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六章 男儿血 第六章 男儿血 第二节

帝俊缔结 收藏 3 17
导读:《苍狼》 第六章 男儿血 第六章 男儿血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峻拔陡峭的皋兰山下,雪花越下越大,寒风嗖嗖,冷得刺骨。花梗又累又困,觉得身上的衣衫单薄,根本挡不住寒风的吹刮,便再也不想走到前列,就一个劲的往里缩,只想借兄弟们的光,好让身子暖和一点。他如愿以偿的挤到中间,一面眯眯糊糊的打盹,一面任由坐骑随大众高低起伏的踩着滑湿的石子艰难前行。忽然,马停了下来,花梗一个趔趄,几乎掉下马来。他忙忙的睁开眼,才发现军队已停止前进,周围好几匹马正不安的用蹄子刨地,周边的兄弟都撑着困倦的眼,焦虑的四下探望。就在疑惑间,花梗听到骠骑将军那清洌而冷静的声音:“保持队形,预备迎敌!”


啥?迎敌?花梗的脑子“轰”的炸开了:这个时候,还迎什么敌?在回师前,骠骑将军不是已经谨慎的选择了路线么?怎么还会碰上匈奴人?会不会是前去侦察的弟兄搞错了?花梗按住急剧跳动的心,他竭力安慰自己。然将军清冷的声音打破了他的幻想:“弟兄们,前方八十里处,是皋兰山下最狭长的山地,也是我们回师的必经之地,匈奴人已经在那里埋下伏兵。这一仗,无可避免!”


军队里顿时骚动起来,碍于骠骑将军的威严,大家虽没敢大闹,但人心摇摇:毕竟,匈奴人敢在前方设防,自是满有把握;现在,一支疲惫之师,拿什么去打?


霍去病选了一个较高的地势,好让所有的士兵在听到他的声音时又看得见他的脸,他严肃的道:“往后退,我们则死;往前冲,我们则活!”霍去病的战前动员就这么结束了,士兵反而安静下来,因为他们都知道:身后的休屠王部虽被扫荡,但他的生力军并没有被歼灭,何况匈奴人还有毫毛未损的先零部族相帮,与其往后寻死,还不如往前一博!于是,汉军将士纷纷拔出军刀,追随骠骑将军往前推进。果然,马儿没跑出多远,就停下来躁动,花梗努力的伸长脖子,透过攒动的人头马面,于飘飞的雪花中,他看到前方的斜坡黑鸦鸦的一片。那如铁一般暗沉的盔甲,正是匈奴人的常备军甲。不知是不是雪花的缘故,匈奴人看起来密密麻麻,数不胜数,仿佛几倍于汉军。适才花梗为了跟上弟兄们的速度,没有拔刀,现下本想“唰”的一声抽出军刀,但手哆嗦得厉害,尤其是手指,麻痛得无法弯曲,结果,他费尽力气,好不容易才拔出军刀。然而,骠骑将军还没发出攻击的命令,花梗就被两边的兄弟搞得晕头转向。只见左右两边一片混乱,马头撞着马尾,马声嘶鸣里夹杂着人的惶恐呼声:“右面!匈奴人向右面包抄了!”


“糟糕,左面也被匈奴人包抄了!”


“这,这,这可怎么办!”


花梗惶惑的左右盼顾,然而除了看见自己兄弟晃动的头盔,其余的,他什么也没看到。但是,左右两面刀剑相击,其声尖锐,还时时伴随着弟兄们的惨叫,这些声音交织着回荡,在空气里成倍的增长。于是,一种不可遏制的惶恐像瘟疫一般,迅速感染所有人。汉军慌了,马儿乱窜,人儿乱摆,被挤在中间的那部分骑兵,上不能上,退不能退,或左或右,都靠不上边,命运全不由自己作主。


就在此刻,骠骑将军的声音如平地炸雷,震得长空颤栗:“赵破奴,你领你的部署顶住右面;徐自为,卫山,你们领部署顶住左面,其余的,随我往前搏杀!”


这临阵前的调度,来得十分及时,总算让慌乱的汉军稍稍稳住了阵脚,他们迅速找到各自的位置。赵破奴,徐自为,卫山三人立刻调集本部人马,拨转马头,身先士卒的冲击匈奴逐步合拢过来的两翼。被两线分走的骑兵有四千余人,下剩的,自然属于霍去病。看着霍去病第一个冲击敌人,花梗一心只想赶到将军身边,和将军并肩作战,便催马上前。其他的骑兵皆与花梗一般心思,他们拧成一股麻绳,一拥而上,与拦在前方的匈奴人兵刃既接,乒乒乓乓的砍杀起来。在拼杀中,匈奴人占了上风,比之疲惫的汉军,无论体力,还是马匹,他们都士气正旺。因而,那些奔驰到极限的汉军们经寒风一吹,匈奴弯刀一劈,还没来得及招架,就血淋淋的自马上坠落。于是,中路的匈奴人把更多的心思放在汉军主帅霍去病的身上,他们将他和他的部下隔离开来,团团围住。


霍去病抡着大刀狠狠的劈向任何一个试图想攻击的他的人,因而无论多么骁勇的匈奴骑兵皆无法靠近他半尺:敢挡在他面前者,非死即伤。匈奴人苦苦的撑着,断不敢轻易往后挪移。因为他们知道,霍去病的这种疯狂就如同陷阱里的困兽,抵抗得越顽强,越是日薄西山前的最后挣扎。尤其是看到霍去病深深凹下去的脸颊,憔悴的面色,以及因疲惫而衬得格外大的眼睛,他们就愈发相信:只要耗下去,就不信霍去病不露垂死之态!然而,他们忽视了霍去病眼中的血丝。就在匈奴人群起群攻,满有把握时,霍去病非但没有变得脆弱,那眼里的血丝倒烧成了火焰,由火焰里窜起的火苗迅速遍布到全身——他体内天生不服输的倔强,对荣誉的执着,以及对生的渴望,一齐化作了一种谁也遏制不了的野性。于是,霍去病杀红了眼,手中的刀,出得快、下得狠、击得准!仿佛只在眨眼间,他周边的白雪便被厚厚的鲜血所覆盖。匈奴人惊恐万分,发觉自己面对的已不再是一个人,而是谁也无法抵挡的怪兽!就连霍去病的坐骑“骝紫”也被主人的热血灼烫,它昂首嘶鸣,踢踏踩撞,甚至用嘴去咬匈奴人的马,其凶悍程度,丝毫不亚于主人。


马上的人畏惧霍去病,胯下的马畏惧“骝紫”,中路的匈奴人在不自觉中节节败退。他们的溃退,立刻带出连锁反应。本来两翼的匈奴骑兵人数就不是很多,只负责牵制并打击汉军心理防线的任务。但这样一来,他们却变成了承受暴雨的先锋队伍。在猛烈的冲击下,匈奴人是想顶住的,但所有的汉军咬紧牙,拼老命,随着主帅且战且进。于是,这支疲态尽现的汉军竟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前推进,涌动排挤着把匈奴骑兵撵到一片较开阔的平原。


然而,天不遂人愿,形势还是朝着有利于匈奴人的方向发展。对于这一点,一直在外围督战的折兰王和卢侯王心里非常清楚。事实上,折兰王和卢侯王比汉军更渴望胜利,这其中的缘由不止是跟面子有关,更关乎他们的生存问题。原来,霍去病此次扫荡河西休屠王部,做了一件让所有匈奴人都深恶痛绝的事。霍去病此行,为保证速度,基本没有掠夺任何战利品,但是他把敢抵抗他的匈奴属国的生畜全部残杀殆尽。这招确实够毒够狠!他霍去病要只是掠夺带走也就罢了——毕竟打赢他,还可夺回来。然他竟心狠手辣到不给侥幸活下来的人一丝活路,铁定是叫昆仑神的子孙后代活活饿死!战争打到这种野蛮酷烈的份上,可以说是亘古未有,也足见汉军心肠之恶毒!这事,他们还未敢禀报大单于——其实完全可以想见得到大单于愤恨痛心的样子——但若拿下霍去病的人头,一切都好说了。因而,怀着更大的仇恨和斗志,折兰王和卢侯王迅速指挥匈奴骑兵利用地形和人数的优势排出一个半月形军阵,如铜墙铁壁一般,不但斩断了汉军的去路,甚至将他们层层叠叠的包围起来。


经过方才的一翻鏖战,汉军损失惨重,人马伤亡已经过半。汉军本以为殊死搏斗之后就可以获得一线生机,然抬头四看,发现自己被困于更严密的铁桶内,内心的绝望便如洪水漫堤坝,防无所防,止无所止。随之而来的是军心涣散,许多兵士不论是体力还是精神方面,都绝无再战的可能;更有甚者,在一双双绝望的眸子里,已经明显的流露出弃甲投降的念头。他们奄奄一息的等待着,等待着骠骑将军的最后选择。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