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只雷兽

第一节 雷的诞生 第二节 遭遇战 第三节 基地

第四节 朋友 第五节 2号基地 第六节 崩溃

第七节 石斑兽 第八节 奸细 第九节 黑夜

第十节 死亡突袭 第十一节 溃退 第十二节 凋谢的百合

第十三节 逃亡路 第十四节 死地 第十五节 救援

第十六节 黑暗执政官 第十七节 重逢 第十八节 转机

第十九节 终结 第二十节 尾声

--------------------------------------------------------------------------------

正传 第一节 雷的诞生

--------------------------------------------------------------------------------

他的诞生,源于一个错误。

边远基地。

这是一个远离人烟的地方,无人涉及这片荒原,如果不是这里蕴藏着丰富的矿藏,恐怕至今,还没有文明的痕迹。

一天,一个领主经过这里,匆匆投下一个矿工,飞走了。

一个基地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当第一个小小爬虫钻出来后,马上就孵化起新的生命。

他破茧而出了。

微微的晚风,吹过这片原野。两个暗淡的太阳,一个在东,一个在西。

他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不知道,他是在一场争论后,留下的幸运儿。

就在他孵化的时候。

主基地。

领主1:“我们错误地孵化了一个雷兽,我建议马上取消。”

领主2:“我们需要士兵,而且没有时间管边远基地的事。”

领主1:“他会占用我们的资源和空间。”

领主2:“我们现在有足够的资源,就让他呆在哪儿吧。”

争论到此结束了,因为主基地突然遭到了敌人的进攻。一颗核弹,为这场争论永远地画上了句号。

边远基地。

他好奇地在基地旁边走来走去,左看看,右看看。

本能的种族记忆,渐渐被唤醒了。

“我是一个战士。”他清晰地认识到。

“什么是战士?战士是干什么的?”他模模糊糊地感到,在远方,有自己的位置。

一阵破茧的声音,把他的目光吸引到基地上。

三个矿工孵出来,立刻向最近的矿移动。

“你们好!”他兴奋地向新同伴打招呼。

矿工谁也没有理他。

“我可以帮什么忙吗?”他提高了声音,“我的力气很大,也许,我可以帮你们运东西。”

“省省吧。”一个采好矿的矿工经过他身边,“你干不了这个。这是我们矿工的专职。你的爪子也太大了,形状也不对,连矿都抓不稳。”

“让开,大个子。”另一个矿工正满载着矿晶过来,“别挡着我的路!”

他无奈地退到一边。无所事事地看着,一只又一只矿工,在矿区和基地之间忙忙碌碌。

主基地。一片狼籍。

遍地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大部分建筑都不停地淌着血。各式的装备杂乱地堆积在一起。幸存下来的小狗,刺蛇,在成堆的尸体上,疲惫地踱来踱去。

“真是一场艰苦的战斗。”一只领主惊魂未定地对同伴说。

“是啊。我们现在需要战士,足够的战士。伤亡太严重了。”

“能调的都调过来了。”

“边远基地的呢?5号基地,不是还有一个雷兽么?”

“太远了。我们没有足够的领主。”

“可是现在急需用兵啊。现有的兵力,根本抵挡不住敌人下一轮进攻。”

“派谁去?你,还是我?”

“你看我现在生命值不到50,还要穿过敌人的防线……”

“打死我我也不去。命令他走过来吧。”

“你疯了!那可是自杀。到5号基地的地面通道已经被敌人封锁住了。”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再造一个领主吧,就在5号基地。”

5号基地。

“你叫什么名字?”他从发呆中回过神来,发现一个领主停在他的头顶。

“我……没有名字。”他想了一会儿,说。

“你可以给自己起个嘛。”领主笑了,“要不,我给你起一个?”

“好啊!”

“嗯,叫什么呢?你是个雷兽,就叫‘雷’吧。”

“好极了。我有名字了!”他兴奋的喊了起来,惹得周围的矿工都停下来看他。

“那我们就出发吧。雷。”领主说。

“到哪里去?”雷问。

“主基地。那是你要保卫的地方。”

“你的名字是什么?”躺在领主怀里,雷感到非常惬意。这里唯一的缺点就是,太暗了,看不到外面。

“我管自己叫‘船’。”

“好奇怪的名字。”

“terran和protoss都这样称呼运兵的东西。”

“船,我们的主基地是什么样子?和5号基地一样吗?”

“我也没有去过。不过,从传过来的资料看,要发达得多。那里有升到最高级的总部,有高耸的飞龙塔,还有雷兽穴——有了它,你才能诞生。最重要的是,那里有很多很多同伴。小狗,刺蛇,蝎子,飞龙,你可以结交很多新朋友啊。”

“太好了。有没有和我一样的雷兽呢?”

“嗯……可能有吧。”

雷沉浸在遐想之中,而船也不再说话。慢慢地,他在晃荡的旅行中,睡着了。


--------------------------------------------------------------------------------

正传 第二节 遭遇战

--------------------------------------------------------------------------------

一阵剧烈的震动,把雷从梦中惊醒。

“出什么事了?”雷四处张望,在船的怀里,只有黑暗。颠簸一阵一阵袭来,让他头昏目眩。

“我们正在穿越敌人的封锁线。”船回答他,“别担心,我会把你安全送到的。”

雷摸到了粘呼呼的液体,是从船身上流出来的。

“你受伤了!”

“没关系,我们快冲出去了。”

颠簸过去了。船又恢复了平稳的移动速度。

“我们过去了吗?”雷问。

“是的。”船的回答透出一丝疲惫。

“你的伤,要紧吗?”雷关切地问。

“没事。马上就能恢复了。”

雷感到船的速度明显在变慢。

“你真的不要紧吗?休息一下再走吧。”

“不用了。快到了。”

突然之间,雷被放下。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幸好有一层厚厚的树叶垫着。

“怎么了?”雷仰头大声问。这时他看见船的身上不住的流血。

“你伤得很严重啊!”

“快躲起来。”船冲着雷说,“我不能把你送到基地去了。你自己走过去吧。记住,正南方。”

“你呢?”

“再见。”船匆匆飞走了。

“别丢下我!”雷绝望的大喊。

一队terran的护航舰掠过树梢,朝着船飞走的方向追去。

雷呆呆凝视着护航舰消失在天际。

透过头顶的树枝,是支离破碎的天空。

半晌,他才把目光收回,开始考虑自己的处境。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颗太阳早已沉入地平线下,另一颗斜斜的挂在天上发出幽幽的光。

“正南方。”船最后的嘱托还在耳边回荡。

借着树叶中透过的微光,雷辩明方向,朝正南走去。

树林不大。走了不到两个zerg标准时,树木就稀疏下来。

开阔的视野让雷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他加快了步伐。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机枪声。雷立刻警觉起来。敌人!就在附近!

枪声很快就停止了。

雷小心翼翼的接近响枪的地点。

一声尖叫传入耳中。雷拨开树丛,看见不远处,一个protoss的狂斗士,正在攻击两个terran的医疗兵。

地上,躺着几具尸体。满身枪眼的,是protoss的狂斗士;横一道,竖一道的,是terran的海军陆战队。

都是敌人。雷转身想走。

但他觉得自己不能走开。

狂斗士还在攻击无助的医疗兵。两个医疗兵,互相治疗着,等待着不可能的援助。

雷突然感到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他行动了。

狂斗士被袭来的庞然大物惊呆了。他只来得及回头看一眼。

雷用他有力的大牙,瞬间就把呆立的狂斗士切为两半。

雷慢慢地回过头来,看着战栗在角落的两个医疗兵。

敌人!他想起了船,还有船在树林中流下的一条血线。他突然有一种冲动,要把这两个terran成员切碎。

他慢慢靠近医疗兵。看着她们毫无反抗意图,发抖的样子。透过医疗兵透明的头盔,雷看到一双充满恐惧的眼睛,美丽,充盈着水一样的东西。他觉得自己下不了手。

“你叫什么名字?”雷想起了船的第一句话。

每一根草也有存在的意义。在荒漠之中,生命显得尤为重要。

琳常常望着营房前空旷的泥地发呆。

“你又怎么了?”同伴问她。

琳无语。

两百年无休止的战争,每一方,都忘记了战争的起因,战争的目的。记得的,只是战争本身,以及每一次战斗后,积累下的痛苦和仇恨。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琳常常自言自语。

“别傻了。”同伴笑着说,“我们就是为战争而生的,战斗就是我们的生活啊。”

琳看着同伴,和她长的一模一样,笑容是单纯的。

同一个基因克隆出的医疗兵,为什么我会感到痛苦?也许,思考本身就是一种痛苦吧。

经历了无数次的血腥场面,琳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已经很难再感到任何的痛苦。这样死去,就是我们最好的归宿。

这次是我的最后一次了?当4个狂斗士突然出现在眼前时,琳预感到自己生命的终结。她甚至感到有点欣慰。

巡逻队中的3个海军陆战队员,一一倒在光子剑下。最后一个活下来的狂斗士,带着复仇的眼神,挥动着武器,逼近了。

琳看了一眼身边的同伴——刚刚出生的桐。第一次执行任务,就必须死去,上天对她是否有点不公平?

桐的眼中带着强烈的求生欲望。

“我们会活下来的,救援会来的,是吗?”桐大声问琳,带着乞求的语气。

“是的。”琳不忍心熄灭桐的希望。她们已经远离基地了。最近的兵站也在1个小时路程之外。而且,也没有必要为一支小小的巡逻队,调动宝贵的兵力。

“啊!”狂斗士的光剑,在桐的防护服上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从伤口中绽出。桐痛苦的尖叫起来。琳慌忙给她治疗。

狂斗士的剑也没有漏掉琳。失去了防护服的保护,在这个严酷的星球上,是无法生存的。琳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持多久。她和桐互相治疗,苦苦拖延着死亡到来的时间。等待着不可能的救援,等待着奇迹的降临。

奇迹,就真的降临了。

“你叫什么名字?”雷重复了一遍。

琳从恐惧中回过神来。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头巨兽。庞大的身躯,坚硬的外壳,两只巨大的刀一样的可怕利器。

她从刚才狂斗士的惨死中清醒过来。面前的巨兽似乎没有恶意。

“我叫琳,这是我的妹妹,桐。”琳回答。

桐用好奇的目光扫视着雷。从死亡的边缘回来,她又恢复了小女孩的天性。她的视线和雷一交叉,马上怯生生地收回,人也躲到琳的身后。

雷呵呵笑了。

“我们是terran医疗兵。谢谢你把我们从protoss手里救出来。”琳恢复了镇静。

Terran!船的身影又出现在雷的脑海里。一团火仿佛又要点燃。他的眼睛闪了一下。

这只是两个医疗兵,没有攻击力。雷对自己说。

“你们走吧,以后别到这里来了。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雷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琳目视着雷的身躯消失在树丛中。对刚才雷的眼神急剧的变化,她觉得很奇怪。直到桐拉着她的手,问她:“现在我们怎么办?”她才反应过来,回答:“回基地。”

雷朝着正南走去。船,琳,桐,三人一一在他脑子里掠过。他寻思着,不知不觉走了很长一段路。

当第二个太阳再次从东方的蓝色薄雾中散出微光时,雷看到了,远方的丘陵后,高高耸立的飞龙塔。


--------------------------------------------------------------------------------

正传 第三节 基地

--------------------------------------------------------------------------------

“站住!”一声断喝止住了雷兴冲冲的脚步。

雷四面看看,平缓的坡面上,只有风吹拂下的草在左右摇摆。

他重新迈开脚步。

“再不站住就不客气了!”这次雷辨明了,声音是从地下传出来的。

“你是什么人?”声音问道。

“我是从5号基地来的。我叫雷。”雷小心翼翼地回答。

“扑”的一声,一只小狗从地底钻出来。

“欢迎来到这里。”小狗友善的说。

“出来吧,看看我们的新朋友。”小狗对着地上说。

又一只小狗从不远处钻出来,微笑着看着雷。

“我叫大汪,这是我的孪生兄弟小汪。”第一只小狗指着刚钻出来的小狗对雷说。

“说什么啊!别听他胡说。我才是大汪。”那只小狗反驳到。

“你忘了吗?昨天打架时你输给我了,现在该我用这个名字。”

“昨天你不过是碰巧罢了。上次,上上次,不都是我赢了吗?”

“不服气啊!想在这里再来一场吗?”小狗拉开架势准备斗了。

“吵死了!”一只刺蛇从地下钻出来,“你们这些小狗,没事就喜欢叽叽喳喳。想睡个好觉都不得安生。要吵架,跑远点。”

小狗不吭声了。

“你好。”雷对刺蛇说。

刺蛇上下打量了雷一番,问道:“你是雷兽?”

“是啊。”雷说,“我叫雷。”

“呵呵。”刺蛇笑了,“果然是雷兽,我猜的一点都不错。”

“你没见过雷兽吗?”雷问。

“没有,从来没有。我是听老人们说的。”

“喂。”呆在一边的小狗又不甘寂寞地开口了。

“你就是雷兽啊。真是个大家伙。”小狗说,一边绕着雷蹦来嘣去,“好大的牙啊!”

“这有什么了不起?我要是长他那么大,爪子也有这么大。”另一只不服气地说。

“好啦好啦,你们继续放哨吧。”刺蛇不耐烦地对小狗说。

“雷,你跟我来,我带你到基地去。”刺蛇对雷招招手,又转身吩咐小狗:“机灵点。”

雷看着刺蛇翻过丘陵,赶紧跟上去。

“喂。”雷赶上刺蛇。

“叫我‘龙’。飞龙的‘龙’。”刺蛇很认真地对雷说。

“龙。”雷赶上龙,和他并肩走。

“我希望我能是一只飞龙。”龙说,“当我还是一只小爬虫的时候就这样想过了。”

龙盯着远方山头的薄雾,两只飞龙在天空中互相追逐。

“但是我终究只是一只刺蛇。”龙苦笑着说。

“现在的升级制度更严格了。50年前,即使是一只小狗也有机会变成飞龙的。不过,我还是看得开的。”龙看着雷说,“虽然他们能飞得那么高,可是我一样能把口水吐到他们身上。”

“看我给你说了这么些,还是看看我们的基地吧。”

一幢巍峨的总部屹立在雷的面前。

主基地的景象和5号基地差得太远了。

那边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初级总部,几个矿工默默地工作。除了矿工采矿发出的“嘎吱嘎吱”声,就是空荡荡的风声。

这里的建筑全都是最高级的。满目望上去,都是各式各样的建筑物,井然有序地分布在一个平坦的谷地中央。在唯一的入口处,散布着十几个地堡,牢牢扼守住每一条通道。基地里随处可见的防空塔,也将整个天空防护得密不透风。

最重要的是人,让基地显得生气勃勃。

一堆又一堆小狗,左蹦右嘣;一队刺蛇迈着独有的S型步伐,穿梭而过;领主们悠闲地巡视着整个基地,护卫他们的是一群吞噬者。偶尔有一只皇后,匆匆穿过头顶,消失在群山后。

没有雷兽。

“怎么看不到雷兽?”雷问。

“雷兽?”龙奇怪地看着雷,“这里从来没有雷兽。”

“为什么?”

“因为……”龙意识到是和一只雷兽在谈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雷兽太昂贵了吧。”

雷感到一阵失落。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走到了雷兽穴前。

巨大的雷兽穴敞开着黑洞洞的大口,里面黑咕隆咚的。一股陈腐的气味从洞里飘出来。整个建筑物显得有些破旧,好像一件昂贵的玩具,被随意丢弃在一边。

“建造它的时候,我们的经济还好。”龙说,“不过自从上一次战斗以来,就再也没有人理它了。”

“谁说没有人?我不是一直都呆在这里吗?”从墙角传过来一句话,阴森森的。

“谁?谁在那里!”龙冲着墙角喊。

一只蝎子从土里钻出来,斜着眼睛,看着龙和雷。

“新来的?”蝎子问雷,“过来,让我瞧瞧。”

蝎子朝雷招招手,雷正要走过去,被龙一把抓住。

“别理这家伙。”龙说,“他是个危险人物,小心他把你吃了。”

“干什么?”蝎子委屈的嚷嚷,“别这样说我。我会随随便便吃掉同类吗?我不过是想和他交个朋友罢了。”

“哼!我的两个兄弟都是被蝎子吃的。”

“那可不是我干的。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吃过刺蛇。那种粗糙的皮肤,我一想起来还反胃呢。至于你,我从来没见过。让我看看清楚。喂喂,别走啊……”

蝎子还想说什么,龙已经把雷拖走了。

“记住了,”龙对迷惑不解的雷说,“绝对不能靠近任何一只蝎子,特别是在战斗的时候。”

“为什么?”

“你没有第二次机会。一只蝎子需要魔法的时候,比任何一个敌人都可怕。他会毫不犹豫地吸掉你的血,来补充他的魔法值。不要以为你的个头很大,你不会比一只小狗活得更长,如果被蝎子看中的话。”

“哦?”雷想起刚才的情景,觉得背上凉飕飕的。

“所以,平时最好离他们远点。”龙看到雷害怕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好了,我们不谈这些,我带你四处逛逛。”


--------------------------------------------------------------------------------

正传 第四节 朋友

--------------------------------------------------------------------------------

龙把雷领到一群刺蛇旁边。

“嗨,来见见我们的新朋友。”龙招呼到。

刺蛇们围上来。

“好大的个儿。”一只刺蛇仰头看着雷。

“这是我的朋友,雷。”龙介绍道,“看到没有,这就是雷兽,真正的雷兽。”

“嗬!”刺蛇们感叹道。

“雷,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有什么事,尽管找我们好了。”

雷感激地看着龙。

三个领主飞过来。

“有任务。”领主简单地说道,“上来。”

领主把刺蛇一一卷进怀里。

“再见了,雷。”龙走之前说道,“希望我们能再见面。”

“再见。”雷看着龙进入领主怀里。领主们匆匆飞走了。

失去了,才感到它的价值。

目送龙走后,雷感到孤独又悄悄包围了他。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基地里人来人往,大家都在忙着各自的工作。几只小狗从远处奇怪地瞪着他,议论着什么。

“嗨,你是从5号基地来的吧?”雷抬头,看见一个领主。

“是的。”雷回答,“我叫雷。”

“你终于来了。代价可不小啊。”领主说,“我们还以为你也损失了。”

雷想起了船,他到底没有逃过。

“能来就好。”领主卷着他长长的触须,“我马上给你安排岗位。”

领主把雷卷起来。短暂的黑暗之后,雷又被放下来。

他发现自己站在一群小狗中间。

“这就是你的位置。从现在开始,你的任务是守住这个高地。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雷回答。

“很好。”领主满意地飞走了。

雷开始打量这个地方。

这是丘陵中比较高的一座山头,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主基地。山上长着很短的草,这个地带由一队小狗扼守着。

小狗们聚在一起,低声谈论着,不时看雷一眼,带着好奇的眼神。雷对这种眼光已经习惯了。

“你们好。”雷微笑着说。

“嘿。”一只胆大的小狗答话了,“你也是小狗吗?”

“不,我是雷兽。”

“雷兽?这里也会有雷兽?”

小狗们兴奋起来,三三两两地围拢过来。

“我叫雷。”雷说。

“我叫驹!”

“我叫利!”小狗们争相嚷着。

“我叫牙,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大的牙。”一只胖乎乎的小狗敲着雷的大牙说。

“是啊,你的个头可真大。”

“呵呵。”

雷觉得和这些小狗在一起,有趣极了。

两天来,雷一直和这些小狗守在高地上,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每天就是聊聊天,打发打发时间。

直到,两只飞螃蟹的到来。

这两只飞螃蟹是调来增强防守力量的。

“嘿!听好,敌人最近调动兵力,要发动一次进攻。你们警醒点。”一只飞螃蟹大大咧咧地说。

“防守的时候,要听我们的指挥,不要临阵脱逃哦。”另一只说。

“胡说!我们小狗从来不逃。”一只小狗说。

“是啊,只有你们高级兵种才会爱惜生命。”另一只小狗说。

“说什么啊?我们飞螃蟹可是所向披靡的。”

“上次和protoss战斗时,不是你们首先撤退的吗?还要我们小狗去消耗敌人魔法师的魔法。”

“那当然。小狗哪有飞螃蟹值钱?”

“你们就是胆小鬼!胆小鬼!”小狗们起哄了。

飞螃蟹斗不过这么多张嘴,开始四处搭讪着,想找个台阶下。

“哟,这里还有一只雷兽呢。”一只说道。

“他叫雷。”一只小狗说。

“想不到,现在还会有雷兽。”那只飞螃蟹对同伴说。

“是啊,我记得我还是一只飞龙时,就没有造过雷兽了。”另一只飞螃蟹挤挤眼。

“不知是哪个家伙昏了头,居然造雷兽这种没用的东西。”

“嘘——别说领主的坏话。”另一只装模做样的说道。

“哈哈!”两只飞螃蟹一齐大笑起来。

“又乱说。”小狗帮雷说话了,“你们就会打击别人,抬高自己。”

“这是明摆着的嘛。”飞螃蟹理直气壮,“雷兽占的空间大,又费气,又费矿,攻击面又窄。只不过靠着身体强壮。你什么时候见过雷兽作战?这个兵种早就淘汰了。”

小狗不吭声了。

雷呆呆地站在原地,飞螃蟹下面的长篇大论他都没有听见。

“我是废物吗?”他问自己。

从出生以来,他从来没有这样沮丧过。

接下来的日子。飞螃蟹照样在四处吹嘘,小狗们叽叽喳喳的反驳他们。雷一声不吭地在一旁听着,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是废物吗?”

正传 第五节 2号基地

--------------------------------------------------------------------------------

这天,一个领主从外面飞过来。

“有人愿意到2号基地去吗?”领主停下来,问。

“到里面去找闲人吧。我们这儿都有任务的。”一只小狗仰头回答。

领主飞进基地。

看着领主远去的身影,小狗蹩蹩嘴说:“又来拉炮灰了。”

“2号基地有这么恐怖吗?”一只新来的小狗问,他昨天刚刚从主基地调过来。

“从来没有人从那里回来,除了不断回来调兵的领主。”那只小狗带着少见多怪的表情,“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领主?他的伤口还在淌血呢。”

“连领主都被打成这个样子,那里的战况可想而知了。”

“所以,我们老老实实呆在这里,是最安全不过的了。要是被发配到那种地方去,就死定了。”

“你别说得这么可怕。”一只飞螃蟹发话了,“我就在2号基地呆过,这不还好好的活着吗?想当年,我一人单独对付四个terran海军陆战队员,立下战功,才被提升为飞螃蟹。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狗,什么都不懂。”

“那你怎么回来了?我看,是领主看你只剩一口气,可怜你,才把你变成飞螃蟹的。”小狗不屑地说。

“胡说!我消灭的敌人比你看到的还多。”

小狗和飞螃蟹又吵起来。

雷看到那个领主从主基地飞过来。

“我这里还有两个空位子,你们谁要上来?”领主问。

小狗停止争吵,谁也不说话。

“别浪费时间了,他们没人敢去的。”飞螃蟹趁机讨讨嘴上便宜。

“我去。”雷突然说。

“你?”小狗们一齐盯着雷,飞螃蟹也露出吃惊的表情。

“我去,行吗?”雷对领主说。

“好,好。我看看。哦,你的体积太大了,恐怕要四个位子才行。”

“不行吗?”雷有些失望。

“我想想办法。”领主思考了一下,放下两只小狗,“好,你上来吧。”

雷看了一眼小狗们,他们的眼里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雷进入领主怀里。

“你们好。”在领主昏暗的怀里,雷看到和他挤在一起的,是一只刺蛇,两只小狗。

“我叫雷。”

“你真傻,竟然主动到那种地方去。”刺蛇搭腔了。

“哦?”

“大个子都是没头脑的吗?换了我,躲还躲不及,谁要去那个鬼地方。”

“我想证明我是有用的。”

“有用?死了就是废物一个,只有活着才是最有用的。我真希望刚才放下的是我。为什么像你这种傻瓜不能再多一个呢?”刺蛇冷笑道。

雷不说话了。刺蛇怏怏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被投放到地面上。

“你们到了。”领主说。

雷环顾四周,好一会儿才从刺眼的光线中适应过来。

“在哪里?”雷看到他们在一个小山谷中。

“越过那道山梁,就到了。”领主指着前面说,“我不能带你们去了,那里对我来说太危险。”

“祝你们好运!”领主丢下这句话,匆匆飞走了。

“贪生怕死的家伙。”刺蛇对着领主离开的方向狠狠的吐了口唾沫。

“我们走吧。”雷说。

刺蛇还在那里发牢骚:“把我们仍在这里不管,他们自己倒躲在后方悠闲自在,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他很快就不说了。大家都看到,远处山梁上,盘旋着几架terran的护航舰。

“兄弟们,开工了!”刺蛇大声嚷着,身先士卒地向上奔去。

雷和两只小狗紧紧跟上。

当他们越过山梁的时候,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

Terran的护航舰向西北逃离战场,一队刺蛇正在围剿垂死挣扎的海军陆战队。地上满是双方的残骸,杂乱地混合在一起。坦克冒烟的碎壳前,一滩滩血迹还在慢慢渗入地表。几乎所有的建筑物都在淌血。

这是一个平常的山谷地带。除了一个初级总部,其他的建筑都是地堡。周围没有矿,也见不到一个矿工。两个防空塔栽在总部的旁边,外围是严严实实的地堡群。

雷靠近基地。胜利归来的战士利用宝贵的时间休憩,他们疲惫地喘着粗气,随意躺在地上,很多人立刻就呼呼大睡了。

雷轻轻走进基地,生怕惊醒了睡觉的人。没有人搭理他。他倚着一个地堡,望着天空,想:“这就是战场?”

“敌人!”这个声音惊醒了所有的人。

一架Terran的运输船飞过来,在不远的一个高台上投下了两辆坦克。坦克立刻开始架设,准备居高临下轰击。

但是敌人的打算破产了。坦克还没有完全架好,高台上钻出几只小狗,对坦克发动攻击。一辆坦克立马爆炸,另一辆也只来得及收回脚架。运输船看到无机可乘,只好飞走了。

雷长出了一口气。有几个睡眼蒙蒙的人又开始躺下,一些被吵醒的人则在基地里走动。

“这不是雷吗?”一个声音,带着几分惊讶。

雷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一时却想不起来是谁。

“还记得我吗?”从地下钻出来一个潜伏者。

“你是?”雷不记得以前见过他,不过有种熟悉的感觉。

“我是龙啊。”潜伏者说。

“龙!”雷吃惊的说,“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认不出来了吧?”龙说,“我已经升级为潜伏者了。”

“我现在是2号基地的头。领主不在的时候,这里由我指挥。”

“哦。恭喜你。”

“我还是喜欢以前当刺蛇的日子。”龙幽幽的说,一边伸展他长长的六个爪子,“整天呆在地下,我都不习惯外面的光线了。”

龙爬到防空塔的阴影里:“这样我感觉舒服一点。”

“以前我的嗜好,就是看着天上的云彩飘来飘去,幻想自己是一个飞龙,有多好。现在,我离我的理想越来越远了。”龙叹了口气。

雷不由自主地望了望天空。天上没有云。暗蓝的天空边缘,微微泛着红光,象是一块巨大的岩石,泡在岩浆中。

“给你说说这里的情况吧。”

“这里没有矿,但是位置极其重要,是我们的支撑点。如果失守,主基地就会被孤立。我们当面的敌人是Terran的一个分基地。他们不停地骚扰我们。”

“自从3号基地被protoss占领后,这里也直接面对protoss的威胁。不过从3号基地到这里有很长一段路,中间还要经过Terran的警戒区,所以不需要太担心。”

“好啦。我不能老是呆在地面上,这样会损害我的皮肤。”龙说,“你可以四处溜溜,熟悉一下地形。记住,要提高警惕,并且抓紧时间休息,敌人可是随时都会来捣乱的。”

龙钻进了地下。


--------------------------------------------------------------------------------

正传 第六节 崩溃

--------------------------------------------------------------------------------

平静,长时间的平静。

一连三天,Terran都没有来骚扰。无聊的日子,和在主基地一样,无声无息地过去。每天傍晚的时候,龙都会从地下出来,和雷聊上两句。

“大家提高警惕啊!”龙每天都要这样提醒基地的每一个人。

“已经三天没有战斗了。”一只刺蛇打着哈欠说。

“哈,Terran已经没有力量来打我们了。”另一只刺蛇说,他的身上满是疤痕,是个老兵了。

“也许正是大规模进攻的前奏。”龙说,“不要放松。”

一颗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来,天色渐渐变亮。天边飘着一大片乌云,云的边缘被阳光镶上了一道桔黄色的金边,似乎一场雷雨就要降临。空气中没有一丝风,那乌云却飞快地逼近了。

“敌人!”不知谁先喊起来。

那片乌云已经非常近了,近得可以清晰地看到,一艘一艘的航母,和一大队海盗船。

“protoss!”一只老刺蛇大声惊呼。他的声音因为惊恐而变调了。

不光是空军。基地前方的小山头上,以前Terran的前哨,也出现了黑压压的军队。龙骑士巨大的身影,映在天空较亮的背景下,那突起的双肩格外醒目。山腰星星点点的,是狂斗士的光子剑发出的幽光。

“警报!protoss大规模进攻!”惊叫声传遍了整个2号基地。

“我们需要支援!”人群骚动起来。一些刚到达不久的小狗呆立在原地,几只刺蛇已经准备逃跑了。

“镇静!”龙大声压住慌乱的人群,“坚守岗位!”

一些有经验的老兵首先反应过来,他们开始帮助维持基地的秩序。

很快,大家从最初的惊慌中恢复过来,开始组织防守。

“隐蔽!不到时机决不轻举妄动!”龙快速下达命令。

防线迅速建立,大家有组织的分批钻入地下,布好阵势。

“雷,你不能钻地。先到基地后方去隐蔽。”龙对雷说。

雷答应一声,在基地后面找了块岩石,躲在后面。

敌人逼近了。

几个狂斗士率先冲进基地。地堡群立即对敌人予以迎头痛击。狂斗士很快化为青烟。敌人的大部队到了,大批狂斗士,挥舞着光子剑;龙骑士发出光球。

龙出手了。敌人遭到来自地下的攻击,慌乱地躲避。大批刺蛇从地下钻出来,以完美的半月形阵形,一齐把绿色的腐蚀液向敌群喷射。双方在基地入口处,形成了激烈的拉锯。

敌人的空军发动了。基地瞬间被海盗船散布的分裂网覆盖。所有的地堡都失效了。刺蛇的防线被突破,敌人的地面部队涌进了基地。

“是时候了,全线进攻!”龙大声喊道。

所有的人都从地下钻出来。雷这时候才发现,2号基地的部队有多少。漫山遍野的zerg部队,从基地一直遍布到视线所及的每个山头。一只只小狗就从敌人的脚边钻出来,发起猝然攻击。

狂斗士和龙骑士的进攻队伍,被分割包围起来。

雷从藏身的岩石后冲出来,勇敢地冲向敌群。

敌人的地面部队已经被冲击得不成队形了。但是他们的空军掌握着绝对的制空权。基地里仅有的一队飞龙,很快就牺牲了。小飞机不断从航母内飞出,像蜂群一样,对地面俯冲。

刺蛇部队转而攻击航母编队。航母编队竟然不理会刺蛇的毒液,一个劲地攻击已经没有作战能力的防空塔。防空塔很快就被摧毁了,

敌人的航母编队损失不小,三艘航母被消灭。即使如此,敌人也没有理由撤退。雷用力劈开一个龙骑士的盔甲,看着他化为一滩蓝水。再抬头时,敌人的地面部队正匆匆撤出战场,消失在远方的小山后。

“停止追击!”龙大声命令。

部队开始陆续返回。带着满脸的血污,疲惫,和激战之后还没有平静下来的心跳。

“赢了吗?”雷问。这时候他才感到酸痛。刚才血腥的战斗中,不知道杀了多少敌人。

“暂时如此。”旁边的一只小狗回答。

两只刺蛇从山头上往下走。他们是追击得最远的部队。

“都回来了?”龙问,“统计一下伤亡数字。”

疯狂过后的战场是异常平静的。所以,这一声惨叫,就显得格外刺耳。

那两只拉在后面的刺蛇,刚才还在兴奋地谈论着,现在已经被斩成两段!

“发生什么事了?”大家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啊!”又有一只小狗被劈死。

“看不到攻击者!”人群纷纷向基地逃过来。跑得慢的马上遭到攻击。惨叫声此起彼伏。

“黑暗圣堂!”

雷看到远处的草地被践踏出一条一条的痕迹,那痕迹很快接近一个拉在后面的刺蛇。随着清晰的刀锋声,那个刺蛇就死掉了。

“我们没有反隐形的能力!”基地的表皮正在慢慢覆盖两个防空塔的残躯。没有领主——就算有,也不能过来。protoss的空军又来了,海盗船在外围虎视眈眈。

敌人的大部队涌上来,比上次更多。但是他们没有立刻投入战斗,而是在不远处,静静地观看着黑暗圣堂的屠杀。

无处可走的,只能钻到地下,暂时躲避看不到的攻击。

更多的人,在拼命向后逃去。

逃跑是具有感染性的。就像一场瘟疫,席卷了整个基地。战斗,并不可怕;看不见对手的战斗,才是可怕的。逃跑的人流就像洪水一样,涌出基地。

可是已经迟了。

静静悬停在基地后方的protoss运兵船,说明了一切。

“龙!龙!”雷大声呼唤着。偌大的基地,没有剩下几个人。黑暗圣堂很快就要逼近了。

“雷!你还在这里?”龙的声音从地下传来,绝望而嘶哑,“你快撤退吧!”

“你呢?”

“我不能走。我有责任和基地共存亡。”

“我和你在一起!”

“别傻了。留下来只能是死!”

“我们一起走!”

“你快走。我掩护你。”

“我不能!”

龙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雷,我以2号基地最高长官的名义,命令你,马上撤退!”

“你必须活着回到主基地,告诉他们,敌人有很多黑暗圣堂。这是命令!”

“龙!”

“从前面突围。趁敌人的大部队还没有合围。赶快!”龙的声音充满不可抗拒性。

雷看了一眼龙藏身的地方,咬咬牙,冲出基地。

黑暗圣堂的刀,切在身上,钻心的疼。雷一连挨了五六刀,他顾不上察看伤口,一口气冲出敌人的包围圈。在翻过山岗的时候,他回头望了一眼。

敌人的大部队已经涌入基地。敌人的探测器虽然来得晚,却没有漏掉一个人。受到攻击的小狗或刺蛇,从地下钻出来,马上遭到绞杀。雷最后记住的一幕,是在龙藏身的地方,闪烁着的protoss魔法师的闪电风暴。

雷在灌木从中跌跌撞撞地跑,风声从耳边掠过,他知道没有protoss的追兵,但是他不敢停下脚步。只要一停住,他就忍不住要想起2号基地的一切,只存在于记忆中的一切。

光线斜斜地照过来,将地面上的所有的东西都拉成了长长的影子。雷踩着树丛影子织成的网格,向着主基地所在的大致方向前进。

越过几座小山,树就密起来。

森林象是没有尽头。同样的树木,同样的石头。枯枝在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偶尔有不知名的小动物从树梢上跳过,荡下几片树叶,飘落在厚厚的落叶地毯上。

雷以为这个森林是走不完的,至少不会这么快就走完。森林的界限突然出现在眼前,所有的树木都嘎然而止。雷没有马上走出森林,因为,他看到了,地上清晰的坦克碾过的痕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