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世事无常2

kevinjary 收藏 1 12
导读: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世事无常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郝志勇无意中在一张过期报纸上看到了一条关于介绍河北省徐水县的一则报道。报道中介绍了徐水县农民正在沿着人民公社的道路,奔向“共产主义的乐园”。还介绍了徐水县发射的几颗“高产卫星”,一亩山药产一百二十万斤,一棵白菜产五百斤,小麦亩产五千斤,皮棉亩产五千斤,全县粮食亩产两千斤,上面还附有一张毛主席和一位喜形于色农民交谈的照片。郝志勇看完此报心情很是激动,他立刻拿着报纸走到了正在哄孩子睡觉的李琳身边,手指着新闻标题兴奋的说:“你快来看看,看来真的是个大丰收呀?”

“你小点声孩子刚睡着,什么大丰收让你高兴成这样?”李琳皱着眉头说。

李琳走到了客厅,郝志勇跟在身后接着说:“河北省徐水县,全都是大丰收呀?前些日子部队里面开展会议学习,有的同志就提到了很多地区开展的高密植得到了成果,我还有些怀疑,没想到真的是成功了?”

李琳接过郝志勇手中的报纸仔细阅读着。

“你也该给家里写封信了,这都好长时间没和家里联系了,正好问问咱家是不是现在粮食多的都吃不过来了?”郝志勇催促着李琳尽快给家里写封信,以便竟快得到证实。

信寄出去一个多月后,李琳才收到家里的回信。家里面的回信一般都是由哥哥李壮来写,因为哥哥是目前家里识字最多的人,但字迹很潦草有些像密码,只有李琳看的懂。

信里面说道:“家里收到你们的来信很高兴,你们和孩子都很好我们就放心了,父母希望你们有时间带着孩子回家来让他们看看。父母的身体都很健康,你在报纸上看到的消息,咱们村没有发生。现在咱们村子种地的人不多了,都去炼钢建水坝去了。咱们村现在成立了一个公共食堂,村里向每家人收粮食,放到公共食堂里面,大家随便吃,咱家连碗筷都交了上去。家里现在不用做饭了,咱妈把铁锅和几个铁盆都支援村头新建的钢厂炼钢去了,我和你嫂子也是在村头那家钢厂炼钢,家里反正都挺好的!你就不用担心了,替我向志勇问好,俩人有时间带孩子回来,就说到着吧。保重身体。”

李琳看完信后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虽然哥哥在信里没有说明家里有什么困难,但她知道家里有了这么大的变化,肯定不会向哥哥说的这么好。可是李琳又不敢和郝志勇说家里发生的这些事,怕他会向王冬一样,在团里不小心说走了嘴给自己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说了个谎话告诉他,家里回信了,收成也不错,一家人都挺好的,让咱有时间带着孩子回家看看他们。

此后部队里面的气氛一直都是非常积极,全军上下每天都可以从报纸上获悉中国大地又有多少颗“高产卫星”被成功发射。看着报纸上一张张丰收的照片,所有战士们都沉浸在无尽的喜悦中,郝志勇也不例外,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一封加急电报。

那天风刮的有些刺骨,郝志勇顶着凛冽的寒风一路小跑回到了家。因为大儿子在幼儿园尿湿了裤子,他要给孩子找条裤子换上。就在他正翻箱倒柜找得热火朝天时,听见有人敲门,他手拿孩子的裤子走到门口开门。门外站着一名打着哆嗦东瞧西看的邮递员。

“同志,这是郝志勇的家吗?”邮递员试探性的问道。

“是。”郝志勇点了点头。

“这里有你家的一封电报,你签个字。”邮递员将电报递到了郝志勇身前。

郝志勇接过邮递员的笔在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打开电报里面清晰简洁打印着八个字。“哥哥病危速回唐山。”

郝志勇一下子蒙了,哥哥怎么会突然病危?虽然他一直没有和李琳的哥哥见过面,但从小在地里面干活身体结实的很,以前写信来也没有听说哥哥身体有什么病呀?郝志勇把电报塞进了裤兜里,穿上军大衣就跑向了李琳的医院,慌乱中给儿子找出来的裤子也被丢在了床上。

李琳看后顿时哑然失色,他不相信哥哥身体这么健康怎么会突然间病危?会不会是父母太想看孩子才这么说的?但又想,家里不可能用这种事情来吓唬我们呀?她心里又开始焦急起来,决定立刻回唐山。他们俩各自请了十天的探亲假,带着孩子,搭上转天早上第一班开往唐山的火车。

在火车上李琳的心情一直很低落,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制止两个孩子的打闹嬉戏,只是目光呆滞的盯着窗外呼啸而过的景物。一路上李琳没有怎么开口说话,郝志勇也不想过多的打扰她,就这样在两个孩子的打闹声中到了唐山。车站里的人流很拥挤声音也十分嘈杂,李琳领着儿子在前面走,郝志勇则抱着女儿拎着包跟在她的后面。

公共汽车上的人似乎更加拥挤,他们坐在汽车里的最后一排,郝志勇将两个孩子都放在自己的腿上。李琳则抱着那只装了几件衣服的行李袋。

“大道奇”似乎已经适应了这条崎岖不平的公路,人们也随着汽车行驶中的颠簸互相挤碰。

汽车停在了一条土道的路口,李琳下车后似乎对眼前这片十余年未曾谋面的景物有些陌生。她四处眺望想找到自己脑海记忆中的地理坐标,最后他们沿着坑凹不平的土道向深处走去。走了五、六里路后,熟悉的景物才又浮现在她眼帘,但在周围枯树慌草的的映衬下,村子显得荒寂凄清。村口的一间大院子格外显眼,院门口堆满了各种铁制用品,包括几把耕地的锄头,这让李琳想起了哥哥信中提到的炼钢厂。

李琳家门外已经聚集了一大群正在那议论纷纷的村民,他们你一言我一嘴的指指点点说个不停。李琳和郝志勇的突然出现让他们不自然的闭上了嘴,将奇异的目光投向这两位面相陌生的军人身上。

离开家乡十几年的李琳已经让这些村民认不出她,在他们的记忆中老李家的二闺女仍然是一脸娇气的小女孩了。村民们忧忧郁郁的给两个人闪出一条通道,目送着他们进了院子,随后又井然有序的将门口堵上继续他们的讨论。

院子里空荡荡的,以前占了大半个院子的鸡窝不见了,院子里只是稀散的堆了几捆树枝。接着映入李琳眼帘的就是两个头带孝帽的小男孩。这是李壮的两个儿子,李琳刚当兵离开家时,两个外甥和自己的孩子差不多大,可现在已经认不出来了。

李琳看到眼前这两个带着孝帽的孩子,脑子“嗡”的一下差点炸了,她扔下手里的袋子,哭喊着自己的哥哥冲进了屋子。

“哥!哥哥!”

李琳的母亲看到自己女儿哭喊着跑了进来,自己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悲怆扑到女儿怀里心胆俱裂的哭了起来。

“你怎么才回来呀?你哥哥就想看你和志勇一眼呀,说连自己的妹夫都还没见过呢?不想就这么走呀!”母亲痛苦着说道。

“我们收到电报就开始往家赶。”李琳哽咽的说。

李琳看着躺在草席上的哥哥,噗嗵一声就跪在了哥哥遗体前,抚摩着那消瘦的脸,哭道:“哥哥!我来晚了”

李琳的父亲和嫂子这时把门外的郝志勇和两个孩子让进了屋里,郝志勇问李琳的父亲:“大哥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

李琳的父亲看着李壮的遗体老泪纵横地说:“我们也没想到他突然病的这么厉害,平时身体不舒服在家躺几天也就好了,这次一躺下就起不来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为什么不找医生啊?”李琳很是不理解。

父亲无奈的低下了头说:“你是不知道咱们村子的情况!就算把大夫请来也治不好呀?”

李琳听父亲说着话很奇怪,擦着眼泪问:“哥哥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治不好?哥哥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瘦?”

“这话说来长,去年咱村子开始都吃公共食堂,开始大家都是随便吃,吃饱为止。后来村里的年轻人都拉去炼钢铁、修水利,这一天累的连腰都直不起来,饭还吃不饱,这身体也就一天不如一天了。”父亲抹着眼泪。

李琳把父亲的话打断追问道:“为什么吃不饱?”李琳站了起来,走到父亲身旁。

“没粮食呀?”父亲的神情很无奈。

“没粮食?我们在部队听说全国都是大丰收,徐水县一年都产了这么多粮食,唐山怎么会没粮食呢?”李琳对父亲的话很不理解。

父亲愤式嫉俗地说:“丰收?自打今年开始连饭都没的吃了。以前两三天还能吃上白面馒头,现在天天喝稀粥吃野菜还不管饱呀?你哥哥就是饿死的!”

郝志勇听完这句话惊愕的看着父亲说:“饿死?那报纸上写的亩产千斤都是?”

“虚报!全是虚报,都去炼钢铁建水利,哪还有人种粮食?收上来的那点稻子还不够全村吃上半个月呢?全村男女老少像你哥这样饿死的不下十几人呀?你看看咱家现在还能过吗?家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是来年想种地连种子都买不起呀?”父亲蹲在了地上无奈的摇着头。

“家里这种情况,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们?”郝志勇有些激动。

李琳的妈妈这时走到了李琳身边委屈的解释道:“你们是不知道,村里特意嘱咐咱家,不要向部队伸手,我们要自己解决困难,不能给国家添加负担。我们也知道你们在部队里忙,所以不想麻烦你们,再说全村都是这个样,我们也不想搞特殊?”

“妈!你怎么这么糊涂呢?难道为了不搞特殊就让哥哥饿死吗?村长在哪?我要他偿命!”李琳那倔脾气突然被母亲的这句话勾了起来,非要去找村长说理,母亲拉住李琳的胳膊死活不让她去。

“闺女呀!听妈话让你哥哥安心的走吧,别去闹了,你找到村长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呀?”母亲拉着李琳苦苦的哀求道。

郝志勇把话接过来:“听妈话吧!这件事不是村长能解决的,是要靠国家去解决,别给爸妈再添麻烦了。”

此时,郝志勇脑子里民康物阜的景象彻底被眼前这一目狠狠的摔碎。想要一片一片的粘合在一起那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

李琳听完这话搂着母亲又是嚎啕大哭,两个孩子则一直很迷茫的看着屋子里发生的一切,他们并不知道妈妈为什么哭的如此伤心。也不清楚那个躺在草席上瘦骨伶仃一动不动的人为什么不会被吵醒。更不清楚自己还要站在这里多久,因为他们开始饿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