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章 大展宏图 第十六节 学员

秦时竹 收藏 12 40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章 大展宏图 第十六节 学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秦时竹等人在卫队保护下赶到行营门口时,特警早已经增援入场了,韦群三步并作两步前来汇报:“报告蒋主任,按照您的吩咐,宪兵队在王上校带领下进入海军行营勘察,我奉命接管行营守备指挥权……守备营主力除去哨卡守卫外,其余人马已经在该营营长周天的带领下入内协助宪兵队勘察,目前特警部队主力亦已奔赴行营,总计勘察力量达到1400余人,到目前为止局势平静,没有发生严重冲突事件!”

“嗯,完成的不错,哨卡逮住了多少漏网之鱼?”

“大约有20来个,经过初步调查,几乎全部无正当理由外出,军衔最高的是一名少校,现在人员全部看押在守备营禁闭室。”

秦时竹笑了:“战果不小啊,光漏网之鱼都能逮住20多个,还不知道城里抓获了多少。”

正说着时,押送城里被逮捕的不法分子的那批特警已经赶到了现场,“报告副总理,城内禁令勘察行动结束,现场共逮捕人员共计中校以下68名,已全部押解在此,请示如何处理?”

萨镇冰、程壁光看着那一串垂头丧气、耷拉着脑袋的人员,气都不打一处来,海军的脸面都让他们丢光了。

萨镇冰走到一个少校面前,咆哮道:“方出文你抬起头来,你犯了什么事?”

方出文哪里还敢出声,只是把头垂得更低了。

“报告萨次长,这个被我们逮住的时候正在抽大烟和赌博……”

“你混蛋!”萨镇冰痛骂两声后走到下一个面前。

“黄浮英,你说说你干了什么好事?”

“报告萨次长,此人正在嫖娼,据老鸨交待还是常客……”旁边的特警替他回答了。

“我叫你嫖,我叫你嫖。”萨镇冰气极,抡起手掌给对方“劈劈啪啪”连续十多个巴掌,“黄浮英,你混蛋,海军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程壁光怒了:“统统给我关押起来,查实后一个个撤职查办,该关的关,该杀的杀!”

“就按照程副总长的要求,全部看押起来,不得有误!”葛洪义挥手后,特警将这批人陆续押解至禁闭室集中,据说因为人数太多,还额外开辟了好几间房子作为临时看押场所。

……卫队簇拥着秦时竹等人继续往行营中走去,萨镇冰余怒未消,连称“可恶,可恶!”

“鼎铭兄,算了,算了,不要大动肝火,和这些败类一般见识。我相信你们的决心和勇气,经过这番经过整顿,海军面貌必会有突飞猛进的进步,今日虽然难堪了点,但也暴露了实际问题,这种问题早暴露好于晚暴露,和平时期暴露好过战败后追究责任。一句话,重症要下猛药。”秦时竹宽慰他道,“走,那边亮着灯光,我们过去看看。”

“总统,镇冰有愧,有愧啊!”萨镇冰声泪俱下,“请求您批准我引咎辞职!”

陆尚荣劝他:“鼎铭兄,这就不必了嘛!开会时不是已经说好了,要对情势有心理准备,这是他们不争气,你不要把一切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去。”

“唉,知道海军形势不好,没想到居然糟到这个样子。”程壁光也是连连称没想到,没想到。

众人又是劝慰了一番,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船舶高专的附近,原来整个学校都是在海军行营的范围里。

“咦,这么晚了,怎么学校的楼里面还都亮着灯?”葛洪义眼尖,发现了情况。

“正好我们去看看。”

萨镇冰和程壁光都在学校待过一段时间,守卫的士兵都认得,看见他们来了,连忙立正敬礼。

“里面还有学生在学习啊?”秦时竹饶有兴致地问道。

“报告大总统,船舶高专的学生上完晚自习已经下课了,现在教室里是海军将士在听课……我马上进去通报他们停止上课,出来迎接总统……”秦时竹曾经来学校巡视过,卫兵对他还有很深的印象,当下用激动且略微有点颤抖的声音回答道。

“不必了,不必了,我们进去看看。”秦时竹笑笑,“你们辛苦了,还请你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

“是!”听了总统的表扬,哨兵感到无尚的荣光,心想回去后一定要告诉同伴,今天我不仅和总统说了话,他还表扬了我呢……

教学楼里七八间教室都亮着灯,似乎每间都有人在授课,程壁光向秦时竹解释道:“这是海军委托船舶高专办的随军学堂,特别是沈鸿烈及手下由于要接收新式驱逐舰,正在进行培训,平时由德方主讲,今日是礼拜日,德国顾问应该都休息去了,我猜大概是中国教官在上课……”

这么一说秦时竹倒明白了,所谓“辽系”海军大部分出身陆军,除关键岗位由留日学生担纲外,其余都是速成培养的,基础并不扎实,再加上接收新式驱逐舰的需要,更要下一番苦功。

按照命令,卫队在旁边警戒,秦时竹等几人悄悄地走了过去,顺手挑了一间最靠近楼梯教室推门进去。教室内安静的很,虽然60多个学生济济一堂,但却鸦雀无声,聚精会神地听着教师在上面讲课,秦时竹不认得讲课之人是谁,但是萨镇冰和程壁光都认识,那是原先海军部参事谢葆璋。

站在讲台上的谢葆璋本来正在授课,一抬头就看见秦时竹等人进来了,本来他微微有些皱眉,教室重地且又在教学,岂能随便进出?后来定睛一看居然有萨镇冰和程壁光,他心中有数了,感情海军的1、2号人物前来视察了……只是有些奇怪,萨、程两人中间还站在一人,两人左右簇拥着他,看着模样似乎比萨、程地位更高,后面还跟着数人,教室的灯光有些昏暗,谢参事看不太真切,秦时竹的照片他是看见过的,但是真人么就没有见过,再加上要进行正常授课,他稍微盯了两眼后就继续讲下去。

望着台上、台下一副认真的模样,秦时竹对萨镇冰说:“如果海军将士都能像这个屋子里的一样,海军就有希望了……不要说雪二甲耻,就是确保我国之强国地位,也是有可能的……”

萨、程两人点点头,今天晚上的遭遇和见闻太过于刺激,在这里好不容易找回一丝安慰,心情也颇为沉重。谢参事的课程要点暂时告一段落,他放下教鞭,开始拍手:“欢迎萨次长、程副总长等前来巡视……”

台下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朝教室后面扫去,掌声开始响起来了……沈鸿烈眼尖,虽然坐在前排,一眼就认出来中间站立的是秦时竹――别人不熟悉,他可是再熟悉不过了,立即跳起身子,激动地大喊:“热烈欢迎大总统前来视察……”

沈鸿烈刚刚跳将起来的时候,可把别人吓了一大跳,待得他喊出口中的话后,众人更是吓了一跳,连忙纷纷站立起来鼓掌,掌声久久不绝……

秦时竹走到台上,伸手去和谢参事握手,后者连忙双手握住,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居然没有认出总统?这可是犯大忌讳的事情。口中连称:“不知总统亲临,卑职等未能远道迎接……”

“没关系,没关系,我特意不让卫兵通知的,你们在上课嘛,搞得兴师动众不好……”谢参事握着秦时竹的手,确信秦时竹没有责怪之意,感到一股暖流流进了心里。

看着一个个大人物的出现,台下人人的表情都激动万分,沈鸿烈对后面同学小声地介绍:“那是秦总统、葛副总理、国防部陆总长、总政治部蒋主任、总装备部何主任……”

哇这么多大人物亲临视察,大家都感到了由衷的骄傲,拍掌也拍得格外卖力。

谢参事向秦时竹介绍:“这是军官讲训班,重点对原速成培养的海军将士进行教育,在这个教室上课的都是上尉以上军官,其余将士分别在其他教室授课,平日有德国顾问主讲,今日是礼拜日,德国方面基本都去教堂做礼拜了,就由本国教官进行讲授……”

陆尚荣在旁边插嘴:“有这么多速成军官啊?”

谢参事赶紧解释:“除了速成军官外,有其他舰艇的将士自愿申请前来进修,经过考虑同意了申请,因此人数上显得比较多……”

秦时竹站在讲台前,稍微挥动了下手,热烈的掌声随即便停下了:“同学们,海军将士们,你们辛苦了!诸位请坐。”

台下又响起了掌声,沈鸿烈乖巧,带头喊起了:“大总统万岁!”所有人都跟着他一起喊,几乎要把屋顶掀开……

“同学们很热情,我也很高兴,在你们认真学习的劲头中,我看到了海军的希望,看到了中国腾飞的希望……”哗啦啦又是劈劈叭叭的掌声,很多人把手掌都拍红了。秦时竹发表完鼓励讲话后,转过头对萨镇冰说:“鼎铭,你讲两句吧……”

“同学们……海军弟兄们……今天我的心情很沉重。”萨镇冰的表情很严肃,台下众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一个个神情肃穆地听他讲下去,“今天我本来是陪同秦总统、葛副总理、陆总长等一行前来视察、整肃海军的,结果情况很糟糕、很严重……这是我们的耻辱!”听得萨镇冰大致将前面的情况一讲,众人或多或少明白了事情原委,一个个感到脸上无光。

“同学们,海军的作风不整肃,军纪和训练不加强,我们能够洗刷二甲的耻辱吗?我们能够对得起国民的殷切期待吗?我们能够对得起大总统对我们的厚望吗?不能!今天在座的海军将士,特别是自发报名参加进修的军官,个个都是好样的,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海军复兴的希望,但是,这还远远不够,我们还远远没有达到最佳、最善的标准,在今后的日子里,还需要海军上上下下发愤图强,大家有这个信心吗?”

“有!”回答的声音又大了几倍,原来其余教室里的人听到声音也都已经在外面驻足了,一时间将整个教学楼围得水泄不通……

“我希望今后每位将士都能将‘精忠报国,雪二甲耻’八字牢牢记在心中。”

“精忠报国,雪二甲耻。”众人的呼声穿透黑暗……

在萨镇冰讲话的时候,秦时竹发现前排靠角落的位子里居然还坐着一个小丫头,眉清目秀,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众人看。秦时竹笑了,走过去问道:“小姑娘,你是哪家的孩子,怎么在海军学堂听课啊?”

谢参事慌了神,连忙走过去小声说道:“报告总统,这是小女,自幼顽劣异常,非要跟随我来上学,被他纠缠不过……违反了军纪,请总统恕罪!”

对面的小姑娘大概听懂了两人的谈话,着急了,连忙说:“总统叔叔,是我自己要纠缠我爹来上学的,不干他的事情,求求你千万别怪他……”

“哈哈哈,有意思,你还没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谢婉莹,今年14岁……”

谢婉莹?冰心?秦时竹愣了一下,随即乐了起来。

这边萨镇冰已经发表完了讲话,正用眼神向秦时竹请示,而秦时竹刚才和谢婉莹的对话也被很多人看在眼里,大家都为谢参事捏了把汗,看到总统没有责怪的意思,方才放下心来。确切地说,谢婉莹已经来上课很久了,聪明伶俐而且乖巧,深得大家的喜欢,为了照顾她身材小,特意让其坐在前面。

秦时竹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问题,对台下众人说:“本总统曾经听人说,海军一直视女人为不祥之兆,甚至认为甲申、甲午两战的失利,就是沾染了女人的晦气,诸位以为然否?”

此言一出,教室气氛顿时紧张起来,谢参事、萨镇冰脸色“刷”地变白,心里惴惴不安,这种传说可是海军一直以来都有的,中国海军又格外迷信……

教室气氛陷入了沉寂,一片鸦雀无声,谢参事感到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突然间,有一个年青军官站立起来,大声地说道:“报告总统,卑职以为这种传说是无稽之谈。女人是天造之物,凡我人类都是女性生育而来,倘若女性不祥,人类尽皆不祥,更不用说海军……便查西洋海军,也都没有这种传说,英国女皇曾多次亲临战舰视察,从未遭人非议,故卑职以为,这种传言纯粹是怯弱之辈为了替自己打败仗而造的借口,根本不值得一提!就我们的情况来说,我认为谢参事的女儿不仅不是我们的灾星,而是我们的angel!”

秦时竹笑了,笑容露出了满意神情:“你回答得很好,非常好!军人是不应该迷信的,更不应该听信谣传,海军的胜败取决你你们的士气、装备、训练和战术,和女人无关,更不能把失败责任推卸到女人头上。不过,中国海军倒曾经有过一个女人灾星,不是别人,正是从前的慈禧太后!”

所有人都如释重负,谢参事的神情也放松下来,教室里的气氛也松弛下来……

叶身怀匆匆忙忙地进来了,在秦时竹耳边说道:“报告大总统,宪兵队、特警和海军中某些不服从整肃的人起了一点冲突,如果不得到有效抑制,恐怕有大麻烦……”

萨镇冰和程壁光听得真真切切,大怒:“竟有如此胆大妄为之人?”

秦时竹果断下令:“请萨次长、程副总长会同蒋主任全权处理,传我的命令,此番整肃由总统亲自率领,谁要是不从,后果自负,严重违抗军令者,斩!”

三人急忙忙朝事发地点而去……

“诸位将士,此番整肃还有一个项目,是抽查考试,题目已经出好,请各位按照黑板上之题目答题,答完后即可交卷,以最快且又正确为第一等……”何峰抽出早已准备好的试卷交给谢参事。

“其余教室外将士,一律回归本教室,同样听候突击考核,凡成绩优异者将予以奖励!”

卷子的题目类型丰富,包括轮机、海运、数学、气象、地理等大部分海军学习内容,最后压轴的两道大题是复杂三角函数计算和微积分,都是何峰、蒋方震和程壁光三人精心准备的。

刚才还陷入热闹的教室顿时安静下来,只听得见纸和笔摩擦的声音,人人都在奋笔疾书,连小冰心也不例外,秦时竹和众人巡视了数个考场,虽然将士们都是激动的神色,但眼光稍微看一下后便把心思放到了突击考试上――所有人心里都明白,现任大总统和前清时节那些爱走马观花、敷衍了事的王公、官员不同,不拿出真才实学如何能应付过去,从他们此行的作风和架势来看,怕要是给海军来个大整顿的……

军官班的学生已经陆陆续续交卷了,谢参事拿着何峰给的答案,就着头几名交上来的迅速地批改起来,让秦时竹大为宽慰的是,有几个学生不仅速度快,准确率也是高得惊人――全对,就是最难的那两题也都准确无误地解答出来。谢参事第一时间把考生姓名告诉了秦时竹:刘永浩中校、孟幕超中校、陈绍宽少校、程耀垣少校、……陈绍宽的名字秦时竹是最熟悉的,便问道是哪个,当得知就是刚才回答问题的那个年青军官时,心里有数了,内心暗暗赞叹道,名人就是名人,真是非同凡响。

“程耀垣是什么来历?”

“程少校是程副总长的侄儿,虽然颇有背景,但是一直谦虚谨慎、勤奋刻苦,没有那种裙带作风……”

“程壁光不错,看来他侄儿也不错,这算得上是举贤不避亲了。”

“程副总长对人要求很严格,对自己侄子更是不例外。程耀垣前清时节就已经被授予海军协都统军衔(少校)到现在一直没有晋升,前次海军部打报告要求晋升一批军官,其他人程副总长都表示同意,唯独把自己侄儿的名字划掉了……其他军官只是个人自己报名前来听课,唯独程耀垣和陈绍宽两人带领本舰全体将士都报名参加培训,热情很高。”

陆尚荣插嘴道:“这两人都应该是留英的学生吧?怎么还继续前来进修?”

“这就是他们的突出之处,论见识和学问,他们在海军青年军官中是第一等的,但都能谦虚、低调,说新造舰艇采用最新式的燃油动力,对航行和战术肯定有新的要求,他们不愿意自己的学识落后于时代,况且舰艇正在检修,如果任由时间荒废那是太可惜了。他们不仅自己听课,有空时还能帮助其他学员解答问题,在学员中印象很好。”秦时竹听得出来,谢参事是个正直的人,对程、陈二人颇有好感。

谢参事小声告诉秦时竹:“说起来刚才提到的四人都是留英的学生,陈绍宽最晚,程耀垣比陈绍宽稍早,刘、孟两人则更要早些,他们两人倒是是同一批的。说起来陈绍宽和沈鸿烈算是同一批出国留学的,而且第一首选都是日本,只是因为日本方面不准中国学生学习海军,陈绍宽愤然回国,后来又去英国学习海军……”

听得谢参事谈到这里,秦时竹不由得想起一段往事来……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