大部分时间都是纳帕伊背着他走,他则凭着对雨林的了解给纳帕伊指着近路。

“该死的雨林。”纳帕伊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天天下雨,下他妈的!”

“你应该感谢这雨林,幸亏核战时这里没有被过多的破坏,地球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生态环境,否则我们至少还得在地下待一百年。”

“你说的是真的?”纳帕伊没读过多少书,环境那些东西对他来说十分的陌生。

“当然,你没听说过南美雨林还叫‘地球空调’么?盟军为什么先要占领南美?就是要保住这片林子别被激进的‘自由阳光’破坏。”

“你懂得可真多。”纳帕伊说。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佩服这个黑人了。

“歇一会吧,按照现在的速度,我们在明天十二点之前肯定到了。”马丁看到汗水已经把纳帕伊的领子都沁湿了,趴在上面,他能感到从下面升腾上来的浓密的水气。

纳帕伊照做,他慢慢放下马丁,让他靠在一棵树上,然后摘掉头盔,用袖子擦着头上的汗。马丁感激地看看他,然后,准备在树脚下坐一会。

“等一下。”纳帕伊突然冲马丁喊,马丁马上停止了动作,心想难道默菲还在路上埋了地雷?

纳帕伊几步跑过来,小心翼翼地从马丁悬着的屁股下面捡起一团树枝。

“我还以为是地雷呢,一惊一乍的,是什么东西?”马丁松了口气。

“你自己看。”纳帕伊把手里的东西送到马丁眼前,后者这才看清,那是一个鸟窝,里面还有四只没睁开眼的雏鸟。

“好东西,今天的晚饭有荤了。”马丁感到嘴里似乎全是阿拉伯式烤小鸡那又油又香的味道。

“它们才刚生出来,你也忍心?”纳帕伊赶快把鸟窝从马丁的眼前收回来,生怕那张大嘴里流出的口水把窝里的小鸟演死。

“那你还想养着它们?”马丁觉得有种傻气正在从眼前这个印度人身上冒。

“这窝是从树上掉下来的,我得把它送上去。”纳帕伊很认真地说。

“开玩笑,那么高,它们还不摔死了。而且你送上去之后,它们还得饿死。”

纳帕伊被提醒了,他用手把雏鸟挨个摸了一遍,它们的身体还有热乎气,还有心跳。“没事,它们好着呢。你看那,它们应该是小鸟的父母,它们会得到照顾的。”

马丁抬头看看纳帕伊指的树枝,那里有两只美丽的鸟在眼巴巴地看着地上的两个人,准确地说,它们在盯着那个鸟窝。

“好吧,随你。”马丁耸肩说。

纳帕伊冲他一笑,把鸟窝放进头盔,然后叼着头盔带,噌噌爬上树。两只大鸟飞开了,但它们没飞远,在更高点的树枝上停住,眼睛仍盯着鸟窝。纳帕伊坐上一根粗树岔,一手扶住树干,另一只手把鸟窝从头盔里取出,放在Y形的树岔上;为了保险,他还折了几根小树枝,架在窝下面。觉得万无一失之后,他轻轻地离开树岔,爬了下去。

在纳帕伊忙活的时候,两只大鸟一直在看着他,等他到了地面,它们立刻飞到鸟窝上,细心地为自己的宝宝梳理身上的绒毛。一直看着纳帕伊的还有马丁,他觉得这个曾经跟自己拼命打架的印度人并不是一个没水准的庄稼汉,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得多。“可惜那美味了。”马丁感到肚子在叫。“明天回营,我要吃掉一整只火鸡。”

“你在说什么?”在马丁猛咽口水的时候,纳帕伊已经从树上回到地面。

“没什么,我在想信佛的人是不是都这么傻,以后上了战场,失掉后方补给,你还能吃什么?”

“不是我不吃,是它们太小了,我不忍心。”

“嚯,不忍心?”

树上传来鸟们欢快的叫声。

“它们夫妻俩在谢你呢,大善人。”

纳帕伊抬头,两只鸟正冲他叫,不是仇视的尖叫,而像是一首动听的赞美歌。

“看来这世上什么东西都知道报恩。”马丁笑笑,坐下,点上两根烟,递给纳帕伊一根,后者在他对面也坐下。“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如果我也想报恩,但是我的恩人已经不在了,我该怎么办?”

“佛祖说过,人有生死,恩无头。众人有恩于你,你也应该把报恩的心回馈于众生,这样恩情才能世代传下去。不要在意你的恩人已经不在了,只要你能把他施与你的恩情施与给其他人,那么他的灵魂也会高兴的。”

“如果,我一定要对他有所表示呢?”

“照顾好他的亲人,善待他周围的人,是对他最好的报答;而且,你也可以在他的墓前为他祈祷,祈求佛祖能宽恕他生前的一切罪孽,让他能到西天极乐世界里去。”纳帕伊一字一句的说。他虽然没读过太多的书,但从小到大他都都被佛教的思想深深感染,他也时常去寺院里听住持讲经,所以,对用佛法开导人,他并不觉得费力。几句话下来,说得马丁瞪大了眼睛听。

“祈祷……”马丁默默地反复叨念这个词。

“对,带着你最大的诚心去祈祷,佛祖一定回听到的。”

“你能教我一些吗?”

“当然没问题。你这样,跟我一起做……”

********

默菲站在小山上一块平坦的草地上,他身后是好几个医疗帐篷,帐篷旁边停着几架CH80和AH23直升机;周围,数十个全副武装的卫兵把整个草地围成个圈;小山四周是一望无际的热带丛林。

默菲抬腕看表,九点一刻。为了迎接在丛林中滚爬了一周的士兵们,前一天晚上,默菲就派出了医疗队和卫队在预定集结地待命,等着勇士们的到来。而第一对完成任务的士兵是在早上八点到达的,他们是一排的。随后,陆续有士兵到达集结地,却一直没有二排的人出现。

格兰特坐在离默菲不远的一架CH80的舱口抽烟,他脸色很难看,有对属下落在其他排后面的失望,更多的,则是担心士兵们的安全——二排什么时候都是队里的佼佼者,这次回来了二十多人竟没有一对二排的人,十有八九是出事了,因为如果没有意外,二排是不可能落在后面的。

默菲用余光看到了在飞机上抽闷烟的格兰特,他没说什么。谁都明白,二排是三个排里最棒的,单从平时训练的成绩就能知道,二排总能超出第二名一大截;而且在“突袭”行动中,也是二排反突袭成功,“夺”回了军营,“救”出了其他排的人。军队里总有这么一个观念,如果在战斗中你超额完成了任务,那下次行动你会分到更多的任务。默菲当然也有这种想法,不过他不是那种喝兵血的人,他的观点是,如果在平时你有不俗的表现,那以后的训练中你会得到更加严酷的任务。他想把二排训练成手里的王牌,所以在这次训练中,他把二排人的登陆点都放在了距离远,路不好走,情况复杂的地区。只要他们能一个不剩地回来,那他们就一定能成为真正的“猎狗”,默菲边想边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长官,有人回来了,好象是二排的。”远处的哨兵冲默菲喊,可没等默菲说话,格兰特像个弹簧一样,甩掉手里的烟,一下窜起来,往前跑了几步,仔细地辨认正在从山下往上冲的两个士兵。

“是,是他们,是他们,小孩和中村,好样的!”格兰特几乎要蹦起来,因为他看到,两个人除了衣服破了,身上有些刮伤,其它并无大碍。

“报告长官,上等兵杨锐(中村平)归队。”两个气喘吁吁的人在默菲面前站定,立正报告道。

“过去休息吧,让医官给你们检查一下。”默菲平静地说,但他那满意的眼神还是把他的喜悦流露无疑。旁边的勤务兵记下了杨锐和中村的到达时间。

“你们两个小杂种,真是好样的!”格兰特更是兴奋得要命,上来朝两人的肩膀狠狠一拍,两个虚弱的人感到脚下一软,要不是格兰特反应快,把他们拉住,两个人早躺地上了。

“中尉,这里交给我吧。”一个医官带着几个救护兵跑过来,搀起杨锐他们就走,生怕让这个没轻没重的中尉再给来一下。杨锐回头冲还在傻笑的格兰特吐了吐舌头。

“科拉希!”一声酷似乌鸦叫的声音从山下传来。格兰特扭过头,看见一身破烂的爱德华·芬治已经从山下冲了上来,他的后面还跟着步履蹒跚的池上,显然后者的精神状态远不如前一个人好。

“科拉希!”没等小个子和池上在默菲面前站好,又一声101空降师老506团的口号从山下传来,西蒙和泰戈尔飞快地并肩冲上山。

随后的半多个小时里,格兰特的嘴就乐得一直没合上过,若不是他每时每刻都没安静过,保不齐会有只虎皮鹦鹉在他的嘴里下个蛋。到十点的时候,二排已经有近二十组到达,霍克、大田、杰弗逊、鲨鱼、德克雷、斯旦、卡森、丰克都在其中。二排一下子跃居到归队人数的榜首。

医疗帐篷外的空地上,二排的人席地而坐,在一起愉快地喝水、吃刚发的补给食品、聊天。

多数人都挂了彩,不过都不太严重。最严重的可能就是西蒙和泰戈尔,在野外生存的第三天,西蒙替泰戈尔挡住了毒蛇的攻击,而泰戈尔二话没说就帮西蒙吸毒、上药、包扎。由于治疗及时,西蒙被咬的右臂只是肿起来,其它地方都没事,而泰戈尔的嘴也肿成了鸭子嘴,两个人现在正并排坐在一架直升机下面,把药水瓶挂在舱门把手上,打着点滴。两个人没有说什么,但从眼神中,别人能看得出,他们已经不是敌对了。

小个子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那是这几天跟池上打架的结果。其实后者的境况更惨,池上早已是熊猫眼,腿也瘸了,据说还有两颗牙也松动了。像他们俩这样的伤,在队里还有几对,让彼此仇视的人组队完成任务,殴斗是难免的,默菲当然很清楚这点,所以他就当没看见,毕竟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此时,池上正可怜兮兮地坐在一个帐篷边,让医官给他擦药。大田和其他两个日本人陪在他身边,除此就再没别人。

中村坐在杨锐旁边,乐呵呵地听着别人的赞扬和小个子跟杰弗逊的吹嘘,作为没上过战场的新兵,中村和杨锐能成为二排的第一,这让很多老兵刮目相看,再加上两个活宝的吹捧,更多的人觉得这两个新兵不简单。说到新兵,有人问是否看见安迪尔了,众人摇头。“看来他可以提早回家了。”小个子撇嘴道。

时间一点点过去,二排与其他排的人陆续都到了,到十一点的时候,全队只剩下七组没有回来了。二排有两组,纳帕伊与马丁以及安迪尔与爱尔斯宾。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泰戈尔有点急了,他很怕纳帕伊跟马丁打起来,最后落到被退训的结果。

不光泰戈尔,很多人也有些焦急,为二排的荣誉着急,也为没回来的战友着急。似乎从“突袭”事件开始,二排的内部关系有了改变,打架的次数开始减少,议论长官的事也很少发生,也许是大多数人都从那次事件中认识到了团结与凝聚的可贵。七天的同生死共患难让很多原本仇视的人彼此有了深一层的了解,让原本不太熟悉的人彼此成了朋友。除了大田等四个人之外,剩下的能在回来之后就坐在一起聊天,这让一旁的格兰特和默菲都很意外,可以肯定,默菲的计划在二排身上成功了。

“又回来一组。”山下有哨兵喊。泰戈尔心里突然紧张起来。

二排没人再说话,人人都在盯着草地边缘的那条线,猜想着从山下上来,出现在那条线上的会是谁。

时间似乎很漫长,山下一直没有上来人,难道哨兵眼花了?众人都在疑问。这时一个人影晃晃悠悠地出现了,那人面孔很模糊,只有浓黑的眉毛很显眼。

“爱尔斯宾。”有人认出那个人。很快,这话被证实了,爱尔斯宾正拖着疲惫不堪的安迪尔走上山坡。

爱尔斯宾来到默菲面前,扔下已经爬不起来的安迪尔,朝默菲敬礼。几个救护兵立刻上前,用担架把安迪尔抬起来,送往医疗站。

“哦,安迪尔,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能出现在这,可喜可贺。”担架经过二排的时候,有人拿他开起了玩笑。安迪尔动了动眼皮,显然已经没了一点力气。

爱尔斯宾缓步走到二排的位置,咚地坐在地上。有人递给他水壶和吃的。“谢谢,”他接过来就是一顿狼吞虎咽。“还有人没回来吗?”

“有,还有十二个人没回来,我们排只有马丁和纳帕伊。”别人回答。

“马丁?我们是在一架飞机上,登陆点也不是很远。第一天下午我听到过连续的枪声,应该就是他们的那个方向。”爱尔斯宾边吃边说。

“你在开玩笑。”跟他说话的人不敢相信。二排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他们知道马丁爱打架,也知道纳帕伊跟马丁有仇,但他们无论如何不会相信,这两个人会用枪来解决彼此之间的问题。

最紧张的要数泰戈尔,他站起来,用企求的眼神望着山下。西蒙走到他右边,拍拍他的肩膀。“他会回来的,他和马丁都不会那么蠢。”西蒙说,但他自己也拿不准那两个人究竟出了什么事。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其他排回来了四组人,马丁和纳帕伊仍没有出现。泰戈尔依旧站在那,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里多了一串佛珠,此时他正用拇指一个一个地数着佛珠,嘴里不停地祈祷。

“放轻松些,不会有事的。”杨锐走到泰戈尔旁边,安慰他。

坐在驾驶舱里休息的默菲从飞机上跳了下来,看着山下,依旧没有一个人影。他看看表,还有十分钟。整个山上除了风声,再也没有别的声音,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

又过了五分钟,哨兵那兴奋得有点变了音的喊声从山下传来:“又,又一组。”

二排的人在也按耐不住了,在泰戈尔的带领下,全跑到山坡边上,往下看。他们看到的,是一个高高的人,背着一个黑人,在艰难地向山坡上跑。

“邦查!”泰戈尔高声喊道。

纳帕伊抬头,在确信眼前的人影不是幻觉之后,用最后的力气喊:“救,救护兵。”然后他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