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2

kevinjary 收藏 1 106
导读:为红旗而生 抗美援朝1 抗美援朝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6/


在诸仁桥美军哨卡旁有四名美军士兵正围坐一团抽着烟,互相交谈着。并未发现从明堂洞方向隐隐约约出现了一支队伍正朝诸仁桥美军三营营部行进。

由于此时云山地区雾气很大,三、四百米处根本看不清对方服装和样子。而且美军了解到云山地区已经聚集了大量的志愿军部队,被志愿军打散地南朝鲜部队又会经常的回撤到诸仁桥美军营部进行休整。再加上当天营部没有安排任何出勤任务,所以哨兵理所当然的把他们看成了是南朝鲜部队。在队伍行进到哨卡不足一百五十米时,哨卡上的几名美国士兵才漫不经心的站回自己的位置,懒散地将烟扔到了地上,看着迎面而来的队伍。

在队伍走近时,一名高个子美军士兵走上前向连长询问了些什么,连长也随口说了几句可能连自己都听不懂的语言。两个人的沟通看上去十分的困难。连长手脚并用地朝着美国士兵比画着,搞的大个子美军士兵一阵阵茫然。另一名士兵走上前不耐烦的和大个子说了两句,给了一个让部队通行的手势。他们毫无怀疑的让这着支队伍进入了营部,认为这只不过又是一支被打散的南朝鲜部队。

警卫连很顺利的就进入到美军营部内,郝志勇也抬起头来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他环顾四周,营房的灯差不多都已经熄了,外面的流动哨也超不过十人,这块营地太静了,警卫连齐刷刷地脚步声使整个营部都能感觉到一丝震动。郝志勇甚至有些担心自己队伍的脚步声会吵醒这些正在熟睡中的美国士兵。这支队伍似乎已经消失在大雾中,哨卡上的几名美国兵又围在一起抽烟聊天,甚至没有人会想再去多看一眼那支行军步伐极为整齐的队伍。

就在美军享受这宁静的夜晚时,一声响亮的军号声响彻整个美军营部。那几名哨卡上的士兵傻了,似乎每个人都像挨了一己闷棍,傻傻的站在那互相对视着。过了几秒钟之后才不知所措的将头转向了营部内,他们听到的是一连串的枪声,爆炸声。从浓雾中时不时会看到闪着橙红色的火光。而那名高个子美军嘴里刚刚点燃的香烟,被他那张紧张毫无力气的嘴松开,掉到了地上,溅起的小火花又落在了他的鞋上。他身边的一名士兵突然被火光处飞来的一颗子弹击中喉咙,他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喉咙不停的抽搐,鲜血从他的手指缝中钻了出来染红了整个上衣。这时旁边的士兵才被眼前的景象吓醒,在惊恐中他们将受伤的士兵拖进了岗亭内。三个人蹲在原地看着被子弹击中的战友却束手无策。岗亭内根本看不到任何急救品,他们更不可能去营部叫救护兵,他们能做的只有用手按住伤者的喉咙。其中一名士兵还在拼命的喊着:“你没事的!你没事的!”

就在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停止了呼吸,但双手仍然紧紧抓住自己的喉咙,双眼死死的盯着身旁的战友。

似乎一切来得太快,三名士兵只有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那名刚刚死去的战友,不清楚自己还应该做些什么。

郝志勇跑到美军营房前,二话没说用枪托砸碎了营房窗户上的玻璃,顺势将手里的手榴弹扔了进去。爆炸后产生的冲击波将那扇残缺的窗户连带着碎砖炸出了五、六米远。郝志勇顶着那一头墙灰,慢慢的站起身向屋内张望,竟然发现地上的几名士兵正在向门外爬。他这才清楚自己在对伪军的那场交火中,那两颗手榴弹的威力肯定没有自己和刘健描述的这么“争气”。他举起枪向屋内的幸存着进行补射。

这时王常喜和刘健跑了过来,王常喜见郝志勇正蹲在屋外一枪一枪向屋内射击,便骂道:“你他娘的到是不嫌累一枪一枪的开,等你把他们都打死了,人家整个营都出来了!”说完便向里面又扔了一颗手雷。

又是一股尘土从屋内涌出,王常喜站起来向里面看了看,发现屋内除十几具死尸墙角还放着十几支半自动卡宾枪,便想来个入室操戈。

王常喜蹲下身子侧过脸对刘健说:“我看见屋里面还有十几支半自动,你进去拿三支出来就行,动作快点。”

刘健点了点头,饶到门前一脚脚将门揣开,屋内迎面扑来的一股烧焦的人肉味差点让刘健呕吐起来。屋内血肉横飞,每具尸体几乎都是残缺的,就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王常喜见刘健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便又大声骂道:“你他娘到是进去呀?想一块死在这不成?”

刘健面目狰狞踩着脚下的尸体跑了进去。他看到步枪旁边还放了一个木箱,从箱子的外观刘健判断应该也是装着武器,就一起抱了出来。

那是一箱满满的MARK II手雷。这款手雷可比志愿军使用的国产手榴弹威力大的多,就连爆炸后的弹片都要多于国产手榴弹。

王常喜见刘健手里还多了一个标有洋文的木箱子,打开一看,我的娘!手雷?一直都是只听其名未见其物的王常喜,这回可真算是开了洋荤了。

“刘健,你小子这会可真是长眼了,这可是好东西。先把咱自己的手榴弹用完在用这个。”王常喜说完便抓了几个装进了口袋。

这时对面营房的窗户突然朝三人射出子弹,三人将自己的枪背在身后,换上了美国的半自动步枪,朝射击的营房方向跑去。

为了躲避敌人的火力,三人躲在了一辆吉普车后面。

“我去吸引他们的火力,你们两从车子前饶过去,向火力点射击,然后咱们冲进去,明白吗?” 王常喜说道

“明白!”二人一口同声。

班长看准时机,向他们俩一点头便冲了出去。他一边弓着身子跑,一边向营房方向开枪射击。这动作要是换上志愿军自己的“水连珠”,那用起来可就没这么方便了。每打完一枪都需要拉枪栓,无法连续射击,王常喜就更不可能有这么漂亮的动作了。

郝志勇、刘健饶过吉普车一人一颗手雷投向火力点,“轰”的一声,两颗手雷同时爆炸。营房的窗户携带着砖块被炸出十几米远。刘健猛的一揣门和郝志勇冲了进去就是一通疯狂的扫射。

此时的美军三营营部已经被警卫连彻底打掉,除了一部分美军冲出了他们的包围,剩下的美军只好各自为战。此时三四五团全线出击向美军展开了近战。顿时,诸仁桥头是火光冲天,杀声四起。

在三四五团强大的攻势下,美军三营被迫后撤到一片稻田中。志愿军部队则成胜追击,给美军三营施加更大的压力,希望尽快结束战斗。志愿军军部也是考虑到美军的空中和地面优势还是比较明显,如果美军派出飞机或是坦克进行突围增援,志愿军必然会增加伤亡,而且歼灭美军三营的把握也会降低,所以加大火力在短时间内拿掉美军三营,是必要之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