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狙击手 7.狙击手之死亡 (一)

寂寞守林人 收藏 10 351
导读:丛林狙击手 7.狙击手之死亡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4/



葱茂的灌木被火烧的噼啪噼啪乱响,里面传来一轮的惨叫声,火势直蹿上三株大树,把树根烧的发乌,底部开始焦烂,上面高耸入云的树干开始微微摇晃,躲在另一处灌木丛中的马刚骇然的望着这一切,心中狂跳,这小子心还挺狠的,倒是个狙击手的料,在战场上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中,我也跟着他干,把越南鬼子们统统消灭掉!

三株大树被大火烤的根部与泥土下面的老根断裂,只见上面摇摇欲倒,田胜利一见急忙闪到远处的灌木丛中,只听轰喀一声,先一株大树倒下,正压在那个关卡上面,里面的惨叫声更烈了,似乎活着的越军已不多了,轰喀,又一株大树倒下,压在原来的大树上面,田胜利心下颇有快感,轰喀最后一株大树终于倒下与前两株交叉压在关卡上面,大火却登时被压灭了,只有小火仍在噼啪的蔓延着。

田胜利托起突击步枪从灌木丛中钻出,缓缓向被毁掉的关卡靠近,他坚信里面的人都已死光了,就算不死也没有能力再作反抗,火映的周围很是明亮,正当他走到了关卡外的倒塌的大树前时,突然一发子弹向他发射了过来,正从面颊穿过,还好他耳灵感应快,头一撇,子弹打进了火中,他惊骇的猛一回头,闪电般见到极远处的一株大树后一个人悠忽躲了开去,他心头狂跳,知道是越军的人,他猛的跳入关卡内,躲在一处被烧焦但还未断掉的灌木内,只见里面都是焦尸的味道和烟火的蔓延气息,越军横七竖八的倒在里面,其中就有那个光头越军和借烟的,机枪洞前的越军也被火烧成焦尸,但十九架伸入洞内的机枪还完好无损,他大喜,用手钻进洞内拉出了一把越式机枪,这是一把常见的扫描射程450米的CX45,他把突击步枪扔掉,拿起了机枪,又从地上拣起了越军的一把冲锋枪,挂在肩膀上,将机枪架在断树上通过扫描镜向那远处的大树探测,只见那人早已不见了。

田胜利心中一动,又向周围扫描,也不见那人的影子,扫描镜缓缓探入了灌木丛中,那人似乎就这么突然的消失了,探测镜在周围仔细的探了一个遍,也不见那人踪影。田胜利心头狐疑,难道是一个狙击手?

探测镜继续探测,由远处拉到了近处,在周围的灌木内环视了起来,突然镜面一晃,X光线内出现了一个人,却是个中国解放军打扮的人,这人面容粗犷,在夜色下如同一头豹子,田胜利心头一喜,这人他熟悉的很,正是那天“逃跑”的马刚,他不愿打草惊蛇,心道原来你暗中一直跟着我,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扫描镜又伸向了其它的地方,突然又一处灌木丛一个人影一晃,接着又不见了,田胜利看出正是刚才的那个“狙击手”,他循着灌木丛继续探测,突然旁边的灌木丛又一个人影移动了过去,接着是一声枪响,再接着是一个人的痛叫声,田胜利急忙放下机枪,看到有两个人已翻出了灌木丛,在丛林内的红土地上正翻滚的肉搏着,地上丢则两把突击步枪,一个正是马刚,另一个是那个越军。

马刚已将越军压倒在身下,那越军一蹬腿将他踢开,马刚再扑上来,那人已一个滚身,手上多了一把枪,枪口正对准着马刚,马刚骇然的举起身,那越军好象也受了伤,胳膊有些托不出枪杆,马刚突然猛的用头撞向了那人的手臂,那人的手一抬,枪又掉到了地上,马刚又将他压在身下,但只一瞬间马刚突然一声惨叫,那人一脚将他踢开,同时用手去抓枪,突然砰的一声枪响,正中他的脑门,他晃动了一下终于倒在地上。

放这一枪的正是田胜利,他扣动了机枪的单向发射机关,托着枪向这边跑来,突然地上的越军猛的挺起身子,此时枪不知什么时候已在他的手中,枪口正对准田胜利的心脏,田猛的趴倒在地上,一个滚身躲开了对方致命的一枪,那人开完这一枪突然又倒在了地上不动了。田胜利狐疑着望着他,不知他是否又在装死,旁边的马刚正在呼呼的喘气,他的身子离自己的枪还很远,正挣扎着躺在地上蠕动。

田胜利叫道:“马刚你怎么样?”马刚似乎已发不出声音,手抬了一抬,突然倒在了地上。

田胜利大惊,急忙蹿了过来,只见马刚的心脏位置上插着一把越用匕首,直没柄端,面色惨白,双目圆睁,右手握的紧紧的,里面似乎有东西,人已经死了。

田胜利全身颤抖着,登时有种想哭的欲望,他努力的截止着,但眼泪还是扑簌的落了下来,滴在面前的马刚的绿色军装上,这个老大哥已再不能说话了,也再不能和他吵架了,他的心开始扭曲,用颤抖着的手抚上马刚圆睁的眼睛。战争是残酷的,有战争就一定有死亡,做为一个军人就是在生死边缘上的冒险者。

这一场战争不只已死去多少人,田胜利已失去了一个哥哥,这时好象又失去了一个哥哥般的伤心,他的眼泪模糊了视线,将马刚粗壮的身体抱起,只觉他的拳头握的很紧,用手使劲的扳开,用手擦干了泪水,只见马刚的手中是一颗手榴弹。

田胜利的心又扭曲了起来,这是颗光荣弹,上级给每一个战士一颗手榴弹,做最后的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准备,每一个自杀的战士都是光荣的,因为他们是为了国家的而死。田胜利将那颗手榴弹紧紧抓在手中,心道该死的时候我一定不会犹豫的,老大哥你等着我,也许我会很快的来看你,到时候我们还吵架,我还要和你单挑......

夜更深了,那一团火却还没熄灭,也许是灌木丛太干燥,浓浓的黑烟直窜到丛林上空,田胜利知道敌人看到了黑烟如同看到了信号,很快会追来的,自己要尽快离开,他将马刚的尸体拖进灌木丛深处,向他作了一个敬礼,然后站起身子在灌木丛中穿梭前进。

他要到第二个关卡,那里有一条河,河的附近有一条暗道,是直通往丛林深处的,他的肩膀上挂着一把冲锋枪,手上的机枪已陪着马刚留在了灌木丛深处,手中换了马刚的突击步枪,他径直在灌木丛中前进着,打算进一步的侦察敌人的情况。

这时通往二道关的丛林中一道白影正闪动着,然后远远飘了开去。田胜利没有察觉,继续前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