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人生之喜1

kevinjary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五月中旬,三十九军陆续回到东北军区,还是这个熟悉的地方,但身边熟悉的战友多数也已经不在。很多战士回过国的第一件事情,是给在外地的家人写信。东北本地军人轮换放假五天回家探亲,也有很多家属得知消息后早早的就来到军区大门口登记进院。有的家属来军区的目的就是为了核实一下自己的儿子、丈夫或是女儿是否真的已经牺牲在朝鲜。军区里的场景是悲喜交加,当时很多战士的主要工作都放在安慰牺牲战友家属身上。

郝志勇虽然是哈尔滨人,但是他没有申请回家探亲。当年日军侵华时期,东北沦陷,日军在哈尔滨成立专门研究细菌战的部队,称为“七三一部队”,上千名中国人成为了他们的实验品。郝志勇的父母也没有逃过这场灭绝人性的细菌实验,只留下了郝志勇和他的姐姐郝惠敏。

那年郝志勇才刚满十二岁,姐姐也只有十五岁。姐弟俩靠延街乞讨生活了三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姐姐在一家馒头铺帮忙卖馒头,没有工钱只管饭。老板心肠还算好,每天都会多给她几个馒头让她给弟弟吃。郝志勇十五岁的时候则在一家煤厂当学徒工,本来他想等发了钱给姐姐买双像样点的棉鞋,但当时国内内战不段,大量增发货币,结果造成了严重的通货膨胀,物价暴涨。一直存了四个月,才买了双最便宜的棉鞋,但那时已经到了六月份。

一九四九年,那年郝志勇十九岁,他在沈阳入了伍,他将每个月的补贴全部给了姐姐,说自己在部队有吃有穿,用不着钱,让姐姐帮他存着。姐姐当时则在一家布料厂做工人,晚上回到家还要帮人家缝被套,一天没有几个小时休息时间。

在郝志勇当兵的第五个月,姐姐开始日夜不停地咳嗽,去医院检查是肺炎。郝志勇将几个月省下来的四十块钱补贴全都给卧病在床的姐姐治病买药,但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在加上医疗设施落后,最后还是没能将姐姐留在身边,那年郝惠敏二十二岁。

回国后,表彰大会、战后总结大会、英雄事迹报告会一个接一个的大会开了将近两个月。郝志勇从开始的兴奋激动到最后的疲惫厌倦,可能和他没有获得任何表彰有关系,他一直提不起兴趣。直到这股表彰热潮减退,他才觉得自己真正松了一口气。

一天,郝志勇闲来无事,将从朝鲜带回来的几十颗各式各样的弹壳凌乱的摆放在床上,忙着在上面刻画各种子弹的枪型,几声清脆的敲门声让他放下了手里的工作。

“请进!”郝志勇回应道。

门被推开时,夹带着合叶缺油发出来的声响,那个让郝志勇日思夜想的人再一次不可思议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看着站在门口的李琳,郝志勇不禁苦笑了几声,站起来走到了李琳身前看着她说:“不要在失踪了好不好?”

李琳咬着自己的嘴唇腼腆的点了点头。郝志勇把她请到了屋里,坐在郝志勇对面二排长的床上。郝志勇看着那张腼腆的脸问道:

“为什么从那天之后你就没来找我?难道你不怕回了国找不到我吗?”

“因为当时我没留在你们师呀?”李琳低着头笑着说。

李琳抬起头看着郝志勇说:“不是说,留在你们师我再来告诉你吗?今天我是第一时间通知的你?”

“你留在我们师了?”郝志勇很惊讶。

“准确的说应该是你们团。”

郝志勇仍然一脸惊讶:“我们团?”

“是在你们团的卫生院。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咱们团的卫生院!”李琳腼腆的笑了笑。

“你知道我回国之前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什么?”

“就是没问你们部队的番号呀?那天只顾着和你聊天什么都忘了,回国之前我都后悔死了!要是真的见不到你,我会悔恨终身的。”

“会有这么严重?你就这么想见到我?我看你们连里的女兵不是挺多的吗?”李琳笑着说道。

“在多和我也没关系呀?再说她们能和你一样吗?咱俩是什么关系,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李琳说:“哦!明白了,原来你这么想见我,是为了报恩呀?”

“当然不是了?”郝志勇连忙解释,心里却又在偷偷窃喜,既然这么在乎我的想法,证明我有机会,是死是活今天也要在搏一次了。郝志勇突然将头抬了起来说道:

“李琳同志,我很喜欢你,我想让你永远和我在一起。在朝鲜你曾经说过要我们顾全大局不要考虑个人问题,现在我们已经回国了,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

李琳的面容突然涨的通红,低着头一言不发,用手不停玩着自己的衣角。

“我相信你对我也是有好感的,要不然你不会把我送给你的弹壳一直放在身上。对不起,李琳同志,我知道今天和你说这些话有些突然,你会觉得不好意思,可是今天我要是不说出来,我会后悔一辈子的?这种事情需要你情我愿,谁也不能勉强谁,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清楚,我不希望以后见不到你,如果你愿意和我在一起的话,你现在就留下,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也绝对不会在纠缠下去,我们以后也是好战友,你就走出这个屋子。”

两个人都低着头,谁也没有看谁。郝志勇这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太冲动,为什么不等大家在熟悉一些在说此话呢?现在到是痛快了,李琳要是真的站起来走人,自己以后哪还有脸在和她见面?就在他胡思乱想时,李琳站起了身子,向门口走去,没有在说任何话。郝志勇看着那娇小的背影,自己的头似乎快要炸掉了,他低下头闭着眼睛仿佛看到了无数张嘲笑他的怪脸在他眼前飞来飞去。“砰”门关上了,郝志勇眉头紧缩好象自己的头被关上的木门挤住,感觉很疼却又喊不出声来。这时几声急促的脚步声让郝志勇将自己挤住的头又从门缝里挣脱出来。他还没来的急抬起头,李琳就扑到了他的怀里双手紧紧楼住他的脖子。郝志勇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搞的有点不知所措,两只手死死的撑在床上,呆呆的盯着李琳那条搭在自己肩上的麻花辫。姿势保持了一分钟之久,直到被李琳的哭泣声打破。

“我收到那颗弹壳以后,真的担心会再也见不到你了,很多人说砥平里牺牲了很多战士,一个连打下来只剩下十几个人,你们师还是主力师,我那个时候天天看着这颗弹壳给你祈祷。到了你们师,我都不敢打听你的名字,我怕找不到你,你知道吗?” 李琳哽咽着。

李琳一向给郝志勇的感觉是一个善良而且非常坚强的女孩,突然这么一哭到是让郝志勇有些吃惊,下意识的将手放在了李琳的肩上,轻轻的拍打着说道:

“一切都过去了,我不会再离开你,我也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以后的路我们俩要一起走。”

李琳在郝志勇的怀里,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微微的点着头。两个人依偎在一起,这个姿势足足定格了三十分钟。为了成全这温情的一幕,同屋的二排长付出的代价是在屋外故做思考状溜达了足足一个小时。事后二排长对郝志勇说道:“我在外面一直在做思想斗争,不知道是不是要向领导汇报这事情,不能让你小子刚回来就犯错误呀?幸好是我想的太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