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如云 卷三 黑暗与黎明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74/


我是小玉的朋友。

小玉的朋友?胖警察盯着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没工作,无业游民。

胖警察紧张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大大咧咧的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我们只和死者的直系亲属说事情,你给我到一边去!

说着,还伸手推了我一下。

小云在我的身后对胖记者说:他是新乡市委的记者,是我姐姐的好朋友。专门来调查这个案子的。

胖警察松弛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说:市委的记者,记者证呢,我看下?

我已经辞职了,对不起。没有证件。

胖警察恼怒地盯着我:靠,辞职了还来这里起什么轰,给我出去。

瘦警察这个时候冲上来住住了我的胳膊就想往外面推:“我看你小子是没事捣乱,关你去拘留所呆几天就老实了!”

你给我放手!我怒喝道:你们想做什么,我现在给你们李政委打电话!

你认识我们政委??瘦警察吃惊的放了手。

你们李政委非要和我做结拜兄弟,他年纪比我大点,好象我还得叫他哥哥。我嘲笑地看着眼前的两位警察,拿出手机开始拨号。两个警察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手机接通了。李政委居然在手机里存了我的手机号码,热情的说:原来是无双兄弟啊,好久没见你了,怎么想起找哥哥了,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是这样的,我现在在市里采访一个案子,你的手下找我麻烦,想拘留我。

什么什么?谁这么大胆子敢找兄弟你的麻烦,不想在新乡混了??让他们接个电话!

我看了下胖警察,把手机递给了他:你们政委让你接电话。

手机声音很大,我和李政委的对话两个警察都听到了。

胖警察接过电话,腰不由自主的弯了下来:政委,我是红旗分局刑警队的小刘,请指示。

指示个屁!你们吃饱了没事赶撑的去惹无双兄弟干什么?你知道无双兄弟什么来头吗?别说我不敢得罪,就是我们新乡市委祝书记也要让他三分。我现在命令你们,马上给无双兄弟赔礼道歉,无双兄弟需要做什么全力配合他去做,如果我再听到无双兄弟说你们什么,你这个队长不用干了,回家抱孩子去吧。

是是是,一定,一定全力配合。

挂了电话,胖警察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胖脸往下流。他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笑容,弯着腰双手把手机递还给我:“实在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刚才多有得罪,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兄弟们一次。您有什么指示尽管说,我一定配合,一定照办。”

看着眼前的变色龙,我心里一阵厌恶。看来着世界上的人在某些人眼里是分三六九等的。如果我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无业游民或者普通百姓,恐怕就被他们投进拘留所去改造去了。

我已经说了,我只是个无业游民,哪敢指示你刘队长,我嘲讽地看着胖警察:我只是希望你们查明事实的真相。

胖警察犹豫了一下,说:不知道怎么称呼您?

我叫慕容无双。

“是这样的,”胖警察扫视了一下屋子里围观的人群。说:我想单独和您汇报一下这个案件的进展情况,不知道您能不能和我出去单独谈一下。

好吧。

我和胖警察一前一后出出屋子,他领着我穿过院子,来到公路边一辆白色的长安警车面前,拉开了车门,说:您里面请,我单独和您汇报。

进了警车的驾驶室,刘队长一脸堆笑的给我让烟,说:今天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误会。今后有用的着兄弟的地方只管说。

我推开了他递烟的手,冷笑着说:我们只谈案情。请你和我说一下案情的进展情况。不要说谎,我需要真相。

刘队长尴尬的抽回手,说:真相,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小玉是自杀。不过,做为小玉单位的饭店也有点责任。毕竟是他们的员工,这样,我先和饭店沟通一下,请您先稍等。

刘队长下了车,站在路边的一棵法国梧桐树下打了几个电话。然后走了回来,对我说,您看这样行不行,饭店的老板娘同意将小玉的丧葬费提高到一万,这个事情就算结束。

这个事情和钱没关系,我需要的是真相。验尸报告有吗?

有的。在局里,已经报上去了。

我需要看验尸报告,还有,法医我也要见一下。

刘队长犹豫了一下,说:那好,请您和我到局里去一次。

在红旗区公安分局办公室,我看到了验尸报告单。报告的结论是跳水自杀。我提出要见验尸的法医。刘队长给法医打了电话后说法医在外面处理另一个案子,要等处理完才能回来。估计需要一个多小时。在办公室苦等了大约两个多小时,负责验尸的陈法医终于回来了。他拘束的和我握手,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

陈法医是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很瘦,带着宽边眼镜。这个热的天 还穿着雪白的衬衣,打着领带。如果倒退几十年,很像汪伪时期的一个汉奸翻译。他清了清嗓子,说:关于您要调查的那个案子是我经手的,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可以以我的党性向您保证,小玉是死与自杀。

我正要反驳,我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竟然是市委组织部王部长打来的。王部长说:我刚从外地出差回来,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请你现在马上到市委我的办公室找我,不要耽搁。

我站起身对陈法医说:我要求重新验尸。现在我有事情要去市委一下,这个事情等我回来继续找你。

到了市委组织部。王部长拉着我的手,说:你这个无双啊,怎么说你好呢,我刚被祝书记批评过了,你辞职是怎么回事情。祝书记已经为这个事情在电话里和我发脾气了。我们党需要你这样的好同志,我还准备做你的入党介绍人,让你正式加入党组织,你明天马上给我回来上班。

我苦笑着说:就为这个事情喊我过来吗,我辞职是我觉得我不适合在机关呆着,我这个人自由习惯了。请尊重我的个人选择,还有,入党的事情我没兴趣,我在有生之年不会加入任何党派。这是我的原则。

王部长沉了脸:你就这么不给哥哥面子?哥哥这也是为你好。你不要让我为难好不好。哥哥知道你清高,可是人要生活在现实之中,不能太不切实际。刚才公安局的李政委给我打了电话,说你差点被他手下的人拘留了,你看,这就是你脱离党,脱离组织的后果,你想想,你离开党离开组织会寸步难行。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今天你答应我,以后我们还是兄弟,做什么事情都风雨同舟,不然的话你别说我这个做哥哥的不认兄弟,还有,侦察案件是公安部门的事情,你就算做为市委机关的一名干部,是没有权利干涉公安机关办案的,何况你去干涉的时候什么身份都没有,那个案子你不要管了。我相信公安机关会处理好的。

听了王部长的话,我心里郁闷的要死,坐在沙发上闷着头抽烟。一言不发。

不错,你是有后台,你女朋友的背景很厉害,可是你也要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就算是中央的文件和命令,最终还是我们这些地方上的党组织来执行。你在地方上没有自己的关系,就算你背景再大,地方不买你的帐,你照样寸步难行,什么也做不了。良药苦口。你好好考虑下,你原来的办公室还为你留着,你先回你房间休息,明天给我个明确的答复。

出了王部长的办公室,我心情异常沉重。中午因为忙着赶路来新乡,也没吃饭,这个时候肚子已经在叫。外面的天气也变了,阴云秘布,刮起了狂风。

我匆匆的在街上一家小饭店胡乱吃了点东西。打车去了小玉家。

走进院子,小玉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围观的人群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屋子的门大开着,里面没有一个人,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冲进屋子,打开一间卧室的门,看见小玉的妹妹小云将头埋在床上的被单里在抽泣。我连忙把她拉起来,急切的问:小玉的尸体呢,你的父母怎么也不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