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11、合纵

9月21日,奥运会如期在北京举行,和大多数人预计的相反,最后在本土举办的奥运会上,中国竞技体育并未超越美国人,奖牌统计结果,中国获得了40金26银54铜居第二,美国人继续以42金32银70铜的成绩傲视群雄。

其实北京奥运会的成果在于和谐与发展,最大的亮点就是,经过紧急讨论和协商,北京把将近半数的海上项目分配给香港和台北举办让两岸三地的体育交流得到了很大进展。台湾最后还获得了2金6银5铜的历史最好成绩。台湾民众也从主办者的身份获得了极大的参与感和成就感,民意调查显示,奥运会结束后25%的被调查者转向支持原来被认为是统战策略的一国两制,支持统一或认可未来一定时期内统一的民众达到8年来前所未有的43%,继续支持台独立场的已经下降到19%,一时间,岛内独派声音被压制。

如何获得希望维持现状的中产阶级的支持已经成为蓝绿两派重点考虑的问题,双方都在积蓄力量,准备在12月的立法院选举再次进行决战。

3月20日在选举中以49%的支持率重新上台的国民党大幅度修正了民进党的两岸政策。伴随着奥运会的契机,海峡两岸间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体育交流的良好发展势头已经不可避免地刺激了长期将台湾视为为遏制中国的前沿阵地的美国。没有连任压力的小布什指示国务院和军方研究对策,处于风口浪尖上的五角大楼很快就在6月底拟定了一个庞大的恶毒方案,企图用来转移民众对战争责任的追究,即以台湾为突破口,引诱中国打一场局部战争同时试探欧俄在区域外对中国的支持底线,进而打击正在形成中的可能反美同盟以达到恢复战前态势的目的。

而历来有着“台湾情结”的日本,在国内经济长期低迷没有起色情况下对中国高速发展中的经济和愈来愈大的区域影响力显得异常焦虑,同时也出于对中国统一台湾的恐惧和对廉价石油的渴望,加紧对台独势力的支持和对台湾军方的渗透,企图挑动独立破坏中国和平统一和经济持续发展的进程。获得美国的暗示后,一拍即合互相勾结起来紧锣密鼓地酝酿着战争。

面对民意的转变,台湾政坛上的绿营特别是以李登辉为精神领袖的台联和急独的建国党等“深绿”派别显得异常焦躁。当透过千丝万缕的管道获得相关信息后,犹如被注射了玛啡的癌症病人一样,积极串联策划举行各种分裂活动,力图在年底的选举中夺取从未控制过的立法院,再以多数来推动“公投”,从而在撕裂蓝营、挑动省籍、原住民矛盾的混乱中达到“统独公投”过关的罪恶计划。

=☆☆☆☆☆==☆☆☆☆☆==☆☆☆☆☆==☆☆☆☆☆=

10月4日,正和家人一起观看奥运会中国与意大利争夺最后一张进入男子篮球4强入场券的张羽接到政委传递来的紧急命令,要求立即到总参报道。

按照命令要求张羽在20分钟后赶到了总参作战室,熊浩欣正在会议室外焦急地等待着,看到张羽连忙上来压低了声音说:“老总们会议还没完,我们到边上等。。。”

和平时是不一样啊,不仅大楼门口多了岗哨,眼前4个膀粗腰圆,斜跨99式冲锋枪的大汉正守卫着作战室,几双眼把才走过来的张羽盯得心里直发毛,边走边小声问政委是怎么回事?

“嘘~~,还不知道,老总今天早上被上头叫去,11点回来就通知秦总、王副政委、还有军情局的胡头开会,已经开了2个多小时了,午饭都不准吃。可能有什么大事吧,半个小时前楚秘书才出来通知我和你来参加。先坐着等会”

远远地离开作战室大门,熊浩欣坐在过道的凳子上看看表,已经2点40了,又站了起来,来回走了两步转头又坐了下来。

“我说你来回走个啥呢?政委?”

“我怎么老觉得心慌得很?你猜是什么事?”

“找我们来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事?”

张羽用手比划了个砍头的姿势。

作战室里,三名上将正在抽烟,屋里四处弥漫着烟雾,坐在旁边记录的总参谋长秘书楚新华可就受不了,连连皱起了眉头。平时不抽烟的党组副书记王冀生上将打开墙上的排气扇并笑着抗议,老总连忙把烟按熄,对秦副参谋长、军情局胡局长笑道,那好,先告一段落吧。

转身对秘书说“小楚,叫熊政委和张羽进来吧。”

=☆☆☆☆☆==☆☆☆☆☆==☆☆☆☆☆==☆☆☆☆☆=

台南,陆军第5军司令部机要室里面同样是烟雾缭绕,军长蔡义武坐在沙发上左手摩擦着胡须,右手拿着烟,脑袋里面却不停地在回想刚刚的机密谈话。来自台北的秘密信使也就是他的异母弟弟—柴亿文代表绿营对他许诺,在适当的时候配合年底的立法院选举,并。。。报酬就是成功后晋升二级上将,副总长、陆军总司令或者是联勤总司令任选,当然,干得好的话,参谋总长都有机会。

已经52了,2年内如果还不能晋升二级上将就得退役。回想起来,如果不是全靠着当民进党台北副主任委员的弟弟和本省人的身份,想在6年里从上校晋升到中将?做梦吧。但是,正因为这样,马英久新任命的国防部长黄品仁虽说一样是国民党员可对自己根本没正眼瞧过,估计过不不了多久自己就得卷铺盖滚蛋了。

可是真的要背叛国民党和总统的话,后勤补给,还有大陆那边的反应。。。最要命的是,手下5个旅长4个是国民党,13个团长中也有9个是,真要是动起手来的话,能控制得了吗?岛内还有6个军,自己这四万三千人,有点悬。。。

举棋不定的他没有发现机要室的门被打开了,一阵香风飘了过来,熟悉的味道,不用回头也知道是秘书王芳艺。一双柔软滑嫩的手搭在肩膀上又轻轻地开始按摩太阳穴。

“老板,什么事情这么不开心?晚饭都不吃?”

“已经5点半了?去德州餐厅吃牛排吧,宝贝”,先不想这些烦人的事情,反正回话还早呢。

“嗯,不,今天要吃~日本料理!我好久没去了”

“好,好,但是,今天晚上不会又有什么约会吧?不然我真的就生气罗。”

“那你欠我的钻戒和铂金镯,还有宝马呢?人家可都在等着开呢”

这个骚货,这两年不知道刮了老子多少钱,幸好当军长还有点外入,不然真还养活不了,“好,好,我们买~~~~”

蔡义武不知道柴亿文从他这里出去以后并没有直接回台北反而是去了手下第29机械化步兵旅旅长刘成杰那里。

。。。

“小伙子,看了以后有什么想法?”老总将身体靠在椅子上开始了发问,秦总和胡局都将目光投身了过来,关切地注视着两塔档。

和政委对视了几眼,政委送来了肯定的目光,那意思就是,没准今天大家都走不了,后面还有我撑着,你是支队长,这个。。。该你上。

张羽苦笑着端起茶杯,似乎是对着老总又似乎是向自己问了一句,“整体大纲已经~通过了?”

胡局点了下头,张羽随即对着老总立正:“老总,作为军人,我绝对服从。我是特反支队长,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好!说的好!就这个大纲,给你和熊浩欣3天时间,給我拿出一个具体的实施方案来,3天后你必须亲自交给我!记住,不能给你们两个人之外的任何人泄露,全国,除了我们6个人,只有主席总理外长知道这个计划。不能出任何漏子!否则。。。别说否则,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奋勇向前,彻底地解决掉!”秦总站了起来,“小伙子,现在才是真正面对美国人的时候,如何把握就看你的了,最迟11月10日开始潜入。需要提醒,是语言问题,你们必须得用闽南话,否则全部说英语。

怎么就觉得象是风萧销易水寒的感觉呢?

不只是熊浩欣这么想。张羽看着手里的大纲心里面暗自决定了:政委,我是支队长,你不能争,这个为国效力的机会我来。但是,政委已经站起来了,“报告总长,我要求带队执行方案!家里面的事情由支队长负责管理!”

“不!应该我带队!”张羽已经着急了。

2008年12月3日。

立法委员选举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随着大陆经济持续发展,台民众对中国大陆的评价出现了不小的好转,特别是北京奥运会分了4个海上项目给台北和基隆举办以后,台湾当局以前所未有热情来办理。自豪感使支持统一的热度迅速升温,同时也对本身就有的中国归属感得到了加强。南方也因为大陆3年前的“农产品免税待遇”政策而获得了很大经济实惠,潜移默化中对大陆的敌意和对独立的支持已经开始降低,这也是绿营感到极为恐惧的地方。

几天来,位于台湾南部的绿营传统势力地区在民进党和台联的蓄意挑动下出现了一些所谓的“正名运动”和要求生存空间的活动。

看着对面的3个福建籍老兵,年纪轻轻的却非得蓄须打扮个老成的样子,还要纹身,摇了下头问,都安排好了吗?

“已经安排好了,那边是王~老板,已经在花莲接上头”

“好,我继续讲,其实~~

在内心世界里,位于北部、西部占大多数的蓝营民众希望平稳过渡,需要注意的是,这不是对统一的无条件支持,他们本意是反对独立但是对统一持保留态度。这一点都不好笑,在不了解情况的人看来台湾人要么支持统一要么支持独立,但是,具有台湾特色的民意就是这样。

随着两岸关系的松动,1987年,先行的业主在大陆挣得是盆满钵满,毕竟也让台湾一部分人接触到大陆真实的一面,两岸的经济交流也直接让北部、西部沿海地区的广大民众直接享受到了好处,台湾人开始对大陆进行了解,现实世界中毕竟还是有电视和网络等其他媒体可以进行交流。

但是,作为国民党传统势力范围,50多年滴水不漏的反共教育让大多数老百姓对大陆既感到很陌生也觉得恐惧,胜利日后出生的台湾人只能延续教科书上的印象来解读对面的大陆。和我们的教育一样,在他们看来,大陆人民也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这种我们不能理解的民意也是导致连战党主席在2004年大选前无奈地表示统一不是(国民党的)唯一选项来迎合本方基本选民意见的原因。

因此,北方和西部沿海的平原地区是反对独立的主力,他们大约占据着40%多一点的选民,历次选举中他们都是蓝营的坚强后盾,因为他们主要是迁台后代,同时选择绿营就是选择独立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家园~工业基础雄厚的北方和高科技产业必然被无情的战火摧毁,谁为独立行为买单?最终还不是老百姓和普通的工商业主。

而另外一个阵营就是绿营,其实顽固坚持独立的在台湾内部也仅仅是那些以李登辉为代表的所谓“皇民”后代和建国党,这些人充其量不过也就100万人,它们不属于中华民族。每次选举能够获得的就是约5%的选票。

实力最大的是民进党,这是个由所谓美丽岛系,新潮流系,华报系等等怪胎组成的政党,唯一共同的意识形态特点就是反中国,反统一,反正是逢中必反,顽固坚持独立。

民进党根据地是中南部山区,经济文化交通都很落后,落后得和繁华台北简直是两个世界一样,这里,既没有什么重要工业也没有高新科技产业,主要经济来源就是种植业和水产业。在政坛上长期处于劣势和经济上被压迫的情况导致他们对“外省人”有严重的敌意,而李登辉的“国民党是外来政权”的论断更是加剧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他们是民进党最主要的传统支持者,大约占选民的35%。

说起来,民进党是在国民党迁台后逐步形成的,1947年,国民党对“二二八”事件的残酷镇压和迁台后随意扣压“匪谍、台独”而进行的大肆打击导致反对派纷纷逃亡海外,众多形形色色的人群开始聚居日本和美国并被美日作为后备力量培养起来。

解除“戒严”后,这些人回返台湾利用开放“党禁”的机会,以“环保、废核、反黑金”的名义发展起来并最终集合在一起组成了“民主进步党”,以台湾自决的口号迅速获得了大约20%的支持,但是在80年代末期及90年代中期以前并没有获得较大的发展,主要原因是当时的国民党还掌握着强大的军警宪特,不停地对民进党进行严密监控,同时80年代末期才勉强确定主导地位的李登辉在岛内反独占据绝对多数的时候还不敢开放自己的立场。

自90年开始,随着苏联的崩溃,美国开始对中国进行围堵,已经稳固权利长期隐藏皇民思想的李登辉逐步改造和瓦解国民党,对党内以林洋岗、蒋纬国、郝柏村为代表的“非主流派”进行强力打压,压迫得林洋岗、蒋纬国最后甚至被迫联手以宣布参加92年总统选举来抗争。虽然在党内“八大老”的压力和安抚下撤出可最终还是导致了国民党迁台后第一次分裂,但是这一派别很快就因为“非主流派”的实力和影响力确实太小而迅速消亡。

1993年到1995年,李登辉开始逐步显露出本性,分别抛出了“七块论和独台论”,开始认清李登辉本性以王建宣为代表的国民党“新非主流派”开始反击。1996年,国民党发生了第二次分裂,王建宣等宣布退出国民党组建“国民党连线”并最后成立“新党”,这一派别最早接触大陆也最早感触大陆蒸蒸日上的发展,他们因为主张接受“一国两制”而被岛内绿营指为“联共卖台”,最多的时候,他们是台湾第三大党,在立法院占据47席,是统一的绝对支持者。但是,毕竟他们没有强大的财政支持也没有传统的势力范围,随着领导层的老化新党逐步被淡化出台湾政坛最终被后起的“亲民党”所取代。

1999年后,李登辉抛出后来虽然在美国主子的压力下改为的“特殊的两国论”则最后让国民党人认清了他的嘴脸,“冻省~~废省”的卑劣行为让本为心腹的宋楚喻和李登辉正式决裂,亲民党的横空出世使国民党遭遇了迁台后的第三次也是最致命的分裂,最后结果是陈水扁交了狗屎运,以39%的选票获得了2000年“总统大选”胜利,亲民党获得了36%,最惨的国民党仅获得了23%的支持。

2000年获得政权的民进党,紧接着又利用大选胜利的声势获得了立法院第一大党的地位,但是当洋洋得意地准备废除“核四”的时候却被美国主子当头棒喝,才知道谁是最后的决定者。

因为国亲新三党仍然占据立法院多数,民进党无法进行大的政策调整,只能逐步逐步地进行“去中国化”,一步一步蚕食中国意识,玩弄“通用拼音”,护照加注台湾字样,修改教科书等花样百出的动作,导致了新一代的年轻人的中国情节被淡化。

90年代中期以后,受到日本经济持续低迷的影响,岛内的经济经济发展遇到极大的困难,大多数工商业者需要背靠大陆市场来获得生存与发展,但是因为长期受到“戒急用忍”等政策的压制,台湾经济急切需要“三通”来解决运输成本及时间上的压力,所以虽然在民进党执政的8年时间里两岸关系持续紧张但是经济交流还是得到了加强,“小三通”也被通过了。

2004年选举,以连战~宋楚喻的搭档本来可以借助民进党执政不力的机会获得胜利却被两颗子弹打飞。泛蓝终于清楚地认识到整合已经不可避免,整合才能对抗民进党。保持立法院的多数位置后,国、亲领导人接连访问大陆,2005年9月连战移交权利给马英九并废除了“排宋条款”,为2006年8月启动国亲合并打下了良好基础并联合通过了《和平促进法》。合并后的国民党紧紧抓住民进党在经济上的无能,依靠美国人在伊朗战场上的失利和无力东顾最后在选举中以49%对42%的优势获得了胜利,重新夺回了丢失8年的政权。

目前虽然台湾的民意对统一出现了转向,但是明确支持统一或未来时间统一的只有40%,还是有约40%的没有表示或者是还没有决定是否支持谁,他们主要就是台湾本地的中产阶级,是占据一定资源的高级管理和经理层以及自由职业者,也就是大家俗称的白领阶层。

在对党派的支持问题上,超过40%多一些的支持国民党,30%支持民进党,5%支持建国党和台联,这本来就是蓝绿两方面的基本支持者。虽然从两种情况看来都是国民党领先,但是优势并不是很大,不能排除“两颗子弹”的重演,从美日和台独势力相互勾结的情报来看,可能还有一系列的阴谋发生。民意调查也不是绝对准确的,还有5%的误差而且选民本身立场也可能因为某些重大事件而发生转变,连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都可以放弃台独立场转为支持统一,那选民还有什么不能改变呢?

“说了这么多,目前我们的对象是谁,要干什么?”3个兵还是迷惑的望着吴军,表示没有理解。

“我们的目的就是帮助蓝营,在这次选举中借助奥运会这个东风最大限度地获得立法院选举胜利,只要把得票率降低在40%以下或者更多就可以压迫绿营的生存空间。而使用的手段什么都可以。”

“没有~什么~方面的援助什么的吗?”

“我们是从加勒比回来的华侨,我们的政治观点是不参加政治但是同情民进党!懂吗?还有以后要末要说闽南话,要末国语,我们所在的台中是蓝绿双方的交汇点,象这样的中间地区选民占了20%左右,鱼龙混杂,也是双方争夺的重点地区,千万要注意。一不小心泄露的话不是8条人命的问题而是将改变国家今后统一的模式!”吴军气势汹汹地对着3个兵反复叮嘱。

“那外面的这家店铺?”

“不需要你问的你不能问!你只需要服从命令!”

“是!副~~~大少爷!”

????副~大少爷,吴军心里一阵恶寒,口没遮拦的家伙。本来支队长和政委都要求亲自出马,但是上级最后还是没有批准师级单位领导人作为特工潜入,最后这事就落到自己和王营长头上,想想以后可以作为历史人物写入军史甚至是共和国历史,这样的荣耀别说支队长,就是个军区司令也要眼红啊。

12月5日,以总理、外交部长和贸易官员组成的中国政府代表团开始对德、法、俄等6个欧洲国家进行为期2周的访问。在访问期间中欧各国就经济、贸易、科技合作签署了“划时代”的协议,中国与德、法、比、荷、西5国完成了双边自由贸易谈判,按照中国欧盟达成的谅解中方力争在2年内完成欧盟剩余10国的双边自由贸易谈判。

同时,中国与俄罗斯就军事交流与合作达成了协定,中国方面斥资购买俄方160架SU-35、SU-30战斗机和4艘“乌里扬诺夫斯基”级核动力攻击潜艇,并租借1艘“奥贝拉”级核动力巡航导弹潜艇。

协议签署的第二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立刻对中国“大肆购买攻击性”武器表示关注并声称“此举表明中国正在威胁远东地区得来不易的和平局面”。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反唇相讥“中国至少不会无理地去主动攻击一个主权国家”。

中国政府早在2007年9月就指示财政部将持有的美国国家债券加上香港澳门的美元储备化整为零分期以到期兑付、转让、偿付第三方债务等形式进行转移,这次购买俄罗斯武器装备款项的160亿美元就是采用转移支付的方式。

由于款项金额实在太大,同时也需尽量不引起美方注意,财政部连续埋头苦干了18个月。当然,如此大规模的调整资金不可避免地还是被联邦储备委员会发现并对此进行了调查,财政部为了麻痹美国人硬着头皮购买了2008年度新债券210亿美元才稍微减轻了调查压力。因此到2009年4月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开战时中国政府帐面上仍有美国债券1100亿美元并被冻结,直到战争结束1年后才被最后兑付。

9000亿美元的巨额外汇储备如何安排,怎么防止出现对美国经济出现过早的冲击让财政部大员们伤透了脑筋,各种不同类型的方案均因为可能的汇率损失风险而被否定,最后决定还是先存入欧洲银行再以德法公司名义部分回流美国,慢慢地兑换成为欧元或者是其他自由货币,才算部分解决了这个重大的难题。战争开始后中国政府又宣布购买欧洲国家政府债券400亿欧元也算对欧洲经济发展的支持吧。

2009年5月,当美国人威胁要重新登记国家债券的时候,中国政府在经济专家的建议下宣布将转移出来的9000亿美元全部出售,加上闻风而动的对冲基金高达19000亿的抛售狠狠地将美元踩在脚下,到基金全部撤退的时候,美元对世界各主要货币狂降了27%,同时张羽透过四方中转进入华尔街股市狠赚了一把,给美国经济带来了灾难性的打击,这也是美国人最后无奈地要求停止“常规和经济”战争最主要的原因。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