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二集宝岛行 15、叛乱

zyzhy678 收藏 15 48
导读: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二集宝岛行 15、叛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支队长,该通知他们回来吧”

“现在的形势还是不容乐观啊,虽然绿营已经被压下去了,但是直觉告诉我,美国人和倭猪肯定没有这么容易就认了理由,绿营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能翻身,这样任由两岸发展经贸和体育往来的话,统一已经指日可待,美国人不会甘心的,我总觉得。。。而且,根据分析,美国人可能已经制订了一个计划准备和我们再较量一次,一是报复特遣队,二是破坏海峡两岸的正常交往,三嘛,倭猪已经坐不住了。”

“看见倭猪就有气。。。”

“政委,给你透露个绝密消息,空间武器发展已经突破了瓶颈,“霸王”系统正在秘密装备空基反卫星武器,一共15套强制激光器和至少2套电磁炮,呵呵,装备成功以后,在整个亚太上空,我们完全可以在2个小时里面摧毁美国人的预警卫星和GPS定位系统。”

“太好了,真那样的话,美国人的高科技就成了聋子和瞎子,哼!到那时候,看美国人还怎么跟我斗!我们可以。。。还需要多少时间?”

“任务太重了,又不能让美国人怀疑,干了1年才发射了4次飞船,在初步完成以前还不能翻脸,况且美国人现在还没有直接跳出来。”

“那下一步,上面是如何安排的呢?”

2月22日开始,绿营进行的所谓“正名、统独、选举无效”的“抗争”突然间又偃旗息鼓,除了零散的几次抗议集会以外,整个中南部基本已经没有千人以上的活动,舆论对绿营突然停止表示怀疑,有的媒体表示满意,也有媒体猜测是受到了美国的压力。国民党当然不会愚蠢到认为是美国人发了善心,绿营改了主张,经过分析预感到阴谋正在进行,加强了对岛内的监控。

2月25日至2月27日仅仅3天,台军情局发现了11起特工活动。3月1日凌晨,经过审慎侦察和监控,法务部、宪兵司令部联合对台北“明屿山庄”和台南“台湾自由社”及屏东“新亚洲联合会”等地进行秘密搜查,抓获了6名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经过突击审讯,发现其中有1名美军事情报局驻台特工与2名日本防卫厅特工,但3人均拒绝招供。在对台籍的3个武装人员进行严厉的审讯后,2人忍受不住招认正与台军中的几名高级军官进行秘密沟通,但对方是谁和所进行的计划也不清楚,剩余1人拒绝合作乘守卫不注意自杀身亡。

嘉义,位于台湾西部的重镇和交通枢纽,向东通过下坑就是著名的阿里山,向南200余公里就是台南和高雄港,可以控制贯通西部的高速公路。

通往北方的高速公路上,一辆黑色的宝马不断超越行使在中线上的车辆全速行使,副驾驶位置上的中年人回头对后面轻轻说到“到嘉义县了。”

从高速公路转向东面嘉义市才出监察亭1里多路,“吱,嘎~~”的声音传来宝马停*在右边的紧急停车线内,“碰”,随着关门的声音中年人跳了下来,看了下右边的车况,着急地来到后车窗向里面的人汇报,“局长,车胎暴了”

“快点,叫后面跟上换车,等到嘉义市就安全了”

嘉义城灯火通明,一片歌舞升平的景像,来自东南亚的大量流莺也乘着夜色出来觅“生活”,控制商业“性活动”的黑帮打手们则远远地监控着,每天全*她们。。。

流莺好不容易看见这么好的车,认定是难得遇见的大主顾,纷纷*拢上来大声招呼着。

一辆红色本田从后面超过宝马刹住车,戴着深灰色礼帽的男人从宝马后排下来,简短的交谈后,礼帽和中年人坐上了本田继续向北决尘而去,腾空而起的灰尘和烟雾把正在招揽生意的小姐呛的咳嗽不止,纷纷捂住嘴退到路边大声叫骂起来。。。

=☆☆☆☆☆==☆☆☆☆☆==☆☆☆☆☆==☆☆☆☆☆=

“主任,他们,跑掉了。。”

柴忆文忐忑不安地弯下腰对坐在面前的中年人说道,5队没有抓住。

“什么?跑了?怎么跑的?”

“据林队长说,中午就没回家,下午5点发现他们往北边跑,没来得及报告就去追,但是已经过了嘉义,没办法再追了。”

“20个人,连个小小的台南警察局长都看不住,干什么的?大业就全毁在你们的手上!如何向陈先生交代?!!你说!”

柴忆文抬起头,“不如,干脆。。。通知9组干掉他?”

“屁话,9组潜伏在嘉义是有特殊任务的,干掉一个小小的警察局长有什么用?。。。”*在椅背上,心里默默念叨,王勤锌啊,你可是我和陈先生亲自培养的啊,10年前你老妈血友病都是我帮你的,为什么?转念,对面前的柴忆文命令,“嗯?他女儿在香港抓不到,那老婆和他老妈呢?马上给我抓回来!通知王勤锌,只要他肯回头,我保证陈先生会既往不咎。”

“已经查过了,3天前他老婆和老妈就。。就已经跑到台北去了。”

“?!!好,马上报告陈先生吧,我去向他请罪”

“先生,你不能去啊,王勤锌是你引见给陈先生的,黄主文、还有萧美琴那个*子恨你入骨,肯定要落井下石的”

“柴忆文,我知道,你也应该知道,已经不能再拖延了,我就是死也要向主席报告。”

“不,还是我去吧,至少他们还不敢把我怎么样?”

“你?。好!好,你去吧,把情况讲清楚,让他们决定吧。”

看着柴忆文出去,从抽屉翻出一瓶药倒出几颗一咬牙吞了下去,将药瓶放回抽屉锁好拿起电话,“李秘书,快叫大夫,我很不舒服”,放下电话,叹了口气“哼,姓陈的,我不搀和,不阻挡你,总可以啦吧”

自早上开始,台南市的市民就觉得不对,来往的警察比往日多了很多,到处在盘查,明智的他们立即躲散开来,生怕惹上凶神恶煞。

台南市的国民党市党部向平时一样照旧是9点打开大门,但是今天明显出现了些问题,市话已经不通,电讯网络也出现了故障,常用的手机干脆就没了信号,焦躁的党部主任何健才拿出备份卡报告台北,正在焦急等待的台北总部通知他们南部将出现叛乱,要求一定要在叛乱发生前通知全体国民党员隐蔽,立即想办法自己脱离,或回北方或旧地潜藏,至少也要躲避到嘉义第4军团控制区去。

万般无奈的何健才通知党工刘姐,却发现绝大部分市县国民党委员已经被监控,根本无法通知或逃离,想出去却看见一些黑衣人远远地出现在门外,不时打望着,何小姐也被黑衣人用枪逼了回来。

3月3日11点30分,台南的电视、电台全部中断了正常节目,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出来“我们郑重宣告,断绝和台北外来政权的一切关系,英勇的台湾人民将自己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生存空间。值此盛大节日,第5军团正式改编为台湾第一军,义武和全军4万4千名将士将誓死保卫台湾不受外来侵略,敦促所有的台湾人团结起来推翻勾结北京暴政的国民党黑金政权。我们将和一切支持我们的友好国家和人民一起建立起一个独立的、自由的、民主的新台湾。”

“OH!混账东西!蔡义武这个叛徒!党没少培养你,你还真的敢叛乱!”

“不好了,主任,警察,警察来了”

看着刘姐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别怕,是来抓我的,不用怕”,何健才整理好自己的风纪扣,将党徽扶正了一下,昂头走出了办公室向冲进来的警察走去。

由于高雄市警察局长王勤锌的叛逃和美日特工的被捕,密谋已久的绿营叛乱被迫提前进行。

3月3日7点,第5军团司令蔡义武在秘密处置了3个拒绝服从命令的旅长后,任命自己的亲信控制了第5军。到11点相继占领了台南市机场,市议会、市政府和电视台等。

同日,凭东县、高雄市、高雄县、台东县绿营县市政权宣布脱离台北控制,位于台东县的第20军第81旅、驻高雄市的第15军也宣布响应第5军。而本属第5军防区的台南县民进党县政权由于紧*嘉义效忠台北的第4军团,未敢轻举妄动。

叛乱军队配合早已控制的警察局大肆搜捕国民党议员和亲近蓝营的各阶层重要人士,并调整军队态势准备抵抗政府军的进攻。

一时间,271名县市议员被捕,600多名亲兰营人士被隔离和拘留。民进党乘机煽动暴徒抢劫非绿营人士的财产,短短6天时间,非绿营人士损失700间房屋,6家大中型企业被焚毁,2家银行被洗劫一空,经济损失约170亿新台币。

当然,耐人寻味的是,一些本属绿营的骨干分子譬如原民进党主席现任高雄市长谢长廷3月2日凌晨因病住院治疗,医生结论是“高血压”,需要卧床休息。

叛乱震惊了世界,全球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本地的记者和外国媒体都在第一时间给予了报道。

美国人于3月3日下午4点就发表了异乎寻常的申明并表示台湾人民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去决定,外部力量不应该进行干涉。当然,嘴巴上面是这样说,做的肯定有区别,大量的特工、军事顾问早已秘密进入了高雄和台南,正在为叛乱分子谋划。

日本的媒体是兴奋异常,纷纷要求政府“帮助”台湾自由人士组建军队和进行支援。日本官方仅仅表示不希望看见流血事件,希望双方克制和谈判解决。

马英九于3月4日9点在风暴中的台北平静地发表了讲话,要求叛乱军队立即回到军营,恢复社会秩序,否则将坚决镇压暴乱分子。

自3月4日11点至19点,基隆市、台北市、台中市、新竹市、嘉义市、新竹县、桃园县、宜兰县、苗粟县、花莲县、彰化县、南投县、云林县、金门县、澎湖县等政府均发表申明反对分裂坚决支持马总统。其后,3月6日,民进党控制下的台北县、台中县、嘉义县政府在当地驻军压力下被迫宣布支持中央政府。

3月5日凌晨,花莲县驻军第3军51旅及32航空兵团发动叛乱,占领县政府和县议会,逮捕国民党籍的县长和议长,宣布支持第5军。

中国政府于3月5日9点发表声明宣布坚定地支持马英九,表示不能坐视一小撮分裂份子的活动危及台湾人民及祖国统一事业。台北的国防部已经秘密接通了和北京的联系,同时马英九也透过管道联系到了北京高层。

自从叛乱发生以后,蓝营支持者立即在本方控制区域内举行大规模的集会,抗议分裂分子的罪恶行径。紧接着,参谋总长会同陆军总司令、海军总司令、空军总司令、联勤总司令和驻扎在金门、澎湖、基隆等地的海军第1、第3、第4分舰队及空军第4、第5、第9师等军队宣布支持马英九总统。但是,驻扎高雄港、台南港的海军第2、第5分舰队及空军第3、第6、第11师早在叛乱时即已被叛军控制,花莲的海军第8巡航分队被叛军包围,因促不及防被解除了武装,2艘驱逐舰、1艘护卫舰,17艘导弹艇、扫雷舰等被叛军接管。

3月6日,一个集合了民进党、台联、建国党及部分独立人士组成的“台湾民主共和国”在台南市宣布成立,以台南市为临时首都,以民进党主席楚爱春为总统,台联主席黄主文为行政院长,建国党主席郝召悌为立法院长的草台班子正式组建,任命蔡义武为参谋总长代理国防部长,原第9军团司令卫新台为陆军总司令,第32航空兵团团长刘浩长为代理空军司令。

叛乱分子宣布将申请加入联合国,并要求和美日建立外交关系并正式邀请友好国家军队驻扎。

3月8日,美国人表示“目前暂无和台湾民主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计划,但本着美台友好的悠久历史来看,我们认为应该和平解决台湾的内部问题,并建议台北和台南进行和谈。接到正式通知的“中华民国驻华盛顿商务代表”愤然拒绝并按照外交部长的命令直接返回台北。

日本政府宣布将向台湾民主共和国派遣一个代表团,并宣称“鉴于南部的混乱局面将提供15亿美元的紧急援助,以帮助那里恢复秩序和法律”。同时,命令自卫队第2、9师团处于战备状态,第1、2、4三个“九十舰队”自国内前出至冲绳汇合第5舰队,等待命令。

从3月5日开始,外部的军事捐助是源源不断地从台东和高雄上岸,日本人更是大方,经过秘密会谈除了15亿美元的现金以外,还给了1个陆军师的装备,30多辆JP-3步兵战车,另外还派遣了90多人的军事代表团。

中国政府照例给予了“强烈抗议”,但日本人随后表示“我们基于日台睦邻友好关系,给予(台南)的是基本的自卫性质的武器。。。”

3月9日,伪总统楚爱春发布“动员令”,要求辖区内的20至30岁的男子必须在5日内前往县兵役局报到,接受预备役训练。

经过紧急征召和绿营的大肆煽动,到3月20日,台南伪政权已经迅速组织了一支约30万人的“国防军”,其中陆军18万,编为第1、2、3、4、5师,合计M系列坦克160辆,装甲车301辆,火炮800门;海军2.5万人,编为第1、2舰队,辖7艘驱逐舰、4艘护卫舰、13艘导弹艇、9艘扫雷艇等;空军2万人,编为第1、2、3航空联队,辖F-16战斗机12架,IDF18架,幻影2000战斗机36架,F-5战斗机52架,F-104战斗机25架,E-2T1架。另外还另组了约2万人的宪兵。

当然里面还有以M.刘易斯上校为首的美国军事顾问11人,以乔本二狼大佐为首的日本军事顾问30人。自我表现感觉是兵强马壮的伪总统楚爱春,连忙于3月20日宣布“将在不日内北上收复故土,以报效国家”

天空中,美国人还调整了卫星的线路,已经变轨将11颗卫星调整到南中国海上空,时时监控,并加强了对大陆的电讯等的监听,力图侦察、获取中国大陆的应对方案。

3月21日,中国政府发表了申明表示“鉴于目前的叛乱分子的猖獗活动和对平民的肆虐抢劫行为,中国政府必然将采取断然行动以恢复台湾应有的繁荣和秩序”并警告一切明里暗里的“外国势力”一定要切记历史的教训,不要重蹈覆辙。

外交部发言人最后以毛泽东主席的名言“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来回答美国记者的挑衅,并用“军国主义尚未死心”回击倭国媒体的抗议。

为了应对台湾局势,到3月31日,解放军在福建浙江两省已经集结了11万陆军精锐和44艘登陆舰,第38集团军、第27集团军枕戈待旦,随时准备登陆。

700架各型J-7,200架J—8II,190架SU-27、SU-30战斗机及大量经过改进的J5、J6无人驾驶飞机全部部署于厦门、蒲田等闽浙前线机场。

海军方面,3月1日,经过改进的3艘“夏”级战略核潜艇和6艘“汉”级核动力攻击潜艇全部出港,“北风之神”战略核潜艇更是早在2月20日就已经潜入了浩瀚的太平洋。

南海和东海两舰队现有的12艘“旅沪”级驱逐17艘“江卫”级护卫舰全部提前改装完毕。经过1年多的改装,17艘“明”级、15艘W级常规潜艇在俄、德两国的秘密协助下已经换装NVP柴电动力系统,更新装备了俄罗斯“暴雪”式新型鱼雷,持续战斗时间已经延长到了30天。

面对中国大陆的军事部署,美国人终于忍耐不住了,3月29日,自横须贺出发的第7舰队“乔治.布什”号航空母舰战斗群前出至赤尾屿附近游弋,距离台湾本岛不过700公里。驻扎在中东的“爱森豪威尔”号航空母舰战斗群也正在快速赶来,企图汇合正在对东南亚进行“例行访问”的“里根”号航空母舰战斗群按照五角大楼的命令对南中国海进行威慑,试图在正式战役展开以后阻断对后翼的迂回攻击。

=☆☆☆☆☆==☆☆☆☆☆==☆☆☆☆☆==☆☆☆☆☆=

3月8日,马英九命令将滞留于国军控制区内的绿营重点人士隔离并对军警宪特等要害部门进行人员清理,要求宣誓效忠中央政府。除了提前逃跑的苏贞昌还有部分死硬分子外,最后,大多数人选择了合作并公开斥责叛乱,给叛军增添了不少的困扰和焦虑。

3月9日,台北以总统名义发表了《关于敦促楚爱春等放弃叛乱、和平解决的通告》,文中劝解南部叛乱分子“虽对国家认同发生歧义,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同为华夏一脉,历来血肉相连。。。(叛乱)行为波及无辜平民,严重威胁到台湾人民百余年来才争取到的民主制度。战戈一起,必然生灵涂碳,英九企盼公等息戈止武,翻然悔悟,停止对民众福祉的破坏。”

国军3月2日获悉计划后虽然进行了紧急处理,但还是被提前发动的叛乱打乱了阵脚。本来嘛,训练大纲中从来没有这样的预案,况且民进党上台后在军队中先是大换血,后来又是搞什么“去中国化”,大肆提拔所谓本省人和南方人,让历来有着光荣反台独立场的国军出现了人心上的混乱,官兵中为谁而战的反思不断,否则这次叛乱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高级军官参与。如果不是国军自身的悠久历史和多数中高级军官还是国民党员的话或者民进党再执政个一两届的话,天知道还有多少军官要倒向绿营。

短期的混乱和震惊以后,国防部长黄品仁先是宣布参与叛乱的军官为叛国罪,然后紧急调整军队并立即将原本计划在年底才执行的“换血”方案启动,将尚留在国军系统由原民进党晋升的部分中高级军官进行甄别和更换,同时将本岛剩余的4个军团重新部署,以第4、6、7军团保持对当面叛军的压力。

但是唯一的一个完整军团---第1军团5万人已经无法守备台中至台北的广阔地区。为了解决兵力不足的问题,马英九接受了参谋总部的建议将金门2个旅、马祖1个旅及澎湖防卫司令部的1个旅调至基隆及宜兰一线,作为预备队。

所以一来起去时间也就过去了,直到3月27日上述军事部署才算初步到位,当国军正准备以“台湾特色”向叛军喊话时候得到主子默许的伪总统楚爱春发布命令,宣布征召控制区内30至40岁的男子参加军事训练以组建第6、第7、第8(预备役)师,并透过媒体发表《公告》,要求台北在4月5日前解散政府,现有军队就地驻扎并叫嚣“本总统将亲率精锐之师光复全岛”。已经完全被形势冲昏了头的楚爱春拒绝了蔡义武的驻守待变的提议,要求立即向北方进军但遭到了坚决抵制,当然同时也因美国顾问团的建议而暂时放弃了北进计划。

叛军派遣第1师进至台南北门、学甲与第4军团对峙,第3师进至小林、三民、天池一线和第6军团对峙,第4师驻守花莲,台东和第7军团对峙,台南、凭东、高雄等地由第5师会同预备役部队驻守。第2师为预备队,其中:第5、第6旅进至楠西、珊瑚潭准备协助第1师,第4旅驻守垦丁、枫港等地。

不过叛军的海军实在太烂,其第一舰队1艘“基德”级驱逐舰、2艘“拉斐特”护卫舰及部分导弹艇扫雷艇和3艘老旧的“阳字号”驱逐舰归缩在“安平古堡”外的台南水域防备大陆潜艇的渗透,其余舰艇全部猬集于高雄台东两地作为守备力量。

4月5日,美国第一批军事援助已经秘密到达,其中有40辆M60坦克,8架F-16,12架F-4战斗机,200枚反坦克导弹以及部分鱼雷和防空导弹。

毫无悬念的是,4月7日,获得武器装备的叛军正式开始了军事行动,以第1师2个旅向北面的第4军团发动了试探性的进攻,试图最终控制北进的3条道路。经过3小时战斗,叛军占领台南县城和义竹、布袋镇并推进到了嘉义县附近地区。

获得“胜利消息”的楚爱春,宣布将4月7日定为“陆军节”并大肆宣扬。虽然蔡义武和美日顾问都表示了心中的怀疑,但当他看见楚爱春那兴奋的样子,连忙咽下了话头。

占领台南县以后叛军首先释放了被隔离的民进党籍的县政府官员。重新获得县长职务的牛采仁立即宣布“台南县”脱离万恶的外来黑金政权,解散蓝营站多数的立法会并签署命令没收国民党党产。

原本在北军控制下尚属正常的台南县秩序顷刻间崩溃,被压抑很久的绿营分子于4月8日上街游行庆祝,后来逐步开始演变为对台北和蓝营人士的攻击。当夜,部分极端分子公然号召市民和他们一起抢劫,4月8日22点至次日7点,有4家超市、2家工厂、13家店铺、9家餐厅,30多所别墅被4000多暴民洗劫一空,地方上的警察对于受害人的困境漠然应对拒绝帮助,造成9位业主死亡,130多人被打伤,直接经济损失约17亿新台币。

同时一些刑事犯罪分子裹携其间对受害人进行了殴打、纵火焚烧及性侵犯等令人发指的罪行。一个暴徒逃离台湾后曾经厚颜无耻地对新邻居介绍:“面对那些平时对我们趾高气扬的外省人,我们尽情地抢劫,殴打,焚烧,他老婆女儿也被兄弟们上了~~~那个家伙趴在地上,象狗一样的乞求我,企求放过他和他的家人~~我才收获了5万美元,我现在还在后悔为什么不再多要些”。

拍摄了“虐待外省人”的一个绿营记者事后回忆说道:当时,台南县城大部分地区及部分区镇已经成为了一个没有法律的人间地狱,到处是抢劫和焚烧,四处都可以听到受害者的呼救,但是,那里没有秩序,什么都没有,警察仅仅是在远处开着警灯闲逛,好几次我看见了满身是血的业主要求警察救助反而被殴打和辱骂驱赶。

4月9日上午10点,牛采仁发布珊珊来迟的命令,要求第一师协助警察参与巡逻,混乱局面才开始逐步恢复。

虽然叛军试图掩盖,但到4月11日,大量的照片和视频还是通过网络揭露发生在台南的恶行,在华人世界引发了轩然大波,一时间,大陆、台北、港澳及世界各地的华侨均进行了集会抗议绿营的放纵和倒行逆施。

欧洲媒体对台南发生的“血腥之夜”大为震惊,紧急对本国民众进行介绍,血淋淋的场面使欧洲人长期以来对台独存在的莫名同情发生了强烈逆转,原本对叛乱行为保持低调的欧洲舆论在选民的压力下开始转向批评叛乱分子,欧盟的主要国家政府均发表申明了对暴力行为进行强烈谴责,纷纷要求南部约束支持者并加强对犯罪分子的打击。

美日照例是拒绝对事件进行报道,国内主要传媒对台南的发生的情况根本就不予理睬,反而是在连篇累牍地介绍台湾在(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地位。

只有CNN遮遮掩掩地发表了美国政府对台南事件的“遗憾”。

新华社针对事件以“中共某高层人士”名义发表谈话指出:“。。。由(台南)事件可以看出,有着深远历史背景和由美日支持的所谓独立人士完全是一些叛国分子与抢劫、强*等各类刑事罪犯的集合,对于这些社会渣滓和人类公敌应该采用坚决的手段进行镇压,恢复美丽台湾的秩序,以保障台湾人民应有的人身自由和财产不可侵犯。”

台北愤怒地发表了《告台湾人民书》,列举了2000年绿营执政以来的劣迹,“去中国化、护照加注、通用拼音、拒绝和解”等。执政8年期间,台股缩水29%,失业率高居14%,民众的生活水平下降,平均收入比8年前不增反降了12%;为了迎合外国势力,大肆军购,面对自然灾害救助不力,默视民生,拒绝医疗改革。现在又挑动叛乱,分裂岛内,又赤裸裸地煽动暴力犯罪,已经堕落成为民族和国家的公敌。

文告三请台湾民众擦亮眼睛,认清绿营分子的本质,支持政府平定叛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