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当官好 第二部 击杀倭酋逞英豪 第十一章 猎杀倭贼

一木人 收藏 0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9/


两耳不闻世间事,一必只喂妻吃饭。这顿饭在郎情情妾意意的浪漫中结束了。

坐在沙发上,望着从厨房中出来的妹妹们,想着今天晚上谁会陪我共沐爰河呢。

“老公:你是不是在想今晚谁会陪你睡?”昊敏芝我也有点真怕她,什么也逃不过她的眼睛。

“别害怕,相公:一个都不少。”孤独红着脸说。

“哇,齐人之福、帝王之尊。”我欢呼着,这不是能用语言文字来形容的聚合;这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心灵感受;灵与肉、汗与液,那是原始的升华、、、、、、

当那第一抹霞光刚要升起时,我醒了。轻轻移开她们的肢体,来到窗前,迎接那、那第一缕红丝。

第八重如万钧之压难移一丝,周天的运行己不是按次,而是按十计、百计,但仍无动于终。

难道这天罡正气自第七重开始,就非得佐以处子纯阴,才能练成吗?那岂不就是彻彻底底的邪魔功夫。

回头看着熟睡的妻子们,她们是那样的关心爰护我,生怕我没入魔道。要说我和她们之间没有什么过程,大概有的就是缘分。

缘分是没有人能改变的东西,因为缘分总会在不知不觉中到来,那怕你再强大、再有力量;缘分也是不可能抗拒的东西。

而要我说:缘分就该瞅一眼的时候,却多啾了一眼。对天发誓我不能对不起她们,但我要做天下第一,不管是魔、是神、还是什么,我都承着。

勿勿冲冲一下吃了口剩饭,我就又进理想了。刚一上线,师爷就进来了:“大人,知府毛大人差人来请您好几回了,说是有头等大事,请大人上线后马上去他府上。”

没办法,去吧。在道上师爷跟我说了这几天的事,就这样很快就到了知府衙门。

“贤弟呀,可把你盼来了。”毛大人热情地打着招呼。

“大人呀,什么事这么急呀?您老决定我们执行不就行了吗,”我一看衙门的各部主事官都在,就嘘唬起来,和大家打着招呼。

“贤弟呀,是这么回事:半个月前三和公司不是有支押送队吗,突然遭到牛兵战士的攻击。”毛大人见我点头,就又接着说:“那牛兵们可真历害,硬是没让押送队前进一步。后来三和公司又从省城、冰城、江城、四方台子等地,调来千余名高手前来增援,结果牛兵们战斗到最后一牛,也把押运队全送回了复活点了。因押运任务失败,牛兵们每头牛升两级,牛将军升八级,配银角。三和公司不干了,投诉主智电脑,可各国专家一看资料说:二百级的人,连四十级的牛都打不过,还玩啥呀?把三和公司给否了。”毛大人讲道。

“这不是好事吗,跟咱们也没关糸呀?”我笑着说道,心中喜道:这帮牛哥们真够意思,有机会还找它们。

“可是三天前,不知从哪儿来了一群黑衣蒙面人,把冰城与外界的通路给截断了。只要出城、必遭攻击。任何物资是出不去,也进不来。冰城马上就要陷入弹尽粮绝的地步了。”毛大人哭丧着脸道。

“这可不得了,司库,咱们还有多少粮油储备?”我忙问司库,他管这些东西呀。

“没有了,大人:四天前,三和公司以高出市场二倍的价格,包了所有库存。这可是毛大人批准的呀。”司库急忙辩解道。

“是的、是的,是我同意的。因为你不在,我想三天就能从外地调来粮油,补齐库存,挣点钱给大家发点奖金,谁知道会出这事呀。等等,贤弟,你不会是说这是三和公司做的局吧?”毛大人也反应过来了,在那儿捶胸跺足的。

“大人:现在起所有官兵都上街,维护秩序、控制物价、限量购粮。不行的话,给点补贴,多少你们定。对敢于闹事的:抓、杀、压;对执行命令不利的:撤、换、替;对执行任务表现好的:记功、奖励、你们定。但要快。总之,给我三天时间,就三天,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具体怎么操作,我找人去办,各位:不要外传记住了吗?就三天,告辞了。”说完我就从知府衙门出来了,我还能埋怨他们什么呀。嗨,千里为官只为财吗。

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我府中,穿上幽灵衣,翻墙出了后花园,使出浮光掠影,快速来到“花之都”的小侧门。

“当当、”“当当、”“当,”“谁?”“猫,”“稍等,”一问一答。

是猫大人吗?”“正是本官,”“请进,”又一个人盘查。

我“刷”的一个翻身进了院,一看雨彤在等我。

“大人,您可来了,”雨彤哭着说。

“别哭,出了什么事?”我赶紧问。

“大人,三天前城外出了黑衣杀手,堂主说肯定是倭寇扮的,既然咱们己经答应猫大人联盟,那咱们就先作个样子给大人看看。咱们狂蜂堂杀日寇不是孬种。结果出了城没多远,就被三十多忍者给围上了,堂主为救我们负了重伤。”雨彤道出详情。

“那赶紧吃药呀。”我急忙说道。

“伤是好了,可是那帮挨千刀的,不知给堂主下了什么毒,什么解药也没用。原本要去找您,可堂主不让,所以我就一直盼着大人您快点来。”雨彤哭道。

“好了,雨彤,先看堂主的病要紧。”我催促着雨彤。

来到练彩霞的住处:雅致温馨,幽香沁肺。练彩霞正在运功压制,不让毒发。

细看练彩霞:嘴角上翘、两腮泛红、眉角散开,虽紧闭双唇,但仍不时舌尖外吐。难道是中了我的媚儿香?怎么有点象龟田芳子的状态呀。不可能呀,这药我也只用过一次,根本就没有给过任何人。

先救人再说,我忙从装天镯中找出巴蛇的眼睛━━天灯,让雨彤对练彩霞身上一遍一遍的滚按,可仍然无效。天灯避百毒,难道不是中毒?

“练堂主,练堂主,我是猫老爷,你醒醒,”我叫道。练彩霞缓缓地睁开眼睛,又闭上。但我马上就看见这目光和吴妹她们仨瞅我时的目光一样,练堂主中了催情药。

我让雨彤她们都出去,并告诉她们三十米内,不得有任何人进来打扰,并为我俩护法。

支走雨彤她们,并看到她们己在三十米外开始戒备,于是我又回到床前,吻上香唇,一手攀上高峰,一手开始解罗裙。

被压制的欲念,随着我的捣乱,意识开始出现混乱后,如决堤的水,谷口的风,开始了疯狂。

练彩霞撕碎罗裙,往我身上硬贴硬靠,我忙去掉衣服,将被褥全部铺在地上,要不就练彩霞现在这狂劲,不得把床摇塌了呀。那她还怎么当堂主呀。

洪水早己泛溢,所以没费多大周折就进了天堂。你来我往、不管她多么疯狂,我自岿然不动。但我仍有如那风口浪尖上的小船,随时都有被倾覆的危险。

这他妈的是什么药呀,这么厉害老子都快支持不住了。突然一股股清新温凉的气体,从我的分身涌入丹田,而且源源不断,又向命门、眉心涌去。天罡正气一接触到这股处子纯阴,如老鹫见尸,瘾君子见粉,立即自行转动起来。

“嗯”的一声,练彩霞如泥一样软了下,来我忙调正好姿势,吻住香唇,渡入真气,开始合籍双休、、、、、、

这练彩霞的纯阴之气还真不少,原本我不能前进一丝的天罡正气第八重,现在是扎扎实实地前进了一大步。丹田处的内丹己有拇指盖大小,命门处的内丹也有黄豆粒大,而原来没有内丹的眉心处,也有了绿豆大小的内丹了。

第六感告诉我练彩霞醒了,而上盯着我呢,我忙松开搂着练彩霞的手臂,放下抚摸高峰的手和不在吻住香唇,可下面暂时还分不开,因为她正跨坐在我的分身上。

练彩霞也松开了环抱着我的手臂,后背传来阵阵痛疼,这都是她干得好事。

“看来下次我得穿物防二百以上的铠甲了,”我戏弄着练彩霞。

“讨厌,”彩霞轻轻地推打了我一下,“刷”的一下,练彩霞被反震的在空中转了三圈。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练彩霞欢叫着,就要往外跑。 “衣服,衣服,彩霞。”我叫道,她还光着呢。

“都怪你,”彩霞嗔了我一眼,就去衣柜取衣服。“哎呦,”我赶忙扶住她。

“姑奶奶,你刚才疯得那么厉害,得吃几粒药补补。”我劝道,吃了药,休息了一会儿,练彩霞穿好衣服又给我背后上好了药。

不好意思地说:“你不是刀枪不入吗?怎么手指甲一掐一个口呀?”我狂晕。“猫郎,妾身惭愧,蒲柳之身蒙侠之所爰,万死难报。”练彩霞忽然整衣跪地说道。

“彩霞:我林雪未经允许,私采元阴,此仍大罪呀。”我诚肯地说道。

“猫郎,你可知我练彩霞的年令吗?”彩霞问我。

“这是不知,但外观和今日之感,彩霞你也就三十二。”我非常自信的说。

“谢谢。猫郎,呵不、林郎,姐是六旬之人了。”练彩霞低头说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彩霞,你的皮肤、音容笑貌、言谈举止,决不可能是六旬之人所能为。”我激辩道。

“林郎,姐又何必骗你,我也希望有如此之年月,但时光己然逝去。看看这一番折滕,白发是不是己经发芽了?是你的岁月夺不走,不是你的青春不在留。”练彩霞看着纯阴被破后,生理机能发生的变化,当然是衰化。

任督二脉的贯通,并不带表着新陈代泄的停上。

“彩霞,你等着,就一分钟。”我说着就往外跑去,“雨彤,雨彤,快过来给堂主准备香汤,把这些加进去,”我命令着,雨彤虽然有些疑惑,但仍遵照执行。

“出去、出去,我洗澡你看着,别人会有想法的。”彩霞往外推我。

“哪儿我没看过呀,哪儿我没摸过呀,行了,快点吧,亲爰的,”说实在的,对那仨丫头我都没如此上心。

“林郎,可你究竞要干什么吗?”彩霞撒娇道。

“给你试试这个,”我从装天镯里拿出‘龙凝珠’,递给雨彤,把这个全身擦一遍,然后我就来房门外打坐运功了、、、、、、

一阵哆哆嗦嗦的声音,来到我跟前惊醒了我。“哇,靓女、天仙、美媚、小妹妹、、、我胡言乱语地说道。

“找死呀,没事耍我老太婆,彩霞姐激动地笑骂道。

“谢谢,真的谢谢你,我老太婆不知何时修来的仙福,不但贯通了任督二脉,更用天下奇珍,返老还童。林郎,请受妾身一拜,”说着彩霞姐盈盈一拜,我阻拦不及。

接过彩霞递过来的‘龙凝珠’我道:“此物只配姐使用”。

“马屁精。”雨彤过来在一旁插了话。

“雨彤呀,不是不让你用,怕你用完后变成婴儿,那岂不让很多的臭男人抱呀?。我气雨彤。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懒得理你,”说着雨彤跑走了。

回到屋里,我提出了心中的疑问:“姐,你这是怎么中的媚毒?”

彩霞任由我抚摸着高峰道:“林郎,与倭寇撕杀时并无异样,但等雨彤她们受伤时,我好象就闻到了一种香,我己经杀了他们二十多人,所以他们全力对付我,可当我闻过这香后,他们的攻击却慢了下来,好象在磨时间。我不知道哪儿不对,但我只想快点突围。回来后,我看到雨彤她们都没事,却没想到这一病毒,越压制反而越历害,没想到最后也把我守了这一生的处子纯阴,便宜了你。”彩霞姐拿着葱指点着我的额头。

“原来姐还没舒服呀,我说怎么使劲掐我、抠我的肉呀,”我假装吃惊道。

“你个变态恶魔,”彩霞打掉我摸高峰的手。

“姐,别生气了。你说他们全都是倭寇吗?”我哄着彩霞姐道。

“油嘴滑舌的,不错,我在游戏之初几年中,曾去过日本。会过几个练阴功的高手,但她们都是正大光明地向你挑战,和你决斗。不象忍者,纯玩阴的,不敢露面。可这次冰城外,既有阻援的忍者,又有正面死拚的武士和浪人。”彩霞姐说道。

“那姐你能几招制敌?”我又问道。

“150级的武士和浪人、忍者,一招秒杀。但这次他们突然出现了二十多个210级以上的,由此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的。林郎,姐姐是女王蜂,就是坑你一点不算啥钱菲,现在270级。可竞然跟他们打了个平手。”彩霞姐说道。

“270级?几个月前,姐,你不才名列第二,238级吗。那威尔刚呢?他现在多少级了?”我急切地问,因为我的级太低了。

“威尔刚现在是272级,林郎,你要知道,现在理想中没有人再杀怪升级了。杀怪、打宝很难,所以大家都忙着想各种办法去挣钱,除了纯武行的升级外,现在帝国真是太平盛世了。”彩霞姐说道。

“姐,你说这二百多级的武士什么的,我能对付吗?”我忙问她。

“傻弟弟,虽然你现在不到五十级,可你的真实功力不下百十级左右,这也正是他们无法了解你的原因所在。”彩霞姐说道。

“那好,姐,你先坐着,休息一阵。我去会会这批高手。”说着就要走。

“弟弟,杀他们不是目的,而揭开他们的真面目,才是正事。”彩霞姐提醒我道。

我心一动:“姐,你就瞧好吧。”

出了“花之都”,我先后到了大堂牙房、捕快房、司狱司等地,将冰城内所有的枷板、镣铐,装进装天镯。因为知府大人和行业工会下发文告:任何人都可以去剿灭匪徒,所以我不用去签约,直接干就行了。

《理想》中的枷板、锁链是官威的体现,只要被戴上刑俱就失去一切武功,而且还好象背负千钧重担一样,直到服刑完毕,那真是苦不堪言,所以轻易无人敢犯罪。

变幻了容貌和装束,手拿折扇,大摇大摆的出了城东门。一付游山玩水的样子,但我也注意到有人已经悄悄地发信号,开始跟踪我了。

要地就是这效果,来到一灌木从后面假装小解。天罡正气告诉我:有两个黑衣人正向我靠近。

将身形隐去,并从装天镯中拿出一点点十香软金散,等着这二人的到来。

“咦,人怎么没有了?”自动语言翻译器将日语译成中文。

“嗯、嗯”还没等他俩反映过来,就己经被我将十香软金散弹入口中酥翻在地。

“咔、咔”我就把枷板给他俩一戴,接着就是挑断手筋,捏碎瑟琶骨,搜走他俩身上所有物品后,向树林深处渡去。

没走多远我就听见有几个日寇在说话:“山口组的那二人怎么还没完事?是不是得到宝物独吞了?”

“他俩敢,要是这样,下次咱们就不增援他们了,让他们自己和支那人干去。要不是上次咱们五行尊者出手,那支那娘们早就废了山口组这帮家伙了。”日本忍者在嘀咕着。

原来是他们,火眼金睛告诉我这五个黑衣忍者等级,都在250级左右,加上他们以阵法联手攻击,所以一般高手几乎难逃毒手。

本来想用雷爆箭或轰天雷结果他们,但现在还不能过早的暴露自己。我将十香软金散慢慢地撒向他们,还在唠喀的五行尊者不知不觉的瘫软在树上。

我迅速给他们戴上枷板、镣铐,捏碎瑟琶骨,搜走身上所有物品,还是挑断手筋。并给每一个人来点特殊待遇:二粒君王丹,真是好药立竿见影,只见他们满面红光,蓬帐高支,拚命想扭动身躯,但浑身酥软又不能动弹,难受之状难以言述。

我达到了目的,就又走向新的目标去了、、、、、、

整整一天的时间里,我共锁铐日寇、倭匪近二百人,然后通知许贵忠、扬玉亮,让他俩带领捕快、官兵前去指定地点提人。

当官兵、捕快从四门将日寇、倭匪带进城来的时候,全城沸腾了。城内的百姓从四面八方涌来,观看这些日寇、倭匪的丑态。

只见他们队伍中忍者:个个耷拉个脑袋,支着帐篷、涨红着脸,嘴里咕噜着难以翻译的词语。而那些所谓的武士。浪人也神形萎靡,过去那种耀武扬威的劲头,己不知所踪。

知府大人以最快的速度升了堂: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而且他们个个又都是红名,属十恶不赦之人。

所以当庭刚要宣判斩立决,我忙递上去个条子,毛大人一看乐了,高声说道:“念尔等是友邦人士,故从轻发落,饶尔等一命,判尔等终生苦役。先示众三天,退堂。”毛大人一拍惊堂木,这就成了铁案。

套在日寇、倭匪身上的刑俱和衣服,立即变幻成重囚紫衫,枷板、镣铐变幻成了带铁腰胯和手链、脚链连在一起的脱不去,拿不掉,反正就是终身制了。

只可惜没找到此事与三和有关的证据。

但倭匪、日寇的剿灭,使百业迅速得到恢复,官仓也迅速得到填补,所以三和不但没有挣到钱,反到赔了一大笔。

朝廷对这次冰城能迅速剿灭匪患,对知府毛大人奖四品官服,金币二十万,声望五万点。而对我返个无名英雄,则奖经验点金币二百万,声望十万点。行业工会也奖金币五百万,声望十万点;经验七十五万。

如果我要杀了这些日寇、倭匪,得到的经验会比这多得多。我只所以没有杀他们,而且还把他们交给了官府,给足了官府的面子,所以他们拿出这点东西奖励我,和他们的面子及官威来比,简直不算啥。

钱对我来说是无所谓,但奖励我这些经验,我还是很高兴的。

在彩霞姐的屋里,我把所有日寇、倭匪的东西都交给了她,并告诉她:今后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奖励我七十五万经验,那我现在是多少级了,所以打开属性栏一看:

等级六十三、经验1634000、声望265000

职业:盗贼、刺客、鉴定师、药剂师、厨师。

力量:55+10%+5+30%

生命值:2100+10%+5%+30%

内力:85+10%+5%+30%

物理攻击:330+20%+15%+60%+5%+30%

魔法:430+10%+5%+30%

魔法攻击:55+20%+15%+60%+5%+30%

敏捷:65+4+2+10%+5%+30%

智力:33+2+10%+5%+30%

所有防御:90%

幸运?+35%

魅力?+35%

装备:装天镯、地灵弓、玲珑短剑,兽神之守护,魔狼靴、六品官服、幽灵衣。

技能:天罡正气八重,余下全部是顶级。

别看我就是这点属性,但要细算的话,实际是110级左右,如果要有一个合适的杀怪场地,我会很快升到200级的,但我不愿意进入排行榜,惹人注目。

再说那些倭匪这回才知道什么是监狱之灾了,每天必须上足十八个小时,不能随便下线,如果想删号重来的话,系统罚重款不说,你也上不来,所以他们每天在监牢里戴着镣铐、枷板、唉声叹气地等死,狱不通风所以还不能聊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