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12

kevinjary 收藏 1 35
导读: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一九五三年二月,这是郝志勇在朝鲜度过的第三个春天,同往年一样地面上的积雪已经被白昼里的阳光化成雪水,朝鲜的土路又变的泥泞不堪。很多战士的棉鞋都被泥水浸湿。到了晚上,二月的朝鲜依旧冷的出奇,战士们那双被泥水尽湿的脚,早已经被冻得失去了知觉,长此以往一些战士的脚上就生了冻疮,走起路来都会变得有些吃力。每当战士晚上睡觉的时候,排长或是连长都会要求战士们将鞋拖下来放到火堆旁烤干。

现在的郝志勇已经不再是当年那名乳臭未干一脸稚嫩的新兵蛋子了。他凭借着自己在战场上英勇多谋的表现,已经荣膺为一名排长。在志愿军发动第五阶段战斗中,郝志勇曾孤身一人绕至敌人侧翼炸掉了一辆坦克,并且将从坦克里跳出来想要逃命的美国士兵楞是活生生的拽到了指挥部。在当时郝志勇简直成了三四五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奇人物。

在此前砥平里一仗中,三四五团伤亡惨重,尤其是排职干部严重匮乏。很多战士和连队里面的干部都向团部极力推荐郝志勇。团里领导多次找到连队战士向他们了解郝志勇的情况。也多次和郝志勇本人单独谈话。团里领导肯定了他在入朝以来的英勇表现,经过再三研究,团部领导一致同意提升郝志勇同志为三排排长。这也让他本人感到受宠若惊,没想到自己这么年轻,刚打了不到一年的仗就当上了排长,兴奋之情难以言表。兴奋之余,郝志勇身感自己肩上的担子重了许多,决不能辜负领导和战友对自己的信任。他把曾经在自己班长身上看到学到的东西,淋漓尽致的用在了战场上和对战友无微不至的照顾上。

在每天睡觉之前,郝志勇总要挨屋去检查战士们的休息情况。他发现战士的鞋是潮湿的,就拿到火堆前去烘烤,有战士身体不舒服,他立刻去找卫生员。在日常生活中也是无时无刻不惦记战士们的身体状况,生怕自己的疏忽会委屈了战士们。

虽然郝志勇和很多战士都是同期入伍,年龄也都相差不了几岁,但现在大家都将郝志勇当作自己的大哥看待。不过,比起对战士们的关心,郝志勇对自己的照顾可以说是大大咧咧,从来不在意自己身体各种异常症状。早在一个多星期前,郝志勇的左脚就已经生了冻疮,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战士们的劝说郝志勇跟本不放在心上,今推明,明推后的,说什么也不肯去找医生看病,生怕自己脚上的这点小毛病耽误了医生的宝贵时间。

一天晚上,一名叫张昆的战士正在营房外巡逻,刚刚走到营房门口便发现躺在最外床的郝志勇脚上那双潮湿的鞋子却还未脱下。

张昆进屋轻手轻脚地将郝志勇的鞋一点一点的从脚上脱了下来,但那双已经分不出颜色的袜子也已经被浸湿。当张昆将郝志勇左脚的袜子拖到一半时,郝志勇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张昆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坐在了地上,一脸惊呆的望着郝志勇。

“哎呦!张昆?你这是干什么呢?”郝志勇皱着眉头裂着嘴一脸痛苦。

“排长!今天是我的岗,我走过来看见你的鞋都湿了,就是想帮您拖下来,没想到把你给吵醒了。”张昆一边从地上站起来一边说。

郝志勇把那只脱了一半的袜子从脚上轻轻的拉了下来,张昆这才清楚郝志勇为什么像“诈尸”一般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是被疼醒的。郝志勇左脚大脚趾和小脚趾的肉全都已经翻了起来,真想不出来他是如何走路的。

“排长!你这脚也要让卫生员看看,时间长了就严重了?您平时总是提醒我们,您自己都不按要求去做,您要是总忘的话,我明天把卫生员喊来?”

“干吗还要喊来?现在我又不是不能走,不用喊,我明天自己去。你快回到自己的岗位。记住了,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没有上级的命令坚决不能离开岗位一步!”

“是,排长!” 张昆手里拎着郝志勇的那两只鞋走出了营房。

郝志勇眇了一眼身边未被吵醒的战士才躺下身子继续睡觉。

转天起床,郝志勇早已经将昨晚的事情忘到了脑后。就这样,一连过去了三天。

张昆心里可是一直惦记着这事,三天两头的提醒郝志勇。排长,去卫生员那了吗?什么时候去?在不去就严重了。四天过后,张昆还是决定去请卫生员来营地。

当天下午,郝志勇坐在屋里不厌其烦的摆弄着他那把半自动步枪。这把枪和曾经缴获来的那把卡宾枪完全一样,不过,现在很多连队里都已经用上这些缴获来的美国货。往往在郝志勇静静的看着这把枪的时候,他总会不自觉的感今怀昔想起王常喜和刘健。想起三人曾经一起并肩作战奋勇杀敌的场景。时间真是过的很快,转眼间他们俩个人已经离开两年了。郝志勇每年二月的时候,都会面朝砥平里的方向,三鞠躬,问候一声在那里安息的王常喜、刘健和无数志愿军战友。无尽的回忆被一声响亮的喊声打断。

“排长!我把卫生员请来了。”张昆边走边朝屋内喊道。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我自己去,咱们团的卫生员本来就少,你还把人家给请到这来,其他伤员怎么办?”郝志勇一脸的不快。

“没关系!人家就是特意派到咱们团来的,正好到了咱门连。我就把人家请来了。同志这是我们的排长。”张昆向侧面让了一步,露出卫生员介绍给郝志勇。

郝志勇从椅子上站起来,手刚伸到一半突然停住了,他被对面这张熟悉的面孔惊呆了。我的天!怎么可能呢?怎么会这么巧?郝志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名卫生员也是一动不动的望着郝志勇,吃惊的表情显然比郝志勇更加夸张。

这时站在一旁的张昆有点摸不着头脑,他茫然的看着这两位一直在用眼神交流的人,试探的问到:“你们两个人认识?”

“郝志勇?”这时那名女战士才开了口。

“李琳同志?”郝志勇激动的回应道。

李琳的眼眶里顿时充满了泪水,一眨一眨的望着郝志勇。

“李琳同志!真没想到我们两个人会在这里碰上,两年了!我们有两年没见了。”

“是呀,真是太快了,真不敢相信我们还能再见面,我现在还能想起你那天临走时的情景。你的变化太大了?现在已经是排长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很出色?”看的出李琳是发自内心替郝志勇高兴。

“在战场上每名志愿军战士都是最优秀的.......”郝志勇侃侃而谈自己对于优秀战士的定位。

这时两个人的眼中只有对方的存在,而站在一旁的张昆似乎已经从他们眼前蒸发。

张昆站在一旁听着二人追忆往事,感觉很是尴尬“排长那我先出去了?”

这时郝志勇才意识到张昆的存在,重新将目光投到张昆身上,说:“那你先去忙吧?”

张昆从二人之间穿过,走出了屋子。张昆离开之后两个人谈的更加起劲,似乎已经忘记二人今日见面的目的,坐在两把用木板钉成时不时还会发出点噪音的板凳上互问家常。

“李琳同志,你调到我们师来了吗?”这才是郝志勇目前最为关心的问题。

“我们只是派到你们师来的医疗小分队,走不走还要听从上级安排。”

“我们师里的护士人手真的不够用!你看看现在全连加起来才有几个真正的护士,多数都是半路出家?尤其更是缺乏像你这样业务能力强的女护士。”郝志勇的表情很严肃不像是在说笑。

“你就会说好听的,这些事情还是让领导决定吧?我们只要好好去做就行了。”

“你是一点也没变呀?还是这么顾全大局,觉悟还是这么的高。”郝志勇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行了,你就不要在给我带高帽子了,说说你吧?这两年是怎么当上排长的?”李琳打杈的将话题一转。

“呵!打了几场硬仗,我们连,包括我们团都牺牲了不少优秀的战士,领导处于对我的信任,让我当了排长。没什么太特别的。”郝志勇不已为然的说。

“我那年也听说有场战斗咱们打的挺艰苦,牺牲了不少同志,你们师伤亡也不小吧?那时我真的有点怕见不到你了?”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场战斗,要不是当时班长让我和伤员撤回来,我想今天我也不可能坐在你面前,我们俩的缘分也就从两年前结束了。”

李琳是个聪明善解人意的女孩, 她从郝志勇的言语中能够听出来,班长现在已经不在了。她不想让郝志勇在想起那些不舒服的事情,特意把话题转开了。

“对了!你还记得这个吗?”李琳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两年前郝志勇给她留下的礼物。

“你还一直放在身上?呵呵。”郝志勇看着李琳手里那颗刻有自己名字的弹壳,傻笑了起来。虽然想起两年前自己的举动有点傻,但现在看到李琳一直放在身上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我当时就是想给你留下一个纪念,身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你是不是觉得我当时特别的傻?”郝志勇不好意思的说。

“我觉得这颗弹壳是最有意义的,我记得你当年说,是为了拿这种子弹的枪,我们才能认识,我觉得这个是最好的纪念品。”李琳拿着这颗弹壳,仍然是一脸的兴奋。

郝志勇突然觉得李琳对自己的态度和两年前不一样了,变的能够接受自己,这意想不到的变化搞的他有点不知所措。脑子里突然冒出很多想对李琳说的话,却又挑不出一句。只好把自己身边的那把卡宾枪拿在了手上,没话找话。

“李琳同志,这支枪就是用这种子弹。现在我们连队已经都配上了美式装备,全都是缴获来的。真希望我们以后自己能够制造出这么好的武器来。”郝志勇拿着枪装模做样的看了又看,感慨道。

李琳也极为配合的点了点头。此后二人都处于头脑一片空白的状态,不知道该向对方再去询问些什么。沉寂了一分钟,李琳突然从那张吱吱做响的小板凳上抬起身子,郝志勇的眼睛也随着她的身体抬了起来。

“和你说了这么多,都差点忘了正事?你的脚是不是冻伤了?在路上那位同志就一直在和我说你的脚伤的很厉害,让我看看!”

“你别听他的,这小子说话没边,没他说的这么严重。”郝志勇将脚向回收了收。

“今天来的目的就是给你治疗的,我必须要看一看。”李琳逼迫郝志勇脱掉了鞋子。

“没什么大事情,只是我自己总忘了上药。”郝志勇表情痛苦的将鞋和袜子拖了下来。

“这还不厉害?你要是再不治疗,你走路都要成问题了?”李琳看到那双被冻伤的脚,似乎有些心疼郝志勇,连忙从药箱里拿出酒精用棉球一点点给他的脚消毒。酒精渗到伤口时,郝志勇裂开嘴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吐了出来。

“我再给你擦点药,你平时睡觉前自己要想着擦药,过几天就会好了。”李琳轻轻的给那只满负创伤的左脚上药,时光仿佛又倒回了两年前。

药也上完了,话说的也差不多了,李琳把自己从药箱里拿出来的药具又放了回去。郝志勇看着在一旁收拾药品的李琳,实在找不出一句恰当的话语,直到李琳背上了药箱他才想出了一句话。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话说的有些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

“我们俩这么有缘怎么会见不到呢?今天我也该走了,其他连还有很多战士需要检查,我不能在和你聊了。”李琳刚一转身又被郝志勇的声音叫住了。

“其实我们团真的很缺护士,你可以和你们的领导申请?反正在哪里都是工作,就算你不申请留在这里,其他护士也要来我们团。冲锋打仗我们都申请打头阵,你也应该申请留在医疗设施差的部队里?”这是郝志勇最后的乞求,也是他最后的希望。

李琳将身子转了过来笑着说:“还是听从领导的安排比较好,要是真的留在你们团或你们师,我肯定第一个就来通知你。”

话音一落,李琳可以从郝志勇那张黝黑的脸上看到两个字,那就是失望。的确,李琳这一走又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相逢,也可能这将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两个人又再次把手握在了一起。这次握手比起两年前,少了很多情绪,显得自然了许多,似乎彼此都能够接受这个现实,虽说郝志勇心里还是有些恋恋不舍,但是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失去。

李琳刚刚走出营房,发现门外两旁直楞楞的站着七、八名战士。张昆向李琳行礼告别之后,七、八个人才陆续进了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