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3

kevinjary 收藏 1 47
导读: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不愧是首长,志愿军军部的一切假设都成为了现实。就在志愿军围剿美军三营的时候,天空忽然出现数架美军战机,伴着轰鸣声,美军战机向正在围剿美军三营的志愿军进行狂轰烂炸,志愿军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打乱了方寸,不得不停止火力,躲避美军的轰炸。

二日上午,诸仁桥局势处于平静。三四五团团长立刻下令,要抢在美军飞机再次空袭之前作好防御工事,避免更大的伤亡损失。

即使三四五团正在进行防御工事时,被围困的美军三营也并不想乘机突围,仍然是囤积兵力蹲守在原地 。三四五团团长也看出了美军三营的意图。在团部的短会上三四五团团长表示:美军现在就是想等待救兵,他们的伤亡现在肯定很大,战斗能力下降了不少,他们没有能力突围出来了,飞机坦克肯定还会继续向我们开火,我不管其他团是怎么打,我们团的任务就是要在诸仁桥堵住敌人,无论他们的飞机大炮威力有多大,都要叫他们给我停在这。

工事里的郝志勇正在仔细欣赏那把半自动卡宾枪,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只可惜为图一时痛快,子弹很快就被打光了。由于不需要每发子弹都拉枪栓,所以开起枪来也就忘了顾及子弹的数量。

一个正在旁边挖工事的战士惊奇的看到这把卡宾枪,连忙凑上前目不转睛地盯着郝志勇手里的枪说:“兄弟!这枪不错呀?从哪弄来的?”

郝志勇看着这位素未谋面的战士说:“当然是从那帮美国佬手里弄来的,咱部队能有这装备?”

“说的是!咱连长现在都没用上这枪?你一个普通战士就用上了。这让连长看见了不好吧?再说,其他兄弟看见了也会觉得你脱离群众?”他仍然目不转睛的盯着郝志勇手里的那把枪。

郝志勇笑了笑说:“呵呵 !说了半天,你是看上它了吧?我告诉你,这枪是我炸死十几名美军换来的,就是连长来了我也有理!”

那名战士连忙摆手解释道:“别误会!别误会呀!我不是这意思,这点小事我能和连长说吗?就连长那脾气,我打了小报告?连长也要骂我没本事,有能耐自己也弄去。我就是看这枪不错,你看这样行吗?我身上有六颗手榴弹,我自己留两颗剩下全给你,外加这两包香烟,怎么样?”。

郝志勇瞟了一眼他手里那四颗国产手榴弹,不以为然的说:“就这手榴弹谁稀罕呀?再说我也不会抽烟?”

两人顿时都陷入了沉没,郝志勇琢磨了一会话锋一转,说道:“谁让咱们都是革命同志呢,我给你看看这个。”说完便从挎包里掏出一颗缴获美军的手榴弹。

那名战士一脸吃惊的看着郝志勇手里的那颗手榴弹说:“兄弟我可真佩服你了,这么多新鲜玩意儿?这个也是从美国人那弄来的?怎么用?”那名战士像丢了魂似的,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颗怪异的手榴弹。

“别看这玩意儿个头不大的威力可是不小?握住这个,把环儿一拉,扔出去就行了。”郝志勇刚刚从班长嘴里听到的话就现卖了起来。

“不瞒你说,我身上现在还剩下三个,我给你两个,不过你要给我一盒烟,别的我什么也不要,怎么样?”郝志勇说完便又从挎包里又掏出了一颗。

“好!好!没问题,真够意思,兄弟!” 那名战士连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扔给了郝志勇。他接过手榴弹后不停的打量,随口问道:“你不是不抽烟吗?干吗还要盒烟走?我送你几颗手榴弹多实用?”

“就是想自己无聊的时候,解闷用。”

“哦!对了我叫常林,你叫什么?”

“郝志勇。”

常林主动的伸出手,二人紧紧相握,似乎对这笔“交易”相当满意。

郝志勇急匆匆跑到刘健身边,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扔到了他身上。刘健诧异的看着那盒落在自己身上的香烟,又将视线移到了郝志勇身上说:“你小子哪弄来的?这不会是那帮死鬼美国佬身上的吧?”

“你觉得我会为了你去翻死尸的口袋吗?”郝志勇不屑的说。

“这是刚才有位兄弟看上这把枪了,非要拿几颗手榴弹和香烟跟我换,我没换。后来一想都是一个战场上的革命同志,我就把咱弄来那美国造的手榴弹给了他俩颗。可是一想,这些东西都是你从屋里拿出来的,我就又找他要了一盒烟。”

“郝志勇你可真够意思!这也能想到我,好兄弟!”刘健拍了拍他的肩膀,迫不及待的撕开烟盒放到鼻子前极为享受的闻了闻,随即抽出一支放在嘴里点燃。

这时美军第一骑兵师师长霍巴特·盖伊孤注一掷,又调遣两个营和几个坦克排、炮兵连加入到五团的营救工作中。五团团长约翰逊不相信,凭借飞机大炮的火力优势难道突破不了志愿军那几支毛枪土炮的防线?不过盖伊也给约翰逊下了死任务,天黑之前一定要把三营接出来。

下午二时左右,在志愿军的阵地上隐隐约约听到从远出传来的轰鸣声。美军的坦克停留在距离志愿军一公里以外。此时空中呼啸而来的美军轰炸机又开始了新一轮狂风暴雨般的轰炸。更让志愿军出乎预料的是,轰炸中的炮弹还包括了美军的“必杀”汽油弹。 志愿军就目前的野战工事完全没有抵挡汽油弹的能力。附近的草丛树木全部被四处飞溅的汽油点燃,随即冒出的浓烟将志愿军战士包裹在里面,呼吸已经变得困难起来。

一位战士一不小心被飞溅的汽油烧着了身体,其他战友试图用衣服和沙土扑灭他身上的火,但似乎都是徒劳地,他们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这位不停挣扎的战士烧死在战壕里。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三四五团的伤亡也在成倍的增加,他们没有办法做出还击,如果继续守在这里他们全部会被烧死或者是被浓烟呛死,不出几个小时这块被炸的面目全非的阵地就将变成他们的坟地。

此时团长无奈传令,暂时撤离阵地,退撤至第二防线。但美军却不想这么轻易放跑志愿军。天上的飞机地上的坦克在不断的向退撤中的志愿军猛轰,炮弹之间不留一丝空隙。

“郝志勇、刘建,执行命令!不要在浪费子弹了,你们不会把飞机打下来的。”王常喜朝着二人拼命的喊道。

郝志勇和刘建很不情愿的爬出了壕沟准备撤离阵地。郝志勇突然又发现那支卡宾枪还落在壕沟里,他又俯身跳了进壕沟去拿枪。

王常喜不清楚郝志勇为什么又要跳回去。就在王常喜满脑子疑问时一颗炮弹打了过来,正巧击重了郝志勇所在的位置。王常喜拼命的向回跑,跳进了壕沟。这时的郝志勇已经是血肉模糊晕倒在壕沟里。

“郝志勇!郝志勇!”王常喜拍打着他的脸但郝志勇仍然面无神情一言不发。

“刘建!刘建!回来,把郝志勇拖出来。”王常喜喊道。

刘建弓着背穿过浓雾飞身跳进了壕沟,二人合力将郝志勇从沟中推了出来。王常喜背起郝志勇,刘建拖着屁股向第二阵地跑去。王常喜边跑嘴里还一边念叨:“你没事的,快醒醒,你没事的,快醒醒呀?”

跑到阵地后,王常喜将郝志勇放到了地上,他的后背已经被郝志勇胸前流出的鲜血浸透。

郝志勇的伤势非常严重,炮弹爆炸后的碎片击重了他的右胸,血流不止。卫生员为郝志勇做了简单的包扎,但仍然没能将血止住。卫生员表示,伤者的伤势现在很严重一定要送回野战医院进行手术,否则没有办法将血止住。王常喜二话没说背起郝志勇和卫生员就跑向几公里以外的野战医院。

王常喜刚跑到医院的院门口,卫生员就从医院里喊出几名战士将郝志勇抬到了屋里。王常喜摘下帽子来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坐在台阶上一动不动的望着郝志勇所在的房间。

手术进行了将近三个小时后,手术室的大门才被推开。医生起脚刚刚迈出手术室,就被王常喜堵在了门口询问手术的情况:“大夫怎么样?他死不了吧?”

大夫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身上的几处弹片已经取出来了,不过有两片弹片是击中了他的动脉,导致他失血过多,现在出现心率不齐,血压也非常低,我们正在给他输血,现在只有看他的生命意志了。”大夫说完饶过王常喜背身而去。

王常喜跑到窗户前,看着昏迷不醒郝志勇。现在就看你自己的了,你一定要站起来,我们等你。王常喜转身跑出了大院直奔前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