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8

kevinjary 收藏 1 10
导读: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二月十三日黄昏,一一五师的三四三团和三四四团,以及协同作战的几个团同时向砥平里发起进攻。

三四五团听着前方此起彼伏的炮火声,心里像爬进了蚂蚁一样痒痒。团长心想,这回只有眼巴巴看着别人吃肉了,看这态势恐怕连碗汤都喝不上?等到天一亮自己还要带着弟兄去给他们“刷盘子”。谁也不曾想到这盘肉吃起来还真是不容易,一不小心就会被肉里的骨头搁掉了牙。

三四三团的推进速度相当快,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攻下一座山头。眼看砥平里近在咫尺,便马上向师指挥部报告。我们现在已经打到了砥平里,请首长指示。师指挥部的回答很明确也很坚决,攻击砥平里,并且占领!

三四三团团长再次打开地图进行核对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打错了?这根本不是砥平里,这只是砥平里周围一座叫马山的山头,难道我们打错了?于是拉了一名俘虏进来,经过对俘虏的审讯,团长一下子傻了,进攻之前的情报全部错了,现在砥平里的美军根本不是一两个营的兵力,步兵总计超过六千人。这可真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呀?三四三团团长立即又向师指挥部汇报了砥平里敌军兵力的真实情况。

就在此时,三七六团也攻到了砥平里外围。团长张志超拿着地图与前方的一座村庄进行核对,无论是从方位,还是村庄的结构都与地图相仿。张志超丝毫没有忧郁,下令全团向砥平里发起强攻。顿时间这座村庄是火光四起,炮弹横飞。三七六团的战士把五、六颗手雷栓成一捆,向敌军投掷,喊声杀声响彻云霄。这里的美军形同虚设毫无还手之力,一个个只有趁着夜色溃败而逃。正如张志超想象中的一样,不费吹灰之力一举拿下砥平里,兴奋之情难于言表。

张志超即刻向师指挥部汇报:“报告,我们已经顺利的占领砥平里!”

指挥部师长黄经耀立刻询问张志超:“守在那里的敌军有多少?”

“大约有三百多人。”张志超回答道。

“三百多人?你小子再给我拿着地图好好看看,到底是不是砥平里?砥平里的敌人兵力在六千人以上,所有兵力都囤积在一处周长约三公里的盆地里。”

张志超拿起地图反复的对比地形,这才看出来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叫田谷的村子。他娘的,这下完了,位置搞错了。这时张志超有点慌神了。 黄经耀做梦也不会想到竟然同时会有两个团打错了地方,更没让他想到的是战前情报的误差会如此之大:“你个张志超,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给我立即向砥平里攻击”。

经管两个团同时攻错了山头,好在三四三团二营攻下的马山地势优越,从这里向砥平里发起进攻会更容易一些。可是只凭借三四三团这一个团孤军奋战,恐怕很难守的住马山。这一夜尤其是三四三团的二营艰难压制了敌人的多次反扑,伤亡不是很严重,可是他们弹药有限,如果长时间没有部队给予支援,马山丢守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然而最可怕的是天渐渐的亮了,在夜色里志愿军可以游刃有余的贯彻执行战术来打击敌人,但当晨光初露的时候,这个战场则又成为了美军飞机的天下,数吨的炸药和汽油弹再一次无休止的投向志愿军,直到攻击目标从美军视线里消失。

十四日清晨,美军飞机对在马山和进攻砥平里未果而暴露目标的志愿军进行了疯狂的轰炸,时间持续了近五个小时。加之砥平里的敌军也分多路向马山发起进攻,死死的把二营困在山上动摊不得。在山下待命的预备部队这时也是无能为力。在白昼里,志愿军一点轻微的活动都会被美军侦察机发现,何况是上千人的行动?

在马山进行防守的三四三团二营营长王少伯向团长汇报:“团长!现在敌人的火力很猛,我们营现在伤亡很大,根本没有还击的能力,在这么打下去我们营就没了,下令撤退吧?”

“你给我听好了,死也要给我守住马山,你要是撤退我就把你毙了!”团长此时只有下令死守马山,如果这个地形极佳的阵地丢了,后面的战斗将很难进行。

此时,三四五团的全体战士也密切关注着前方局势的变化,随时听从调遣。很多战士已经无法忍受美军飞机在前线无休止的轰炸,只有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希望轰炸能快点停止。

“这他娘的也太窝囊了,就让他们这么炸?咱要采取点行动呀?到不了晚上前面的兄弟就全死光了?”刘健焦急万分。

郝志勇很无奈的看了看刘健,又将头低了下去。

天终于黑了下来,飞机的轰鸣声也渐渐从战士们耳中消失。三四三团经过一天的奋战还是顽强的将马山保住了,但保住马山的代价是巨大的,几个主攻团的伤亡加起来超过千人,这也是志愿军事先所没有料到的。

进入夜色之后,志愿军的新一轮攻击即将开始。师指挥部又重新给每个团布置了详细的作战计划,决定从四个方向同时向敌军发起攻击,一定要在天亮之前攻下砥平里,三四五团的任务是从南面进攻敌人。

接到命令后,三四五团迅速向砥平里南面的敌人发起突击。由于当时志愿军的通讯器材落后,加之战场地形复杂多变,通讯经常中断,无法及时与指挥部或其他部队取得联系,给当时的作战遭成了很大的麻烦。

三四五团到达砥平里南面以后,一直在与指挥部进行联系,但始终联系不上,三四五团无法获得确切的攻击命令。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失,指挥部仍然没有消息,团长等的已经不耐烦了,一直站在通讯员身边不停的催促。

这时远处的一连串爆炸声让团长下了决心:“妈的!不等了通知各连向砥平里进攻。”

在砥平里南面进行防守的是美军第二师二十三团的二营,他们突然发现前方出现志愿军的身影,顷刻间炮火声再次覆盖了整个砥平里。

美军的火力相当猛烈,一时压住了志愿军的推进速度,双方陷入僵持状态。志愿军被敌人的机关枪、迫击炮压制在一百五十米以外,这对于武器装备较差的志愿军来说不是件好事情。

敌人的炮火形成一堵很难逾越的火墙挡在他们面前,趴在地上头稍微仰起一点,就有可能会被飞驰而来的子弹击中。唯一的办法只有冲到敌人阵地前干掉他们。这一次志愿军不得不采用人海战术,将自己的阵地一点一点的向前推进。在炮弹交加的火光中,无数名志愿军战士如同飞蛾投火般倒在了冲锋的途中,身后的战士踏着牺牲战友的身体,继续向前突击。

六千多人想要守住周长三公里的盆地必须有合理的人员安排,而且他们的防守机动性也要非常之强。盆地的四个方向放有少量兵力,作为侦察,主兵力集中在盆地中心地带,哪个方向受到袭击,一部分兵力立刻进行支援,保证四个方向的兵力能够互补。

郝志勇所在的三排也同样被压制在敌人前方一百米左右,双方的子弹在夜色中相互交错,如同两条火蛇纠缠在空中。

“二班、三班,集中火力干掉正前方那挺机枪!”三排长拼命的喊道。

两个班的火力同时集中到那挺向志愿军疯狂射击的机枪身上。二班一名叫田广玉的战士想要靠近那挺机枪,用手榴弹炸毁它,便匍匐前进。艰难的向前爬行了十几米,用牙咬掉导火琐,侧卧着身体,右手用力将手雷投掷出去。毕竟卧姿在投掷时发力比较困难,手雷没有炸中目标。田广玉一鼓作气又掏出一颗手榴弹,站起身子助跑了两步将手雷扔了出去。手雷在那挺机枪身后爆炸了,几名美军连同机枪都被从环行工事里炸飞出来。田广玉还没来得及趴下,一串红光瞬间穿过他宽厚的身体,子弹的惯性使田广玉顺势后退了几步,他回过头,那双无力的眼神一直望着班长,像是要传达什么,但还是一头栽倒在血泊之中。

“广玉!”二班班长声嘶力竭的喊着自己战友的名字,在炮火中,哭喊声显得那么得无助。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