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 第四章 窝火的演习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25/


团长进了帐篷就把帽子摔了!他目吐怒火看到谁也不顺眼,忙得团团转的参谋、干事们眼见不好,除了不能离开的,其余一个挨着一个的溜出作战室,他们知道团长被气坏了,想找人泄火。

团长不能不生气。这次演习,军区也不知怎么想的。把他们一个几乎是武警性质的警卫师调出来对抗一个装甲师,明摆着让S集团军某师练手。几个主官一碰头,定下个调子,练手就练手就当是摔打部队开阔视野,看看兄弟部队的先进装备。可没等胸中这口气下去,又蹦出个不讲规则不讲战术呲着牙只想咬人的B大队来。好不容易把B大队逼得销声匿迹,部队按照导演部要求展开,进入准备阶段。今天上午,三营刚刚修建的阵地就遭到了“红军”师属炮兵的火力覆盖,被导演部判定偷袭有效,蓝军“伤亡”两个排。团长气得脑门子上直窜火星子,开车跑去大闹导演部,挨了一通训不说,等回到团里得知“红军”的炮兵阵地竟然没有找到,三营的阵地再次被火力覆盖再次伤亡两个排,“红军”的炮兵阵地还是没找着。团长立刻成了被架在烈火上火药桶,说爆炸就爆炸!

“火药桶”在帐篷里酝酿暴风雨,参谋、干事们在帐篷外愁眉苦脸。“红军”的炮兵阵地不是没有找到,而是干瞪着眼没办法。上午“红军”炮兵突袭的时候,团里的一位参谋正在前沿炮兵观测所。这为参谋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炮兵业务扎实。三营阵地上一落弹,他把着炮队镜看弹着点、弹道痕、发射烟,耳朵里听着炮弹破空的啸声和爆炸声计算时间,眯着眼睛在心里一算,立刻傻了眼。“红军”是单炮最多是以排为单位发射的,粗粗算来竟然有十几个炮阵地,蓝军根本无法组织炮火还击。

这种战术机动灵活、火炮转移阵地迅速,即使被对方观测到几个阵地也造不成多大的损失,主力可以乘机覆盖对方暴露的火炮阵地。但这种战术,不但需要强大的通讯保障,而且非常吃技术班内骨干、班长必须达到排长的指挥水平,才能完成多点、多方向、多距离对同一目标火力急袭的目的,兵们戏称为“三打一”。

蓝军是警卫部队,主要训练时间放在警卫业务上,这种战术只是停留在必知的阶段上,至于“必会”“必(应)对”师、团没有要求,下面从来就没有练过。吃了大亏,才知道本是浅,但为时已晚了。

鸿飞不知道团里出了大事,提着两只暖瓶兴冲冲的往作战室里走。一个参谋看见了,悄悄的捅捅曹卫军。

“站住!你干什么去?”

鸿飞被曹卫军的低喝声吓了一跳,扬扬手中的暖瓶:“房东大娘刚烧的开水,让我送过来!”

“放那!赶紧回去!”曹卫军担心“火药桶”被引爆,连连对着鸿飞打手势。

“曹卫军,你给我进来!”团长听见曹卫军的声音,一下子找到了泄火的对象。曹卫军边检查服装边向帐篷里跑,鸿飞听出团长的喊声里充满怒气,以为自己来作战室违反了纪律,脸色变绿了。

“没你的事儿,赶紧走!”参谋、干事见“火药桶”没有来帮助自己进步,知道电闪雷鸣之后肯定雨过天晴,不由心情放松,善意的对鸿飞挥挥手,示意不要留在这里,小心被暴风雨过后的零星小雨滋润。

鸿飞在团部待了小半年,看得懂参谋们有着特殊意义的手势、知道团长的炮仗脾气,吓得原地放下暖瓶扭头就走。这时帐篷里已经电闪雷鸣了!

“曹卫军,你这个侦察参谋是怎么干得?你是不是领着尖刀天天睡大觉?”

“报告团长:没有睡觉!”曹卫军声音洪亮,一听就知道精神饱满。他和刘新年一样也是红一连出来的,没少挨现在的团长当时的连长的训,屁股上也时常落上能激发战斗热情的27号半的鞋印。他早已经练就一副金钟罩、铁布衫,内藏一付钢筋铁骨,他对人人怵头的“暴风雨”百分之百免疫,团长的“爆熊”对他来说如同崔健同志在唱歌。

“那你在干什么?“红军”连续轰击三营阵地两次,你是不是等着他们把炮弹打到我头上来!”团长在桌子上猛击一掌:“把尖刀化整为零给我撒出去,找炮阵地、找指挥所、找后勤基地,看见什么给我搞掉什么!敌强我弱,你把八路军对付日本鬼子那一套全部给我用上去,我和“红军”再打一个八年抗战!”

曹卫军没想到三言两语暴风雨就过去了,偷眼看看团长的脸色才把心里的问题说出来:“报告团长,新刀还不能独立完成任务,是不是把他们留下警卫指挥所……”

“不用!全部撒出去,让他们也长长见识!”团长大手一挥:“谁都有个过程,你当初开个枪都吓得闭眼睛,现在不也带着尖刀牛皮哄哄了吗!”

“是!”曹卫军不放心的问道:“指挥所的安全怎么办?我听说B大队的大队长在演习区域露头了。”

“你们在“敌后”的行动就是对指挥所最好的掩护,你们打得响、打得好,他B大队就得回去救火守老窝!”团长信心百倍说:“你回去告诉尖刀们,打掉一门炮一个嘉奖,端了指挥所我给他一个三等功!”

曹卫军提出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可以佩戴红军的标志吗?”

“可以!他们违反演习规则在先,我们还受什么约束!”


入夜,尖刀分队分散成数十个四人小组,从不同方位穿过前沿阵地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分头向目标活动区域扑去。

鸿飞、司马的军事技术无可挑剔,已经达到了一个侦察兵的初步标准,单独完成任务不成问题。但必竟是第一次参加演习,郑拓还是不放心的把两个人带在身边。

三营的阵地在团防线的右侧翼,红军连续袭扰,有可能是想发扬他们的机动优势,突破三营防线进行大纵深远距离的战术迂回,完成对红军团的分割、包围,撕开口子利用火力、机动优势冲垮蓝军防线。

郑拓躲到雨衣下面看地图,测好磁力线夹角,带着鸿飞、司马、杨光向东南方向走去。那里是草原与山地的接合部,地形复杂非常适合火炮隐蔽,而且距离三营的阵地不足十公里,重迫击炮都能把演习弹扔过去。

草原地形平坦视野开阔,对防守一方来说这是优势,但对与行军的部队来说这是个让人头疼的麻烦。郑拓手里端着一挺81式轻机枪,被囊上还横着一支85冲锋枪,主动走在小组的最前面担任尖兵。走不上几分钟,他就会停下脚步举起夜视望远镜搜索四周。虽然他清楚如果B大队等在前面,他手中夜视望远镜绝对不会发现装备先进、战技优良的特种兵们,但他还是频繁的搜索、观察就像在寻求心理安慰。

杨光除了必须携带的81式自动步枪、五四手枪多带了一支85微声冲锋枪,准备抵近侦察清除哨兵时使用。司马对这种发射时几乎没有声音的枪支非常感兴趣,几次要求替杨光背背,但被婉词拒绝了。

出发前,鸿飞看见郑拓在迷彩服内的衣领下面缝上一块布,把一支六四手枪塞在里面,也依葫芦画瓢的缝了一个。虽然他并没有六四手枪也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什么,但郑拓毕竟是参加过几次演习的老志愿兵了,他这么做肯定有好处有道理。

向正东方迂回前进了四公里,郑拓把小组带进一处凹地,从背囊里翻出几套红军的标志,要鸿飞他们佩戴好,然后低声叮嘱道:“听好了,前面就是红军的防区,如果遇到红军的搜索部队,你们不要吭声一切由我来应付。如果与小部队交火,不要直接回驻地向正南方撤,与其他小组靠拢后吃掉他们!发现大部队,听指挥不准轻举妄动,杨光你负责向指挥所汇报目标位置,鸿飞、司马群英跟紧了我负责掩护。明白?”

“明白!”

郑拓半跪起来,举着望远镜向四周观察了半天,机枪枪背带往肩膀上一挂打开保险,低声说道:“跟我来!”

地形拔高眼前出现大片树林的时候,郑拓指挥小组使用交替掩护的战术前进。四个人排成一路纵队,一人跃起前进三人卧倒掩护,交替的溜进树林。

鸿飞长松一口气,低声说道:“总算是有点隐蔽了,刚才的行军就像是在舞台上表演,总感觉有千百双眼睛在看着你!”

“不要说话!”郑拓低声命令说:“进入树林,主要靠听力搜索,保持己方绝对安静才能发现对方。”

鸿飞吐吐舌头不敢吭声了,杨光收起81式自动步枪把85微冲抱在怀里,自动运动到郑拓的左翼,把右翼留给鸿飞、司马。

四个人拉开散兵线弯腰搜索着缓缓前进,郑拓警惕的像只受惊的兔子。风吹树叶的声音稍微大点他都会摆手示意就地隐蔽。鸿飞、司马只是听说过B大队的赫赫威名,从军官老兵们紧张的神色中知道他们很厉害,但没有吃过B大队的亏,而且B大队偷袭师部的时候吃亏不小,所以他们认为B大队不过尔尔,也就是装备好一点。

两个人在右翼走的心不在焉,丝毫没有紧张的意思,看见郑拓举起手就懒洋洋的趴在草地上,甚至希望郑拓就此停止前进让他们睡上一觉。

红军或许认为其炮兵在附近发射过,已经引起对方的注意,或许是B大队在忙着找机会抓蓝军的高级指挥员。郑拓组一路平安的到达山地顶端,隐蔽起来等着红军炮兵再次出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