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十三节 燕赵歌悲肝胆壮(上)

反手一刀 收藏 3 35
导读:血祭山河 第二卷 二十九军战纪 第十三节 燕赵歌悲肝胆壮(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吴德的神情越来越迷糊,往日如同放电影一般浮现,长大,读书,从军,似乎又回到了军营,回到了连队,回到了家,营房前那写有红军连三个大字的连旗随风飞舞,整洁的营区显的是那么的漂亮,吴德笑了,多美的连队,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复员,对啊,我不是已经复员了吗,我就要回家了,指导员来送我了,指导员,我就要回家了.

“你是个懦夫!懦夫!!!”,指导员的脸出现在吴德面前,儒夫,我怎么会是懦夫呢?我都宰了几十个小鬼子,怎么能说我是个儒夫?小鬼子,我怎么会杀的到小鬼子?儒夫,你就是个儒夫,指导员的脸又变成了排长的脸,班长的脸,兄弟的脸,你不是说你是个堂堂男子汉吗?那你躺着干什么么?

“儿子啊,回来啊,儿子!”这是妈妈的脸,我亲爱的妈妈,你过的还好吗?

“你是我儿子吗!是的话就给我站起来!”爸爸,你也来了吗?

“孙儿啊,孙儿,我的乖孙儿啊,奶奶想你啊!”是奶奶吗?

“孙儿,身为吴氏子孙,你要成为让世人为之震惊的冲天之龙!以后你就是奇龙,吴奇龙!”爷爷………

无数道人影在吴德的脑海中浮现,是那么的模糊又是那么的清晰,我吴德是个男人,是个顶天立地的爷们,是堂堂的男子汉,是龙,冲天之龙!我不能躺下,我要站起来,我要站起来…………

吴德猛的睁开了眼睛,夜空是那么的迷人,洁白的月亮高高挂在头顶,虫儿在欢快的鸣叫着.

吴德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小鬼子,这一个动作让吴德满头豆大的汗,疼痛袭圈而来,吴德忍不住闷哼一声,浑身的疼痛让他有了思维,才发现自己身处战场,夜已深,四周都是一堆一堆的尸体,什么造型都有,有日军还有自己的兄弟,吴德这才从遥远的回忆中醒了过来,才知道自己身处而方.我们败了,二十九军败了,而且败的很惨,被万恶的小日本给伏击, 战友兄弟们死伤无数,自己也受了重伤晕迷.

得赶快离开这里,否则等鬼子来打扫战场那后果可想而知,吴德想坐起身子,一阵强烈的疼痛差点让吴德再度晕迷,这里吴德才发现,自己被一杆三八大盖订在地上,吴德摸索着伤口,万幸,贴着左胸的肋骨下去的,只刺穿了旁边的肌肉,血口已经凝固.吴德强忍着痛,咬着牙一口气拔出了三八式,鲜血狂飙,眼泪冲眶而出,脑中一黑差点晕去.吴德深吸了一口气,坐了起来,扯下衣服胡乱包扎起来.浑身的小伤口就不提,肋骨旁边一刀,右大腿被刺了个对穿,也不知道伤了筋骨没有,最危险的是背后一刀,如果不是躲避及明,再加上背包的阻挡,肯定是尸首分家的后果,吴德现在回想起先前的战斗,身上又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手枪里还有颗子弹,那死的肯定是自己,吴德现在打心眼里感谢火车上的胖警察,恩人啊,如果不是因为他拿这把枪出来显摆,自己也不会有这近战利器,有机会得请他吃顿饭,得好好感谢不是.(远在另一个时空的胖子乘警长连连打了好几个喷泣,心中老生奇怪,我没感冒啊!)

吴德卸下了鬼子身上的水壶,狠狠的灌了几口,水份的补充对军人是相当重要.吴德整了整装备,手枪还在,破军也在,背包里的东西也没少,只是那支千挑万挑的中正式不知扔在哪里,军刺也不知道留在哪个鬼子的喉咙上.吴德拿起那支将自己订在地上的三八式,并卸了旁边几个鬼子的子弹盒,用枪当拐拄着站了起来,一阵眩晕,全身晃了几晃,险些摔倒,失血过多,吴德咬了咬舌,开始向偏僻处走去,不管怎么样,都得离开战场这个是非之地,吴德用枪拄着,拖着右腿,勉强挪动着身体向前走去,月光仍然是那么的迷人,只不过在吴德眼中变成了血红色,地上躺着的穿蓝军服的兄弟明显多过于穿黄皮的鬼子,吴德心头一阵酸痛,兄弟们,不会让你们的血多流的,这个债,我吴德一定会百倍讨回的!

吴德拖着伤躯不知道走了多久,不停的走,只知道现在天快要亮了,太阳眼看着就要从身后升起,吴德再也撑不住了,倒了下去,隐约间前方有家房子.

赵大牛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子,老实人,这几年来自家地里的庄稼长势都很好,除去吃喝,还有足够的余粮,家里还养了几只鸡,过段时间再去买头牛,那就更好了,两个娃娃也很懂事,过段时间再送城里去读书,以后那就有出息了.赵大牛想到这里,心里不由的一阵满足,日子会越来越好啊.只是这段时间来,说日本人要打过来,昨个儿还打了一天,我就整不明白了,好好的一群矮子,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呆着过日子不好吗?非要跑我们这来捣蛋,它们也不想想,光我们一人吐口痰就能把他们给淹死,还敢跑我们这来撒野,有我们宋将军还不把他们赶跑啊,嗯,他们那大刀使的可是顶呱呱的.赵大牛叭嗒叭嗒的抽了好几口烟.

“孩子他娘,我去地里头逛逛,你把黑子跟妞子那两个娃娃给叫起来,这两个娃怎么能这么懒?!”

“哎,知道了.”赵大婶从柴伙房走了出来,擦了擦手,走进了偏房.随后里面就一阵扫帚打屁股的声音,再然后响起两个孩子的叫饶声.

赵大牛摇了摇头,把烟锅在坑台上磕了磕,卷好烟袋往腰上一别,就出去寻视他的庄稼去了.

才走没几步,就看见吴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赵大牛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是穿蓝衣服甩大刀的宋将军的兵,过去探了探,还有气.连忙给抬了回家,大呼小叫的让婆娘过来帮忙,把还在院子里追打两个孩子的赵大婶吃了一惊,咋出去一回的功夫就捞了个血人回来.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也奇怪的歪着脑袋瞅着,这位大叔咋瞅着像城里的那群甩大刀的军爷?!

亏得赵大牛家还有点刀伤药,洗洗干净,把吴德给包了个严严实实的,然后一碗热汤往下一灌,吴德就醒了过来,迷迷糊糊没有看清什么人的他只说了一句就彻底晕了.

“我们败了,小日本打进来了,二十九军败了”

败了,怎么就败了呢?!宋将军手下的爷们不是很历害的吗!?怎么可能就败了?小鬼子就那么历害?!不过, 不过就算是鬼子打进来了,也不会对我们老百姓做什么吧?!赵大牛和赵大婶面面相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