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二.奋斗,先要学习. 9.想混下去,先得认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叫外星人帮忙,先把飞艇和记着人文与科技发展史的阅读器藏到郊外,然后我被送回了原来睡着那床上,竟然没过一夜.外星老大工作效率实在是高,咱要学着点儿.落地后朝天招了招手,随即,光柱消失了,再......别再见了.

我看宫内所有人还在睡觉,来试试外星防护衣.一按胸前的指纹开关,嘿,有意思,防护衣从背部裂开,像有生命一样,几秒钟就流到胸前缩成一个玩具背包那么大点东西.在按下开关,又是几秒钟,就包裹住全身,连头发都不例外.如果跟谁打架,被扯住头发,手感还是一样,但受力地不是头皮了.听外星老大说,正宗高科技产品,功能齐全,防毒是其中之一,找时间试试.宫廷斗争中,大家都爱玩儿毒不是.


兴奋中,不知不觉天已亮,睡猫们终于睡到自然醒,睡地好,个个神采奕奕,看那些太监都觉得稍稍顺眼了点儿.我那二十不到的便宜妈更是神采飞扬,不顾身份的忙里忙外,虽不干活儿,却指手画脚.


我干嘛?一夜没睡,累了,正呼呼大睡.是二十五岁的脑袋没错,可身子骨儿只三岁啊!


这死太监,刚对你那点好印象飞了,死二蚁子喉咙怎么那么吵人涅.皇上驾到,皇上?我还是太上皇呢.嗯,皇上驾到,是咸丰那大烟枪来了?


一声,又一声,没错儿,是皇上来了,我那便宜妈都跪着接驾了.的确没人权,老婆见老公还要跪着,还是小老婆.俺们那时代,小老婆比大老婆厉害,敢叫老公跪着.哎,还是中间儿点好啊,人人平等吗!


接头睡,皇上算个屁,我压根儿懒得认他这个爹,要不是俺还小,咸丰也活不过两年,现在就拉刀砍了他篡位.


嗯,别介.咸丰死时,我只五岁,脚底下垫三张桌子,威望也不够啊!要是不让咸丰传位给我,难道真让一五岁小孩儿轮西瓜刀.不行,还真需要正常手续,这个爹非认不可.哎,叫两年皇阿玛?我顶讨厌这满清皇族的狗屁称呼了,可人在屋檐下,脑袋非得低.丧气丧气,爹要认,但今儿算了,蕴酿几天感情先.


侧侧身,呼吸放匀,一副熟睡状,耳朵支起来听着.


‘臣妾叩见皇上.见过懿贵妃.‘嗯,慈禧也来了么,她这时好像正是懿贵妃.跑来干啥?这妖婆子肯定不会安好心.管她现在怎么样,反正我是不会对她有好感的.


‘慧妃免礼,一早就听太监来禀报,说是载镔身上有神迹出现,朕才与懿贵妃一起来看看.昨夜确有其事么?‘这环境,一听声音,就肯定是咸丰来了,虽然抽多了福寿膏,说话有气无力的,但皇帝威风也不是一点没有.原来我这妈是慧妃.嘿嘿,你放心,不管俺对你有没有感情,只要你不像慈禧一样,太后当定了.


‘回禀万岁爷,臣妾不敢撒慌,实在没亲眼看见,是值更太监侍卫们说地,都说看到一道金光从这宫内飞出,望空非了去.只是小阿哥的身体确大有好转.‘


‘万岁您看,小阿哥确实脸色大好,呼吸也粗壮匀称得很.‘声音颇为清亮,这时的慈禧不过二十多岁,应该还是个美女,不像她二十世纪初的照片上那样恶心.耶,你个妖婆子,敢摸我脸!手倒是不粗,软呼呼的,就是冷冰冰得让人感到阴得慌,手上没藏着毒药吧?这妖婆子祸害中国几十年,一般人儿还祸害不了,该不会是眼镜蛇转世乎!


‘嗯,看起来是很好,朕心甚慰.‘又一只手在我脸上摸摸,胳膊腿儿上捏捏.很是温情,也是,这小载镔可是咸丰的亲生儿子,不像慈禧,跟我嘛关系没有.


‘万岁爷,臣妾是不是唤醒小阿哥?‘这世的生母,未来的[太后]请问皇上.


‘不必了,让他多睡会儿,等他醒了,让人带他到上书房见朕.‘不错不错,挺关心我,我以后就不对你心里称老子了.你命不长久,尊敬点是应该的.


‘万岁,小阿哥身子一向虚弱,这才刚好,依臣妾看来,还是少走动些才好.‘慈禧啊慈禧,我看你现在还没大恶,还准备将来软禁了你就算了.嘿,你竟敢坏我好事儿,气死我了.依稀记得,你从小儿有手段,咸丰这个傻皇帝一向比较听你的,话儿像是在关心老子,咸丰十有八九听了你的.侯门都深似海,这皇宫还不和太平洋似的,你这妖婆要是极力阻挠,我什么时候才能见皇上?动脑子想想,砍人不是现在.不行,这爹今儿就得认.


其实咸丰心里已经同意慈禧的话了,但做皇帝的总要保持尊严,不能别人说什么立刻就答应.故作姿态,皇家二百五毛病,但这时俺喜欢.趁着咸丰还在沉吟,我伸起了懒腰,伸胳膊蹬腿,颇有力道.咱现在是打不死的小强了,不怕谁知道俺壮实了聪明了.


假装眼睛朦朦胧胧,小手擦擦眼睛,嘴里打着哈欠:‘额娘,我饿了.‘


‘小阿哥,还不快叩见皇阿玛.‘慧妃在深宫大内待了几年,又是俩皇子之一的生母,早在风口浪尖上摇晃了,怎能不知道懿贵妃不愿意载镔常见到皇上,谁让载淳正是懿贵妃生地呢.她在皇上那儿受宠的多,载镔身体又差,一副早夭相.慧妃已经不想争了,但现在载镔身体见好,而且和神明勾搭上了,于是,希望之火熊熊燃烧.


十几年的黑社会经验,锻炼地我油光水滑,争皇位和争黑老大有什么不同吗?也就是管地人多人少地盘儿大地盘儿小而已.不过慈禧在旁边儿,不要搞地太明显,她要是铁了心要使绊子下药儿,咱也不好受.


装着傻呼呼得,我爬起来下床跪下,却故意跪错方向.侧对着咸丰,迷糊着双眼左右找,清朝皇帝好认,我那时代就清宫影视多,面镜头都是满清辩子晃荡.再说,皇宫里也就皇帝一个男人不是.我?我倒想做男人,但目前,就是一男孩儿.


终于趴在了面黄肌瘦,被酒色大烟掏空身子的咸丰面前:‘孩儿叩见皇阿玛,祝皇阿玛福寿安康.‘


咸丰十分高兴,我下床时动作麻利儿得,一点儿都不虚,说话也中听,咱不才三岁吗,能扯出福寿安康的话来,做爹的能不高兴!坏了,本要尽力装傻点儿,可二十五岁的思维,装三岁小孩儿,二十二年没练过了,也没想着跪那儿闷不做声才对.再怎么讨厌慈禧,可她绝对是个有本事的女人,不会没有眼光,小阿哥的名帝之像都露出来了,这还了得.


果然,眼角余光看到慈禧脸上堆着笑,眼中却目光闪闪.


来就来吧,后悔也没用,大不了麻烦点儿.算定你杀不死我,甩不掉我,老子就是块牛皮膏药,贴上了下不来.到时候,哼哼,那载淳还不被我治死死得.四岁小屁孩儿,原来那时代的YY作家也不会让他斗地过二十五岁的流氓.


想顺顺当当坐皇位,惊着了翅膀没完全长硬的慈禧,是个失败,但拍好了咸丰才最重要.努力吧,载镔,一代名帝之路,从现在开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