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序章 三 道破天机的中南海女职员

天地1沙鸥 收藏 5 64
导读:盛世中华之决胜台海 序章 三 道破天机的中南海女职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766/


就在松果距离两人头顶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闵鹿踮起脚尖,不经意地蹦跳了一下。同时举起手臂,伸到空中的手掌正好一把捞住了落下的松果。动作美妙而自然。


“跳舞?”郝剑看了闵鹿一眼,“你们年轻人精力真的太充沛了。”


“是啊,好久没跳舞了,什么时候有幸和郝剑先生共舞一曲呢?”


“贫嘴。你知道我是不会跳舞的。”


“又不跳什么国标伦巴拉丁舞,跳迪斯科啊,很简单的,我教你。”闵鹿说着曲起食指,把接在手中的松果弹了出去,松果划空而出,打在树干上,陷了一半进去。


“谢了谢了,等有空再说!”


半小时后,焦急的郝剑终于见到了总理李镜铭先生。五十多岁的李镜铭中等身材,身着一套笔挺的深青色西服,戴着一双无边眼镜,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在镜片后同样是炯炯有神,显得儒雅和稳重。是那种颇具魅力的中年男人的典范。


郝剑简明扼要地向总理汇报了情况,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对方的间谍都渗透进来了,这还了得!”总理李镜铭先生听了郝剑的汇报,挥动着手臂,对站在面前的国安部中央保卫局的郝剑主任吼道。


郝剑腰板挺得笔直,一语未发。


“你是怎么搞的,这么重要的事情现在才来报告!”五十三岁的总理李镜铭先生行事一贯沉稳,这次也着急起来,批评着郝剑道,“你想想,主席平时喜欢单独一个人外出考体民情,这会让他冒多大的危险?”


“对不起,我也是刚知道,就来向您汇报了。”郝剑并未辩驳。


“唉,你呀!我必须马上给翔天打个电话!”总理拿起电话,旋又放下,对郝剑命令道,“不行,电话很难让翔天引起重视的,我最知道他的脾气。你别看他外表温文尔雅,其实是那种骨子里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你必须马上亲自跑一趟中南海,对翔天说明事情的严重性,并告诫他最近不要单独一个人外出,你就说是我说的,这样才会引起他的重视!”


“是。”军人出身的郝剑向总理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总理看着郝剑匆匆离去的背影点了点头。


中南海的夜晚


龙翔天的书桌上散乱地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纸片,这些是各部门送来的最新情报。这些通过各种途径收集到的重要信息来源于情报部门派驻各个国家的特工、间谍,或者是天空侦察飞机和军事卫星。这些是他每天睡觉之前必看的东西,而今天,他没有看。因为不用看他也知道,内容不外乎就是台湾的公投进展得如何,美国舰队如何,日本舰队如何。所有的信息不管新旧,都指向那个隐藏着的结果。而他此时所能做的,就是等待这个结果的到来。


一阵茉莉花的香气飘入鼻中。一个身材高挑,胸脯丰满的女郎站在龙翔天的面前。她是服务员叶雅丽。


“龙先生,需要雅丽做什么吗?”叶雅丽不叫主席而叫先生这是龙翔天特别叮嘱的,在龙翔天身边工作的人员都清楚龙翔天的这一习惯。但他们都不清楚,为什么龙翔天除了在工作的时间之外,不允许身边的工作人员称呼他的职位,而要以普通的称呼来称呼他他才满意。


“暂时不需要。”龙翔天说。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敲门而进。这人便是国安部曾经号称国门铁卫的郝剑上校,而经过龙翔天改组中央保卫机构后,现在是负责中央重要人物安全保护的中央保卫局主任。


“郝主任好,今天是那股风把郝主任给吹来了?”叶雅丽说,“我去给郝主任泡杯茶。”


“不必了。”郝剑瞥了一眼叶雅丽,径直走到龙翔天身边。


“主席!”郝剑叫了一声。


龙翔天一面移动着鼠标,一面点了点头,眼睛滞留在屏幕上。


“主席。”郝剑又叫了一声。


“我听着呢。”龙翔天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郝剑,“有什么话说啊!”


郝剑没有说话,又看了一眼叶雅丽。


叶雅丽忙说,“你们忙,我先出去了。”


郝剑见叶雅丽的身影消失后才附在龙翔天耳边低声说,“据可靠消息来源,台湾有间谍渗透到高级领导人身边了,主席肯定是他们首选的目标,主席应多加警觉啊。在此非常时期我建议主席最好不要再单独出去了。”


“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神秘兮兮的。”龙翔天说,“我们有渗透入他们高层身边的特工吗?”


“当然了!”郝剑说。


“那就对了。对抗伊始都是全方位的,自始至终总是伴随着间谍战的,只许你渗透别人,而不许别人渗透你好像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做到。”龙翔天很平淡地说,“全方位的对抗单靠间谍战还无法左右胜利的天平。当然了,保卫工作要高度重视,特别要加强其他领导人的保卫工作。”看了看还站在身边的郝剑,“我知道了,你去吧!”


郝剑只得向外走去。龙翔天的反应和总理截然不同,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一个是心急火燎,一个是行若无事。像郝剑这样阅历丰富,不知见过多少大世面的人也实在猜测不透龙翔天到底在想些什么。但他分明能清晰地感觉到面前的这个年青人具有一种胸有成竹、气定神闲、指挥若定的气势。


郝剑走后,龙翔天打开中国国产的文字处理软件,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起来。打了一会儿,龙翔天伸出手去摸到桌上的杯子便拿到嘴边仰头喝了一口,里面除了空气之外空空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杯子早就空了。早上,龙翔天喜欢喝茶,晚上则是喜欢喝咖啡。龙翔天叹了口气,无奈地把杯子放了回去。转头看了看房间,同样是空空如也。妻子因为早先和自己拌了几句嘴,看来又会像往常一样跑回娘家睡觉,今晚是不会回来了。


对妻子的任性,龙翔天是半点办法也没有。眼光从杯子边投过去,停留在桌上的相框上,相框中一个长发披肩,身材婀娜的女子向他微微笑着。高贵的气质宛如空谷幽兰,靓丽的容貌有似云含皎月。这便是龙翔天的妻子,比龙翔天大一岁,曾经留学英国和法国,现在是国际上有名的女权运动家。


“主席先生,你的咖啡!”龙翔天正在出神之际,一个清脆的话音在耳边响起。


随着话音,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气飘入龙翔天鼻中。然后,龙翔天停留在妻子照片上的视线被一只雪白的磁杯挡住了,捧住磁杯的一双手嫩如春葱,雪白细腻,肤若凝脂,看上去竟比陶瓷还要细白,十指上淡红的指甲油宛若早春二月刚吐花蕊的桃花瓣。


进来的便是主席办公室值班服务员叶雅丽。


仅仅观手闻香,龙翔天已经知道这人是谁,说道,“雅丽,今晚又轮到你值班吗?”


“是啊,今晚先生又要加班吗?”


“也不一定喝咖啡就非要加班是吧?这就好像兵无常形,水无常态。很多事情是不确定的!”龙翔天笑道,“你在我身边工作这些年对我的习惯很了解,但不一定就能猜出我下一步要做什么!”


雅丽好看的眉毛一挑,说道,不过有些事情雅丽却能够确定,“先生已经连续一个星期加班了。先生常说该工作的时候就要好好工作,该玩的时候就要好好玩。居然连说这样话的主席都把加班习以为常,一定是有些事情发生了!”


最后这句话正说中龙翔天心事,他知道叶雅丽虽然在自己身边工作,但对政治、国家大事之类的事情兴趣不大,这样的人居然也知道“有些事情要发生了。”女人的直觉有时候真的非常厉害啊。


“你猜猜要发生什么事呢?”龙翔天随口问道。


聪明的雅丽眼睛向桌上一瞟,见好几张纸片上都写着“台湾”两个字,联想到龙翔天最近常说“兵无常形,水无常态”之类的话,便胡乱猜道,“这还不好猜啊,是不是台湾要打仗?”


雅丽说得如此直接,倒让龙翔天心头一跳。因为事关国家机密,龙翔天便说,“猜错了猜错了,我在想明天奥运会开幕时候的致词是不是要简短些。”


“这样啊,让秘书修改修改啊。何必事事要亲力亲为?你要多注意自己身体。”雅丽拖了一张椅子在龙翔天身边坐了下来。然后端起桌上的咖啡递给龙翔天,“快趁热喝吧,冷了就不好喝了!”


雅丽的手背在龙翔天手心滑过,龙翔天赞叹道,“雅丽啊,你的皮肤又细又白,真让人羡慕啊。是不是有什么护肤美容的秘诀?”


龙翔天是实话实说,并没有其他任何意思。雅丽却是脸上一红,低声道,“人家生来就是这样。并没有用什么特别的化妆品!


“骗我的吧!”龙翔天随口说。


“那有,”雅丽着急道,想了想说,”当然,普通的护肤用品是用的。”


“这就是大自然对你们女儿家特别眷顾了!”龙翔天说,“你看,我的手和你的比起来简直是粗糙无比了。”


“我的手怎么能够和你的手相比呢?”雅丽说。


“什么话?”龙翔天心说,“应该是说我的手怎么能够和你的手相比!”


“你累了吧,让我给你按摩按摩。”雅丽的手揉动着自己蛋白色套装的衣角说。


龙翔天想:要是雅丽这双细嫩的手按摩在身上一定很舒服很惬意。但是雅丽仅仅是值班服务员,并没有为自己按摩的职责,如果是保健医生的话,龙翔天会毫不犹豫让她为自己按摩。作为具有新时代精神的领导人,龙翔天从来没有把自己看作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而只是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普通人。


“不用,你早点去休息吧,快十二点了。”龙翔天直接回绝了雅丽的好意。


雅丽咬了咬嘴唇,站了起来。龙翔天以为雅丽离开了,他的思绪又开始转动起来。


突然龙翔天觉得一双柔软的手放在自己肩头,来回轻轻地揉动,动作是那样熟悉,有一瞬间,龙翔天还以为是妻子回来了。但当他侧头看到指甲上淡红的指甲油,就知道不是。


“晕,雅丽你还在啊!”


“别说话,放松。”雅丽命令的语气。


语气是如此坚决,让龙翔天这个大男人也差点顺从了。


“我说过要你去休息啊!”


“别乱动!”雅丽说,手上加了力气。


龙翔天觉得雅丽的手指在自己肩胛和脖子之间象一朵朵花骨朵一样来回敲打,真的非常舒服,但是龙翔天不想让一个服务员为了自己做超出她工作范围的事情。这是他的原则。


“我说雅丽......”


“别说话,闭上眼睛!”雅丽说着,柔软的手指按在了龙翔天额头。温暖的手心淡淡透出的香气让人非常舒服。龙翔天几次想直起身来,却都给雅丽硬生生摁了回去。龙翔天惊讶于一个女人要办什么事的时候甚至比男人还要坚决!


“龙翔天知道,如果此时摆起身份命令她离开的话,一定会让她不高兴的。龙翔天是那种宁可让自己委屈,也不让别人不高兴的人,特别是女人。


雅丽弯曲着手指,熟练地在顺着龙翔天的发际来回按摩。


突然龙翔天故作惊讶地叫了一声,“糟了,我还有一个重要文件没有批阅呢!”


说着便站了起来,在桌上纸堆中夸张地翻动起来。


雅丽只得放开了手。着急地问,“找到了吗?”


龙翔天翻了一会儿回头说,“这文件放哪里呢?刚才都在!”


雅丽说,“我帮你找!”等待龙翔天的示下。


因为有些国家机密普通服务人员是没有资格接触的,除非事先征得龙翔天同意。


“雅丽,你忙你的去吧。”龙翔天这样说那就是说不想让自己帮他找。


雅丽狐疑地看了龙翔天一眼,不情愿地走了出去。


“请把门带上吧!”龙翔天对雅丽的背影说道。


雅丽送来的咖啡不冷不热,香气浓郁,喝在嘴里如绸缎般嫩滑,中南海煮咖啡煮得好的也就只有自己的妻子和雅丽两个人了。自己的妻子那是在国外学会的,而雅丽并未到过国外,煮得这么好真的有点天才呢。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