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犬王 六 103

冯骥 收藏 7 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5/


白歌挑选人员和分配任务只用了五分钟。

“弟兄们!有怕死的吗?”白歌牵着战歌,大刺刺地站在一块突兀的岩石上问。

“没有。”十几名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大声回答。

“没有?好!听我命令!在家是独生子女的!向后一步走!”

命令下了,却没人动弹。白歌火了,“操,关键时刻给我抗命?赵斌!你妈都60岁了,又给你生了个弟弟?刘大山!你老娘去年去世我记得大伙还一块凑钱送份子呢,在哪又认了个亲妹子?还有你,许勇,你……”白歌一口气点了7、8个人的卯,被点名的战士们的脸在月光下一阵红一阵白的。白歌严肃地说,“别他妈的在这耗着,给我后退一步走!”

那些被点名的战士只好向后退了一步。

“你们这些人负责外围警戒!”白歌下了命令。

“副队长!”士官刘大山恼怒地叫了起来,“凭啥不让俺参加任务!”

“凭啥?就凭今天是我指挥任务!”白歌一改平日常态,瞪着双眼,放开了战歌的牵引带,“都给我闭嘴,谁再耽误时间,就是延误战机!军法处置!”

没人再敢吭声了。白歌又对剩下的人说,“共产党员!向前一步走!”

剩下的7个人都向前走了一步。

白歌盯着众人,一字一顿地说,“我再重复一次,共产党员向前走,预备党员、共青团员和群众别动!”

一个新兵和两个上等兵这次没敢再走。走上前的四个人是代理排长莫少华,尖刀班班长段飞,狙击手李南生和爆破组组长孙猛。

白歌满意地笑了,挥挥手说,“剩下的人,跟着支队长走!”

没别挑上的战士垂头丧气地坐上装甲车,跟着支队长赵红剑去堵罪犯有可能突围的“口子”。落选行动的战士们坐在车上,回头张望着白歌,目光中盛满期待,似乎在等待他突然改变命令。

白歌目送着汽车远去的背影消失在山路上,双手一拍,从岩石上跃下,“好,全体集合!”

四名战士挺立在白歌面前,巍然不动。两只警犬威风凛凛地站在队伍前面。

白歌从左到右巡视了全体队员一遍问,“大家知道什么是死吗?”

一句话把几个老兵都逗乐了。

年初获得武警部队“精武标兵”称号的尖刀班长段飞忍不住说,“白副队,你也太小瞧兄弟几个了吧?都是在阎王殿前逛过几回的人了,谁还不知道死嘛!”孙猛干脆撩起胸前的衣服,指着几块碗口大的伤疤嚷嚷,“副队你看看,阎王爷来请了我好几次,我都没跟他走!”刚刚调到中队的狙击手,士官李南生嘴角弯起轻蔑的笑容,代理排长莫少华喊了报告,“白副队长,报告!”

“说!”

“我提醒你一下,你是在面对四名雄性军人讲话,面对四名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特警士兵讲话,死这个话题从我们进入部队的第一天起就缠绕在我们的心中。首战用我用我必胜!这句口号不是空喊的,我们早就熟悉了在危险中生存法则,还是请你换个话题吧!”

“好!那我就明说了!”白歌微微笑着说,“这次任务非常危险,赵家兄弟敢杀公安局长,说明他们已经成了把生死抛到脑后的亡命徒!我们呢?我们现在就要比亡命徒还亡命徒的人!而且,我们的敌人不仅是他们,还有无数的地雷,地雷究竟在什么位置,我们谁也不清楚,从我们迈进这片丛林的那一刻起,我们就站在了一个神秘而庞大的雷场之上,所以从现在起,我的意见是,每个人都不要把自己当活人!明白吗?”

“明白!”所有队员嗷地叫了起来。

雄性的呐喊中伴随着响亮的犬吠。

白歌又补充说,“还有一点时间,大家写点什么留下来吧。”

每个战士都明白,白歌所说的“写点什么”,就是备用的遗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