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七十三章赏金干得不错

ddtt 收藏 1 24
导读: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七十三章赏金干得不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就在酒店警卫的家中,几个黑人和白人杀手拿到了酒店内部平面图,他们也没马上走,都拿着图看了看之后,一个岁数大的白人杀手摸摸自己的大胡子说:“大家都看轻路线么?”

大家都点点头,他笑了笑,“你们两个进攻监控室,你们俩个进攻配点室,你们四个负责前后门,我去亲自干掉他,都把对讲机打开戴着耳机对好频率。”

其他几个杀手按照他的命令都做了准备,老杀手对警卫说:“除非我们死了,否则你要是告诉警察我们做了什么,你就小心全家的小命。”杀手说完就站起来,带自己的一群人走了。


半夜,一辆送货车开进酒店后门口,这里的警卫顶着帽子睡觉,他被汽车发出的声音吵醒,“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是送货的。”杀手下了车。

“怎么半夜送?”警卫有点怀疑。

“做早餐的东西你难道要我早上五点送来么?”杀手有点不耐烦,掏出装着消音器的左轮手枪就对着警卫的心脏来了两枪,打死警卫后他一挥手,几个杀手从车的后门和侧门全下来,把警卫的尸体拉进没人的角落。

有几个穿着酒店警卫制服杀手按照计划向各自负责的目标冲过去,所有的杀手都带着霰弹枪和手枪,不过每人后背都背着一个装武器的背包,他们吃这碗饭也不是几天了,常年干这个,动作非常熟练,他们快步走向各自的位置。

两个进攻监控室的杀手走到门口,看看摄像机,其中一个人用帽子遮挡了一下,另一个端起霰弹枪打开枪上的保险,枪平端着站在门口。

监控室里的警卫看到进来一群人,以为是换班的警卫,也没太注意,只是有人挡住了门口的监视器他们有点不高兴,其中一个警卫放下手里的饮料和食物,走到门口打开门打算看看是谁干的,门刚被警卫打开,门外的杀手枪就响了,霰弹枪几乎是顶着警卫的肚皮开火的,在位于地下室的走廊里都能听到枪声,但是这里没其他人。

监控室内的警卫急忙抓出左轮手枪对着门口的人,门口的杀手掏出与他拿的手枪一样的左轮枪对着警卫的肚子连开三枪,干净的将警卫击毙。

随后两个杀手进入监控室,杀手还分工明确,其中一个人先是把尸体藏起来随后把喷溅的血擦干净,随后开始收拾房间,让这里像什么也没发生,另一个杀手坐在监控器前边打算把刚才所有的拍摄到他们进来的录像全部删除,不过猜密码让他浪费了一点点时间,最后他生气的关闭了机器,把监控器服务器的外壳打开,把硬盘直接拔出来砸坏,现在监控器虽然开着可是没了记录功能。


攻击配电室的两个杀手砸开无人看守的配电室门,进去把电闸就拉了,还把应急发电设备关闭,然后他们对这些控制电的设备进行了破坏。

去前门的杀手在对讲机里听到其他两个组的声音,知道现在他们得手,俩人加速往前门走,刚看到前厅的警卫以后,全楼就停了电,值班的警卫还没明白,一带消音器的手枪就把他击倒在地。

现在各组都报告没事了,随后白人老杀手命令各组向目标进发,白人老杀手走到目标所住的房间门口,现在全楼停点,可房间内一点动静都没有。

刘铭基停电之后也没干坐着,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悄悄的叫醒起来,三个人立即全副武装的准备好战斗,三支格洛克18手枪有两支指向房间门,另一支指向客厅窗户,他们还不清楚敌人从那进攻。


白人杀手踢开门,端着霰弹枪就开火,他不管有人没人,抢先用子弹封锁房间内,他边打边用眼睛搜索,枪下边的战术灯把黑暗的房间照的很亮。

“他妈的你找死。”刘铭基举枪就打,他的自动手枪顿时就开了火,十几发子弹马上就打出去,门口的老杀手穿着防弹背心,十几发子弹几乎全没击中他的要害,他就感觉胳膊上很疼,吴哲、关宁马上举起手枪就打,白人杀手拿受的了三支自动手枪射击,几十发子弹打的杀手没地躲没地方藏,几发子弹击中了杀手的脖子和脑袋,张狂的白人杀手还没看到黑暗之中的敌人藏在那里,就被击毙,三个老雇佣兵马上换子弹,准备继续等待下一波进攻。


六个杀手跑到暗杀目标所住的房间门口,就见领头的躺在地上,六个人马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他们藏在里边,准备进攻。”

“这是群白痴,还进攻呢,他们连我们在那都不知道。”吴哲高兴的爬到沙发后边,这好好的房间也成了战场了,看来今天晚上要去警察局过夜。

“兄弟们,不用给他们面子,放烟儿。”关宁说完就戴上防毒面具,拿出催泪弹丢到房间外边,顿时漆黑的楼道里升起一团呛人的烟幕,六个杀手千防百防没防备这东西,别看催泪弹不是啥先进武器,如果猛烈的使用照样能把人熏死,而且很容易把敌人击退。

杀手们就知道大事不好,捂着嘴和鼻子就打算跑,可这能跑的了么?房间里冲出来三个拿枪的后生,几枪就把他们的腿打断,六个杀手吓的不敢抵抗,丢下手里的枪投降,这才拣回一条命来。

趁警察没来的时候,关宁把这几个人按在地上,使劲踢他们的枪伤,逼这几个人说出是谁指使他们来的,第一个家伙不说,关宁戴上手套拿着杀手的枪,把枪塞进受伤的杀手的手里,用他的手扣动扳机,把不交代情况的杀手给干掉。

其他几个吓的马上交代,可关宁他们多聪明,怕到了警察局以后这些人说自己谋杀了他们的同伴,干脆都来个痛快的全部干掉,除了有一个被摆成‘自杀’姿势,其他的全部弄成枪战中阵亡的姿势,警察没时间追究是谁谋杀了这些败类,反正是他们先杀赏金猎人的。


等警察来的时候,酒店恢复了供电,警察来现场一看,是三个熟悉的赏金猎人,他们彼此很熟悉,工作中也互相依靠,警察不问也知道这是怎么个情况,简单的请他们回去做了份记录也就做结案处理。

从警察局里出来,刘铭基心想我们都知道是谁在背后指挥,必须把这个人干掉,但是干掉这个人真的就能消除许睿的危险么?他到底得罪的是美国那路黑帮,难道一直要这儿呆下去么?

他们以前还羡慕许睿当赏金猎人,现在不羡慕,都知道这个职业是怎么回事,干这行比雇佣兵钱少,危险是一点也不小,只不过是对手的武器比较轻而已,对手没有飞机坦克。

他们回到自己的车上,吴哲打着瞌睡说:“知道他是谁就好,今天晚上我们去踩盘子,搞清楚之后抓他一招之错就干掉他。”

“关键是有证据,抓住他的时候必须拿到证据,否则该死的警察会对付我们,其实真该把那几个人留下,让他们指控他们自己的后台,警察一发通缉令我们就能动手干掉他,这次失策了。”刘铭基靠在车上,摸着自己的额头。

“先打着吧,来这里住上一年,如果二哥那边没事,就证明以前我们把他的对头全除掉了,如果还有人暗杀他,那证明这个家伙还在美国。”关宁自己在美国还单干掉几个帮派首脑,他总感觉自己打对了,不会剩下什么,或许是自己干掉二哥的对头的时候,那家伙的杀手在路上,结果就是感觉这里还有敌人,现在很可能是这种情况,不过派杀手的那群家伙如果不想死的很难看的话最好他们永远别派人。


自己的兄弟在美国干着自己从前曾经过的职业,整天开车四处转,自己在国内现在叫过的什么日子?许睿从床上起来,看看手表,时间已经不早,要不回去天知道她又想什么?他马上跑进洗澡间去,露西没不满足也追了进去。

“行了,你还有完没完,再碰我我就让你在牢里呆后半辈子。”现在他有这个本事,所以在她面前也有点筹码。

“我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这就足够了,至少我得到了你。”

“你不会长久的,你和你该死的国家都该下地狱去。”许睿很快的冲了个澡,然后出去拿起自己的衣服使劲抖,他怕衣服上沾上她的头发,他可不想因为工作毁了自己的感情。

“你就这么恨我,难道就是因为我当你教官的时候训练严格了点?如果没有我对你进行的几个月基础训练,你早死了,你能打过香港的黑帮和美国的杀手?不是我教你玩枪,你能去刚果赚钱?”露西总认为自己是他的恩人,可他从不这么想,总是看不惯她。

“我帮五角大楼卖东西才发的财,而不是靠你教我,我不会用枪照样可以活的和现在一样好,我用不着感激你。”许睿生气的摔门而走,总算是把老田交代给你破任务给完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