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FOUR 融合 [1] 配合?生存!

百合浪子 收藏 3 62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FOUR 融合 [1] 配合?生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全队集合!”卢克夫在操场中央喊道。

“快,快!快点,杂种们!”各排排长和副排长在大声吼着。只有二排还是一个格兰特在歇斯底里地嚎叫。

全副武装的士兵迅速在操场上站成三个编队。默菲来到了操场上,他身后,几个国际宪兵押着大田和池上一动不动地站着。

“第二期训练从今天开始,”卢克夫在跟默菲交换眼神之后大声宣布。“训练内容为简单战术配合训练以及单兵特种技能训练。下面由默菲上尉提出训练要求。”

敬过礼之后,默菲用他那招牌式的没有任何感情的语气说道:“我对训练的要求只有一个词,配合。现在我还不能超现实地让你们之间达到十分的默契,但是我要命令你们要把周围的人真正当作同伴战友去合作;这就需要你们放弃你们所有的仇恨和歧视,为其他人,也为自己能在战场上生存下去而做好自己分内的一切。二等兵大田友三、二等兵池上龙太!”

“到!”两个日本人答道。大田因为降级,脸上还有些丧气,但他还是强克制住心里的不平,昂头挺胸地目视前方;而池上则像个憋茄子似的,显然没报复成杨锐,反而失手把瓜内尔打了的事情让他很憋屈。

“这次的事算是对你们的一个教训,如果再有下次,你们就给我马上滚出‘猎狗’!听明白了吗?”

“是,长官!”

“还有,我不希望我的队伍里再有哪个国家的士兵去自以为是地搞独立集团;如果你们日本人中有任何一个再给我找麻烦的话,我先拿你们两个开刀。给我滚回队伍里去!”默菲高声喝道。看到两个日本人灰溜溜地走进队伍,默菲缓和了自己的语气,说:“既然你们来到了国际混编部队,那你们的国籍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联合国,刚才我对日本人的要求,对其他人也同样有效。为了让你们知道如何去跟其他人相处,第二期训练的第一个科目是野外生存和搜索训练。”

士兵们不明白野外生存搜索跟与别人相处有什么联系。默菲看到了部下迷惑的眼神,略顿了一会,说:“在这次训练中,我要求你们两人一组,共同完成在雨林里生存一周,并找到集结地的任务。如果你们中有任何一个人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那么不管什么原因,他所在的组将一定会被踢出‘猎狗’。下面由各排排长宣布分组名单,然后到道格拉斯中尉那里领取配发的给养和装备。二十分钟后,在这里集合。”说完,默菲转身向小楼走去。

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杨锐感觉默菲转身的一刹那对自己一笑。

格兰特宣布完名单之后平静地说:“别给我丢人蠢货们,我在这等着你们。”

在排队领给养的时候,霍克在杨锐后面小声说:“看来默菲要动真格的了。”

“什么意思?”杨锐没有回头,道格拉斯向来不喜欢在他大喊大叫的时候听到其他人的声音,甚至有说话的动作都不可以。

“分组的名单上,都是把队里对立的两个国家的士兵分在一起。不适应这种分配就要被淘汰,如果默菲能说到做到的话。”

“那如果没有一组能完成的话,他还不成了光杆司令了?”杨锐撇嘴。

“我看他的眼神不像没有打算,”霍克笑笑。“毕竟,这里的大多数人不想随便就被赶回家,荣誉对军人来说还是第一位的。而且,他还是有所保留的,比如你。”

“我?”

“对,按照规则他必须把你和日本人分在一组;但不是大田,也不是池上,却是中村。看来他很看中你,不想让你有什么麻烦。”

“是么?他真是好心。”杨锐也笑了。说实话,他很受不了默菲和卢克夫那种官僚的派头,不过,既然自己是军人,就应该服从命令;而军官也应该有点长官的样子。天下当兵的都一个德行,习惯了,杨锐也不觉得默菲他们有什么过分的了,以前那种感觉自然就消失了。听霍克这么一分析,杨锐还有些觉得默菲是个不错的长官。

“难道不是么?刚才他离开的时候还向你笑了,你没注意么?”杨锐总说霍克的眼睛属雷达的,真是一点都没错,默菲这么小的动作都被他注意到了。

“对!他喜欢我,你羡慕不来的。”杨锐打趣道。

杨锐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休息的几天里,杨锐每天都抽出几个小时自觉地到训练场训练,有两次还被默菲碰到。本来小个子他们有时也来跟杨锐一起训练,但时间不长就被别人找去喝酒了;每次最后都只剩杨锐一个人。而每次都是在这个时候,默菲出现了。那时默菲就对杨锐有了更好的印象,这比杨锐第一天到这里来的时候印象更深。

其中一次,默菲和卢克夫在一起散步时看到了杨锐,那时他正跪在沙滩上,反复地把手掌插入沙子中,从插入的深度默菲两人足见杨锐是多么的用力,然而让他们惊讶的是,那双手竟一点没有被沙石磨破。卢克夫起初以为杨锐在泄愤,马上上来阻止。后来杨锐给他们解释,这是中国许多特种兵的一个必修训练项目,它源于中国古代武术中的硬气功,用于锻炼手掌乃至手臂的力量和敏捷。两人吃惊地得知,在中国国内,这种训练其实是使用更为粗大的沙石粒,或是铁砂,训练前先将它们加热到十分烫手的程度,在双手反复插入的过程中,并不停止对砂粒的加热。

“那手不会受伤吗?”默菲有点怀疑地问,他旁边的卢克夫则已经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当然会,会烫伤,手掌会被磨破,但即使那样也得继续练。”

“那会感染的。”默菲皱眉道。想到手快速插到热沙中的情景,他就浑身不自在。

“还会溃烂,”杨锐坦白地说,这让两人联想到双手满是伤痕,溃烂流脓,隐约见骨的样子,一股凉意倏地从他们的尾椎窜上后背,寒战过后,两人一身的鸡皮疙瘩。“那段时间,我们天天都会用一种特制的药水来泡手。白天练,晚上泡,没几个月手就会痊愈,那时手上就会有这样的一层厚茧,手也就再不会破了。”杨锐伸出手给这两个还在咽着唾沫的队长看,果然是厚厚的一层老茧。

“好奇特的训练方法,”听到杨锐讲完,卢克夫忽然有种解脱的感觉。“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据说是锻炼力量。不过我在国内的长官告诉我说,这种训练,锻炼体魄是其次,主要的还是锻炼意志;一个尝试过很多痛苦与磨练的士兵在战场上不光因为军事技能过硬能活得长,更主要的是他能尽快适应各种复杂恶劣的环境并应付各种突发事件。”

“没错,小孩。对了,我听他们都这么叫你,你不介意我也这么叫吧?”默菲嘴角微微一挑。这是杨锐第一次见默菲对下属露出笑容。

“当然不,长官。”可杨锐心里想,该死,谁把这个外号叫得这么响?想让我一辈子长不大啊!

“你继续吧,今天事让我印象很深,加油干吧。”默菲和卢克夫离开了训练场。“你想把小孩说的那种训练方法提上日程吗?”

听到默菲的话,卢克夫的脸马上变了颜色,“还是,不用了吧。现在训练任务这么紧,一旦士兵们的手受了伤,会影响到其他科目的训练进程的。”

默菲笑了笑,没再说下去。其实也就只是说说,真要让自己这样训练,他肯定也不能接受,毕竟自己不是中国人。在默菲的眼中,中国包括中国人都还是非常神秘的,很多中国的东西他能够钦佩、惊讶、羡慕,可就是无法去尝试。

不过,在训练场与杨锐的邂逅之后,默菲更加坚定了曾经与温特斯上校提及的对杨锐的想法;所以,他想让杨锐在“猎狗”待越久越好;因而,他在拟订分组名单时就存了个私心,把杨锐和中村平分在一起。他知道,中村不像其他日本人那么极端,杨锐跟他在一起是不会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而被退训的。

这些杨锐当然不会知道,但还是被霍克猜中了。现在,他们正在操场上整理行装。训练时间是一周,可他们只得到了CX级给养——每人只够三天的压缩饼干、一块巧克力、一小袋果汁粉、一包口香糖、一包骆驼牌香烟,外加一个只有一卷绷带、三包止血粉、三支吗啡和一瓶治蛇毒的药粉的救生包。弹药是FX级,只有三个M40弹夹,每夹50发子弹;P35弹夹两个,每夹50发子弹;P35电池一个,够5毫米长焦镭射枪不间断发射5分钟;G40全自动手枪弹夹三个,每夹20发子弹;没有任何手榴弹、枪榴弹。好在子弹都是实弹,毕竟在雨林里碰见野兽可不是闹着玩的。另外还有一个高能电池,给电子头盔供电用;一张训练区地图。杨锐不明白,在看不见天空,而且也找不到地标的雨林里,地图能起什么作用;但有总比没有好,他把地图塞进衣服里面的防水袋里。又把香烟找出来,扔给旁边的霍克。

“你不需要?”霍克假装很吃惊。

“吸烟有害健康。你们说我是小孩,那就得让儿童远离烟草。”杨锐也假正经地逗道。

“那好,这个,小孩子都喜欢,给你。”霍克把烟收起来,把包里的果汁粉扔进了杨锐的背包里。

“你……”杨锐好悬背过气去。

“好了,我去找大田了。”霍克起身背上背包。

“你跟他一组?”

“是,很可笑吧。”

“一点都不,”杨锐看看远处没精打采的日本人,转回头。“你不会为我报仇吧?”

“你说呢?若是把我退训,没人拿你开涮,你会寂寞死的!”霍克冲杨锐挤了挤眼,笑着离开了。走了几步,他又回过头:“好运,小孩!”

“你也是。”看着远去的霍克,杨锐喃喃道。

“按组号列队,准备上飞机。”卢克夫在门口喊道。所有人开始寻找自己的队列。杨锐走到了自己组所在的7号编队,看到中村在队里冲自己一点头,他便笑着迎了上去。

五分钟后,一大早就停在海滩上的14架CH80运输直升机载着全队一百多士兵隆隆地起飞,向营地后的雨林的不同地点飞去。

********

“你他妈的给我快点!”小个子拎着匕首砍断前面的一根藤条后,气急败坏地回头喊道。

“闭上你的臭嘴,美国佬。”后面的池上不客气的回应道。

“你说话小心点,我可比你的阶级高。”小个子用匕首点点自己的下士肩章说。

“就比我高一级,你神气什么?”池上不甘示弱。

“军队里说话做事可是要看军衔的,在你们日本就没人教你吗?”

“你无权评价日本。”

“你以为我愿意管你们吗?嘿,你脑袋上是什么?”小个子隐约看见池上的头盔下面有白色的布条。

“用不着你管。”池上没理会小个子,从他身边走过。这回小个子从下往上地看清楚了,池上的头上绑着一个白布条,布条在额头的位置画了一个红色的实心圆——那是日本国旗的象征。

“你把那东西给我解下来。”小个子把匕首插到旁边的树干上,倒出手拽住池上。

“你管得太宽了吧!”池上有点忍不住小个子的到处找茬了。在上飞机前,大田曾跟他说过,现在他们的“敌人”是支那人,所以跟美国人尽量不起冲突,遇到分歧也要忍让。但是,本来就一肚子火的池上在小个子紧逼之下真有点控制不住了。

“我不允许我的下属有任何异样的装饰!”小个子说着就伸手要把那条布解下来。池上本能地偏了一下头,小个子恼火地甩了一下手,打掉了池上的头盔。

“你想打架吗?”池上彻底地火了,他挣开小个子抓住自己的手,恶狠狠地喊道。

“好啊!”小个子索性也摘掉头盔扔在地上,然后又解开了自己的武装带、护甲背包等物什。“妈的,我早就看你们这些日本狗屎不顺眼了,上次没机会教训教训你,这回你倒送上门来了。”

池上也开始骂骂咧咧地解着自己身上的东西;从下飞机开始,他就被眼前这个讨厌的美国人呼来喝去,骂得体无完肤,火气早就快把他烧炸了,现在终于可以发泄了。在小个子的挑衅下,大田跟池上说的那些话已然完全没了作用。正当池上忙于自己身上的累赘的时候,小个子已经轻装上阵,一记直拳打在日本人的鼻子上。

“唔……”池上痛苦地倒在地上,双手捂着鼻子。刚才小个子那拳属实狠了点,池上感到脑子嗡嗡的,整个脸以鼻子为中心辐射性地麻痹开来,热乎乎的鼻血流了出来,鼻腔里像重感冒时鼻塞一样难受。池上不知道自己的鼻子是否还有骨头连在头骨上,试探地摸了摸,好象鼻梁还是鼓的,没有塌掉。

“卑鄙小人,你他妈的偷袭我。”恼怒的日本人躺在地上甩掉身上最后的护甲后,哧溜地爬起来,边抹着鼻血边冲美国人大骂。

“去死吧,你那装模作样的君子作风让我感到恶心。有本事就上来把我打倒,别在一边跟个女人似的废话。”

“好,这是你自找的。”池上看了一眼手掌上的鼻血,愤愤地冲上去就抡了一巴掌。小个子一闪躲了过去,趁对方重心还不稳,抬手就是一记下勾拳;池上也不白给,顺势往小个子身上一靠,没等那拳头加上速就把它挤住了;小个子另一记摆拳随后跟上,池上抬起胳膊挡住,然后两只手同时抓住小个子的肩膀想把他提起来再摔出去,可小个子也抓住了池上的胳膊,立刻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混蛋,你们这些该死的美国佬,我打死你。”

“少说大话,他妈的,你们这些日本人就会骗人。”

“啊,混蛋,卑鄙,你敢踢我下面,我饶不了你。”

“呸,白痴,你以为这是拳击啊?真是头猪。”

“你……”

********

“呃,休息一下,好么?”西蒙回头微笑道。

走在后面几米远的泰戈尔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来到一段倒下的树干上坐下,算是回答了对方。

西蒙干笑了一下,走到另一段树干旁坐下。

1月,在北半球应该是最冷的时候,但在赤道附近的哥伦比亚雨林,什么春秋冬都不成立,这里只有夏天,雨林茂盛的夏天。阔叶植物上蒸腾出来的水珠不断地下落,滴在两个静悄悄的士兵身上,发出微弱的“噗、噗”声,除了这些,四周是一片寂静。

在静坐了几分钟后,西蒙无聊地从口袋里掏出烟。

“抽烟么?”

“不,谢谢,我不会。”泰戈尔很专注地四下观察,根本没看西蒙递过来的东西。后者自嘲地摇摇头,自己点上一根,暗想:不错,四个小时了,他终于说了一句话。

“不想聊点什么么?”西蒙打算趁热打铁。遇到这么一个不爱说话的主儿,西蒙算是苦大了,走了几公里,都是自问自答,泰戈尔就是一句话都不说,跟着西蒙转悠。两个中士,平级,却成了一个人指挥,另一个无条件地“服从”。西蒙自认是个不甘寂寞的人,除非是有行军要求,否则他总会在行军时找点小话说说,可今天成了他自己的单口相声。无聊,西蒙现在脑子里就这一个词。记得这个印度人跟小孩在一起的时候很健谈啊,怎么到自己这却成了哑巴?我又没得罪他。西蒙想不明白。不过亏得自己脾气好,他想,若是爱德华在这早就火了。唉,也不知他跟池上在一起怎么样了,应该是嘴里骂个不停吧,没准还能打起来,真是让人头疼的脾气。但愿他能通过测试……

“聊什么?”半天泰戈尔才回答,西蒙像突然发现金子一样把自己从思绪中拔出来。

“恩,聊点个人话题啊,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看到泰戈尔没说话,西蒙又说:“比如你的家庭,还有家人。”

“我没家人,所以也没家庭。”泰戈尔冷冷地答道,眼睛又开始四处看。

“不可能吧,你父母呢?”西蒙先一楞,然后又笑呵呵地问道。

“死了。”

“呃,我很抱歉。”西蒙脸上一热,觉得自己像被扒光了衣服扔在自己暗恋的姑娘面前一样尴尬。

“没有用。”

“什么?”

“你的道歉没有用,”泰戈尔把脸转向西蒙。“我的父母是死在你们美国人的核弹之下,就算你们美国人一起道歉都没有用。”

西蒙还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看见泰戈尔又把脸转向别处,西蒙感到自己算是尴尬到极点了。

“我真的很抱歉。”西蒙低下头,小声道。

没有回答。

天上隐约响起了雷声,预兆着雨林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出现的暴雨又要来临了。

“该走了,赶在下雨前我们还能多走点。”泰戈尔站起身,整了整衣装,看了看还在低着头的西蒙,转身走了。

西蒙听到泰戈尔离开的声音,站起身跟了上去。与刚才不同的是,这回是泰戈尔带路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