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4

kevinjary 收藏 2 10
导读: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在手术后的第三天,郝志勇便奇迹般的苏醒过来,他睁开眼睛望着周围和他一样躺在病床上的伤员,才明白自己已经负了伤。而胸口的阵阵巨痛,让他的呼吸都变的不这么自在。但是他怎么也回忆不起来自己是如何受的伤,还好,他瞬间想起了自己的名字,证明自己还没有失去记忆。他模糊的回想起班长命令自己撤退,而自己又跳进壕沟去拿那把卡宾枪。从炮弹将他炸昏到他醒来之间这一段的记忆已变成了一张白纸。郝志勇所在的地方是一间仓库,阳光只能透过墙上的几扇窗户把光线送进来。病床一张挨着一张横七竖八的放了三十几张。

这时从远出病床走来一位护士。她见到郝志勇睁大眼睛迷茫的环顾四周,急忙走到床前看着他说:“你醒了,太好了!你昏迷了整整三天。你是被一颗炮弹炸昏了。你能醒过来真的是万幸。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虽然郝志勇对护士看到自己生还如此惊讶有些不舒服,但他仍然两眼直楞楞的望着这名惨然可观女护士询问道:“我们班长怎么样?他叫王常喜是一一五师警卫连的。”

“是你们班长把你送过来的,他没事,他等你做完手术就回部队去了。”

“那现在诸仁桥的局势怎么样?”郝志勇又急忙的向护士询问前线的战况。

“这个我到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相信无论再高再陡的山峰我们志愿军都会翻过去的。不过,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把自己的伤养好,身体痊愈了才能投入战斗呀。你的伤口都还没有愈合不要过多的讲话,就安心的躺在这里吧?”护士说完向郝志勇淡然一笑,转身走向另一名伤员。

虽然笑容是淡然的,但郝志勇的魂魄已经被她钩走。郝志勇的眼睛就好象被钉在了这位漂亮而且说话体贴的护士身上,护士走到哪里他的目光便停留在哪里,直到目送护士出来了大门。郝志勇长这么大以来就没有一个女孩对他如此体贴关怀,更别说是一个漂亮姑娘了,这一下有点让他找不着北。

转天,女护士来给郝志勇换药,一边换药郝志勇一边找着话题:“同志!你是几年的兵了?”

“我呀!在你们眼里就是一个新兵蛋子。”护士剪着手里的纱布。

“怎么会?我当兵才刚一年就和部队入了朝,这刚碰上一场硬仗我就受伤了。”郝志勇自己苦笑了几声。

“不过看你的样子年龄应该比我小,你多大当的兵?”郝志勇接着问。

“比你小?我是一九二九年出生的,你呢?”护士有些不服气的问道。

“啊?” 郝志勇有些吃惊没想到眼前这位身材娇小的姑娘,竟然比自己还要大上一岁。

“真是没看出来,那我要喊你大姐了。”郝志勇一脸惊讶。

李琳笑了笑问道:“对了!你上战场的时候怕不怕?”

这可正中郝志勇下怀,给姑娘讲述自己的英雄事迹,这可是最能够体现出一个男人的魅力。

“说实话确实有点怕,你知道吗?这次我们是化妆成南朝鲜部队,潜入美军内部进行作战。走到了美军哨卡时,我心都要跳出来了,到是一真开起火来就没有那么紧张了,什么怕不怕的全忘到脑后面了。在美军营房外我一颗手雷扔进屋子,炸死了十几名美军,还缴获了一把半自动步枪。枪在我班长那了等回来我拿给你看看,那样式那威力真是没话说………”郝志勇是越说越起劲,把自己都快说成一名久经沙场所向披靡的盖世英雄。

“好了,等在给你换药的时候,你在继续给我讲你们战场上的事情,你现在该休息了。”护士说完便将从郝志勇身上换下来的纱布放到了铁盘里。

“我叫郝志勇,同志你叫什么名字?”

“你的名字我知道,我叫李琳。”

“李护士那今后的几天还要麻烦你了”


“为什么这么说?照顾你们是我的职责呀?就和你们冲锋打仗一样,让你们尽快的恢复就是我们的胜利。”

“说的好!李护士我一定积极配合你们的治疗咱们一块打赢这场仗。” 郝志勇一脸的兴奋。

“好!”话说完李琳嫣然一笑,转身走出了屋子。

郝志勇望着李琳的背影心里觉得美滋滋的,此时此刻他不只把李琳当作革命战场上的同志,更把她当成了一位知心朋友。更何况可以和这么一位漂亮可爱的女护士经常聊天谈心,想必对伤病的恢复也是有益处的。这可真是塞翁失马安知非福啊。所以很多失了马的年轻战士,都想将自己在沙场上英姿飒爽的一面讲给这些女护士听,能够得到一点她们的赞许,或是解答一些她们好奇而又缺乏挑战性的问题,则是他们最快乐的事情。

自从李琳答应完和郝志勇一起来打赢这场战斗之后,就在也没有出现在他的病床前。每天出来进去的,都是郝志勇从未有见过的护士,他觉得很纳闷。李护士为什么不来了?但更多的还是失望。郝志勇每次鼓足勇气,都想向护士询问李琳的情况,但话到了嘴边又总是生生地咽了下去,他担心自己的询问会造成其他护士对自己的误会。

郝志勇的伤已经愈合的差不多,除了肌肉用力的时候还会有些疼痛感以外,正常的用力已经没有什么不良反映。现在他每天可以有大量的时间到户外四处走走,来活动身体,这也是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这可真是百病可治,相思难医呀?在闲溜的时候只要发现有窗户的地方郝志勇肯定要向屋内张望,希望李琳的身影能在自己的眼前出现,但事与愿违,每扇窗户里面的景物都让郝志勇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眼看着自己的伤病一天天的好转,离反回部队的时间也越来越近,这样等下去恐怕是真的见不到李护士了。

在夜里郝志勇反复的想自己为什么非要再见李护士一面呢?我只是她护理伤员中的其中一个!其实想了这么多,郝志勇只是想给自己找到一个打退堂鼓的理由。他自己最清楚,当李琳不再出现时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经过一整夜的思想斗争,郝志勇决定明天一早就去找护士打听李琳的去向。

转天一早,郝志勇并没有象往常一样到院内活动身体,而是一直站在屋内盯着不停忙碌着的护士。虽然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去询问李琳的情况,但现在人就在眼前却怎么也张不开这张苯嘴了。当护士忙完工作正要走出大门时,郝志勇这才咬牙跺脚追了出去。

“同志!我想向你问件事情?”郝志勇吞吞吐土的说。

“什么事?”那名女护士一脸茫然。

“就是~~~~ 就是前几天一直在这个屋的李护士为什么现在不来了?”郝志勇说完变东张西望演示自己的紧张。

“李护士?哦 !你是说李琳同志吧?”那名女护士恍然大悟

“对!对!就是李琳同志!”

“她和其他几名护士前几天被抽调到另一家野战医院去了。”

“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郝志勇紧张的追问道。

“具体的地方就不太清楚了,好象距离这里有几十公里的路程,你问这么详细干吗?看起来你很关心她呀?”女护士似乎有所察觉。

“没有!没有 我和她是老乡,我的伤现在也好的差不多了吗,所以想临回部队的时候和她告个别,可是最近没看见她,就向你打听一下”郝志勇随口就编了一个谎言。

“老乡?听你的口音可真不像唐山人。”护士怀疑的望着郝志勇。

“是呀!是呀!我~~~我十几岁就去东北生活了,所以东北口音比较重,谢谢你同志。”郝志勇说完转身就钻进了屋里。

郝志勇此时就已经下定决心在自己返回部队的之前一定要去找李琳。看起来郝志勇是一心要在自己回部队之前再看李琳一眼了。

没过几天,郝志勇向医院领导报告了自己身体情况,提出想要返回部队的要求。医院的领导也批准了他返回部队的请求,但考虑到在返回的途中有可能会遭到一些零散敌人的偷袭,医院领导则安排郝志勇和其他几名属于三十九军的战士一同返回部队。外加上几名将要给前线补送急救品的卫生员,组成一支二十人的小分队一同上路,增加安全系数。

十二月一日上午,二十人的小分队在医院院内集合,医院领导详细的给他们布置了返回途中的任务:“现在三十九军的位置是在平壤一带你们现在这支小分队共有二十人,除了三名卫生员剩下的都是三十九军的人,下面我安排郭强同志为这支小分队的队长,在途中的一切安排由郭强同志负责。我还要提醒大家尤其是在夜间,警惕性一定要加强。每到一处有人居住的地方,一定先要摸清那里的情况在通过,以免遭到伏击。这是去往平壤的地图,用红线标画出来的就是从我们所在位置通往平壤的路线,现在交给郭强同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