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汽车非洲行 潜力股“钱景”放量

腾逸风 收藏 0 70
导读:中国汽车非洲行 潜力股“钱景”放量

中国汽车非洲行 潜力股“钱景”放量

在中国,300多辆本地生产的奔驰和克莱斯勒等待着迎接参加中非论坛的各国贵宾;在非洲,中国车企正在奋力打拼,赢得自己的“领地”。


由于进入门槛较低,在大多数中国车企眼中,非洲市场等于商机。但先行者的经验却在提醒他们,那里是进去易、站定难。


非洲诱惑


继长城、吉利、奇瑞之后,又有中国企业将出口目标瞄准了非洲市场:从北京居庸关出发的“天津一汽威志中非万里行”车队,将在11月9日左右到达埃及首都开罗,而天津一汽第一笔出口非洲的大单也可能在今年内签订。


天津一汽的夏利品牌很早就开始向美国出口,近两年其出口地扩大到西亚等地的国家。今年他们又向俄罗斯出口了1620台376Q发动机。在发展中国家市场,过去人们一直认为东南亚、俄罗斯、南美才是中国产品的风水宝地,很少有人关注非洲。但据中国机电进出口商会介绍,今年前8个月,中国向非洲地区出口的汽车产品数量和金额均有明显增加。其中,尼日利亚在中国汽车出口总额的名单中排名第九,总额超过3.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7%。中国对埃及的出口额则增长了138%。


谈起出口非洲,长城汽车海外部副经理王士辉经验丰富,长城汽车出口非洲的历史早至1999年。“首先,非洲本身没有成熟的汽车工业,因此对汽车产品排放、认证要求不高;其次,中国汽车产品定位在经济实用车型,与非洲的市场需求比较合拍;第三,非洲市场的关税比较低,虽然各个国家有所区别,但平均不超过30%。这些因素都为我们打开非洲市场提供了有利条件。”据了解,截至目前,长城汽车总共出口了26000辆汽车,其中出口到非洲的占到总出口量的20%以上,仅次于中东,排在第二位。


在吉利的出口版图上,非洲色彩也日益浓重。“2004年,吉利开始向非洲出口豪情、美日系列以及华普汽车,现在我们要将出口扩展到自由舰、金刚以及美人豹等几乎所有的车型。”吉利汽车宣传部主任张小东说,今年吉利出口13000多辆汽车,其中出口非洲比例同样在20%以上。


“虽然非洲市场门槛不高,但进入之后,我们还是遇到了很大压力。”王士辉说。据了解,从1992年开始,大量的外国汽车公司就开始进驻非洲。以埃及为例,目前已经有包括通用、克莱斯勒、宝马、现代、起亚、丰田、铃木等在内的18家汽车企业在那里建立了组装厂。而在南非、阿尔及利亚和博茨瓦纳这些汽车拥有量相对较大的国家,汽车及配件市场也几乎被韩国、日本、马来西亚、德国和法国的厂商垄断。


尤其是日、韩品牌,由于他们的车型跟中国产品市场定位相似,而且价格相差不大,成为中国产品的最大威胁。据记者了解,在埃及市场上,韩国现代小排量汽车的价格约为5.1万埃镑(1埃镑约为1.3元人民币),起亚为4.9万埃镑,而两款奇瑞QQ的价格分别为4.3万埃镑和4.99万埃镑。


国内汽车企业需要与日、韩品牌进行错位竞争,王士辉说:“在一些日、韩品牌没有涉及到的领域,我们会重点推广,比如一些皮卡车型。另外,中国企业还应该出口一些配置比较简单的车型,与日、韩车型拉开距离。”

暗中使绊


实际上,中国车企还要提防国外厂商“暗中使绊”。不久前,在非洲市场进行考察时,长城汽车海外部非洲市场负责人在突尼斯遇到了问题。“一些突尼斯代理商向我们反映,有的品牌厂商为了避免竞争,利用跟当地政府的关系要挟该代理商不准代理销售长城汽车。”无奈中,长城只能向中国驻突尼斯大使馆求助,“在中国大使跟突尼斯工商部长进行了协调之后,此事才得以妥善解决。”该负责人说。


因此,进入非洲市场的中国企业要想站稳脚跟,必须有更大的投入。“目前在非洲大部分国家,我们是以在当地选取一家代理商,然后由该代理商发展经销网络的方式来进行销售。这样做的目的是,能够比较容易地应对突如奇来的市场变化、降低风险。但要想真正达到规模化发展,必须在当地建立自己的汽车工业。”长城汽车海外部非洲市场负责人说,除了已经在尼日利亚和突尼斯建立了组装厂外,“长城汽车目前正在筹划在非洲的其他国家设厂。”


“钱”途可观


相比当前中国汽车其他出口国,出口非洲难度系数似乎要小很多。比如,马来西亚政府坚决要求在当地组装生产的汽车必须全部出口,为此,吉利不久前被迫将早已启动的马来西亚建厂计划向外转移;而在俄罗斯,由于国家产业政策几度调整,长城汽车也坐困愁城。


然而,门槛低并不意味着市场开拓容易。相关资料显示,由于目前埃及国内汽车行业的生产能力已经饱和,埃及工业部已不再批准建立新汽车组装厂,要求跨国公司利用现有工厂的生产能力,签订合同进行组装。而与中国一样,埃及政府从2002年开始强调提高国产化率,并要求在当地组装的轿车国产比例应达到45%,而只有国产化比例达到要求,才能享受其他零部件的进口关税的优惠待遇。


此间,据国内某自主品牌企业负责人透露,目前埃及相关部门正在商议降低对组装汽车的限制,“放宽限制的可能性非常大。”“像非洲这样的新兴市场,政策环境和市场规律都极不稳定,因此对企业来说既是机会也是挑战,”吉利汽车宣传部主任张小东认为,“对于实力并不强的中国车企来说,这种机会值得把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