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9/


公历1913年4月6日前后,日军第7旅团增援的部队终于赶到了滕州前线。随着增援部队的到来,日军前线指挥官松尾一郎下定决心要与复兴军决战,企图将复兴军的主力部队一举歼灭。

第9旅团由于伤亡过半,各联队兵员严重不足,因此松尾将第9旅团原有的四个联队临时合编成两个联队,分别是中村四郎大佐的第11联队和安宫佰一大佐指挥的第35联队。松尾一郎的作战计划是:第9旅团的第11联队约两千多人,配属炮兵,集结在枣庄正面,准备向复兴军的核心地带——枣庄发动攻势。不过这是佯攻,目的是牵制守军的兵力。第7旅团两个增援来的联队,第9旅团的第35联队总计约六千多人,秘密地向陶庄镇、二郎庙、夏庄一带集结。准备将第35联队配置在夏庄以东,攻击薛城,这也是佯攻,目的也是牵制薛城方向复兴军的兵力。第7旅团两个联队配属坦克、炮兵,从陶庄镇一线出发,向南快速推进,突破复兴军的防线后,立即分兵两路,攻击复兴军防线两大战略支撑要点——薛城和枣庄的后方,从而完成对薛城和枣庄地区复兴军的合围。松尾一郎将这种战术称为:“分进合击,锥形突贯,两翼包围”的战术,准备以此战术一举消灭复兴军主力。日军把这次军事进攻,称为“薛枣战役”。

日军秘密调动,被复兴军情报部门洞悉后,立即向我做了汇告。我得知日军这次作战意图及兵力配备后,向各部队下达了战斗命令。作战方针是:“将计就计,诱敌深入,逐个击破。”具体作战部署是:步兵三团守卫枣庄,步兵四团守卫薛城。步兵二团配属炮兵2团在双峪一线正面防御,摩步团配属战车营穿插到日军的后方,从左右两翼完成对日军中路兵力的合围。在歼灭中路日军之后,摩步团分兵两路,直插进攻薛城、枣庄之敌的背后,再歼灭这两股日军。

4月9日清晨,日军全线发动进攻。中路从陶庄镇一线出发的是第7旅团两个联队。他们没有同复兴军交过手,他们认为,复兴军与大清国军队没有什么区别,因此根本就没把复兴军放在眼中。事实上,第7旅团两个联队的进攻十分顺利,很容易的就突破了复兴军的一线阵地,开始向纵深发展。两个联队长不由得心中得意,暗骂第九旅团的人都是饭桶。两个联队长都想夺得头功,因此拼命催促部队前进,很快来到了双峪镇。按照日军的作战计划,攻占双峪镇后,第7旅团的两个联队将分别向薛城和枣庄后方发动攻击,完成对上述两地复兴军的包围。

大约在下午四点钟左右,日军抵达双峪镇,不过在双峪镇,日军遭到复兴军的顽强阻击。日军连续发动了几次进攻,接连受挫。眼看着天就要黑了,日军的两个联队长经过商议,决定暂时停止进攻,待明天炮兵就位后,再夺取双峪镇。

白天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战斗,但第7旅团的这两个联队可是一点也不轻松。一路上,日军遭到复兴军的轮番袭扰,几乎是每走上一段路,日军士兵就会突然踩响地雷。时不时的从附近的树林、房屋里还会射来子弹。真是冷枪不断,步步有雷,真是令人防不胜防。当日军冲进竹林或包围了土屋,却连一个人的影子也找不到。这种打法,不但让日军有力无处使,感到异常的憋气,而且还极大地打击了日军的士气。

此刻,经过一天的疲劳行军和断断续续的小规模战斗,两个联队的日军官兵都已是人困马乏,除了必要的警戒哨之外,其余的人很块就进入了梦乡。日军第7旅团所辖第25联队的宿营地是据双峪镇三里路的常庄,这里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而且还带走所有的粮食。

第25联队官兵正在熟睡之际,突然常庄村外枪声大作,杀声震天。这一下,第25联队的联队长三浦直根被吓的够呛,认为是复兴军前来偷袭,急忙命令第25联队紧急集合,然后是一阵机枪扫射和掷弹筒的轰击。等日本人忙活完了,却发现根本不是什么偷袭。三浦直根大为气恼,只好命令加强警戒,其余的人抓紧时间休息。

就这样,当日军官兵刚刚进入梦乡,宿营地周庄的周围必定响起枪声和喊杀生,等日本兵们匆匆忙忙爬起来准备战斗的时候,所有的声音又忽然停了下来,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虽然明知道这是复兴军的骚扰战术,但敌人就在你眼皮底下活动,说不定哪次不是骚扰,而是来真的,三浦直根可不敢掉以轻心,自然第25联队的官兵谁也不可能睡的踏实。就这样,两千多名鬼子在惶惶然中度过了半宿的“难眠之夜”。事实上,渡过“难眠之夜”不仅仅是第25联队,同属第7旅团的第27联队也渡过了这样一个难忘的夜晚。

天已经大亮,但太阳却迟迟没有露面,漫天的乌云好像比夜里还要厚重,远近的一切景物看上去都是混混沌沌的一片灰蒙。从常庄通往双峪镇的大道上,一队鬼子兵东瞅瞅西看看,一边小心谨慎地察看着大道上的可疑痕迹,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那提心吊胆的样子,早已让他们没有了从出发时的趾高气扬和骄横霸道。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走在最前面的两个鬼子尖兵飞上了天空,然后躯干和残肢断臂一起落在地上,接着传来近乎于狼嚎的惨叫声。在爆炸的同时,后面的日军呼啦一下子全都卧倒,等了半天见没有什么动静,这才哆哆嗦嗦地爬了起来。

看着两名倒在血泊中惨叫士兵,被折腾一宿三浦直根大佐再也忍耐不住,喉咙中发出了一声怒吼:“支那人良心大大的坏了,统统死拉死拉的有!”说着,他挥起军刀狠狠向路边的一颗小树砍去。这条路日军昨天傍晚走过,那时候什么事也没有,三浦直根没有想到,一夜之间,在日军的眼皮低下,复兴军的士兵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埋上了地雷。想到这里,三浦直根不由得脊梁沟有些发凉,他隐隐的感觉到,夺取双峪镇决不会是一场轻松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