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移民在美国的一场意外-惊讶吗?

weaxing 收藏 65 12021
导读:中国移民在美国的一场意外-惊讶吗?

难道这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美国?

2006年9月28日11时左右我到麻州州长办公室上访,请求政府帮助解决问题。接待小姐让我等待。当我坐在沙发上等的时候,一群州警察突然闯进。一名叫 Patrick F Monyihan 的警察威胁让我离开, 否则就会强制让我离开。当时我问他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了?这时接待女士指责说我想见州长。我说仅仅是想见办公室负责人,因为我知道州长并不是我可以见的(另外想见州长也不是错误)。这时警察又让我离开,为了不被别人陷害, 我站起来说“好吧”。但是这名警察突然将我推到墙上,大声咒骂, 跟本不理会我一再声明我正要离开。由于自己做的正,心中无惧,我就自己跟他回到警察局。途中因为他故意使劲将手铐押紧,我手剧痛而且血液根本无法流通。因此请求他给我松松,但是他蛮横地拒绝了。

到了警局,他仍不断对我恶毒咒骂和侮辱,甚至极其卑劣的语言侮辱中国人。他故意用手铐对我进行折磨,经常将我的头压低,手臂尽量抬高以增加我的痛苦。他还把我铐到暖气管子上。当他对我折磨得时候,我质问他,你现在铐着我,我又没有反抗,你为什么还要用力反拧我得胳膊? 你是想故意折磨我!他听后又对我大声咒骂。在没有任何搜查令的情况下,对我进行非法搜身,并取走我所有私人物品。更有甚者不允许我同亲友和律师通话。我说他这是违法,但是他嘲笑我说他有权力他就是法。虽然我一直要求见我的律师,但是被无理拒绝。他将我拖到了一间阴冷的小牢房中,把一整卷卫生纸丢到了抽水马桶里。由于前一天闹肚子刚从医院回来,我告诉他我需要去厕所。他让我就在那里上。我要换一个厕所,可他根本不允许。后来在我强烈要求下,才将我拖到另外一间牢房, 并恶毒地对我咒骂,并且说,你只有这一个权力。上了厕所你就别想再和你的律师打电话。因为冲水开关在他手中,当他经过的时候,我请求他给我冲一下。他又骂了一句,跟本不管。迫使我在充满臭气的小牢房中呆了几个小时。他甚至偷走了我所有的钱,非法查看私人文件,我丢失了一些重要个人物品。这些警察所作所为令我恶心。

后来他又将我带到法庭。虽然我坚持见我自己的律师,并要求和朋友打电话,但是却没有人理。出庭前竟然有人探听我的说法。检察官因此将他们对我的指控进行了多次修改。我对此进行了抗议,但是法庭指定的律师根本不站在我的一边。一名狱警竟然当着她的面对我进行羞辱。她甚至不想给我看法庭对我得指控。法庭的指控到她手里之后,竟然又修改了多次。为了让我不能保释,州警无理扣留我的个人身份资料,不交给法庭,却将材料交给FBI和移民局来查我。甚至用欺骗的手段从我这里骗取了两份手印材料,交给了上述部门。我到底犯了什么罪?让他们如此兴师动众?检察官提出了种种不合理的要求,而我的律师照盘全收, 不但不提出任何异议,还竟对我提出了额外的要求, 并禁止我在法庭上说话。由于我的律师不作为,在我没有任何前科的情况下,我被迫关在监狱一个星期。

尽管我一直要求打电话,他们根本不理。难道我是被匪徒绑架?为了让我低头,给我个教训。他们一天一夜不给我一点吃的或喝的。他们对我进行殴打,污辱, 为了强迫我照像,十几名警察发了疯一样的折磨我,在我没有任何反抗的情况下,揪头发、卡脖子,我的胳膊几乎被拧断,而他们却越来越兴奋,十几个人疯狂大笑和大叫,我被顶在墙上,双手被反铐,深深嵌在肉中,一名警察竟然用一种可能是警察常用的酷刑,从腹部向上拼命顶击我的心脏,当时身上的疼痛和恶心让我几乎丧失了活的欲望。他们照出来的相片我的脸全部变形,如同厉鬼。 随后他们还将我拖到另一处,将我上身放到一个长凳上,可是我的双手还被反铐在背后。一名警察拼命地把我胳膊向一边拉,而那名警察用 盖 拼命地压我的胸口。我所有的肋骨欲裂,几乎昏死过去。其他几名警察其用暴力将我的裤子脱掉,甚至品评我的私部。 之后又将我拖起,让我坐在凳子上,使劲向上推我的双手,几个人又将我的头使劲向下压,一直到腿底下,如同一架喷气飞机。然后用剪掉我的T 恤。最后拖着我的手铐将我拉上楼梯,扔到一间有冷风的监牢,没有任何毯子。这时我的手腕被手铐连皮带肉拉掉两块。他们还让我跪到地上,把我得脸按在铁床架上,把我得双手掀得很高,才给我打开手铐, 换了另外一幅。我坐在铁床架上,光着上身,反铐着。后来才有好心的警察打开我的手铐,给了我一个床垫。但是没有毯子。整夜我冷得不停地发抖。到那时我已经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了。

一个无辜的人遭受了如此非人的待遇,失去了自由和尊严。无法和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联系。度日如年。感谢上天给了我坚毅的性格,否则任何一个人都会自杀。无助的我为了抗议不公正待遇。我在狱中绝食五天,甚至写血书来证实自己的清白。有些好心的狱警看到我真是冤枉的,对我额外照顾。才使我能够坚持到今天。在那几天里,我的头发大量脱落。身体和精神受到了巨大的摧残。直到现在我胸口每天醒来之后,仍然剧痛,不知道是否有骨折。肠胃经常出问题。双手麻木,没有感觉。手腕骨经过一个月之后还十分疼痛。腰部拉伤。可是我没有钱去看医生。因为由于他们的非法关押,我失去了包括工作在内的所有东西。

检察官和州警似乎要置我于死地。根本不在乎他们的关押是否合法。千方百计将想将我定罪。他们想尽方法从我这里探听,然后修改对我的指控。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把所有的材料交到我的律师手中。而很多人却想尽方法从我这里打听消息。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他们跟本不在乎谁是无辜的。他们在乎的仅仅是赢得官司。



我现在是保释外出。连我的律师都在威胁我,不允许我控告对那些非法警察。不允许我到所有其他政府部门。让我承认其中一些次要的罪名,或承认我是当天是精神有问题来换取不被遣返。否则他们说难以保证赢得官司。遭到我强烈的反对。我跟他们说,一个可怜的人无辜遭受了如此的痛苦。一个法律系统竟然如此软弱无力。还让一个无辜的人承认他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这是个什么社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