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三章 神州风云 第二节 左右逢源

梦游者 收藏 7 75
导读:中华新史 第三章 神州风云 第二节 左右逢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1919年1月12日,伯力。


刘思扬正在接待一位从国内东北来的客人,他就是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和黑龙江省督军鲍贵卿派来的特使——杨宇霆。


关于如何处理东北的问题,张自强他们经过认真讨论,拿出了一个纲领性的意见:


第一,鉴于张作霖在东北地区羽翼已成、是国内势力最强大的军阀势力之一,而东北地区又自成体系,还与日本关系紧密,故决定把解决东北问题放在最后。在没有统一中原之前,不插手东北地区的事务。


第二,以发展远东地区的经济为当前的第一要务。在此前提下,必须尽量搞好与张作霖的关系,争取利用3—5年的时间,用物美价廉的远东国货把日本货驱逐出东北地区。这样,既可以打击日本经济,又可以客观上进一步加深日本与奉系军阀间的矛盾。


第三,加强对奉系军阀的情报工作和对中、下层军官的策反工作,为以后和平解决东北问题打好基础。


第四,因为目前的实力不足,不刻意阻止即将到来的直皖战争和第一次直奉大战。这样,既可以削弱他们的实力,又可以利用军阀之间的战争做文章,通过各种宣传手段,让全国人民都看清楚军阀们争权夺利、不顾人民死活的丑恶嘴脸。然后看形势的变化再决定是否干预第二次直奉大战。


直皖战争是1920年7月,以段祺瑞为首的中国皖系军阀和以吴佩孚、曹锟为首的直系军阀,为争夺北京政府统治权在京津地区进行的战争:袁世凯死后,皖系军阀掌握了北京政府的主要权力,在日本扶持下购置军火、编练军队,极力扩张其武装力量。段祺瑞提出“武力统一”的口号,企图利用直系军队消灭孙中山的护法军政府,又达到削弱直系的目的。段操纵非法的安福国会,选举徐世昌取代直系首领冯国璋为总统。直系不甘心皖系的扩张,提出“和平统一”,在英、美支持下与段对抗。1920年4月,直、奉两系结成反段联盟。5月,吴佩孚自衡阳率直军北上至保定,准备讨段。段祺瑞召开秘密军事会议,调徐树铮的西北边防军在北京附近布防。6月成立定国军,段自任司令。7月14日,直皖两军在北京东西两面的京津铁路和京汉铁路线上的涿州、高碑店、琉璃河一带开战。奉系张作霖也派兵入关,作为直军后盾。这次战争历时5日,皖军大败。7月19日段祺瑞被迫辞职,直、奉两系军阀遂控制了北京政权。


直皖战争后,直、奉两系军阀共同控制了北京政权。后来为扩张势力,双方矛盾趋于激化,1922年4月上旬,奉军开入山海关与直军对峙,29日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奉军以张作霖为总司令,率领4个师、9个旅约12万人,分东、西两路沿津浦、京汉铁路向直军发起进攻。直军以吴佩孚为总司令,指挥7个师、5个旅约10万人迎战。两军在长辛店、琉璃河、固安、马厂等地展开激战。时仅一周,5月5日,张作霖败退出关。后经英、美传教士调停,双方停战。此后,奉系在日本援助下重整军备,伺机卷土重来。


1924年9月15日,张作霖以反对直系发动江浙战争为由,出动6个军及海、空军一部,共计约15万人,分两路向山海关、赤峰、承德发起进攻。曹锟任吴佩孚为讨逆军总司令,调集4个军及后援军、海、空军约20万人应战。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奉军在热河战场进展顺利。10月9日占赤峰后,战事重心移向山海关主战场。两军争夺激烈,伤亡惨重。10月11日吴佩孚亲赴山海关督战。14日奉军克石门寨,山海关直军正面阵地动摇,吴佩孚被迫放弃自海路运兵攻击奉军后路的计划,临时抽调精锐部队增援山海关战场。直系第三军总司令冯玉祥因不满吴佩孚排除异己,乘直系后方兵力空虚星夜回师北京,发动“北京政变”,囚禁曹锟,通电主和,宣布成立国民军。消息传到前线,直军士气一蹶不振,迅速溃败,奉军大举入关,吴佩孚孤立无援,直军在华北的主力全部覆灭。11月3日,当奉军与国民军迫近天津时,吴率残部2000余人自塘沽登船南逃,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冯与奉系共推段祺瑞为“中华民国临时执政”。


正是由于直、皖、奉军阀的连年混战,才让全国人民彻底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他们也彻底丧失了人心。这是孙中山领导的北伐战争之所以受到全国人民拥护的最主要原因,也是张自强他们发动国内革命战争的最好时机:他们可不准备再来一次北伐!


刘思扬首先对杨宇霆的到来表示欢迎,然后他微笑着说道:“杨将军此行可能要失望了,因为远东共和国的真正主人是中国人,并不是你希望见到的老毛子!”杨宇霆只好尴尬地晒笑着。自从他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他就知道了“远东已经属于菲律宾”的事实:刘思扬从俄国人手中要回国宝的事情,曾是国内轰动一时的新闻,他杨宇霆岂能不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菲律宾外交部长?可是杨宇霆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他的心情却变得更沉重起来:对于张作霖和奉军来说,这些人可能比日本和俄国更危险——因为孙中山现在是他们的总统,他们要的是地盘、施行的是宪政!这样一来,他们与奉军发生冲突甚至是战争,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杨宇霆的脸上此时堆满了不自然的笑容,说道:“刘部长的大名如雷贯耳,乃我中华之少年英豪也!杨某今日得见尊颜,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张作霖通过往来远东的客商,知道了这里是由中国人在管理,这个反常的情况也让他们产生了种种猜测。而最大的可能,就是俄国人雇佣了大批汉奸。在这个年头,当汉奸的人大有人在。可是他们绝对没有想到,俄国人竟然可以把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拱手让人——俄国人对土地的贪婪,几乎是人所共知的事!


窥一斑而知全豹,菲律宾的这些同胞们能让老毛子如此“大吐血”,他们的手段和实力也就可想而知了!杨宇霆于是继续说道:“宇霆此来,是受张大帅和鲍督军所托,问讯今后双方的行止所依。”不论对方是谁,他的任务还是需要完成的。


鲍贵卿,字霆九,1865年生于辽宁省海城,与张作霖是同乡。他幼年家贫,年纪稍长即投身行伍,毕业于开平武备学堂后在新建陆军、武卫右军中供职,继调任直隶常备左军后营管带,武卫右翼工程营队官。其后部队改编,任北洋陆军第二镇步队第四协统领官。1912年1月29日,曾参与段祺瑞两次联合通电,敦请清廷变更政权与逼使清帝退位。民国成立后,于元年10月任直隶第二师第四旅长.陆军少将衔,翌年补中将衔。曾任安徽芜湖大通司令官,后任鞠湖镇守使兼第三混成旅旅长,陆军讲武堂堂长。张作霖就任奉天督军后,他因与张作霖是同乡并有姻亲关系,1917年6月,张作霖向北京政府推荐鲍贵卿署理黑龙江。7月26日,北京政府正式任命他为黑龙江督军,暂时兼署省长加陆军上将衔。因其当过武卫右翼工程营队官,熟悉工程学,尤其对房屋建筑颇感兴趣。


刘思扬哈哈大笑起来:“凌阁兄不必如此客套。咱们都是炎黄子孙,总比跟那些洋鬼子们打交道要强得多吧?咱们之间的事,那是兄弟之间的问题,大可以关起门来慢慢商量嘛!凌阁兄与中山先生还是朋友,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商量的?咱们先吃饭,你们雨帅有什么想法,咱们就边吃边聊吧!”他拉着杨宇霆的手向外走去。


杨宇霆,字凌阁,曾留学日本士官学校,与孙中山相识并有书信往来。他是个烟酒不沾、没有嗜好的正统军人,才能卓著,在东北素有“智囊”和“小诸葛”之称。他帮助张作霖在东北做了四件大事:第一是军队的正规化建设,使奉军的实力大增;第二是制定田赋制度,从军阀和地主手中挖出了大量未开垦的荒地让农民耕种,发展生产,增强了东北的经济实力;第三是修筑战备公路,脱离了日本控制的南满铁路的制约,交通运输实现了独立;第四是督办奉天兵工厂,自制武器弹药装备部队,并从德国进口大量军火。这些措施使东北的实力大增,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日本,迫使长期垂涎东北的日本不敢轻举妄动。实际上,日本人最恨的、最想除掉的人不是张作霖,而是杨宇霆。这个杨宇霆与徐树铮颇有相似之处:他才智过人,却忠心事主,对张作霖忠心耿耿;他又心胸狭窄,对与他不睦的人从不宽容;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非常迷信:他的家里常年养着术士,预事必先扶乩问卜。


杨宇霆跟随刘思扬来到后边的餐厅。桌子上的菜肴完全是东北风格:只有几大碗炖菜和大盘的鹿肉。因为他不喝酒,桌子上摆放着几瓶玻璃瓶装的乳白色饮料——那是菲律宾刚刚批量生产的椰子汁。


大家落座之后,刘思扬说道:“饭菜简单了些,凌阁兄不要介意呀!我知道凌阁兄烟酒不沾,所以今天没有上酒,请老兄品尝一下我们菲律宾生产的椰子汁。”


杨宇霆一面夸奖着椰子汁好喝,一面说道:“刘部长既然不见外,杨某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张大帅和鲍督军早就有意统一东北,特来派鄙人前来询问贵方对此事的态度。”


张作霖早就做到了东三省巡阅使,可是事实上他并未统一东三省。1917年10月他曾进兵吉林,想赶走吉林督军孟恩远。他与鲍贵卿是儿女亲家,鲍贵卿为人比较平和,又没有兵权,只要收复了吉林,他就是名副其实的东北王了。而孟恩远年纪比他长、资格比他老,不肯买他的帐。在他向吉林动脑筋的时候,孟即联合直系对抗他,他被迫悄然收兵。如今他看到徐树铮在西北称王,心中当然极不舒服。


在对付吉林督军孟恩远这方面,他和小徐利害却是一致的。孟恩远的女婿是陆承武,他的父亲陆建章是被徐树铮以莫须有罪名杀害的,小徐时时刻刻防备着陆承武替父报仇,他当然也愿意看到孟恩远垮台,既为自己除害,也可以讨好张作霖。早在他未去外蒙古以前,他就曾暗中怂恿孙烈臣率领第廿七师移驻长春,在长春设立东三省巡阅分署。下一步骤就是逐走孟恩远,取而代之。


张作霖的心里当然明白远东的势力对东北地区的重要性,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那里。远东最近发生的巨大变化,让张作霖忧心忡忡:日本竟然被老毛子打得一败涂地,他需要重新考虑与日本和老毛子的关系了!于是他一面加紧为收复吉林做准备,一面停止了继续逐走孟恩远的所有行动:在吉林问题上,日本是支持他张作霖的。但是日本在远东新败,老毛子的态度可能比小日本的更为重要——他需要知道老毛子的底牌!


杨宇霆自告奋勇前来探底,却万万没有想到这里的新主人会是菲律宾的同胞!这些人把日本海军给灭了,为全体中国人出了一口恶气,在国内的知识份子和普通百姓中的声望如日中天。可是军阀们对他们却是又佩服又害怕:如果这些人的最终目的是统一中国的话,他们的结局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


张作霖,字雨亭。1875年3月19日出生于辽宁海城县城西小洼村(今盘锦市大洼县东风镇叶家村张家窝棚屯)。他幼年家境贫寒,以给人放猪为生。12岁时去私塾偷听,被塾师杨景镇发现后允其免费读书。14岁时父亲去世,他随母亲前往镇安县(今黑山县)投奔外祖父。为了谋生,他卖过包子、当过货郎、学过木匠,后来又跟随继父学兽医和相马。1894年,他因为替父报仇杀人而流落至营口,适逢甲午战争爆发,便投入驻营口田庄台的毅军。后来因他表现出众,被提拔为毅军统领宋庆的卫士,后升任伍长。甲午战争失败后,1895年3月被遣返,回到故里,投身草莽,当起了胡子(土匪)。1902年他被官府收编,任巡警马队帮带、统带,因剿匪有功升为洮南镇守使。武昌起义后,张作霖起兵勤王镇压革命军,受到清廷破格升赏,出任“关外练兵大臣”,被派任掌管奉军军事大权的巡防营务处总办,成为奉省地方最大的军事首领。袁世凯出任大总统后,1912年他被任命为第27师中将师长。袁世凯称帝后,他被封为子爵、盛武将军,督理奉天军务兼巡按使。袁死后,他被北京政府任命为奉天督军兼省长、东三省巡阅使。


对于怎样看待张作霖的问题,张自强他们也曾经议论过许多次。毕竟他们的最终目的是统一中国,肯定会与这些军阀以及他们的骨干打交道,熟悉他们的履历、秉性、爱好以及政治观点,是非常必要的工作。但是,后世历史对他们的记载往往偏重于政治立场,或者全部否定,或者完全肯定,与实际的情况出入太大了!在事过境迁之后武断地评价一个历史人物、把某些不利于宣传者的细节省略掉,并不会产生多少实际的影响。但是,如果张自强他们按照这种“先入为主”的东西处理国内军阀的问题,则是不可取的。一个历史人物做出重大的抉择,取决于许多客观因素的制约。如果客观条件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他们肯定会根据这些变化,做出也许是完全不同于历史的选择——盛名之下没有虚士,他们毕竟是这个时代的佼佼者。


刘思扬对张作霖的看法,却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认识的:


第一,在那样的乱世,恐怕张作霖做胡子是最好的选择。在乱世之中,也许只能靠以恶治恶、以毒攻毒来谋取生存之道。但是张作霖这样的胡子却是罕见的:他不但不危害老百姓,而且还把据点周围的治安都收拾得井井有条(同样这样做的还有杜泮林的青马坎),说明张作霖这样的土匪并不是普通打家劫舍的恶人,而应该看做是乱世中的英雄;


第二,张作霖懂得在适当的时候争取诏安,这是他智勇双全的表现——一个连写自己名字都困难的文盲,凭着骁勇善战和足智多谋,迅速地爬升为“东北王”,这件事本身就令人肃然起敬!刘思扬从许多历史记载中发现了一个事实:他不怕死,并且有勇有谋。从当时社会的角度来看,他是一个相当"讲义气"和嫉恶如仇的人。当时的老百姓提起张作霖表现出的是敬畏,而不是厌恶——这说明他有相当好的名声;


第三,张作霖实际上并没做过丧权辱国的事情。在那样的国家现状中,要想彻底反抗所有的外国势力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而张作霖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巧妙地同日本周旋。虽然他利用了日本,但是日本在他这里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实际的好处——张作霖从未同日本签订过一条丧权辱国的条约。相反,张作霖第一次参军就是为了打日本,直到后来拉“绺子”对抗俄国,再后来修筑铁路与日本竞争,一直到最后被日本暗杀(一说为俄国暗杀),他的一生都时刻清醒地抵抗着外国的侵略者。张作霖对日本的要求最多是口头承诺、哄哄日本人,实际上他从没有履行过,这也是日本人恨他、杀他的根本原因所在;


第四,当时的军阀基本都是反对宪政的。张作霖这样一个从大辫子时代走过来的文盲,更是不可能理解孙中山的“三大政策”。同样的情况,恐怕还有吴佩孚。所以,他反对孙中山是很正常的选择。至于他杀害了李大钊、镇压各种进步运动,就更不奇怪了:他对资产阶级民主都不赞成,如何要他赞成要“共他产”的无产阶级革命?即使是百年之后,姓社还是姓资仍旧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


刘思扬认为:张作霖一生的最大失误,就是过于迷信武力、过于重视枪杆子,却完全忽视了笔杆子的力量。邵飘萍曾经在1918年2月写过一篇揭发张作霖抢劫政府军械的报道《张作霖自由行动》:“奉天督军张作霖,初以马贼身份投剑来归,遂升擢而为师长,更驱逐昔为奉天督军现为陆军总长之段芝贵,取而代之。‘张作霖’三个字乃渐成中外瞩目之一奇特名词。至于今所谓‘大东三省主义’,所谓‘奉天会议’、所谓‘未来之副总统’、所谓‘第二张勋’,时时见之于报纸。虽虚实参半、褒贬不同,委之马贼出身之张作霖亦足以自豪也矣。”;“消息传来,此当中原多故、西北云扰之时,张督军忽遣一旅之师,截留政府所购枪械二万余支,陈兵滦州、观光津沽。当局莫知其命意、商民一夕而数惊”。寥寥几笔,活灵活现地画出了马贼出身的军阀张作霖的嘴脸。后来,他又连续发表文章抨击奉系军阀。8年之后,张作霖进入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邵飘萍杀了!结果他彻底失去了知识分子的支持。如果他能把目光放远一些,也许会成为民国时期的第一英雄而名垂千古。


虽然刘思扬可以理解张作霖的作为,但是仔细思考之后,他还是无奈地得出了最后的结论:这样一个能够审时度势、善于权变、拥兵自重的文盲,一个善于笼络人心、迷信武力、向往夺取国家最高权利的军阀,只能是他们前进道路上最危险的敌人,消灭他可能就是最后无奈的选择!要想和平解决东北问题,张作霖肯定是没戏了,他们也只有寄希望于张学良了!


刘思扬笑呵呵地回答道:“我们的态度很明确:不论是谁管理东北,只要他能做到两点,我们就不干涉你们的事情。”杨宇霆连忙说道:“愿闻其详!”


刘思扬慢条斯理地说:“这第一条,就是不能卖国当汉奸。任何出卖国家利益的人,都是全体中国人的公敌,人人得而诛之!这第二条嘛,就是不能戕害百姓。古人云:君者,舟也;民者,水也。水亦载舟,水亦覆舟。如果现在的人连古人的见识都没有,只知道搜刮民财、祸害百姓,那他最后也只能是个祸国殃民之辈,我们就只好替天行道、送他去咱们的老祖宗那里去忏悔罪恶了!”杨宇霆放心了:这两条,张作霖做得都不错——当然,这是跟其他的军阀们比较。


刘思扬继续说道:“凌阁兄既然亲自来了,就把我们的意思转告雨帅和鲍督军吧!雨帅是个英雄,我相信他能够做得到。另外,我们还有一个希望,就是贸易问题。我们希望贵方不要干涉我们之间正常的商业往来,还有河运通道、铁路通行的问题,也希望你们尽快拿出一个方案来。啊,还有一件大事:请你转告雨帅,现在可以把中东铁路的主权收回来了,那些原来属于沙俄的军队,你们也可以随便处置,俄国方面由我们来负责协调。”


看到杨宇霆露出了惊喜的神情,刘思扬说道:“作为交换条件,我们要求拥有中东铁路一半的利润。”杨宇霆疑惑地抬起头,“但是,”刘思扬“大喘气”般地继续说道:“主权归你们,我们不干涉任何涉及主权问题的具体事宜,只派人协助和参与管理。十年之后,我们的利润取消,铁路全部归属你们。哎,跟老毛子讨价还价也很不容易呀!我们的损失也需要补偿,希望雨帅能够理解。”杨宇霆连忙点头称是:这个条件并不苛刻,他们只要钱,却不要主权和管理权,张作霖应该能够同意。在得知了刘思扬的底牌之后,杨宇霆带着对方赠送的礼品离开了远东。


1919年1月18日,张作霖派兵接管了中东铁路,原沙俄管理人员及军警被“张胡子”全部羁押!苏俄政府对此没有任何反应,反而是日本进行了干预:他们以武力威胁张作霖,要求取得中东铁路的一半管理权。当看到张出示的与远东签署的协议之后,日本代表立刻就蔫了——他们可不敢再次挑起事端了,否则对方非常有可能趁机派兵,以护路为名进入东北!


北京政府俄事委员会会长刘镜人向远东共和国自治政府递交了《通商条约草案》,共有49条:《草案》内容涉及税收、财产和人身安全、运输等双边关系的所有重要方面。1919年1月20日,外交总长颜惠庆在哈尔滨会见了刘思扬和苏俄西伯利亚地区商务总代表优林,就《通商条约草案》、中东铁路及松黑两江行船等问题广泛交换了意见。远东与国内双方基本同意尽快缔结商约;北京政府同意与苏俄谈判解决外贝加尔铁路与中东铁路直接通车的问题。


1919年2月12日,由苏俄西伯利亚地区交通代表沙托夫与中东铁路督办宋小濂在哈尔滨签署了《中东路与俄国贝加尔路临时交通办法》和《会订东赤两路开通车辆条件》,从远东经由中东铁路至西伯利亚的铁路贯通;同日,刘思扬与北京政府外交总长颜惠庆签署了《远东通商条约》和《黑龙江官府远东政府开通边界章程》,两地之间的贸易开始正常进行。


与此同时,张作霖的驱孟行动却遭遇了阻力:这时的国务总理是钱能训,他认为应该从长计议:随便更换督军,如果令出不行,将损害中央的威信。于是他请出了两位东北元老赵尔巽和张锡銮到关外进行调解,他们都是张作霖的恩师。但是,他们最终都无功而返。


孟恩远的态度强硬,奉吉两军剑拔弩张,战火一触即发。此时,日本做出了帮助张作霖的决定,日军突然出面阻止吉军在宽城子征发车辆,引起了与孟恩远的冲突。日军从中韩边境调兵五营到吉林,并且提出了三项要求:华军退出长春周围30里;伊兰、开原两地辟为商埠;日本人在伊兰有专办自来水之权。


内政又牵涉到外交,北京政府终于妥协,决定遵从日本人和张作霖的意愿撤除孟恩远。命令中说:谴责孟恩远抗命称兵,招致外国干涉,孟恩远草率肇事,不得辞其咎。北京政府随即按照张作霖的意思任命鲍贵卿为吉林督军,吉林便如此落入张作霖掌握中。


张作霖先靠远东共和国支持得中东铁路、后靠日本协助得吉林,他不禁为自己的雄才大略所陶醉,于是欣然手书“左右逢源”四字中堂,挂于卧室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