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10.管不了许多,当神童.

7821144 收藏 10 21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10.管不了许多,当神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皇儿平身,很好很好,平日里诸多烦心,今儿你让皇阿玛高兴了一回,难道皇儿身上确现神迹,身子骨儿一夜之间就壮实起来了,好好好.‘真难为咸丰帝了,本就不是个当皇帝的料儿,偏偏内有太平天国搞地焦头烂额.外有列强入侵,又打不过人家.从天朝上国一下降为二等公民,搁谁都憋闷.皇帝这职业,一向把天下看做私人的,不管是否昏庸,不会有哪个一门儿心思要败家,至少都盼着家国天下稳定安宁,自己也好无道不是.可惜,咸丰连守成的能力都欠缺,更妄谈力挽狂澜了.他只活了三十一岁,烦躁应是罪魁之一.不过今天,的确在他脸上看到了内心泛起的笑容.毕竟只剩下俩儿子了,我能感到一股皇帝身上难寻地慈祥味道.

我站起身来,不用咸丰吩咐,又向懿贵妃见礼问好.刚才正后悔,不过又转了转念头,我跟这妖婆子之间决没和平可言.咸丰死时,我也不过五岁,左右都是个小屁孩儿.韬光养晦自然有韬光养晦的好处,可我这流氓的嚣张习气怎么也不可能收敛好.注意控制点性格,显显锋芒也不见得怎么坏,别人怕有杀身之祸,我怕么?


‘哎吆,小阿哥真懂事儿.皇上您看,小阿哥哪像个三岁孩子,分明是知书达理吗!‘不错,不愧是和武则天相提并论的女人,大爷我不但不是小孩儿,活过的年龄比你慈禧还多两岁.知道慈禧必然对我活蹦乱跳外带[知书达理]恨之入骨,可她现在也还在靠着拍皇帝马屁过日子,咱这么[优秀]着,她敢睁眼说瞎话儿吗?适当得还要以小阿哥为名拍拍皇帝马屁吧.为所欲为的圣母皇太后,哼哼......


‘嗯,的确如此.载镔,到皇阿玛这儿来.‘咸丰招手将我叫过去,让我靠在他身边,亲切得抚摸着我的脑袋:‘告诉皇阿玛,刚才那些话儿谁教给你的?‘慧妃是那无才便是德的女人,这宫里的太监宫女一样都没文化,有文化也不敢教皇子,我又还没有老师.除了知道见皇上要下跪外,其他宫廷礼节会不了多少,更别说读书了.当然,什么宫廷礼节,连下九流我都算不上,主要是俺那吉祥话说地溜啊!


‘禀皇阿玛,孩儿一觉醒来,不但浑身是劲儿,而且知道了很多东西.要说谁教孩儿,那就是梦中有人教授孩儿,但又想不起是谁入孩儿梦中.‘俺百分之百是神迹产物,说给人听地都是胡扯,但不是吹牛,反倒大加收敛.俺知道,统治者只是利用宗教迷惑百姓,自己并不见得信鬼神,当然,也不至于全然不信.二十一世纪迷信的都大有人在,何况这时.所以要利用的恰到好处,我把握能力应该比较差,却知道最好别忽悠过了.


‘哦,难道世上真有神灵?要说没有,谁能使我这皇儿一夜康健且灵智顿开?可如有神明,为何又不保佑我大清?‘咸丰皱眉自语,我在近旁完全听入耳中.机会吗?

咬咬牙,管他过不过火儿,趁咸丰迷糊着,正是表现自己的时候,把他的脑子往有利于我的方向引导.于是,我扒到咸丰耳边说了一句话.让他先是眼一亮,再是眼一瞪,接着逼视了我12.61秒,我经受住了考验,冒充天真无知与其对视到底.最后,咸丰闭着眼开始思考,我静静得等着.寝宫里一片沉寂,慧妃和懿贵妃都不敢插话.


良久,咸丰突然睁开眼睛:‘载镔,让皇阿玛看看你的身子骨儿到底怎么样.‘


‘是,皇阿玛,孩儿为您打一套拳可好?‘正想活动活动手脚呢,看看砍人的本领还剩下几毫.嗨,也就几毫,剩几分的牛哪儿吹不出来.


‘皇儿能打拳?身子可受得了?‘


‘皇阿玛但请放心,孩儿有分寸.‘


‘那先打慢点儿朕看,别摔着.‘咸丰没当皇帝的才干,倒确有几分父亲温情.


‘谢皇阿玛关心,孩儿晓得.‘说着,我走到殿中.在三人注视中,静立调息后,轻轻嘟嘴吐出一口浊气,随即震臂曲漆,拉开了八极老架的起手式.


一趟拳打到一半儿时,我感觉还行,十五年锻炼的理解和意识都在,就是身体反应跟不上,没办法,经过吕大和外星老大两次修整,这三岁身体已经很不错了,不能不满足.这时,喝彩声传来,慧妃绝对是真心实意,咸丰这当亲爹的自也不差,就不知慈禧妖婆的彩声中是不是含着嫉恨.


最后是不够高却够飘的连环高扫三腿,接提漆护胸肋,然后收势抱拳,一套八极老架打完,小胸脯不住起伏,张着嘴有点大喘气儿,脑门儿上见了汗.


慧妃欢笑着为我拍手叫好,咸丰竟然亲自上前为我擦汗,我知道,刚才对他说那句话,或多或少打动了他一两分,要不他也不会叫我证明身体大好.而慈禧则带着一丝笑意看着我,眼睛却阴森森的.咸丰和慧妃的心思都系在亲生儿子身上,而慈禧妖婆子还没想到要认真防着我,所以露出一些毒辣性格来.本想既然烧包起来了,现在就让她不敢小瞧,但忙着应付咸丰和慧妃去了.算了,和她斗,有得是机会.


转而专心面对咸丰,因为我看出,咸丰虽真心为我高兴,但那主要是出于偶尔迸出地父爱天性.其实还是心不在焉,更可能是心神不安.他就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年,也不会想两年后就崩喽.我也是清楚历史,才敢在咸丰耳边说那句话,怎么说他也要观察我一两年.要知道他还能活十几年,那话是打死不说的,这还不让他越来越怀疑我要篡位.何况咱......咱本来就想篡位.


‘皇阿玛,孩儿饿了,皇阿玛是不是在此用早膳?‘我要把懂事孩子装到底.老咸,别光想着一件事儿吗!


‘嗯,好.‘咸丰漫不经心的答应了.


先等着咸丰伸筷子粘了几下早点,估摸着忠孝之道尽地差不多了,我趴在桌上大吃起来.呼噜噜喝了三碗半什么粥,味道那叫一个好,馕馕吃了俩小花卷儿和一块千层葱油饼,拍拍肚子,饱了.抬头看咸丰,或者是见我吃相可爱,看着我的眼神多了几分专注.


‘皇阿玛,孩儿无礼,光顾自个儿吃了.您再吃点儿!‘


‘不了,皇阿玛倒想如皇儿那样吃,但见了膳食就饱了,哎......‘咸丰遗憾得叹口气后接着说道:‘载镔哪!你说话确实不像三岁小儿,如不是眼看着你,朕怎么听怎么觉得你有十来岁.神迹,真有神迹?‘嗯,咱表演艺术还凑和,没说我像二十多岁.哦,就是神迹吗!您别压低声音,说出来,俺愿意当神童.


‘来人啊!‘我正在YY着,咸丰招进了一个贴身侍卫吩咐道:‘午膳后,你来带小阿哥到上书房见朕.‘


‘奴才尊旨.‘耶,慈禧,你阻挠地了吗!


‘起驾乾清宫.‘咸丰站起身要走.我和慧妃恭送皇上.这事儿更让人烦,动不动就跪着.慈禧临走时还假意和慧妃说几句客气话,只怕是要再看看我吧!我悄悄抬起头,朝两个女人望去,正迎上慈禧射来地目光.


我又看到了慈禧眼中的阴气,而慈禧却在我的眼光注视中明显一呆,她从我眼中看到了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