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七十四章 对命运的反击

潭轩 收藏 8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不错我要马上休假。从明天开始。”我不容商量、斩钉截铁地说。

“现在训练这么紧张,你休假总要有个原因吧!”

“没有原因我就是要休假。”我真不想从我的口中把事实说出来,再说这种事我也不能越俎代庖啊!而且我一旦说出来王平还能放我走吗?

“没有理由是什么话?难道你就打算把这一连的人都丢在这儿自己去休假?”

笑,“没有理由你不懂啊?我有假没有?现在不是战备状态,所以我现在就是要休假!”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咱们是好朋友、是兄弟有什么事儿不能和我们商量的?”

“没事儿,我现在就是要休假。”我一字一顿的说。

看我蛮横无理,王平也急了:“我是指导员,你不给我个合理解释,我就不批你的假。”

我张开手走了一个无奈的动作:“你以为这样就行了?”嘴角像上一挑,“你给我看好!”我一把把自己的帽子甩了,肩章、领章撕下来了。“怎么样?我现在能走了吧?别那么看我,最多不就是劳教吗?我还别不告诉你王平,今天这假你批也歹批,不批也歹批。”

看我们两个一直配合的非常默契的黄金搭档居然会上演这么一出戏,率先向我发难的小郑都傻了。他看了看都红了眼的我和王平,不知道该怎么解劝了。我们两就像是两只斗鸡一样怒发冲冠、目眦尽裂、满面通红、怒目而视。好一会儿王平才缓过这口气,拿起电话:“我是王平,我找一下柴处长。柴处长啊?我是王平啊。我们连的潭轩,您知道吗?对,对,对。就是他,呵呵呵,升得是不慢。咱说正事儿,他刚刚接到家里来的电话说他父亲病重了,我已经批了他一周的假期,您看……?哈哈哈,对,是我不对,不应该先斩后奏,可我不是看快过年了吗,又没什么训练任务了,所以才……是是是,您批评的是,下不为例,一定、一定。”

挂了电话冷冷的看着我:“这下你满意了?”

王平对我的宽容和信任是所有人都无法比拟的。我只能感激的说:“王平,谢谢你了。”

“现在你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了吧。”

“……”沉默了一下,低着头说:“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能说。”

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把我推到了墙上,提了起来:“你知道如果他们发现我——一个指导员为你撒这样的,谎后果会是怎样的吗?”

我真没脸面对他,把头扭到了一边,半天才吭哧出了一句话:“你就当这是为我作的最后一件事吧。也许,也许……”我说不下去了,哽咽着吃力得把头扭过来,想看看王平能不能理解我当时的心境。

果然,这句话起了非常大的震撼效果,他无力的把我放了下来,瘫坐在椅子上:“你想要干什么去?”

“如果能说我早说了。”

“对我也要隐瞒吗?”

“就是因为对你我才必须隐瞒。”

“既然是这样,你放心去吧。这里我会照顾的。”

“如果七天后我回不来,”他想打断我,可我还是把后面的话说了,“就当我已经转业回家了。”

“没有这个如果,你必须回来。”

我听了没回答,心想难道命运能是你、我可以控制的?

看我没回答,他用双手用力地摇着我的双肩,激动的说:“答应我!快!否则我不叫你走。”

“你了解我是个男人,一个男人就必须对自己的承诺负责。”

“就是这样我才要你给我这个承诺。快!答应我!”

“难道你真的希望我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离开这里吗?”我猛地他把推开,愤怒的说。“难道除了感情你就不能留给我最后一点尊严吗?把作为军人,作为男人的尊严留在这里吗?”

“好吧,你走吧。记得给我写信。”作为大哥哥的王平好像一下老了十岁,颓然坐着。

轻轻推开站在门口的郑排,出去打我的行李包,屋里传来郑排的声音:“你知道他要去做什么吗?你怎么能就这么答应让他走呢?”

“你以为你我可以拦得住他吗?”

“军队的纪律他都敢……”话没说完。

“你说呢?”软弱无力的声音。

我的这个背包太好打了,我就像是一个退伍老兵一样背后背着被子,穿着没有领章、肩章的军服,帽子也没有帽徽。唯一与众不同的是一个小手提袋,里面放了我精心准备的文稿。可这文稿是针对我未来的对手——黄大队预备的,没想到我居然现在就要用了,我伤心的想。上衣口袋里放着我的军官证。一切准备就绪我启程了,带着我最简单的家当、我的理想、我的希望离开了这里。这个小小的连队,可却是我第一个连队,我付出了所有情感和心血的连队,同时也可能是我最后的一个连队。

坐上火车,我比在回连部的车上平静多了。我好像什么都没想,坐在那里被火车拉动着向我的目的地,我的终点快速的前进。有人说,无知者无畏。我想他一定弄错了。无知只是人的一个阶段,如果你仅凭这个来赢取大无畏精神那无疑是可笑的。你知道他什么时候从无知变成知之?所以仅凭无知是很不可靠的。真正的无畏不是无知者,而是已经没有什么能再失去了。我当时就是这样。一旦宣布了向团长说的那种选拔方式,我还拥有什么?因为我的假情报,我将失去大家对我的信任。因为我的承诺,我将失去最后去特种部队的可能。因为练习项目的偏差,我们可能一辈子也用不上这些技能……无数的努力争取、无数的汗水、无数的心血就因为这一纸决定而付之东流。这样的军界将是我的坟墓,没有希望、没有目标、碌碌无为、没有挑战、没有刺激、有的就是这一页无法摸去的错误!对我的战士的、对王平的、对郑排的、对侦察连的、对我自己的错误!就算他们都能原谅我,我也不能原谅我自己。就这样,我在火车上什么都没想,因为我知道不需要思考。对于我来说只有一条路,两种结果,而最终的决定权并不在我。我为鱼肉,人为刀俎让我老老实实的等着挨宰?想都甭想!大不了老子不干了!人活一口气,佛为一株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些就是我最平凡的想法。

我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一个大城市,它也是我们军区大院的所在。我知道凭我现在的身份要进去想都别想,不过什么事情都有两面性:只要进去了,就一定有你出来的那一天。所以我根本不用进去,我所要作的就是等,在外面等。军区大院门口的便道上,我铺开了一张白纸放在身前,自己盘腿坐在被子上,用军用小刀轻轻在手指肚上一划,血就涌了出来。在白纸上认认真真的写了几个大字:“还我们一个机会!”把纸调过来,直挺着身子坐着不动了。我知道自己能作的也只有这些了,现在我必须要像姜太公一样等待,等待周文王的到来。如果这个军队没有什么周文王,我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大城市就是这点好,人多,忙忙碌碌的人多,爱看热闹的人更多。我的血书很快就吸引了很多的围观者,既然我是在军区门口,来来往往的车就不会注意不到这样一大群的人。这正中我的下怀。闭上眼睛一语不发,任凭身边的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很快门口的哨兵就注意到了这异常情况,分开人群,见是一位退伍老兵先是敬了个礼,客气的说道:“班长,您有什么事儿啊?”

睁开眼,并没有还礼,笑道:“没事儿。”

“那您这是?”

“我没堵道吧,没影响这里的交通吧。”

为难的说:“没有。可是您这样影响多不好啊。”

始终保持着微笑,“上等兵,我问你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显然对我的问题没有准备:“荣誉!”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的回答了。

我摇了摇头:“你看看从古到今,战死沙场者何止千万?他们个个都得到荣誉了吗?”

“活着离开战场取得荣誉。”修正了一下。

我笑着摇了摇头:“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本就是一个军人最好的归宿。”

哨兵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旁观者也被我的言语感动,纷纷议论着、赞叹着。我看着尴尬的上等兵:“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在这里等人,不过等的绝对不是你。”

军区司令一定是个将军,即使是将军也未必就是一号。我不会着急的。我就在这里等,等他出来,我就是要和他见上一面,不论事情成败与否我也算是竭尽全力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尉分开人群走了进来。他很不客气地说:“你有事吗?有事的话可以进去说,没事尽早离开,别在这里碍事儿。”

“我堵你道了?妨碍里面的人办公了?”我也很不客气的反问他。

“你要是再在这里我就抓你了!”

“你凭什么?我现在不是以军人的人身份来的!你抓不了我。至于说警察,他们不会抓一个坐在马路边上的老百姓!”旁边的围观者投来怜悯的目光,纷纷为我说话,指责那个无理的中尉。

他看到这里人多势众,没再说什么灰溜溜的离开了。至此,里面的人也就不在理我了。

等待,漫长的等待。渴了我就打开水壶,饿了我就吃压缩干粮。人群看没有什么热闹,时间一长也就纷纷散去了。可我依然像木雕泥塑的一样,始终坐在那里,从清晨到正午再到太阳落山。看着一辆辆汽车从我面前驶过、一位位军人从我面前走过,我始终不为所动保持着最初的姿势。冬季的夜晚永远是寒冷的,我把叠好的被子拆开一半披在身上,继续坐在那里。我要等,如果我进去反映问题接待的人能是个干事就不错了,他能把我的话原原本本的传达进去吗?我要等,因为我知道我一定要等到,即使今天等不到还有明天、后天、大后天……我要等,因为进进出出的车里必然有我等的人,只要我见到他,我就有把握说服他。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唯一有可能成功的机会,所以我要等。为了信任我的每个人,也为了我自己。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