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转)

飞的高 收藏 23 290
导读:牵手(转)

第一章


--------------------------------------------------------------------------------


下午,两个疲惫的、胡子拉碴的年轻男人走出没有冬夏没有阴晴的地下机房,拐过一段细长的通道,爬上——层陡峭的水泥台阶,来到地上。地上是一家赫赫有名的大公司的领地,水磨石地面,猩红的地毯直通深茶色玻璃大门。推开大门,太阳立刻在眼前爆炸开来,他们不由眯细了眼睛。阳光热辣辣地刺激着肌肤,全身滚过一阵又一阵的颤栗:久违了,太阳!其中的矮个男人干脆舒展双臂,迎着太阳满怀深情地昂首高歌:“噢嗖来米由、给背来狗扎那由拉那它嗖拉……”

——意大利语《我的太阳》。他叫谭马,另一个叫钟锐。谭夫人是抒情女高音,因而谭马的贩喉、风范也具有了相当的专业造诣。

门前正在修路,坑壑赤裸,热风将黄土掀起,张扬翻飞滚动,一波未平,又起一波。

这条路曾有着四排笔直的白杨,往年这时候,蓬蓬勃勃的枝叶早巳将整条马路遮蔽,即使走在路中间,头上方仍有筛筛点点的荫凉。也许就因为白杨,早该拓宽改建的马路直拖到不能再拖了的今口——北京城高速增长的机动车和路两旁不断兴起的高科技企业,使这条路时时发生交通梗阻。

“路上横七竖八堆满了白杨树的尸体,……”开工修路那天,钟锐对四岁的儿子如是说。儿子当即就红了眼圈。一想起那又伤心又愤怒的小模样儿,钟锐的微笑便从心底浮出。

“你笑什么?”谭马立刻停止抒情,警惕地问。钟锐年龄长他几岁,身量也高他一截。

“没什么。走吧。”

“走哪?”“回家。”

“真农民!跟我走!……先去洗个桑拿,再找地儿吃顿好饭,然后嘛,睡觉。睡上至少三天三夜,损失多少,就得补上多少。我老婆讲话,要善待自己。”说罢,谭马率先开步。

钟锐却始腿朝相反的方向走,谭马一把拽住他:“非得回家?……有病啊!”“我没有病,你也正常。志不同道不合的原因在于,你我各有一个不同的老婆。”“我老婆你知道?”“我知道你。从一个男人的状态就可以看出他老婆的质量。………”

“说,接着说!”潭马兴致陡增。

钟锐一笑:“你老婆嘛,毫无疑问,是那种……噢,‘善待自己’型的,所以就没工夫善待你,所以你就只能像条没人管的野狗,终日到处流窜。”

谭马欲给钟锐一拳,钟锐接任了他的拳头:“还是跟我走吧。上我家去,我让你开开眼。”

钟锐家住在一座高层建筑的十二层楼上,他们边等电梯边接着聊天。

“……没接触过日本文人,日本电影总看过昭,日本男人下班回家……”

“女人就迎上去:‘您回来啦。’……”

“对。然后呢?”“然后……”谭马重复了一遍钟锐的问话,一片茫然的神情。

钟锐觉着他简直不可思议:“然后就递过来一双拖鞋。我说,你在家里真就那么惨?”“我们家的拖鞋只有洗澡的时候才用,用的时候还得且找一阵子呢。说吧,然后!”“拖鞋刚刚换好,一杯不凉不热的清茶就会遇到你的手上……”

“‘您辛苦啦,您请用茶。’……”

钟锐摆摆手:“语式倒还是中国语式:‘先喝点水,喘口气儿,饭马上就好,别忘了洗手田!’”

“然后就吃饭?”“就吃饭。”

电梯门开了,他们走进电梯。

“一般都吃什么饭?”谭马着述了。

“如果主食不是包子饺子那种带馅的,平常日子,四菜一场。”

“政府标准啊!”“那是。”

谭马口内的津液一股一股地涌,得使很大的劲才能不动声色地把它们压下去。为了ARPHA2.0,他和钟锐三天没出计算机房,吃了三天的方便面,已经吃到饿了都不想再吃的程度了。

十二层到了。

“哎,注意不要吃得太饱。”边走,钟锐边叮嘱潭马。见谭马不明白,他又补充道:“吃完饭她还得逼着你吃水果,削了皮硬塞到你的手里。”

“还,还给你削皮?”“不削皮?嘁!削了皮我还不一定给她吃呢!”“噢!天哪!”终于到了房门口了。钟锐掏钥匙时,潭马拽衣服捋头发地整理着身心。钟锐转脸看到了,伸手把他刚刚整平伏了的头发又胡噜乱了:“就这样!——正是需要温暖和照顾的时候。”

“你这样行啊,我算老几?”钟锐眼一瞪:“你是她丈夫的朋友广他边说边把钥匙桶进了门里。屋里静静的。这是三室一厅、现代格局的居室,厅有二十平米,卫生间有浴盆,厨房同时可作餐厅,放得下西式长餐桌。这是用公司名义租下的房子,再以每月几十元的公房低廉租金租借给钟锐的。全公司的人,包括总经理方向平都没有这样的待遇。钟锐毕业于北京大学,在中关村、在计算矾圈内,有着“电脑怪才”的著称。

他二十四岁时写成的软件“中文天地”,目前仍在中国无以数计的计算机上运行。美国微软公司总裁比尔·盖茨来京时请了几位计算机同行吃饭,其中一人就是钟锐。

“晓雪!晓雪?……丁丁!”钟锐一进门就扯着嗓子叫。

无人答应。

谭马斜眼看着钟锐。

钟锐看看表:“可能买菜去了。”

“说话就到饭点儿了才去买菜!”钟锐心里也奇怪。平常这时候,儿子丁丁已经从幼儿园回来了,妻子晓雪应该正在做饭。他鞋也没颐上换,挨屋找这母子俩。客厅大理石地面光可鉴人,谭马站在门口原地不敢动,钟锐没给他拿拖鞋。面对这样的洁净,即使没人提醒,你也会不由自主地严格要求自己。文明行为需要相应的文明环境。

客厅中央铺有—块宝石蓝色调为主的纯毛地毯,窗前低垂着纱帘,屋角有一株碧绿的龟背竹,墙上看似不经意却佑到好处地点缀着几帧原木画框的小画,还有浅灰的皮沙发,椭圆的橡木茶几,优雅、温馨,毫无刻意的张扬。门旁紧贴墙有一排与暖气罩相连、等高等深的柜子,柜子最靠门边处上方有两个小抽屉,抽屉下是一个同样宽的小柜门。百无聊赖的潭马顺手拉开一个抽屉看看,只见里面放着钥匙、钱包等出门前必带的碎物。再打开下面一个独屉,是鞋刷子和鞋油。谭马不能不为这聪明、细腻的设计叫绝。他索性又打开抽屉下的小柜门向里窥视:哇,雨伞!……谭马这才相信钟锐所言不是吹牛,这里的确有一个令男人“梦里寻她干百度”的女人。

钟锐一无所获地回来,皱着眉头问谭马:“今儿星期几?”谭马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会儿:“……星期天?……星期天!”“那就是了。带孩子回姥姥家了。她不知道我今天回来。……我马上打电话,叫她回来做饭。”

电话没有人接。钟锐真的奇怪了,除了单位、家、她妈妈家,晓雪还能去哪里?“家里没人。……可能带孩子跟她妈妈出去玩去厂。”

“拖鞋!”钟锐这才想起谭马还站在门口,他走过去打开门旁那排柜子的柜门,里面是整整齐齐的拖鞋和别的鞋。钟锐是在伸手拿鞋的瞬间改变了主意的,他”砰”地关上柜门:“不用换了!”谭马不明白。

“她、不、在、家!可以随便一点了。”

谭马明白了,却不能同意:“换换,还是换换,领导在和领导不在一个样。”“让你进来就进来,现在我是这家的领导!”谭马这才小小心心伯踩着地雷似的向屋里迈,边迈还边扭着脖子四处观看。钟锐随手把各个屋的门一一大大敞开。

“随便参观,随便参观!”谭马来到卧室门口,卧室地上铺的是地毯:“卧室也可以参观?”“我说过了,随便。”

谭马要脱鞋,钟锐挡住他,带头穿鞋大踏步走进去。他也是头一回穿鞋走在自家地毯上,感觉很不一样,一种可以放纵可以胡来可以无拘无束的喜悦由衷涌上心头。他大步走了几个来回,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床上,接着又弹跳起来。感觉好极了,他喜不自禁地搓着双手,嘴里喃喃道:“太好了太好了!”“什么太好了?””这种感觉,自由的感觉。老婆不在家,真是太好了。……说吧,今儿吃什么!青菜是不用吃了,水果更是不予考虑,咱们今天想不吃什么就不吃什么!”谭马笑了,他心里舒服多了。看来这幸福和不幸福还真的是一朵并蒂莲。床上方接着一张合影,里面的钟锐比现在瘦,样子也比现在土,紧便在他身边的女子倒是雨后梨花一般。

“……结婚照。她非要挂着。”钟锐解释道。

“还弄了身儿当兵的衣服,穿军官服啊,哪伯是混纺的呢。”

“不要只看包装……”

“人也不怎么样。”谭马又扭脸看看钟锐,“你现在还算长开了点几。……嫂子倒是一表人才!”“没照好,她本人比照片好。大学四年,四年的校花。”

“我倒不明白了,这么才貌双全的一个女性,怎么会落人你的手掌?”“不明白?”“不明白。”

“真的不明白?”“坚决不明白。”

“那好,我来告诉你,四个字:才、子、佳、人!”

谭马顿时语塞。

钟锐在厨房下面条,他们最终决定吃面条。尽管谭马那么想吃一顿正儿八经的饭:大米饭,汤汁浓厚的红烧肉炖粉条,新鲜青菜,漂着香菜、胡檄粉、麻油的热汤——两菜一场。作为一个应邀而来的客人,这要求不高。但就这不高的要求钟锐也没法满足:他妻子不在。他说他保证能下出味道独特的面条。潭马别无选择,只好作“欣然同意”状。

锅里的水开了,钟锐拿出一把挂面但拿不准下多少好:“谭马,你吃多少?”谭马此时正关着厕所门坐在马桶上出恭,没听清。他欠身伸手把门拉开一道缝:“什么?”“你能吃多少,面条!”“……三两吧。”

钟锐看看接面上标的重量,五百克,一厅。他抽出三分之一下到锅里,这是谭马的。再抽出相同的一小把下进锅里,他也吃三两。用筷子搅了会儿,他觉着不太够,看看手里的挂面,又抽出几根,再仔细将手中的面条和锅里的比了比,看看比例是否对——他决心要把这顿饭做好。

卫生间,谭马出完恭,想抽手纸时,发现手纸没了,便大声叫钟锐。

钟锐在炉子左边的灶头上煮面条,右边烧上了油锅,又从冰箱里拿出五六个鸡蛋,正要打时,潭马的声音传过来了。

钟锐听见后想了想,又想了想,对手纸在哪里他一点没有印象。

谭马提高嗓门又在叫。钟锐只好答应着就近打开碗柜看看,自然不会有手纸。他大步走到卧室,打开衣柜、床头柜,依然没有。他有些急了。

谭马坐在马桶上耐着性子等,想不通拿个手纸何以要这么长的时间。

钟锐来到儿子丁丁的小房间,打开儿子的玩具柜——通乱翻,把玩具等扔了一地,还是没有。

潭马坐在马桶上不耐烦地抖着双腿。

厨房里,油锅冒起了浓烟,面条锅也开了,水向外溢。

钟锐从儿子房间里出来,转身去了客厅,动作更急促地各处乱翻,仍是一无所获。他无计可施地拿起了电话。已经到吃饭时间了,上哪去玩这会也该回来了。

电话果然有人接了,是钟锐的小姨子夏晓冰。晓冰二—中多岁,跟姐姐长得很像,黑发飘逸,是师范大学艺术系的研究生。

“喂?”晓冰嘴里正嚼着饭,声音显得有点含糊。

钟锐一下子拿不大准:“是……晓冰吗?”“有何贵干,姐夫?”“叫你姐接电话。”

“我姐不在。”

“那她去哪了?”“她又不是我老婆我怎么知道。”

正在吃饭的夏心玉皱起了眉头。夏心玉是晓雷、晓冰的妈妈,年近六十岁,有着六十岁人的白发和皱纹,也有着六十岁人才可能有的安详和睿智。她在妇产医院做科主任,是那种病人一见就会全身心信赖的医生。她责备地冲小女儿摇摇头,晓冰回了她一个鬼脸。

电话那边钟锐着急起来:“这人!上哪去也不说一声,哪怕留个条呢!”

“你从来上哪去、干什么都通知过她吗?”“……你姐真的不在?”“真不在。不信,你来搜!”“这就怪了。她还能去哪?”“你有事?”钟锐嗫嚅地:“不知道她把手纸……藏哪里去了。”

晓冰立刻明白了,开始大笑,笑得说不出话来。夏心玉起身要拿电话,被她推开了。

钟锐只好举着话筒耐心听晓冰笑。这工夫,厨房——边灶眼上面条汤溢出一地,另一边灶眼上油锅着起了火。谭马坐在马桶上,抽着鼻子叫起来:“钟锐,怎么这么大烟昧啊?”钟锐猛地想起了炉子上坐着的锅,扔下电话就往厨房里跑。

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晓冰放了电话,回到餐桌旁:“我姐夫。”“他什么事?”“他能有什么事。……妈妈,我真不懂,我姐怎么能和这样的人过,还过了六年,够有毅力的。”

夏心玉自顾自吃饭,没理她。

钟锐家厨房里已是浓烟滚滚,火焰在锅内跳跃。钟锐冲过去想关火,被地上的面条汤滑倒。他四肢着地扑倒在炉前,颐不得站起来,趴在地上伸长手臂先关上两个火的开关,这才起身去端着火的铁锅。设想到铁锅把儿已被烧得滚烫,钟锐“嗷”的一声怪叫把锅扔下,又急中生智抓起锅盖扣到锅上,这才算消除了险情。看看手上已经起了大燎泡,他不由气从中来。

“怎么了钟锐?”被困在卫生间的潭马问。

“没你的事儿!”“手纸呢?”钟锐大踏步走到他的工作室,从电脑旁的打印机上撕下一张打印纸向卫生间走去。

谭马难以置信地接过了这“手纸”:“这文件……不要了?”“不要了。”

“你们家都用这当手纸?”“对。”

“这手纸也……太硬了点吧?”“多搓一会就好了。”

谭马只好“刷拉刷拉”地搓纸。

钟锐再接再厉地找手纸,此时此刻这已成了他的信念——他就不信他找不着!卫生间里,潭马提好裤子,准备洗手,只见洗手池里堆满了小孩儿的滋水枪、小水桶等玩具。他返身弯腰去浴缸处洗手,不料一打开水笼头,水从头上方的莲蓬头里直落而下,把他浇了个透湿。

钟锐徒劳无功地站在房间中大喘气,谭马出现在门口:“我走了。”

“你身上……怎么了?”“正如你所看到的——湿了。”

“把湿衣服换了吧,穿我的。”

谭马斜着眼:“你知道你的衣服在哪吗?”电梯里,一身狼狈、肚皮空空的谭马两眼看天,绝不理会电梯员询问的好奇的目光。

天彻底黑下来了,喧哗漏热的城市进入了夜的宁静和清凉。

钟锐躺在客厅的长沙发上鼾声如雷。谭马走后他全然再无做饭的兴趣,翻出一包儿子的“旺旺烧米饼”坐在长沙发上吃,还吃着呢、就睡过去了。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了。

清晨的一缕阳光穿过没关窗帘的窗子,印在钟锐脸上,并肆意扩大着它的面积。那温度和亮度使钟锐睁开了眼,意识却仍在睡眠中滞留,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不明白自己在什么地方。就这样楞了一会,大脑功能蓦然恢复,他“腾”地从沙发上跳起,大步向卧室走去。

卧室,他和晓雪的那张双人大床整齐如昨。他转身来到儿子的小屋,床上同样空空的。钟锐呆住了:天!“铃——”钟锐心里一阵轻松,冲进客厅抓起电话:“晓雪!……”

不是晓雪,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楼下门前停着一辆黑色的韩国“大宇”车,里面坐着正中电脑公司的总经理方向平,他看上去精明强干,正用手机跟钟锐通话。他与钟锐同岁。

“是我,向平。……我就在你家楼下,来接你。公司今天搬家。……”

钟锐一惊。公司里那散放在电脑台上还没收拾的软盘,堆积在柜子里、独屉里的各种资料,一起涌到了眼前,那都是些万万丢不得、乱不得的东西,丢了哪一样都有可能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他全身忽地涌出一层细汗,控制不住地对着电话大叫起来:“搬家?!今天I这么大事你……算了算了,我马上下去!”

电锑门田一打开,钟锐就一步路进去。电梯员热情地向他打招呼:“上班去?”“嗯。”

这声“嗯”其实停留在钟锐的心里,根本没出嗓子眼儿。电梯员不高兴地头一甩,脸一板,以示对钟锐态度的不满。钟锐全然不觉,两眼紧盯着上方的楼层指示数码。此刻,他真希望有所谓的“土遁法”,好让他能够即刻现身计算机房。

正是上班的高峰时刻,车子根本跑不起来。钟锐坐在方向平身旁的副座上,双眉紧皱:“不是说好下月搬家的吗?”“我查了皇历,今天正是搬家的日子,以后的三个月内,都没这好日子了。”方向乎耐心地解释道。

“机房里那么多的文件、资料……”

“所以我一大早赶着开车来接你!放心吧,钟锐,一切有我,你只管你的项目开发。一旦ARPHA1。0投入市场,公司马上就有资金进行下——步的大动作。当然,首先是要给你配车、配手机,还有,把你住的房子给你买下来……”

钟锐摆摆手:“ARPHA1。0不能再搞了,—上市就会面临被淘汰的危险,我和谭马正在做2。0的版本……”

方向平一下子急了:“那得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四环北边我已看中了一块地,急需要用钱!”“你还是要买地?!”“一定要买地!”

钟锐扭脸看看方向平,一年前方向平找他联手创建公司时所说的话言犹在耳:做出自己的软件,建成中国的“微软”!钟锐佩服比尔·盖茨,佩服他的才华、眼光和成就。

方向平一眼就看出了钟锐的意思,他缓和了口气:“软件开发水无止境。你做出了2。0、3。0,他还可以做出4。0、5.0、6。0……可这地皮,开发一块就少一块。……”

钟锐不说话,方向平便也闭厂嘴。所有的道理钟锐都懂,但他就是不同意。他们从一开始就有分歧,以往的成功合作完全是由于他方向平的隐忍和韬略。现在是到了该让钟锐清醒的时候了,不再费口舌,而是用行动!——想到这些,方向乎就手心冒汗,热血沸腾。他猛地加大油门,车“呼”地与前面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擦身而过。

骑自行车的人是个年轻男子,当时正扭着脖子欣赏路边一位背双肩包的姑娘,姑娘有一张光洁得近乎透明的脸。紧急情况下,那人不失理智地用双脚支住车向路边方向歪斜,不料脚下有—块小石子儿,他一滑,整个人狗一级捧趴在地上。待他爬起来时,肇事汽车早巳无踪无影了,他气得冲着空气怒骂:“我×你妈!”过按行人都忍不住笑了。姑娘也笑了,两个嘴角弯弯着向里深陷。

正中电脑公司的新址在一座写字楼的六层。

机房里乱得无法形容:纸箱子一个挨着—个,纸箱子上还是纸箱子;地上是纠缠不清的电线,稍不当心就得给绊一个超越;窗户赤棵着,七月的阳光最充分地向室内倾注着它的热情……

到处是匆忙搬家时的无序和混乱。钟锐打开—个个纸箱子查看,里面装着的是他们的文件、资料、软盘、机器,他的全部心血。室内温度已达三十多度,心情紧张的钟锐全无感觉,他—个一个箱子的检查、登记,把检查过的箱子做上记号,放到—‘边。都检查完了,他感觉好像还缺点什么?对了,是ARPHA2。0的流程固及其做好后拷贝出来的软盘。昨天他们走时随手放到了电脑台上,哪去了?身上摹地又出一层新汗。他起身向外走,正与抱苍个纸箱子进来的谭马擅上。钟锐二话不说地拿过纸箱子就打开。里面是水杯饭碗和一堆方便面。他把纸箱子“映”地放下,扒拉开潭马大步冲出房间。楼门口停着搬家公司的卡车。工人们正收陷喝喝地抢着柜子桌子向楼里走去,那位身背双肩包、面孔光洁的姑娘也正好走到这里,并饶有兴趣地止步观看。钟锐从楼里冲出来,直奔卡车。姑娘拦住了他:“哎,这干嘛呢?”“你看像干嘛?”钟锐烦躁地甩下一句,抓住卡车车帮蹬上卡车。姑娘毫不在意,自己对自己笑笑,不请自进地就往写字楼里走去,并准确地沿着搬家的嘈乱来到了正中电脑公司所在的六楼。她挨屋走着挨屋看着,在旁观者看来,她的行为就像一个好奇心过重、不懂事的孩子。钟锐最终在财务室屋里,在会计老乔的老婆让老乔带到公司来推销的那包袜子下面,找到了他要找的纸箱子。回到机房,钟锐和潭马打开纸箱子检查。“都在。加上我机器里的那部分就齐了。”“那部分没备份?”“没想到会这时候搬家……”“这跟搬家没关系!要随时备份!……还楞着,你那台机器呢?”谁也没发现那个姑娘何时来到了他们的机房门口,她忽闪着一双眼睛看看钟锐看看潭马,再不,就看看他们满屋的这那。正看得津津有味,钟锐一抬头看到了她:“有什么好看的,当这是动物园吗?”他走过去,毫不客气地关上了房门。“这姑娘挺飒啊。”谭马却面对姑娘消失的方向神往着。“你那台机器!”钟锐突然怒气冲冲地冲谭马大喊了一声。始娘被赶开了,仍然兴致不减,她顺着楼道继续走。迎面过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小老头干干巴巴的,精心设计梳理过的头发,仍无法将头皮全部遮蔽。他姓乔,老乔。姑娘冲他走过去:“请问,经理在哪个房间?”“方总还是钟总?”“你们这需要不需要人?”“跟我走。”挂有”总经理室”牌子的房间已相对就序,崭新的大班台在阳光下发出豪华的光。屋里温度宜人,空调机在窗子左上方发出轻微的嗡嗡声。方向平用手指轻轻抚着大班台面,仿佛牧人抚摸心爱的坐骑。他心中自有许多感概。一年前他与钟锐联手,从贷款十五万元干到今天的固定资产三百五十万元,办公室也从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搬到现在的正规写字楼……想到这儿,他的眼睛徽徽潮湿了。门外传来颤门声,方向平迅速恢复了一贯的平静:“请进。”老乔带着姑娘走进来:“方总,她是……”他一时卡住了,转身对着姑娘:“你是……”姑娘越过老乔走到方向平面前:“我叫王纯。方总,您需要人吗?”方向平朝那张光洁的面孔细细看了一眼,示意她先到墙边的沙发上坐会儿,自己转面对老乔交代任务。公司成立一年了,乘乔迁之际,得给对他们寄予厚爱的客户送点小礼品聊表谢意。老乔能力差,但极认真,正适合做这种琐碎之事。知人善任是方向平的优点之一。“买什么呢?”老乔问。“你看着办,每份价格掌握在一百元左右,大约五十份。”老乔沉思一会后,下定了决心:“方总,我有个建议,送礼品一定要纠正以往的俗套,样子货,华而不实,花了钱别人还不领情。首先得有实用价值。”见方向平点头,老乔欣然道:“成,这事交给我了!”老乔—走,王纯便站起来走过去,把早巳拿在手上的简历递给方向平。方向平接过后并不看,尖锐的目光直视王纯:“怎么知道我们会要人?”“你们在搬家,说明你们的事业在壮大,这时候正需要招兵买马。”“也许相反,”方向平摇了摇头,“我们正在走下坡路,我们是租不起原来的住处被迫搬家的。”“那人们脸上的神情就不会是这样了。”“是哪样的?”“畅快、兴奋,”她看着方向平的脸,“——踌躇满志。”方向平“嗬嗬”地笑了;“说得好。”他拿起王纯的简历看了看:“政治系的?”“是。”王纯毫不退缩,“认为学政治的没用是吗?”“不。”方向平一字一字道,“我就是政治系毕业的。”王纯一阵高兴,但方向平没再接着说,又低下头去看简历。他边看简历,脑子边转:这够娘有点小聪明。尤其让他动心的是,她长得好。作为男人,即使没私心也喜欢赏心悦目、借香怜玉。但这些因素绝不会左右他的决定。国有企业为什么困难重重举步维艰?重要原因之一是,无用之人太多、身上的包袱大重。他的公司只要人才。有用的、各种各样的人才。王纯紧张地看着低头不响的方总,心中的不样之感渐渐强烈:简历上寥寥数栏,这么长时间,一个宇一个字数。也数几遍了。他不想要我,他在琢磨如何婉辞。王纯决定主动告退。就在她要开口的时候,老乔背着个大包进来了。大包被放在了方向平的大班台上,拉链拉开,里面呈现出大小各异五彩续纷的袜子。袜子是早晨出门时老婆许玲芳交给老乔的。近半年了,每到发工资的日子,玲芳便会从厂里背回这样一大包袜子。厂中不景气,只能以产品抵工资。刚开始许玲芳常有啧声、后来看到越来越多干脆下岗回了家的工人,便变得越来越心平气和,每周领回袜子,就积职努力地卖,并且把老乔也动员了起来,时时让他带些去公司里。今天公司搬家,搬家事多,老乔不想卖袜子、但是拗不过老婆。天赐良机,方总让他买礼物,现在他要做的是说服方总接受自己的创意。老乔把袜子从包里拿出来:“……每人八双,男袜两双女袜两双童袜四双——孩子穿袜子费——袜子家家都需要吧?而且是永远需要。但人们永远也不会想到送袜子,因为,他们永远也打不破关于礼品这个概念的固有看法。八双,取其谐音,发。每双十元,八双八十元、也符合您一百元以内的限定。……”老乔佩佩面谈。王纯紧咬下唇。免得自己一下子笑出来。“老乔,把袜子背走。”方向平声音尚平和。“什么?”老乔一时没能明白。方向平再没法保持平和:“把你的袜子背走!而且,永远不许你再到公司来推销你老婆的袜子!“好不容易等老乔和他的袜子从门外消失,王纯再也忍不住地笑了。方向平看她一眼,她立刻止住笑。“好吧。”方向平毫无笑容,“面试的第—道题是,给客户送什么样的小礼品好?”“一百元以内?”方向平点点头。王纯想了想,“真丝纱巾。七八十来块钱一条,不寒酸也不过分。”“如果对方是男的呢?”“说的就是男的。拿回家去献给夫人、女儿,”她笑笑,“或情人。是女的就喜欢真丝制品,女的高兴了男的只能更高兴。您是男的您体会体会。”“好。……好!”钟锐推门进来:“向平,这公司里还有没有电话?”“很快就来人安装。”钟锐压住心中的烦躁:“手机,给我用用。”方向乎把手机给他,钟锐接过正要走,方向平叫住了他:“等等!……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王纯向钟锐伸出手去:“王纯。”方向平一字字补充:“——公司总经理助理。”王纯、钟锐同时一楞。方向乎不做任何解释,转对王纯:“这位是公司副总经理,钟锐。”王纯扬了扬眉毛。钟锐?这名字有点儿熟,会不会是重名?她试探着:“我记得‘中文天地’的作者……”

当得知此钟锐就是彼钟锐时,王纯毫不掩饰她的惊喜,重新从头到脚打量钟锐,像影迷头一次看到从银幕上走下来的影星。

这叫方向平心里不是滋味。

“你是学什么的?”钟锐问王纯。

“政治。”

钟锐感到意外,中不想立刻就说什么,但没忍佐。他转对方向平道:“向平,我们目前最需要的是编程人员。”

“凡是优秀人才都可以为我们所用。”

“可我们现在还不到摆谱的时候。”

“我们永远不会有摆谱的时候。我只是实事求是!”钟锐还要再说,一眼瞟到了在一边紧张不安的王纯,他咽下冲到嘴边的话,转身离去。

方向平一声不响地目送他走。

“方总,我觉着您还是应当先跟钟总商量—下。”王纯心里很不好受。

“我是总经理,是法人代表,他必须适应这个现实。”

“这是软件公司,他又有绝对实力,怎么会……”她止住。

“怎么会让一个外行当总经理?”方向平代她说完。王纯脸红了。看着这张年轻的面孔,方向平思时片刻,决定推心置腹。

既然留下她,就要使她成为自己人,刚才为她跟钟锐而争执,已然是一个良好开端。

“坐,王纯,坐。……喝不喝水?”钟锐在人来人往的过道里打手机,初步的忙乱过后,妻子和儿子一夜未归的事儿又跳进他的脑子里。

先拨了家里的电话,没有人。也许昨晚住在她妈妈家、早上从那直接送孩子上幼儿园后上班去了?他按了晓雪单位的电话。

夏晓雪在园林局所属一个资料室上班。资料室共两人,另一个也是个女的,叫周艳。周艳三十多岁,——头浓密的好头发,常年编一根辫子,沉甸甸地垂在胸前,这样好的头发在当今的年轻姑娘里也属罕见,现代妇女的头发已然被那些五花八门的二合一、三台一的“波”们摧残了。当初周艳的前夫跟她见面,就是被这不寻常的头发一下子吸引住的。钟锐打来电话时,周艳正在跟一个来借书的妇女聊天。“……我觉着自己太可怜了,跟你说陆姐,现在我都不敢一人睡双人床。以前,夜里都是他搂着我睡,只要他在我身边,我就睡得特香特踏实。跟你说,他那方面特行。……”周艳说。

对方微笑着:“那就赶快找一个人,代替他。”

“好的谁要我呀,三十多了,还带着个孩子。陆姐你说,男的都这么狠心吗?好好的一个家,说不要就不要了。都是我把他惯的,男人不能惯。”

“不能惯。还得不断给他们提要求,干这干那——还得不满意。”

周艳“咯咯”笑着,电话铃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她极不耐烦地拿起电话,告诉对方夏晓雪不在。对方赶着又问:“她是没来上班还是临时出去了?”“没来。”“她去哪了?”“不知道。”说着就放了电话。

钟锐脑子“嗡”的一声,汗水顺着发根向外淌,可怕的预感紧紧攫任了他的心,心因此停跳了一下,呛得他连声咳嗽。他大口喘着气,湿冷的手指哆嗦着夫按电话,指尖挟到时又在空中止住,家里没有,单位没有,再上哪儿找?他几乎不抱希望地按了岳母家的电话,当然没人。他呆立原地,不知再干些什么。……

晓冰!找晓冰!她的呼机多少?钟锐右手紧紧掐住前额,强迫失灵了的脑子运转。头一个数是6,下面呢,几?……

晓冰正在一所豪华住宅向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推销香水,她为郁然化妆品公司做业余推销员。

“您的年龄适合这种清纯香型。您看这种,这是三宅一生的L’eaudrssey,………”

女子频频点头。一直在她们身后冷跟旁观的那个长得较年轻的中年男人听到这时插话道:“小姐,她不懂洋文,我也是,您还是得用中国话……”

女子恨恨地白男人—眼。晓冰抱歉地笑笑:“对不起。L’eaudrssey的意思是‘一生的水’。”她又转向女人说,“您要吗?可以优惠的。”

“你卖一瓶能赚多少?”“嫌不了多少。”

“得了吧,不赚钱你能干?”晓冰咬咬嘴唇:“从理论上讲是这样的,但我的确还没嫌着钱。”

中年男人饶有兴趣:“这么说来是刚干?也怪不容易的。”

年轻女子则居高临下地说:“给我来两瓶吧,就你刚才说的那种什么‘一生的水’……”

“我都要了。”男人说。

晓冰看了他一眼,知道令他感兴趣的不是香水,心里笑笑,动手从包里向外掏香水。他有钱逞能、跟她无关,出了这个门,谁也不认识谁。

“请顺便留下名片。”男人说。

晓冰窘住了:“我……没有。”

“一个没有名片的推销员!那你怎么得到顾客对产品的反馈?”

晓冰脸红了。她并不像她自以为的那样老练。

男人更和气了:“你究竟是干什么的?”晓冰只好从实招来。

男人微笑了:“这么说是客串推销。……想挣钱给自己买几身漂亮衣服?””主要还是为走向社会做准备。”她极认真的语气、神情,竟使对方一时无话。正在这时,她的呼机响了,男人这才回过神来,拿起自家的电话递给她:“喏。”又笑笑,”是男朋友吧?”电话刚一通,晓冰耳边就响起姐夫急火火的声音:“晓冰。知不知道你姐姐在哪里?她和丁丁一晚上没回来!”

“你现在在哪里?”“在公司。”

晓冰一下子火冒三丈:“我姐姐不见了你还有心思上班?你找了没有?报警了没有?他们现在是死是活?看昨天的晚报了吗,姐夫?有一家老小好好地坐在自己家里都被人杀了呢!”说完,她“咣”地摔了电话,摔完才想起电话是别人的。“对不起!”男人微笑着摇摇头。晓冰低下头边收拾东西边说,“……我走了。”

“可以留下你的电话吗?”男人突然直视着晓冰。他身旁漂亮的年轻女子闻此一扭身出了客厅。

男人叫沈五一。

钟锐懵了,晓冰的话仿佛—只无情的手揭开了他—直不敢正视的画面,一幅一幅的无一不是鲜血淋琳。他一把扶住墙壁,借以镇定自己。涌在心里的头一个念头是,得赶快告诉岳母。

接电话的是一个清脆的女声:“夏主任在手术室。”

“等等等等!……我有点急事能不能请你……”

“你过会再打来!”钟锐失控地大叫起来:“告诉你们夏主任,她女儿失踪了!!”

但耳机里回答他的是“嘟嘟”的盲音。叫声使办公室楼道里过往的人聚了过来,越聚越多,人们七瞒八舌,“嗡”声—片。

“……我跟他说,你当总经理,我辅佐你。你会看到,文与理、政治与技术的结合将是最好的结合。”总经理室里,方向平仍在对王纯佩佩而谈。

“你以诚意取得了对方的信任。”王纯说。

方向平感到了有一个好的谈话对手的捣拢,他点点头:“于是他心甘情愿把大权交给了我。技术人才一般过分埋头于自己的业务,对行政管理一类的事没有兴趣,压根说,也没有能力。我却能发现、利用他们的能力。……”说到这,他打住了。没有必要过多地自夸。他没说完的话是:所以他们的事业才有了今天。今天的一切都是他才华和能力的外化。

门被推开了,一个人探进头来:“方总,钟总家出事了!”方向平的出现,使杂乱无章的局面迅速变得头绪伊然。

“不要着急,老钟。进屋,你先进屋,什么都不要管。”

“王小东,伤去派出所报案,打车去。”

“刘卫、赵坚强,你们认识钟总的夫人,到所有可能的地方去找,开我的车。”

“肖小娟,马上写一个寻人启事,打印一百份,然后全体出动,张贴出去!”王纯在不远的地方一声不响地看着这一切。

报案的人打车走了。

黑色“大宇”消失在李流中。

一摞寻人启事印了出来,人们分作几份拿着,“呼呼啦啦”地拥了出去。“分开走!……贴得不要太密,尽可能把范围扩大……”方向平追在后面高声叮嘱着。

机房里只剩下钟锐一个人,他已经木了。一个人影投了进来,渐渐走近,最后在钟锐对面站定。钟锐毫无察觉。

“她们是什么时候不见的?”钟锐抬头,看见面前站着的是那个叫王纯的女孩儿。他机械地回答:“说不好。星期五下午进机房后,一直没跟家里联系……”

“三天了。……这三天是什么日子吗?”“什么什么日子?”“特殊点的日子。比如生日啦什么的……”

钟锐被提醒了:“前天是我们结婚六周年的纪念日,说好下班后一块出去吃晚饭的!”

“你了解她,你想想,问题会不会出在这里?”钟锐第一次认真地看了王纯一眼。

马路的车流中有一辆中型面包车,车里是一帮兴高采烈的妇女和孩子,只有一个三十来岁的清秀少妇例外,她始终没怎么说话,神情有些疲惫。车在钟锐家楼前停住,少妇拉着身边的男孩儿下车,车上的人同她们挥手告别。

“再见,晓雪!”“丁丁再见!”丁丁四岁,正是最爱说话又具有——定表达能力的年龄。一进电梯,他就急不可待地跟电梯员一一讲述起令他惊讶的、令他高兴的、令他奇怪的所有事情。

“……密云水库特大,比咱们这个楼加起来都大。还可以钓鱼,我们没有钓着。徐明明她们钓着了。其实是她妈妈钓的,她非说是她,其实不是她,对吧妈妈?”晓雪“嗯”了一声,对电梯员笑笑。

“跟谁—块去的呢?”电梯员问。

“好几个阿姨和阿姨家的小朋友。阿姨都是我妈妈的同学。对吧妈妈?”晓雪想起了什么,问电梯员:“丁丁爸爸回来了没有?”“上班去了。—大早就走了。”

晓雪—震。

------------------

文学殿堂 扫校

--------------------------------------------------------------------------------


3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