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92.4逼迫4

zyzhy678 收藏 2 22
导读: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92.4逼迫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井上端午兴奋之下的确是没有听出小滑头的铉外之音。

着急回家的他,现在需要立即把这个消息通报给整个家族,顺便还就需要开始布置这一套礼节。而关于井上端午去准备仪式的情况暂且不表,单说已经被对方逼迫到梁山上而被迫选择一个不熟悉的人为未婚妻的司令员同志。

这事,首先需要把三位大员给找来商量一下,再给善后工作委员会报告,这可是重大事项啊,即便定婚也有违反驻军令的嫌疑。不过,虽然需要上报但批不批是无所谓的事,因为一没有非法的性行为,二没有进行恋爱,第三也就是很简单的事,井上家自然会把女儿的身份悄悄转变为华夏籍,这也就可以顺利地把前面两条全部解决掉。

三个在外面的组长被紧急召唤回来,他们其实也各有各的工作,比如法律事务组组长郝志强需要驻扎在自治委员会负责法律事务上的协调工作,行政工作组组长王善洪就需要控制警察局和监控市政局,民事代表与经济管理委员会组长李欲晓就需要驻扎在税务局和规划管理署,监督串本当局的日常经济活动,防止有对占领当局不利的事件发生。年底以后乡镇一级的选举将正式举行,明年中将进行区级政权的选举,2045年年底前举行串本市政权和议会选举,这以后,三个工作组将正式撤销,将监控权力正式移交回民选的市政府和议会。

相对来说驻军司令其实是最简单的职务,军事优先嘛,在没有获得对日本的绝对控制权以前军事手段是很重要的,虽然不需要这100多人对串本进行全面的军事管制。所以,司令员同志也就和三大组长在饭桌上进行了简单的交流。

听到这消息的王善洪感慨万分,咋自己就不年轻个十五二十岁的(你就以为两亿欧元的财富就这么好上手的?),而强忍住,不好在餐厅里笑起来的李欲晓急忙跑到外面狂笑了至少10分钟,留下郝志强一个还就非常同情地看着司令员,似乎是在说,年轻人,你为国牺牲的勇气还是不错的。

就真是无奈的年轻人只好在饭后把三个组长全部都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来解决问题。

“你们就都继续笑吧,今天下午我们四个人之间没有职务上的区别,只有年龄的大小。我是最小的,你们都是我的大哥哥大姐姐,看你们怎么来给我这小弟出点主意”,已经豁出去了的张凌风有一点点生气,在这样关键的时刻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为自己拿主意,反而象是在看猴一样。

看见张凌风真的有点生气了,年龄最大的王善洪急忙出来制止大家,还特别瞪了一眼李欲晓,这到让大家都不太好继续取笑年轻人了。

“还是你再说说情况吧,刚才太简单了”,的确是没有说得很清楚,郝志强还是想知道多一点。

“也就是上午,李姐还在呢~~后来,他说有流言,说我和木子小姐正在热恋之中,传言把他的老婆都气得生病了,还说他们的家族牺牲这么大,需要什么担保,质押什么的,我本来想说我去找两亿欧元现金作为担保的,后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我就糊里糊涂地答应了”,就是到了现在还没彻底想明白是怎么回事,还是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可现在就是想赖帐也不行了。

“这事。。。是有点奇怪啊,按照道理来说呢,小张不过是一个副营级的少校而已,虽然在今后3年内要实际控制串本但是他们家族。。。肯定不仅仅是串本这个小地方就可以生存下去的,即便小张是绩优潜力股可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应该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才对”,郝志强看了一眼对方的黄头发,似乎是说,井上家是不是看中了你的海外关系啊?

“其他的原因?”

不大可能吧,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哦,是在说我混血吗?恐怕现在关于混血也不是个什么新鲜事吧,何况他们家族还是很有经济实力的,完全不需要在我身上下这么大的功夫啊。或者,还是因为我的身份?

想到这里,张凌风的脸稍微有点发青,难道是因为我的家庭背景被他们知道了?

可是,就在是整个善后工作委员会知道这事的也不过四五个人啊~~不会吧。

但是回想起来的确有可能,真的是有可能。

“小张啊,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我找卫生员来看一下?”,李欲晓看见了张凌风的脸色,善意提醒了一下。

“谢谢。没什么,我们继续,老王,你呢?”

“从我接触到的井上家族情况来看,撇开这事先不说,这个家族还是很不错的,前一段时间他们与我们的配合都很默契,为我们成功击溃山崎和两大黑帮有非常重大的帮助,下阶段的工作还是需要他们的大力支持,在这一点上,小张做得不错,很顾全大局。这件事情,首先应该立即上报给善后工作委员会,第二,该做的事情还是需要继续做。至于定婚嘛,我看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还有3年的时间。我想在某种程度上,他也是在观察你的发展情况,所以,你也毋须有什么道义上的压力。而到时候是否结婚。。。我看就是你和木子小姐两个人的私事了”

这是非常中肯的说法,也是符合规定的。

但话是这么说,可是你们不知道啊,我的家庭。。。就算我不找父亲和上级来,难道人家不知道大肆去宣扬吗?而一旦宣布定婚而最终又不结婚都将是很大的麻烦,别说我悔婚将严重破坏家庭信誉,就是对方因为某种原因放弃婚姻都将带来很坏的影响。

“李姐,你怎么看?”

“呵呵~~”,还是想笑。

在被王善洪看了一下以后终于忍住不笑了,但是眼角和脸上的神色还是很清晰地表现出了她的笑意来,“我个人还是认为这是个好事,木子小姐能干又漂亮,家教也好,家庭也比较富裕,所以我还是要恭喜小张的。而关于驻军令里面的规定很好处理,他们家族自然会把木子小姐国籍改成我们华夏甚至是同盟内的国家都可以的,而至于他们是否有其他的想法。。。我觉得无所谓,我对我们小张最终可以把木子小姐拿下来有充分的信心”

想想都好笑,井上家和自己算是同宗,以后见面小张就应该真的把自己喊姐姐了~~

算了,这些个家伙都是没有良心的,只知道看自己的笑话,转念头一想,还是给他们抛出重磅炸弹来,“呵呵,谁说我要和木子小姐定婚?”

“你不是说已经答应了井上先生了吗,在这事情上你可不能反悔,至少现在不行”,王善洪吃惊地看着对方,这是关系到军侨(华裔)合作的重大事件,“如果因为你的任性导致井上家族觉得自己蒙羞而和我们出现严重的对抗情绪,对我们继续控制串本经济将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你们都听清楚了,我是这么答复井上先生的。好的,我答应你,愿意和你的女儿当众定婚,请放心,我不是在敷衍,就请您费心安排仪式吧。你们自己听清楚了,我哪里说要和木子小姐定婚?”

得意,只能是小人的得意。

“啊~~你。。。”,这是最先反应过来,还用手指着年轻人说不出话来的李欲晓。

“你。。。你。。。是想打擦边球啊?人家兰子才16岁~~你这也实在太过分了点吧”,想通了的郝志强盯着司令,没有想到啊,简直没有想到,你个老牛(比人家大10岁也应该算是老牛了)还想吃嫩草?

眼镜碎了一地,一阵乱响。

“这个绝对是可大可小的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小张你想用这个方法来拖延时间或者想最终赖婚的话,最好尽快地和他们点明,免得人家木子小姐出丑,到时候就真的不好办了”,王善洪想了半天,还是给出了很正常的建议。

“呵呵,反正在他临走的时候我都已经给他提示过了,如果没有反应过来这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你们都是些爱看热闹的家伙,我单独面对逼婚的时候你们谁在啊?你们谁来帮我啊?现在让你们出主意,个个都要求我来做牺牲,那谁关心过我啊?明白说了吧,任谁也不能就这么把我给套进去当上门女婿,何况我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恋爱过呢?哪里有什么时间去和他们来玩这个游戏?”

面面相觑的三大组长听出对方实在是生气了,都采取沉默的办法,也就都在私下里面打定了主意,过两天等井上家请帖出来以后就专门去给对方点明这事情,不能就这样让年轻人破坏军侨(华裔)合作关系。

既不能怪张凌风生气,也不能怪他采取这样的手段来报复井上家的逼婚,实在是年轻气盛的原因,而且他也不愿意就这么轻易地成为别人的上门女婿,至于木子小姐的心情和感受,他甚至还反而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不过,如果回过头来想一下,也许井上端午本人在意的就只是张凌风“和井上家的女儿定婚”这件事,只要是自己的女儿钓到金龟婿,对于家族来说都是一样的结果。

甚至可能在他的潜意识里面,还舍不得把自己千辛万苦才培养出来的接班人嫁入高门大户,要是木子结婚而又不能让对方上门的话也就只能转而去培养小女儿为家族的新掌门人,这在内心里面还不是他真正愿意的事情。

何况在日本,年龄这个东西并非是结婚的法律障碍(色情的日本人把合法性行为年龄规定为异常畸形的12岁,连合法结婚的年龄也被设定在15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