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人心里不能存太多的事,不然非憋出病来不可。虽然王平不能帮我解决实际性问题但成为我倾诉的对象,对我的帮助也是不小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加紧了脚步。不知道哪位诗人写了这篇堪称世上最短的诗:《人生》——网。为了一个目的,我开始利用这网上所有的能利用的人了。团长是第一个,此后是我在军校的一位熟识的教授。利用他的关系我在学报上发表了一份关于人才需要选拔的文章。文章中我写的非常含蓄,但是针对性很强。文章开始援引了一些战略理论家的成果,顺理成章的推出了:现在战争需要一个由高科技高素质人才组成的发挥战略尖刀作用的部队。这其中,我连特种、特战这样的词汇都没避而不写。其实我是故意模糊特种部队其实就是特种侦察部队这样一个事实。由此引出主题:我们如何组建这样的部队。当然是选拔了,全军、全兵种选拔是最好的方式。道理非常简单,这个部队需要的是全面性人才,不是仅仅需要通信、侦察、驾驶、炮击、图上作业等单方面技术。所以对每个兵种的人才这个部队都是需要的,既然都需要,实施科学的选拔就成了必然的选择。况且只有这样作才能把人情、关系等人为因素降到最低。同时还有可以提高部队训练积极性的副作用。

写这种含沙射影的作品不但十分困难连登载也是不易,要不是这位教授有关系根本不可。就这样在署名的时候也还要求署上教授的名字,不过这正合我意,要是署名是我还不都露了馅?哪有自己强力推荐自己的?所以在这方面还是尽量低调的好。这就叫先做好舆论攻势,先别管领导能不能看到,至少在特种部队组建的时候那些专业人士能看到这篇文章就是成功。

接下来郑排被我请了过来在周末的时候讲侦察、野外生存、定向定位等他们侦察连才搞的项目。他是以周末外出的名义来的。无利不起早的道理我还懂得,所以他来讲课、帮助培训的代价是我提供部分特种部队的训练、考核信息。郑排看到我起的攀登墙,建的障碍就猜出来八九不离十了。

“小潭行呀,我们哪还没怎么地呢,你这儿先练上了。”

我就打哈哈:“哪啊。那特种部队的名额还不是你们侦察兵的?我们炮兵可没份儿。”

小拳头打的我还挺疼的,“你小子跟我这儿还老实?你小子要是不想把这帮猴崽子也弄进去要我来做什么?”他冲着在攀登墙上练的兵们一努嘴,那意思就你还想瞒我,我是一切尽在掌握。

笑着说:“你说他们啊?这项目我打算写入连里的训练计划。以后特种部队成立了对我们的翠鸟战术威胁最大所以有备无患嘛,请你来也是这个意思。”不是我有意瞒他,我真的怕他坐地起价。

没想到,一切还真的都在他的掌握,他冷笑道:“陆院学报上关于人才需要选拔的文章是你写的吧。”

暗叫不好,早知道就不该加上我的名字。可那个教授就是太书生气了,说东西是我写的无论如何也要把名字署上,而且这种文章是不能用笔名的。“你说的是哪篇啊?你看看我这儿,鸟儿不拉屎的地方。哪有你说的这么高级的东西?咱不像你们侦察连啊,就在团部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好事儿都少不了。再说了你看我最近忙的,就是有那东西我没时儿……”

话还没说完的,他拳头就又过来了。这下可不像刚才那一拳,我赶忙闪开:“你要干吗?别以为打架我就怕你了。别忘了这儿可是在我连里。岂容你在这儿撒野?!”

看我恶人先告状,更生气了:“潭轩!我操你姥姥的。你跟我还这么多鬼心眼儿!那篇文章你会不知道?连团长都说是写的了!我们连长都挨了批,团长骂我们训练积极性不高,动手太慢,针对性不强。这张报纸就差摔在我们连长脸上了!”

他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我都没法插话,好不容易等他骂完了。我赶忙问:“团长说是我写的了?”

“操!你小子还不承认是不是?”

没等他继续开火,我赶忙承认:“不过是我帮着以前的一个导师写的。到底团长怎么说的?”

“他什么都没说。把我们连长叫过去就没头没脑的一顿爆训,最后要他看看报纸好好学习学习。”

“你们连长学出什么了?”我大惑不解,我就不信团长他会什么都不说,真是偏心!

“连长倒是没看出什么,不过我们指导员看出问题了。上面有一篇文章的作者里居然有你潭轩,我们再一仔细看才发现,这篇文章是你含沙射影想进特种部队的檄文啊!难怪连长会挨骂,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开始专项训练呢!”

“你既然都知道了,干吗不在自己连里加紧训练,还有空往我这儿跑。”我一边笑,一边暗骂团长狡猾、偏心。明明要我保密自己还不是放消息给了自己喜爱的侦察连?御用亲兵待遇就是不一样。那像我们炮连似的,姥姥不亲舅舅不爱,修个障碍设施还要求爷爷告奶奶的?

被我这一问他倒笑了:“兄弟部队优势互补,相互学习,共同进步嘛!”

“你少来了,你看上我从特种部队那得的训练计划、考核标准就直说。干吗拐弯抹角的?”

“操,你别忘了是你叫我来的!你不还看上我们侦察兵的训练项目吗?要是没我们指导你小潭一个人就算再加上王平能拧几根钉?”一脸求我啊?我看你敢说不求我的鬼样子。

我泄气了,“算了,我给你项目考核标准,不过你们要派人来,帮我们作训。”

“我都来了还不行啊?”

“就你?还不是我看不起你,你那点玩意儿我和王平就能教。我缺的不是教官是安全员,基础知识我已经都讲完了,唯一缺的就是实战环节了。”

“你要干什么?”

“你不也想训练自己的兵吗?给你个机会。哪天有空带队来我这儿,俩人一组咱给他们来个野外急行军怎么样?”

“那不是单兵项目吗?”

“我操,你还真不怕出事儿啊!叫上你们的人就是为了保证安全。不过他们两个要是搭个上也是事儿。所以……”我一边坏笑一边说:“叫你的人跟着作保护,保持200米距离谁也不能相互搭理对方。”

“你拿我的人当保姆了!”

我一瞥嘴:“别以为你们侦察连的就有多了不起。你不知道现在我们的训练量,除了正常的训练以外,早晚两个10公里50斤的负重。就说我这次组织的这次急行军吧。24小时80公里我的人能走下来你的却未必。”

不爱听了,“那你还要我来干什么?”

“不都说了吗,是保护。如果走不下来说句话,换人继续跟。谁叫你们只是陪练呢?”

都快被我给气死了:“小潭你也太小瞧人了,不就是每天两个10公里五十斤负重吗?告诉你我们就是没这么练,练了也不会比你们差。”

还要再说,被我打断了:“你我也别争了,叫你们排的人来,两个班跟着,一个班作保障。看到时候你们能不能跟下来。”

“好,今天是星期天,下周三我会带一排人来的。你就做好准备吧。”

“别忘了带上水壶和压缩干粮,压缩干粮要双份儿,我们这儿可没有。”

他笑了,“指南针用不用也帮你们多带一份?”

“操,就是待遇不同。我要是有你们那条件我能带出一个排进特种大队。”

“吹吧,你就!”就这样,他打算回去准备了。

“接着。”一本小书飞了过去。“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他拿过来看看是特种部队训练计划和考核标准,笑了。挥着那本小书大喊:“谢了。”

“不用!别忘了带好的来!”我也用同样大的声音回答。