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9

kevinjary 收藏 1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在那挺机枪被炸毁之后,敌人这侧的火力明显减弱,三排借机将火力全部集中到这侧敌人身上,试图将这个豁口撕的在大一点。此时针对这侧敌人的火力足有一个连,在强有力的火力掩护下,志愿军再次向敌人发起冲锋。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战士半蹲着身体走着蛇行路线向敌人阵地靠近,有的战士甚至在前进途中被战友的尸体拌倒。

这次三班也在冲锋之列。郝志勇把身子压得很低,甚至自己迈步地频率稍快就需要用手来撑地保持身体平衡。此时他的视线已经被身前战友的身背挡住,只有凭借距离感跟随前面的战友向前跑。

郝志勇的目光下意识的被无数颗打上天的照明弹所吸引。照明弹瞬间在空中爆炸,整个砥平里似乎又变成了白昼。现在的局势对双方各有利壁,虽然志愿军看清了敌人的位置,但自己的位置也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眼里。美军二十三团一营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志愿军吓呆了,志愿军也同样被眼前这一幕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双方对瞬间被照明弹暴露都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此刻双方距离仅有十几米。不知道是哪为战士向美军阵地扔了一颗手雷,爆炸使得双方进入了混战,很多战士没来得及上刺刀就跳进了敌人的工事里进行肉搏,这也是郝志勇进入朝鲜之后的第一次肉搏战。

一名美国士兵正在拿着枪向跳进壕沟里的志愿军疯狂射击,郝志勇看状已经来不及拉枪栓开枪,抡起步枪就砸向那名美国士兵的头,紧接着拉起枪栓朝倒地的美国士兵开了一枪,动作相当连贯。

王常喜则和一名美国黑人扭打在一起。美国士兵身型魁梧,整整高出他一个头,力气也是大的出奇。美国兵将王常喜压在身下一手掐住他的脖子,一手用拳猛击他的面部,由于壕沟非常窄小,他在美国兵的身下几乎无法翻身。王常喜“痛中生智”右膝使足力气猛踢向美国兵的裆部,趁美国兵用手捂裆时顺势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掏出刺刀一个前扑就扎进美国兵的前胸。当王常喜从地上爬起来时,双眼已经被打的红肿变形,鼻子也在不停的滴血。他拼命用手搓揉自己的眼睛,但发现眼前的景物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在王常喜前方不足五米处摆放了四门15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王常喜步履蹒跚的走到榴弹炮跟前掏出一颗手榴弹就放进了炮筒里。“轰”的一声,整个炮筒被炸得粉碎,从空中只落下一个底座,就这样王常喜用同一种方式一连炸掉了三门榴弹炮。当王常喜掏出手榴弹摇摇晃晃地朝第四门榴弹炮走去时,突然被一股气浪扑倒在地。一颗来历不明的炮弹在此地爆炸,导致向此地冲锋的志愿军死伤一片。紧接着又是四、五发炮弹在周围接连爆炸。这时准备向盆地中心深透的志愿军,只好躲到了敌人的工事里等待时机。

郝志勇蹲在壕沟里,抬头一看,妈呀!坦克?怎么还会有坦克?谁也没说敌人这里还有坦克?在照明弹强光的照射下,那个“大家伙”在远出依然清晰可见。志愿军手里的这些轻武器对坦克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只有手里的那几颗手榴弹还算有些威力。前提条件是必须靠近坦克才能发挥它们的威力。同时郝志勇还发现坦克并不是孤军奋战,在坦克后面能够看到人走动的身影,这让志愿军试图近距离接近坦克作战的难度更为困难。这三辆正在疯狂开火的坦克已经阻断了志愿军冲锋的路线,敌人的意图十分明确就是想用坦克重新堵住这个缺口。

这时美军阵地前的志愿军所剩无几,最高职务的也只剩一名连长了。他是一连长王磊。王磊粗略统计了一下人数,留在美军阵地前的有六十几名志愿军战士,有十七名战士负伤,其中有十三名已经没有行走能力。

王磊将三名班长叫到了身边下达指令,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有两件事情。一,把这十七名伤员送回去。二,把前面的坦克炸掉。你们三个人在自己的班里每人挑出来三名最年轻的战士,让他们和那四名能走的伤员把十三名重伤员拖回去,把他们身上的手榴弹留下,挑到谁必须服从命令。”

满面青肿的王常喜从战壕的一头一挪一蹭的移到了郝志勇身边。

“连长把任务分配了一下,你和几名战士负责把伤员送回去。”

郝志勇一楞,急忙追问:“为什么?为什么让我送回去?”

“这是命令!没有为什么?”

“你不说出理由来,我死也不走。”郝志勇将头背向了王常喜。

“现在咱们班能看见的只有你、刘健和我,你是最小的,所以你送伤员回去。这是连长的安排,你必须服从命令!”王常喜伸长了脖子朝郝志勇嚷道。

“你现在也是伤员为什么你不回去,要回一起回,让我自己撤?我死也不走!”郝志勇态度强硬的说什么也不肯自己先撤。

“你小子这时要是不服从命令,害的是我们这五十几名战士你知道吗?你现在必须服从命令!协助伤员撤离,郝志勇执行命令!”王常喜愤怒的神情似乎要将脸上的肿包挤炸。

“今天你就是枪毙了我,我也不会离开这半步,我誓死不做逃兵!”郝志勇的固执几乎要把王常喜逼疯了。

王常喜探过身子一把抓住了郝志勇的衣领将他挤在壕沟的土壁上,压低声音,说道:“你小子给我听着,你要是想死在这我不拦你?但我不能看着这些连枪都拿不起来的伤员让美国佬的大炮活活炸死?你要是还觉得自己是一名军人的话?现在就给我服从命令!协助伤员撤退!”

王常喜松开了手,郝志勇抹着脸上的泪水不情愿的喊道:“是!班长。”

“好!把你身上的手榴弹和子弹留下,去伤员那集合。”王常喜靠在郝志勇对面的土壁上,一脸的疲倦。

郝志勇把身上仅存的十几发子弹和两颗手榴弹留给了班长,依依不舍的从班长身边饶过。

王磊背城借一的给三名班长布置着最后的战术:“这里还有一门榴弹炮,我们就用它来吸引坦克的火力,我和二班长饶到右侧一百米处向坦克开火,你们俩只要看到坦克的炮筒转向我们这一边,你们就命令伤员开始撤退。坦克一但向我们开炮,你们就带领战士冲过去。我们现在能跑能打的还有四十几人,每人平均有四颗手榴弹,对方的坦克现在看是三辆,敌人应该在二百人左右。我们分成三组,每组负责一辆坦克,当接近坦克的时候,每个人只投一颗手榴弹,十几颗手榴弹应该可以把一辆坦克的履带炸断,剩下的手榴弹用来掩护我们自己撤退,这些工作由三班长和五班长去安排。大家都清楚了吗?”

“清楚!”三位班长一口同声。

王磊扛起榴弹炮,二班长拿起炮弹二个人便跑向预先计划好的发射点。

王磊发射点选择在了几棵大树前,这样可以让敌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判断出开火的方位。王磊将右胳膊抬起,伸出大拇指与自己的双目平行,单眼紧闭目测了一下自己和敌人坦克之间的距离,约有四百米。

“开火”王磊一声令下, 二班长将炮弹放进了炮筒里,“嘭”一道白烟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抛物线,落在了坦克的正前方三米左右,没打中。

坦克依然把火力集中在缺口方向,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受到了炮弹的攻击。二人紧接着又向敌人开了一炮,这次正好击中了躲在坦克后的步兵。此时坦克才停止了对缺口方向的进攻,但似乎还是没有确定对方开炮的方向。

还未等坦克反映过来,紧接着又是一炮击中了中间那辆坦克的顶部,这时旁边两辆坦克才将炮筒指向开火目标。此时,在敌人工事内的回撤队伍开始向回转移。那几名被选中的战士身后都背有一名重伤员,郝志勇边跑边回头张望,牵挂着阵地里的战友,尤其是他班里的那两位老大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